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66回 悲欢离合

作者:梁羽生

原来明慧公主陪同武林天骄闯进帅帐,无妄上人刚要阻拦,便给武林天骄点了他的麻穴。木华黎是谁也得罪不起,只好跟着他们进来禀报。

龙象法王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听说武林天骄的点穴功夫称为惊心指法。天下无双,听刚才的情形,师弟似乎是才一照面,便即给他点倒,果然名不虚传!李思南有他相助,只怕我门是难免要吃眼前亏了!”要知无妄上人的本领虽然远远还不及帅兄,在武林中也已算得一流高手,如今不过一个照面,便给武林天骄点了穴道,龙象法王焉得不惊?

拖雷板起面孔道:“明慧,你来作甚?”

明慧公主说道,“哥哥,你和思南约会,为何不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也想见他吗?檀贝子是我邀他作伴的,你要怪,怪我好了,和他们可不相干。”

拖雷挥了挥手,说道:“木华黎,你下去吧。”情知多一个木华黎护卫也是无济干下,乐得故示大方。心想:“明慧这丫头当然是帮李思南的,但料想不会加害于我。即使李思南要伤害代,她也会阻拦的。”如此一想,倒是反而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

武林天骄笑道:“我不请自来,请元帅见谅。”

拖雷勉强笑道:“檀贝子的大名,我也久仰的了,难得相会,不必客气。”

完颜长之则是哼了一声,说道:“檀贝子,在大都我要留你给朝廷效力,你不愿意,看来你是连祖宗也不要了,如今我们在此祭陵,你却又来作甚?”

武林天骄说道:“我正是为了爱护金国,这才来的。”

完颜长之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林天骄瞅着他冷冷说道:“我是来给你贺喜呀!”

完颜长之道:“喜从何来?”

武林天骄缓缓说道:“你和拖雷元帅订了密约,以后你的荣华富贵可以更上一层,在你来说,这不是大喜事么?可惜在金国来说,可就未必是好事了。是以,我为了爱护金国,不能不来!”

完颜长之是王叔身份兼御林军统领,富贵已到极点,“再上一层”,除非做皇帝!武林天骄用不着说破,完颜长之与拖雷都是心里明白了。

此言一出,完颜长之不由得心头大震,颤声喝道:“檀贝子,你,你胡说什么?”

武林天骄淡淡说道:“你和拖雷所订的密约,你自己应该知道得十分清楚,难道还要我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么?”

拖雷力持镇定,说道:“檀贝子,你是那里听来的谣言,这种话可是不能传开去的啊!我和完颜王爷私交虽然极好,贵国的兴废大事,我是不会插手的。”

武林天骄冷冷说道:“是么?不过我得到的消息似乎不是谣言,这封信请元帅过目,不知元帅可还记得?”

拖雷接过那信一看,不觉变了颜色,原来这正是他上次托龙象法王带去大都,给完颜长之的密函。密函约定,他支持完颜长之篡位,完颜长之做了皇帝,必须向蒙古称臣。不过这封信并非他的原函,而是别人一字不易抄下来的副本。

武林天骄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原函在我最可靠的一位朋友手中。不过元帅亲手所写的信件,大概总还记得?这个副本是真是假,元帅走必知道?”

拖雷暗自想道:“武林天骄和李思南都是本领非几的人物,在我的营地,我纵然可以杀了他们,料必也要经过一场恶战,他们把这秘密大叫大嚷的抖出来,可不是当耍的,何况原件还在他的朋友手中!”要知当前的局面虽然是李思南武林天骄在拖雷的势力范围之内,但在长白山中,却又是拖雷在金国皇帝的势力范围之内。他带来的几个精骑决敌不过全国的数万大军。

这霎那间,大家都是不由得静了下来,各自盘算如何应变。

明慧公主轻轻说道:“哥哥,我和你说几句话。”

拖雷跟她走过一边,明慧公主小声说道“路上檀贝子已经把他的意思告诉我了,只要你让李思南平安回去,他不揭发此事。”拖雷说道:“我怎么可以相信他?”

