《风云雷电》

第64回 死里逃生

作者:梁羽生

只见斜坡上血迹斑斑,断断续续的连接成一条血线,怵目惊心。

轰天雷叫道:“秦师弟,秦师弟,你在那儿?”荒山寂寂,那里有人回答?

走到谷底,跟着血线寻找。

杨烷青叫道:“那边好似藏有个人!”拨开乱草一看,只见萨怒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浑身淤黑,面目浮肿,早已死了。

轰天雷心里想道:“看样子,他好似是着了师弟的毒掌,毒发身亡,但何以却不见师弟呢?难道他又是为了自惭,再次避开我么?”

众人分头寻找,把谷底都踏遍了、还是找不着秦龙飞,也没发现第二个人的尸体。轰天雷稍稍安心。

耿电说道:“咱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看这情形,你的师弟定然还在人间。很可能是给什么人救去了。咱门回去之后,再请丐帮的人多方打探吧,”

此时天色已晚,轰天雷情知再找也是找不着的,无可奈何,只好依从他的话了。

耿电没有猜错,秦龙飞果然是给一个人救了去的。

他和萨怒穷扭作一团,滚下山坡。萨怒穷气力较大,一个鲤鱼打挺,把他压在下面,叉住他的喉咙。秦龙飞也使劲抓他,但给扼得透不过气,气力渐渐使不出来,眼前金星乱舞。

秦龙飞正自心里一凉,想道:“想不到我还是死在这老魔手里!”

忽觉喉头一松,萨怒穷双手软绵绵的垂下。秦龙飞翻了个身,压着他狠狠的打,打的十数拳,萨怒穷动也不动,原来早已毒发身亡。

秦龙飞大喜叫道:“好呀,看你还能害我么?我终于报了仇了,报了仇了!”

他发出的声音微弱之极,连自己也听不见,不禁吃了一惊:“我怎的哑了?”陡然间只觉地转天旋,一口气透不过来,便即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渐渐有了知觉。首先嗅到一缕幽香,十分舒服。接着感觉得到自己是睡在软绵绵的床上,有个人尘在他的旁边,呵气如兰。

秦龙飞大为奇怪,想道:“这是什么地方?倒好像是小姐的闺房,我怎的会躺在这里呢?”

迷茫中渐渐恢复了一点记忆,想起了自己是在和萨怒穷搏斗,给萨怒穷扼住咽喉,心中犹有余悸,不觉喉头就发出声来。

忽听得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低唤他的名字:“龙飞,你醒了呜?你睁眼看看,看我是准?”声音极其熟悉,正是他日思夜想,渴望一听的声音。

这柔媚的声音令得秦龙飞一颗心怦然跳动,不知不觉就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坐在他身旁的人可不正是完颜璧是谁?

“我是在做梦么?”秦龙飞喃喃说道。

完颜璧“噗嗤”一笑,把秦龙飞的中指纳入他的口中,笑道:“你咬一咬自己指头试试。”很痛。秦龙飞知道确实不是梦了。

原来完颜璧一早得知消息,知道金光灿等人要去捉拿罗浩威,她便悄悄跟踪他们,却恰好碰上了秦龙飞。

完颜璧道:“龙哥,你还在怪我骗你吗?”

秦龙飞呆了好一会子,说道:“你两次救了我的性命,除了我的师兄,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如何还会怪你?但这里是什么地方?”

完颜璧道:“是御林军的营地,但这是我的帐幕,服侍我的都是我的亲信女兵。”

秦龙飞心乱如麻,说道:“但毕竟是你们御林军的营地,你的爹爹,你的爹爹——”一时间不知怎样说才好了。

完颜璧道:“爹爹不会来的,这几天他忙得饭也没有功夫吃呢。”

秦龙飞稍稍安了点心,但却想道:“即使我在这里可以暂保安全,但你总还是完颜长之的女儿,际我如何能够长相厮守?”

完颜璧好似知道他的心思,低声说道:“现在我把你带来这里,将来你走的时候,我也会跟你走的。现在我要你听我的话,好好养伤,可别胡思乱想,将来你带我走,我会好好听你活的。”

秦龙飞听得心里甜丝丝的,笑道:“你当真舍得抛弃富贵荣华吗?”

