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10回 情付杳漠

作者:梁羽生

云舞阳并不回头,淡淡说道:“罗大人,一个月的期限还没有到呵!”罗金峰道:“听说石天铎上山来了,还有七修老道和蒲坚等人也都来了,小弟放心不下,是以回来。”云舞阳道:“多谢你关心了。”口中虽说多谢,神色却仍是冷漠之极,一直倚窗而望,眼睛也没有转过来。

罗金峰打了一个哈哈,凑近窗前,指着那一杯黄土说道:“想不到石天铎自负英雄无敌,如今却埋骨此间。舞阳兄,从今之后,再没有人敢和你争这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哪!”

云舞阳霍地回头,冷冷说道:“罗大人,你别挖苦我了,行么?”罗金峰愣了一愣,说道:“舞阳兄,这是哪里话来?哈,我知道了,舞阳兄,你是不把浮名放在心上,但你这次未曾下山,便替皇上立了这桩大功,也是可喜可贺哪!”云舞阳沉声说道:“我杀天铎,可并不是为了你们。”罗金峰又是一愣,脸上忽地露出一丝姦笑,耸耸肩头,作出“心照不宣”的样子,干笑说道:“嗯,我刚刚碰见嫂子匆匆下山。舞阳兄,你们老夫老妻了,敢情还闹什么孩子的脾气么?”云舞阳面色一变,看似就要发作,却仍忍住,冷冷说道:“罗大人还有什么话么?”那口气竟是逐客的意思。

罗金峰退了一步,自言自语道:“豪杰胸怀,家室之事,算得了什么?”云舞阳面色更是阴沉可怕,喝道:“你说什么?”罗金峰阴恻恻的笑道:“没什么。嗯容忍原则德国哲学家卡尔纳普用语。认为没有一种语言 ,不管你为什么杀石天铎,小弟总是感激不尽。云兄,小弟谬托知己,敢奉劝吾兄凡事还是看开一些。尤其内伤未愈,动怒更易伤身。小弟身边带有大内的固元丹,对吾兄或许有用处。”

云舞阳心中一凛,想道:“这厮真好眼力,不过他看作是石天铎的掌力所伤,则看错了。”原来云舞阳乃是中了毕凌风的掌心的阴冷奇毒,虽有小还丹和九天琼花回阳酒,真力却还未恢复,正是因此,他适才几次动怒,却还不敢对罗金峰发作。

罗金峰取了三颗淡红色的丹丸,放在掌心,云舞阳瞥了一眼,道:“不用!”罗金峰笑道:“吾兄功力深厚,不用本来也可以复元。但想来不免要多些时日静养,这岂不耽搁了吾兄的大事吗?”云舞阳道:“什么大事?”罗金峰道:“吾兄亲口答应小弟,一月之内……”云舞阳淡淡说道:“天大的事,小弟从此也不再管!吾兄请回!”

罗金峰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舞阳兄曾答应为皇上出山,何以如今悔约?”云舞阳冷笑道:“我本来就不是君子,……”罗金峰故意叹了口气,道:“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订顽》。后程颐将《砭愚》称《东铭》,改《订顽》为《西 ,吾兄何必如此伤心!”口气之间,透露出他已偷听了云夫人的谈话,竟自怀疑云夫人与石天锋曾有私情,竟自出语挑拨。云舞阳勃的大怒,双眼精光电射,沉声说道:“罗大人当真是欺负小弟受伤未愈么?”

罗金峰打了一个哈哈,道:“岂敢,岂敢!舞阳兄伉俪情深,名山偕隐,胜似神仙,既然不愿再染俗尘,小弟也不敢勉强了。”言语之间,仍然存有挑拔讥讽之意,但已缓和了许多。

云舞阳“哼”了一声,拱手说道:“怠慢怠慢,请恕我不送了。”两人本来如箭在弦,所以不发,实是各存顾忌。罗金峰,虽然看出云舞阳元气已伤,但想起了那功神入化的剑术和武林绝学的一指禅功,心中也自有些畏惧。

云舞阳松了口气,仍然倚窗眺望,作出满不在乎的神气。不料罗金峰走到门边,却忽地回头,又阴恻恻的笑道:“舞阳兄当真是从此不再管任何闲事了么?”云舞阳道:“人不惹我一。辩证唯物论认为这种同一是有矛盾的、具体的同一,不 ,我不惹人!”罗金峰道:“好,那么有一个姓陈名叫玄机的小子,听说曾意图行刺老兄,这个我且不管。不过我若出手擒他,老兄也不会管吧?”云舞阳心中一凛,想了一想,淡淡说道:“若然与我无关,我管他作甚?”罗金峰大喜,拱手说道:“得兄一诺,小弟告辞。”

且说陈玄机满怀希望,来到云家,在墙外依稀听得里面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似乎都是男子,怔了一怔,心道:“难道这不是云夫人?”稍稍迟疑,仍然推门进去,这时恰巧罗金峰走出来,在院子里碰个正着!