明慧公主道:“他们出了营地,我把原信交还给你!”

拖雷吃了一惊,说道:“信件在你手中?”

明慧公主道:“我没带在身上,但我决不会害你的,你总应该相信我吧?除非你一定要杀害李思南安答,否则我可不能不顾兄妹之情。”

拖雷咬了咬牙,说道:“好,这桩交易冲着你的面子就算成交吧。”

明慧公主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桩交易可还得看看他们谈得如何?”

完颜长之又恨又气,可还不得不对武林天骄下气低声的恳求:“檀贝子,我这是一念之差,请你高抬贵手。”

武林天骄说道:“但愿你当真只是一念之差。我和你说句实活,谁做金国皇帝,并不放在我的心上。不过你要勾结蒙古,祸害本国,这不但使金国沦亡,而且女真鞑子和汉人都要同受灾难,如此倒行逆施,我可是万万不能容忍你。”

完颜长之装作心悦诚服的听他教训,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我知道,我知道错了。檀贝子,你意慾如何,请明白赐示,我无有不从。”

武林天骄说道:“好,你要我饶你一次,这也不难,只须依我两件事情。”

完颜长之道:“莫说两件,十件也行。”

武林天骄说道:“你听着,第一,你这阴谋必须放弃。只要你当真如你刚才所说,知错能改。我也当作没有这件事情,不向别人提示。”

完颜长之没口应承,武林天骄冷笑道:“你若阳奉阴违,我也还有办法制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第二件事情,我要你亲自送李大侠出去。”

完颜长之忙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李大侠远来是客,我做主人当然应该送他一程。”心中则在暗暗盘算,如何方能在途中摆脱李思南,在他们未出营地这前,来个斩草除根,将武林天骄也一并杀了。

明慧公主道:“你们谈好没有?”

武林天骄笑道:“谈好了。完颜王爷很客气,他要亲自送李大侠出去呢。”

拖雷哈哈笑道:“那好极了。李大侠是和我换过哈达的异姓兄弟,我也盼望他能够平安离开此处。完颜王爷,我可以放心了。不过,思南安答,我可不能远送你啦。”

李思南道:“多谢你的招待,你也无谓假惺惺了。我告诉你,以后你若只是在蒙古做你的元帅,咱们还可以朋友论交;你若侵犯中原,我和你就只能是敌人了。好,我走啦!”

明慧公主咬了咬嘴chún,站起身来,拖雷瞪她一眼,说道:“明慧,顾住你的身份。”

明慧公主苦等了二十年,方能和李思南见上一面。她帮助李思南脱险,此时眼看李思南又要离开,心中既感安慰,又觉痛苦,但是她是未出嫁的蒙古公主身份,却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送李思南出去了?

李思南道:“明慧,多谢你了,我走啦。”

明慧公主愉偷咽下眼泪。走到李思南面前,说道:“思南安答,替我问候婉姐。”李思南的妻子姓杨名婉,在和林的时候,她门三个人曾经一起相处过的。

李思南道:“我来的时候她也托我问候你。不过我却想不到真的会见着你。”

明慧公主听了这几句话,心中更为凄苦,勉强笑道:“思南安答,我还未曾问你,你有几个子女了?”

李思南道:“一子一女,大的女儿已经有十七岁啦。”

明慧公主道:“盼望有一天,在和林见得着你们。”

李思南道:“明慧,你,你——”说了两个“你”字不知怎样安慰她才好,只能如此说道:“你多加保重,我和檀贝子是不能再耽搁了。”

明慧公主目送他们走出“帅帐”,颓然坐下,再也忍受不住,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忽听得拖雷说道:“人都已经走了,伤心又有何用?拿来!”

明慧公主正自惘惘怅怅,一时间神智尚未清明,给拖雷一喝,失惊无神的问道:“什么拿来?”

拖雷说道:“给完颜长之那封密函。”

明慧公主道:“我不是说过的吗,待池们出了长白山,我自然还会给你。”

拖雷说道:“好妹妹,你还害怕我害你的思南安答?完颜长之伴着他,我就是要下毒手也不能呀!再说我和李思南也是换过哈达的安答呢。快点给我吧!”