完颜璧道:“我早和你们的人说好了,你要是不信,有人可以给我作证明呢。”

秦龙飞怔了一怔,大为惊异,说道:“那人是谁?你和他说些什么?何以你能请他作证,难道他也像我这样,就在此地?”

完颜璧笑道:“不错,此人就在此地。”

刚刚说到这里,一个穿着金国宫娥服装的少女走进帐来,完颜璧道:“际看看她是谁?”那少女裣衽一礼,说道:“秦大哥,想不到在这里会见到你。这可好了,你的凌师兄也可以放心啦。”

秦龙飞呆得说不出话,这霎那间他又是欢喜,又是羞惭。而羞惭更多于欢喜,当真是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原来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轰天雷的未婚妻吕玉瑶。

吕玉瑶却是落落大方的说道:“自从你在大都失踪,你的凌师兄白天晚上都在惦记着你。我们是特地跑到这儿打听你的消息的。”

秦龙飞定了定神,心里想道:“娄家庄那天晚上的事,想来她是尚未知道。不过那天晚上我几乎做了亏心之事,虽说未曾当真做了出来,亦已动了那个念头了。要是我不向她认错,怎有颜面对她?”

完颜璧见他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不觉皱了眉头,说道:“你见了师嫂,应该欢喜才是。却又在想些什么心事了。”

秦龙飞涩声说道:“师嫂,我、我做过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实在无颜——”

吕玉瑶笑着打断他的话道:“过去的事提它干嘛,你的师兄早已知道你一向好强的脾气,你就是无心得罪了他,他也不会怪你的。”原来吕玉瑶果然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娄家庄发生的事情,只道秦龙飞是因为曾经在自己的面前造过师兄的谣,以至感到无颜相见。

秦龙飞安下了心,说道:“你们虽然原谅我,我可不能原谅自己。我一定要向你们道歉,才得心安。”

吕玉瑶笑道:“那你已经道歉过了,应该可以安心养病啦。”

完颜璧“噗嗤”一笑,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原来不过是和师兄赌气。你的师兄才不会像你这样孩子脾气呢。你不知道他肯让吕姐姐到我这里来,为的就是恐防有今日之事,是以要一个与我里应外合的人,设法救你。”

吕玉瑶把那天和轰天雷一起,在葯王庙碰见翦长春那一班人,幸得完颜璧替他们解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秦龙飞,秦龙飞这才知道师兄为了要救自己,不借叫吕玉瑶深入虎穴冒险,心里不由得既是感激之极:又是惭愧之极。

完颜璧笑道:“这你可以相信我了吧?我是三天之前就和你的师兄谈好的,可知我不是存心骗你了。”

秦龙飞道:“可惜这里是你们御林军的营地,师嫂怎能溜出去向师兄报讯?”

完颜璧道:“总有办法好想的,这是我的事情,你就用不着担心了。”

刚刚说到这里,一个女兵进来报道:“郡主,王爷请你过去!”

完颜璧吃了一惊!说道:“什么事情?”

那女兵道:“不知道。王爷叫卫士跑来传话的。”

完颜璧惴惴不安,可也没法不去见她爹爹。

完颜长之在帐幕里走来走去,似乎有着很重的心事。看见女儿进来,“哼”了一声说道:“璧儿,你干的好事?”

完颜璧吃了一惊,说道:“爹爹,我做了什么错事,惹你生气了?”

完颜长之道:“这两天我事情忙,未曾问你,你为什么和班建侯作对,不许他把秦龙飞抓回来?”

完颜璧松了口气,心里想道:“原来还是以前那件事情,我刚刚把秦龙飞救了回来,他却未曾知道。”当下装出一副大受委屈的神气,说道:“爹爹,我是为你着想呀,你反而怪我?”

完颜长之道:“哦,这到是为我着想吗?你是怎样想法的,说来听听。”

完颜璧道:“爹爹,你不是怀疑秦龙飞偷了研经院的一本秘这吗?”

完颜长之道:“不错,但这只是我要抓他回来的原因之一。他是梁山‘遗孽’,在他身上可以追查其他许多逆贼,你知不知道?”

完颜璧道:“我知道,我正是因此,才想要他心甘情愿的替咱们效劳。”

完颜长之道:“班建侯说你喜欢上这个小子!”

