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雷电》

第07回 登门寻仇

作者:梁羽生

吕玉瑶一口气施展连环七剑,把高登禹迫退七步。吕家的宾客这才舒了口气,纷纷为她喝彩。只有吕东岩却还是皱着眉头。

当然也有一些宾客和吕东岩一样看得出吕玉瑶的实力是比不上对方的,他们心里俱是想到:“不知年震山和吕东岩结的是什么梁子,不过照这样情形看来,大概不会是很深的吧?他的徒弟按说是可以胜得了吕东岩的女儿的,显然是手下留情,顾着吕东岩的面子。”

殊不知高登禹并不是为着顾全吕东岩的面子,而是出于少年人“知好色则慕少艾”的心里,对吕玉瑶有了怜香借玉之心。他自幼在严师督导之下勤学苦练,稍为漂亮一点的姑娘都很少见。何况其貌不扬,漂亮一点的姑娘根本就不会对他垂青。高登禹心里想到:“这小妮子长的不错,我若伤了她岂不可惜?最好是胜了她可以令她佩服我又领我的情。”

可是吕玉瑶的真实本领虽然比不上他,剑法可还是委实不弱,高登禹以一双肉掌对付她的宝剑,好几次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要抢她的兵刃,都是未能成功,有两次还几乎险些给她伤了。

吕东岩皱着眉头,年震山也皱着眉头,看了一会,缓缓说道:“登禹你要求吕老英雄指点,也得让他看看你的本事啊!”高登禹猛然一省,想道:“师父将他的毕生心血用在我身上,对我的期望极大,这次是想我在天下英雄面前扬名立万的。我成不成名。那不打紧,却不能失了师门的面子!”

吕玉瑶毕竟是个未有过临敌经验的人,占了一点上风,以为对方的本领不过如此,戒备就不免松懈了些。她那手灵活多变的剑法,也渐渐给高登禹看出火候不足,弱点所在之处了。

激战中,高登禹左趋右闪,觑个真切,忽地中指弹出,“铮”的一”声,正中剑柄。吕玉瑶的青钢剑“当啷”坠地,可是在坠地之前,剑尖划过,却也削去了高登禹的一幅袖子。

高登禹这一弹是用上了内家真力的,吕玉瑶虎口一震,身不由己的向后直退,摇摇慾坠。

高登禹连忙抢上前去,说道:“对不住,高某失手了。”

这霎那间,吕东岩大惊之下,正要迈步上前,年震山却已是哈哈一笑,挡在他的面前,说道:“吕老哥,咱们用不着这样快就出场吧?”

就在此时,忽地有一个人扑进场来,大声喝道:“你这厮敢欺负我的表妹!”声到人到,双臂一振,把高登禹格开。

原来丘大成本来是陪着轰天雷凌铁威在书房且说话的,但因他是吕家的“表少爷”,外面的事情,免不了还是有好管闲事的家人报告给他知道。

他听得那个“黑鹰”的徒弟打败了姨夫的四个徒弟,现正在和表妹比武,他如何还能够在书房待得下去?也顾不得姨父的吩咐,便自闯出来了。

高登禹本来是恐怕吕玉瑶跌倒,想过去扶她的。丘大成却和姨父一样,误会了高登禹是想去伤她。

高登禹大怒道:“我和吕姑娘切磋武功,谁说我是欺负她了。”

丘大成无暇理会他,连忙将表妹扶稳,说道:“你怎么啦?”

吕玉瑶道:“我没受伤,表哥,你来的正好,你给我出气。”

高登禹道:“吕姑娘,咱们是各胜一招,就算是打个平手吧。我刚才手重了些,我可别要生气。”

吕玉瑶羞红了脸,嗔道:“谁要你来讨好!”甩开丘大成的手,自去拾起刚才给高登禹打落的青钢剑。

吕东岩见女儿没有受伤,颇悔自己刚才的孟浪,当下退回原处。年震山冷笑道:“待会儿我领教你的武功。”

丘大成格开了高登禹,双臂冗自隐隐感到发麻,心中本来是不无法意的,但听得表妹要他“出气”的说话,禁不住激起了要充当好汉的豪气,立即喝道:“好,我和你切磋武功!”高登禹见他和吕玉瑶形迹亲密,却是妒意勃兴,冷笑说道:“不错,你也算得是吕老英雄的半个弟子,听说你这半个弟子还是吕门本领最高的人,你要和我切磋武功,哈,哈,这正是求之不得!”