明慧公主道:“你何必这样着急要它?”

拖雷说道:“早点到我手,我可以早点安心。好妹妹,你又何必折磨我呢?反正是要交给我的。”

明慧公主道:“那封信,不,不——”

拖雷冷笑说道:“你别骗我,我知道是在你的身上!”

明慧公主毕竟念在兄妹之情,说道:“哥哥,我并不是想要骗你。不错,那封信是在我的身上,但迟早我会交给你的。”

拖雷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能早点给我,让我安心?”

明慧公主给他说得软了心肠,暗自想道:“不错,李思南是由完颜长之陪他出去的,哥哥纵然想下毒手,他也不敢送掉完颜长之的性命。”于是笑道:“哥哥,你说我不相信你,其实是你不相信我呢。好吧,你既然急于要得回你的信件,我给你就是。”

拖雷受过那一封他自己亲笔写给完颜长之的密函,撕成粉碎,哈哈笑道:“现在我可不怕李思南和檀羽冲的威胁了!”

明慧公主吃了一惊,说道:“哥哥,你想干什么?”

拖雷说道:“没什么。你知道我的脾气,我不惯受入威胁,如今威胁解除,我还能不高兴吗?”

明慧公主放下心上一块石头,说道:“我以为你还在打什么主意,不肯放过思南安答呢。”

拖雷说道:“那有此事,明慧,你大多疑了,现在没事啦,咱门兄妹聊聊。”

李思南刚出去没多久,明慧公主不便就在此时回转自己的营帐,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哥哥谈天。随从献上茶来,拖雷喝了一口热茶,说道:“这是上品名茶,完颜长之送给我的,要趁热喝最好,明慧,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明慧公主啜了一口,说道:“不错,茶味很香。什么事情?”

拖雷说道:“父王生前最宠爱你,他本来也相当喜欢李思南,但为何他却不肯成全你们的大好姻缘,要迫你嫁给镇国王子呢?”

明慧公主眉头一皱,说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李思南有妻有子,镇国王子也早已死了。”

拖雷说道:“不,我提起此事,因为它是和今日之事有关!”

明慧公主心中一凛,说道:“什么有关?”

拖雷说道,“当日父王逼你嫁给镇国王子,那是因为以咱们蒙古的霸业为重!镇国王子后来给我杀掉,那是因为他反我的缘故,当时他却是爹爹手下最得力的大将的。”

明慧公主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拖雷淡淡说道:“我是要让你知道,不能为了私情,不顾爹爹的遗志!”

明慧公主大惊道:“你、你还是要害思南安答?”

拖雷哼了一声说道:“那就要看他是否肯顺从我了?要是他不知好歹的话,我和他纵有结义之情,也只好把他除掉了!”

明慧公主又惊又怒,愤然说道:“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不许……”她要拦阻拖雷,忽地只觉浑身酥麻,连站也站不起来了。

拖雷冷冷说道:“明慧,你在这里歇歇吧,我可要去办理紧要的公事。龙象法王,请你保护公主。”原来明慧公主刚才喝的那一杯香茶,里面是下了“稣骨散”的。内功多好的人,受了稣骨散的葯力,也得三两个时辰方能恢复。拖雷还怕葯力不够,要龙象法王“保护”她。名为“保护”,实是看管。

明慧公主情知中计,气得说不出话。只听得拖雷在外帐招来了木华黎,问他道:“咱们的炸葯是不是埋在山口?”

木华黎道:“不错,那是金国最外一层营地的地方。”原来拖雷预埋炸葯,为的是一来提防金主完颜雍对他不利,二来也是准备在紧急之时,封锁山口,以防外敌攻来的。这秘密连完颐长之也不知道。

拖雷说道:“很好,你带领五名金帐武士,快马抄小路先去那个山口,待李思南这一行三人通过之时,引发炸葯!”

木华黎大惊道:“这不是连完颜王爷也一并炸死了么?”

拖雷说道:“有我担待,你怕什么?”

木华黎道:“这、这……恐怕还要请元帅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回 悲欢离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