完颜璧杏脸飞红,装出忸怩的样子说道:“爹爹,我是假意和他要好的呀,否则他焉能力我们所用?”

完颜长之面色稍见缓和,微笑说道:“要是你能够当真使得他心甘情愿为我效劳,你就是真心真意爱上了他,我也不会怪你。”说至此处,面色一沉,“哼”了一声,接下去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这小子倔强得很,你的功夫好像是白费了呢!倒不如那天让班建侯抓他回来了!”

完颜璧说道:“爹爹,你曾经教过我‘忍、狠、等’三字诀,要叫一个倔强的小子软下来,好像檐头滴水,日子久了,才会水滴石穿,那有这样快见效的?那天我拦阻班建侯抓他,正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呀!”

完颜长之也不知道女儿说的是真是假,但听得她这么说,也算“言之有理”,只好姑且信她了,当下说道:“料想秦龙飞这小子也逃不出我的掌心,你软来不成,我就硬来。咱们暂且不谈这个小子,谈别的事情。”

完颜璧道:“女儿听爹爹吩咐。”完颜长之又哼了一声,说道:“你肯听我的话就好。”

完颜璧嘟着小嘴儿道:“我几时不听爹爹的话了?”

完颜长之道:“那你听着,过两天就是‘祭陵’的大日子,在这两天当中,你要特别小心才好。”

完颜璧应了一个“是”字,完颜长之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不但秦龙飞来到这里,轰天雷、闪电手和黑旋风也都来了。还有丐帮的人呢!”

完颜璧心里暗笑:“轰天雷的未婚妻子就陪着我呢,这些事用得着你告诉我?”

完颜长之继续说道:“什么风、云、雷、电,都不放在我的心上,但另外还有一个人亦已来到,这个人可就比他们厉害多了。”

完颜璧吃了一惊问道:“是谁?”心想什么人能令爹爹害怕?

完颜长之道:“是他们汉人的武林盟主李思南。”

完颜璧“啊”了一声,说道:“原来是李思南。咱们开的高手大会给他们闹得烟消云散,大家都说他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怪不得爹爹提起他也有点害怕。”

完颜长之瞪她一眼,说道:“谁说我害怕李思南?我曾与他两次交手,都是未分胜负,我还想找他再决雌雄呢!”

完颜璧道:“那么现在不是机会来了?”

完颜长之道:“可惜他如今是拖雷元帅的贵宾,不看僧面看佛面,暂时我是不能动他的了。”

完颜璧诧异之极,说道:“什么,李思南会做拖雷的客人?”那天李思南来到那座破庙,是在她走了之后,故此她还未知。

完颜长之道:“他已经和拖雷元帅约好,过两天就要来访拖雷的。说不定他如今已在拖雷的帅帐了。”

刚刚说到这里,翦长春进来报道:“拖雷元帅请王爷过去。”

完颜长之心惊道:“李思南已经来了吗?”

翦长春道:“听说是龙象法王来了,拖雷元帅请王爷过去相见。”

完颜长之松了口气,心想:“龙象法王来了,那就不怕李思南了。”

问道:“那么李思南呢?”

翦长春道:“没有听说,我也不便打听,不知他来了没有。不过李思南曾托龙象法王的师弟传话,说是必定要来拜访拖雷元帅的。除非他说的乃是假话,否则在祭陵之前,想必会来。”

完颜长之道:“李思南胆大包天,料想不会虚张声势。这两天你可要小心点儿,多派卫士,加紧巡逻,没有我的准许,谁也不许私自进出营地。”

翦长春奉令退下,完颜璧心里暗暗叫苦,想道:“翦长春亲自主持巡逻,吕姑娘要出去报讯,恐怕难了。”

那知令她叫苦的事情还在后头,翦长春走了之后,她跟着告退,完颜长之道:“你忙着回去做什么,等一会儿。”

完颜璧道:“不王有事,孩儿可是不便陪你去见拖雷啊。”

完颜长之道:“谁要你陪我去见拖雷?是我要一个人陪你回去。”

完颜璧吃了一惊,说道:“孩儿自己会走,何用人陪?这里是父王帅帐所在,料想也不会有敌人就敢闯了进来。”

完颜长之道:“我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4回 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