两人立即动手,高登禹存心要重重的挫辱他,展开了分筋错骨的手法,招招都是攻向他的要害!

丘大成鼓起勇气,奋勇抵挡,可惜技逊一筹,拼了全力,仍是抵挡不住。

激战中丘大成一个“阴阳双撞掌”猛击过去,企图败中求胜,最不济也可拼个两败俱伤,败了也可以赢得表妹的芳心。

高登禹冷笑道:“各位看清楚了,可不是我有意伤他。”话犹未了,双掌一合,已是挟着丘大成的手腕,只要用力一拗,他这条手臂必定断折无疑。

就在这千钧一发偈时,忽地一股劲风扑来,高登禹心头一震,大吃一惊,连忙松手,叫道:“吕老英雄,你、你——”待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什么人时,不由得面红过耳,底下的话说不出来了。

原来这个替丘大成解围的人并不是吕东岩,而是一个比高登禹更年轻的小伙子。他是轰天雷凌铁威。

轰天雷也不是要施行暗袭,他是要插进中间将两人分开的。

由于他的人未到,掌力先到,高登禹未曾看的清楚,心想吕东岩的门下决计没有谁有这样雄浑的掌力,就以为是吕东岩亲自下场。他恐防吕东岩的掌力一发便要取他性命,如何还敢对丘大成施展辣手?只得先行运功防御,不待轰天雷将他们分开,他自己也要松手闪避了。

轰天雷说道:“我是吕老英雄的晚辈,今天特地来给他老人家拜寿的。你不是说过,凡是吕老英雄的晚辈都可以不吝指教吗?”

吕东岩又惊又喜,心里想道:“他既然闯出来了,让他试试也好。”当下说道:“我在这儿呢,高老弟,你叫我干嘛。嘿、嘿,现在还不是我出来的时候,你少安毋躁吧!”

接着回过头来,对轰天雷说道:“铁威贤侄,你用心领教这应高兄的高招!”

轰天雷年纪比高登禹轻,高登禹一上场又把话说得太过满了,此时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不错,我说过那样的话,你们并肩子上也好,车轮战也好,高某都是一意奉陪。”心想道:“这个子的内功或者比我较胜一筹,未必就能抵敌得了我的七十二把大擒拿手?”他先行交待这几句门面话,准备万一输了,也可以挽回面子。

轰天雷冷冷说道:“请你放心,我凌铁威决不占你的便宜!中说我是用车轮战是吗?好,那我就和你约定,十招之内,我若不能将你击倒就算是我输了!”

高登禹暗地欢喜佯怒说道:“岂有此理,竟敢小觑高某?”

轰天雷道:“你已经打了三场,耗了一些气力,若然不加限制,岂非我占了你的便宜?你不愿意给我小觑,凌某又岂能让天下英雄看小!”

高登禹正是要他把这一“理由”说出来,当下便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并没有限你十招之内。心想:“这小子武功再强,谅他也不能在十招之内胜我!何况还居然要将我击倒。”要知胜招不难,但要把对方击倒,那就非得比对方高出两筹不行。高登禹怎能相信一个比他年轻的小伙子有此本领?

轰天雷喝道:“好,出招吧,你是客人,让你三招!”他自己定下的限制十招之内击倒对方的,如今又要让对方三招方始还手,那只是剩下七招了。而且还要在三招之内不给对方打倒才行。

吕东岩的门下连受挫辱,吕家的宾客都是蹩着一肚皮闷气,此时见了轰天雷这样的英雄气概,虽然胜负尚未可知,众宾客已是不由得力他大声喝起采来!

高登禹怒不可遏,喝道:“好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声出招发,轰天雷笼手袖中,身躯一矮硬冲出去。高登禹这一招是向他正面抓来的,他已经领教过轰天雷的内功厉害,见他硬冲过来,心想这一抓虽然或者可以抓裂他的两条筋脉,但给他这么蛮牛似的一撞,只怕自己也非得受内伤不可。心有顾忌,连忙闪身变招,吕玉瑶在旁边拍手笑道:“好,第一招过去了!”

按照一般比武的规矩,轰天雷既不伸拳,也不动腿,自然不能算是“还招”。虽说他是硬冲过去,但可以说成是他自己凑上去挨打,高登禹不敢打他,那是高登禹自己的事,他已经是给高登禹占便宜了。

高登禹学了个乖,迅即变招,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向他侧面袭击,这一抓抓向轰天雷的脉门,轰天雷的手虽然是笼在袖中,但高登禹拿捏方位,却是十分准确。心里想道:“这一招你若出手招架,那你就是输了!”