罗金峰哈哈笑道:“你这小子侥幸得回性命,还不远逃,却又来自投罗网!哈哈,当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声出人到,长臂一伸,便施展小擒拿手的缠身擒敌毒招,强扭陈玄机的手腕。

罗金峰也是轻敌太甚,若然他不再打话,骤然出手,陈玄机绝逃不了他这一毒招,这时有了防备录。由门人钱德洪辑录。为其哲学与政治思想的纲要。提出 ,一个盘龙绕步,右掌划了一个圈弧,左掌自肘穿出,也来反扣罗金峰的脉门,这一招以攻为守,用得恰到好处,竟然把罗金峰那一毒招轻轻化解。

罗金峰“哼”了一声,道:“你这小子胆子不小,居然与我抢攻!”口中说话,这回手底却是丝毫不缓,蓦然一记“阴阳双撞掌”,改抓为推,用上了“小天星”的掌力,双掌一齐推出,陈玄机避无可避,力贯掌心,用了一招“童子拜观音”,双掌合什,还了一招,方自奇诧对方的掌力不如想像之强,陡然间忽觉两股潜力左牵右引,登时身不由己的一连打了十几个盘旋,兀自稳不住身形。原来这“小天星”掌力含有一股瓢沾之劲,罗金峰意在生擒,不想以刚猛的掌力将他击死,故此不惜耗费精神,用上绝妙的内家掌力。

罗金峰又是哈哈大笑,正待陈玄机自己转得头昏眼花,自行跌倒,忽听得“砰”的一声,云舞阳一拳将玻璃窗格打碎,跃了出来,罗金峰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声喝道:“云舞阳你说话不算话么?”

云舞阳冷笑道:“我说过不管闲事,但这却并非闲事呵!”话未说完,就是一个劈空掌打来。

云舞阳与罗金峰乃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出手极快,就在云舞阳发出劈空掌之时,罗金峰也是“嘿”的一声冷笑,反手一拿,抓着了陈玄机,竟用大摔碑手的手法甩出,打了一个哈哈,笑道:“好呵,你就打吧!”

除玄机体重有一百来斤,被罗金峰用内家真力摔出,就等如一块巨石般向云舞阳迎面而撞,那冲击力道何止千斤!云舞阳是武学的大行家,当然知道厉害,也知道应付这样的“狠招”,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也以内家真力,将陈玄机反击回去,把陈玄机变成了两个人之间间接较量内家真力的工具。如此一来,陈玄机被两大高手抛来掷去,自是必死无疑!第二个办法是立即避开,让陈玄机摔倒地上,这样应付,陈玄机也是十九难活!

这刹那间,云舞阳已接连转了好几个念头,是保全陈玄机呢还是保全自己?心中兀自踌躇不定。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陈玄机的身体,头前脚后,已是疾风而至,霎然间,云舞阳的脑海中突然闪出妻子忧郁哀恳的颧容和女儿天真烂漫的影子,云舞阳咬了咬牙,真气一提,一掌平伸,将陈玄机接了过来,卸了罗金峰的内家真力。

这一着其实也就等如云舞阳拼了本身的功力硬接罗金峰的大摔碑手,但觉胸口如给铁杆猛撞,饶是云舞阳功力深厚,也禁不住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哇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低头一望,但见陈玄机双眼紧闭,面如金纸,显然也是给罗金峰的内力震晕了。

罗金峰这一着原是试探云舞阳的心意,见他为了保全陈玄机竟不惜自损功力,大出意外。要知这两人彼此顾忌,一旦动手,必将是以上乘的武功相拼,谁人能支持较久,便可占优,云舞阳对付罗金峰那一狠招,若然不理陈玄饥死活,运力反击乃是上策,立即避开乃是中策,似这等硬接乃是下下之策。两人未曾正式交手,云舞阳便已先处下风。

罗金峰精明机警,一有机会,那肯放松,趁着云舞阳喘息未定,立即追击,“呼”的一声,吐气开声,又是一招极刚猛的大摔碑手,云舞阳微一侧身,将陈玄机放下,反掌一拍,以绝妙的卸力功夫,将罗金峰的掌力卸去五成,身不由己的又退了几步。罗金峰试出云舞阳的内力已显亏损之象,心中大喜,跟着又是一掌,掌势闪烁不定,似是攻向云舞阳,却突然中途改向,化虚为实,向陈玄机击下。这一招使得阴狠之极,但云舞阳是何等样人,见他手腕一翻,便知来意,一个腾挪换位,已经在陈玄机的前面,双掌齐出,又硬接了罗金峰的一招。