只听“啮”的一声,轰天雷的袖子给撕破了一幅,可是高登禹却“登、登、登”的连退三步,众人都看得清楚,轰天雷的双手仍然是笼在袖中的。

原来轰大雷用的是“铁袖功”,经过他内功的运用,高登禹抓着他的衣袖就象抓着一根木棒似的。高登禹能撕破他的袖子,功夫已经是很不错。不过他的手指也给震得隐隐作痛,是以在那骤然受惊的刹那,身不由己的连退三步。

这一招轰天雷虽然是运用了“铁袖功”但既然没有出手,当然也就不能算是“还招”。

吕玉瑶屈了两只指头,数道:“第二招。”声音已是不及刚才的响亮。

话犹未了,高登禹旋风似的转到轰天雷背后,一个“游空探爪”抓他的琵琶骨!琵琶骨是一条脆弱的“锁肩骨”,若给抓断,多好武功也成残废,高登禹心想:“难道你的内功还能练到琵琶骨不成?”

众宾客见他手段如此狠毒,大喝倒采,只听得“卜”的一声响,轰天雷背上的衣裳给他撕去了更大的一幅,高登禹的中指食指和无名指都染上鲜血!

原来轰天雷在他抓来的时候,把腰一弓,用背脊硬接了他的大擒拿手。

轰天雷是自小就内功外功兼练的,内功还欠缺一些火候,外功已是练的肌肉如铁,寻常的人,用刀砍他,也未就能把他伤了。高登禹抓不着他的琵琶骨,五只指头都给他的粗皮硬肉擦伤,不过也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伤痕。指头上的鲜血一半是自己的,一半是轰天雷的。

指头上的擦伤,旁人看不见,轰天雷背脊上的伤痕,大家都看得见。这霎那间人人都是提心吊胆,有几个胆小的客人惊叫起来。

不过轰天雷总算是让了他三招,受的也不过是皮肉之伤而已。既未给他击倒,就不能说是落败。

吕玉瑶用颤抖的声音叫道:“第三招完了!”吕东岩道:“铁威贤侄,你用不着尽让他啦!”

轰天雷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还招!”陡地一声大喝,宛如舌绽春雷,震得寿堂里的一众宾客耳鼓嗡嗡作响,说时迟那时快,声出招发,右掌便向高登禹当胸劈下。

“高登禹不敢硬接,一个“移形换位”,侧袭轰天雷左臂。轰天雷反手一掌,高登禹随着他的掌风,就象纸片似的轻飘飘的荡了计去。这两招他闪避的也当真是恰到好处。轰天雷的身法似乎不及他的轻灵,这两招都是差了几寸,连他的衣裳都没有碰着。

年震山为他的徒弟数道:“第五招!”宾客中有人发出冷笑,虽没明言,年震山也知道这些人是耻笑他连轰天雷所让的三招也算在内。虽说轰天雷是有言在先,但以他师徒的身份,却是不应该算这三招的。

年震山面上一红,心里想道:“这小子不知是那里钻出来的,高登禹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但盼他能接得十招!”心念未已,只见高登禹用一个“懒驴打滚”的身法,又避开了轰天雷一掌,躲避得十分狼狈,年震山心情稍稍轻松,想道:“只剩四招了,看来登禹是应该可以应付的了。”不顾旁人耻笑,洋洋自得的又数道:“第六招!”

他那里知道,他的徒弟却是有苦说不出来!

轰天雷一声大喝跟着发出一掌,虽然未打着他,那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已是压得他透不过气来。那霹雳似的喝声,更是震得他心惊胆战。

高登禹全力化解三招,腰酸脚软,身法已是渐形迟滞,轰天雷又是一声大喝,双掌一齐劈来!

高登禹闪避不开这一招,硬着头皮,以攻为守,反扣轰天雷的脉门。

高登禹的大擒拿手蕴藏着小天星掌力,这一记变招使得大胆之极,既狠又准,而且还可以随机应变,借力打力。在目前这种危机瞬息的关头,也的确是再好也不过的应付方法了。

这霎那间,全场寂静无声,人人屏息以观,当真是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其中不乏武学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登门寻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云雷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