适才云舞阳因一手抱着陈玄机,单掌应敌,故此大吃其亏。这一下双掌开出,各自用了十成真力,只听得“砰”的一声,都被对方的掌力震出一丈开外,半斤八两,旗鼓相当。

罗金峰又惊又喜,心中想道:“云舞阳果然掌下无虚,若未受伤,我断断不是他的对手,而今他暂时还可以与我打个平手,但看他的掌力,后劲不继,我只要沉得住气,逼他硬拼,他势难支持。哈哈,他杀了石天铎,我杀了他,从此天下虽大,无人再是我的敌手了!”

云舞阳一退复上,冷冷说道:“罗金峰,亏你也算是武林中的一号人物,用这样狠毒的手段对付一个后生晚辈,传出去怕不怕天下英雄笑话?”罗金峰冷笑道:“云舞阳也谈江湖道义,确是天下奇闻。我要擒这小子,事前与你说过,你说过不管,何以如今又管?”云舞阳道:“我怎么说,我忘记啦,你背给我听吧。”罗金峰愤道:“你先说从此不管人间闲事,跟着又郑重声明:‘若然与我无关,我管他则甚?’言犹在耳,岂能就忘记了。”

云舞阳哈哈一笑,说道:“你若在别处杀人放火,我懒得管你。你在我家中动手,眼中还有我云舞阳吗?这小子就算该杀,在我家中,也轮不到你来杀他。事情与我有关,我怎能不管?”这一番依照江湖的规矩,可也不算强辞夺理。罗金峰忍着了气冷笑说道:“如此说来,你定是要庇护这个小子了?”云舞阳双眼一翻,斩钉截铁的说道:“在我家中,由我作主,你管不了!”

罗金峰也冷笑道:“这小子是张贼遗孽,我身为绵衣卫总指挥,这事情我是要管定的。”云舞阳道:“那也没法,我只有再领教你罗大人的高招!”就在这一瞬间,但见两人同时抢上,罗金峰一掌打出,呼的一声,扫断了一枝梅枝,一掌劈空,立知不妙,但觉背后微风飒然,云舞阳已从侧袭到。

罗金峰大喝一声,一转身又是极刚猛的一掌,云舞阳身形一晃,罗金峰又是一掌劈空。但见四面八方都是云舞阳的影子,掌风人影,令人眼花撩乱。罗金峰心头一震,暗自骂道:“好狡猾的云舞阳,他不敢与我硬拼掌力,却与我用这游斗的绕身掌法。”

云舞阳的轻功内功剑法掌法均已到了炉火纯青之颠,这套“八卦游身掌”施展开来,避敌之长,攻敌之短,逼得罗金峰也跟着他团团乱转,渐觉头昏眼花,罗金峰暗呼不妙,想道:“如此下去,我未累死他,先给他累死我了!”暗自留神,只见云舞阳的眼光不时的瞧着那晕倒地上的陈玄机。罗金峰也是武学的大行家,见此情状,心中大喜。立刻也想出一个“避敌之长,攻敌之短”的妙计。

酣斗中罗金峰一招“八方风雨”,掌力向四面荡开,将云舞阳逼退几步,突然哈哈一笑,盘膝坐在地上,道:“舞阳兄,小弟没有受伤,也觉累了,你也歇歇吧。”话中之意,即是不愿乘危取胜。云舞阳勃然大怒,揉身扑上,掌势迅捷无伦,霎眼之间,连攻了十六八招。罗金峰凝神应敌,以分筋错骨手法,只待云舞阳一近身,便立即反手擒拿,井杂以极刚猛的金刚掌力。任凭云舞阳的身形如何飘忽,掌势如何变幻,他总是不为所动。

本来高手对敌,定须着着争先,似罗金峰这样打法,先把自己局限在防守的地位,那就是永无取胜的机会了。但因他看准了云舞阳不愿耗损真力,不敢和他硬拼,只凭着轻灵飘忽的掌法,却是无法攻破他的防御。

转眼之间,又拆了三五十招。罗金峰笑道:“舞阳兄,咱们将近二十年不交手了,今日难得吾兄赏面,肯予赐教,按理说小弟就陪你打个三天两夜,也是应该。但吾兄体力尚未复原,应该保重些才好。累坏了你,呀,我不慾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叫我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情付杳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还剑奇情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