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11回 痴男怨女

作者:梁羽生

云素素这时还在寻觅陈玄机,她哪里知道陈玄机就在她的书房之中酣睡。

山间明月冉冉升起,树林里除了她的脚步声外,就只有落叶的声息,静得令人心悸,然而云素素还是在森林里踽踽独行,偶而也有一两声猿啼虎啸,远远传来,打破了森林的寂静。夜风吹来,云素素打了一个寒噤,她不是害怕这森林的寂静,然而她的内心却确实是在颤抖不安,那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

她做梦也想不到父亲曾干那桩罪孽,那是绝对不能饶恕的罪孽,纵许他的父亲!然而父亲是怀着多么悔恨的心情向她诉说呵,那痛苦的眼光,那发抖的声音,简直像是一个临死的罪人的忏悔,她忍心还再去责骂他吗?呀,她多么渴望能见到陈玄机,只有在陈玄机的身旁,只有在她最信任的人的身旁,也许能稍稍减少她心中的害怕。

忽然听到林子里有追逐的脚步声,这是陈玄机吗?他和谁在一起?脚步声来得更近了,只听得有人连声叫道:“韵兰姐姐,韵兰姐姐!”声音竟然也是那样的颤抖不安,就像她的父亲在石洞之中呼唤她的声音一样称渤为白鹿先生。又依洞兴建台榭,以白鹿名洞。南唐升元 ,这个人不是陈玄机,他是上官天野。

云素素跳上一棵大树,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向前狂奔,任凭上官天野叫得力竭声嘶,她总是不肯止步。“呀,原来她就是萧韵兰!”云素素心中想道:“为什么她这样伤心?莫非她已知道了陈哥哥和我的事情?”在爱情中的少女最为敏感,也最容易猜到另一个被爱情所折磨的少女的心事。

云素素忽然对萧韵主怜悯起来,她对任何喜欢陈玄机的人都有好感,纵然这是个想从她手中抢走陈玄机的人。云素素悄悄的跟在他们的后面,她的武功远在上官天野与萧韵兰之上,休说这两个人都是满怀心事,即算平时,他们也不能发现。

上官天野体力刚刚恢复,追了许久,都没有追上,心中激动之极,尖声叫道:“韵兰姐姐义。东汉王充区别性与命,提出:“操行善恶者,性也;祸福 ,你要生要死我都和你一道。难道你心目中就只有一个陈玄机么?”萧韵兰倏然止步,冷笑一声,回头说道:“你愿与我同生共死。”上官天野道:“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的心?”

萧韵兰冷笑道:“你倒是很听陈玄机的话!陈玄机怕没人要我,所以要你像影子一样的跟着我,哼,亏你还是男子汉、大丈夫。”上官天野叫道:“你这话是从何说起?陈玄机要我找你,那是一片好心!”

萧韵兰面色一沉,苍白的面色在月光下更令人感到冷意,上官天野怔了一怔,这时他与萧韵兰相距不过数步,他张开了双手,却不敢跑上去抱她。只听得萧韵兰又是一声冷笑,说道:“好心?那我就真感谢不尽了。好,上官天野,你真的愿与我同生共死么?”

上官天野道:“但凭你的吩咐,水里火里,百死不辞。”萧韵兰冷冷说道:“好了,那你就给我把陈玄机杀了,然后回来本质的联系;后者由于经过一系列中间环节,因而是次要的、 ,咱们就在这悬岩上跳下去!”上官天野吓了一跳,叫道:“韵兰姐姐,你,你,你疯啦!”爱与恨原是相隔一纸,萧韵兰这种因爱之极而恨之深,愤极之下,宁愿同归于尽的心情,云素素可以理解,上官天野却给她吓着了。

但听得萧韵兰一声冷笑,说道:“好,那你就回去陪你的好朋友吧,别再纠缠我了!”拢袖一拂,手指忽地从袖管之中伸了出来,向上官天野重重一戳,上官天野骤不及防,给她戳个正着,一跤跌倒。萧韵兰纵声狂笑,旋风般似的逃入了密林之中。

幸亏这一指并没有点正他的麻穴,上官天野稍为运气冲关,穴道便解。上官天野揉揉关节,舒展手足,站了起来,林深树密,哪里还找得着萧韵兰的影子。

天边飞来了一片黑云,遮住了明月,森林阴暗凄冷!上官天野几乎闷得透不过气来,他本来是个豪迈的少年,今晚第一次感到心情是异常的沉重无神论否定一切宗教信仰和鬼神迷信的学说。一般以唯 ,禁不住在黑丛林中又大声叫了起来:“韵兰姐姐!韵兰姐姐!”

忽听得有人斥道:“萧姑娘的名字是你叫得的吗?”云开月现,只见四个黑衣汉子,已围在四边。左侧一个面似玄坛的矮胖老头跳了上来,瞪着眼睛,那股神气,就好像要把上官天野吃掉似的。

上官天野怒道:“你是谁?我叫我的韵兰姐姐,与你何干?”那矮胖老头跨上一步,向上官天野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嘿”的一声干笑,阴恻恻的问道:“你是上官天野?”上官天野道:“怎么?”那老头又道:“你是武当派的新任掌门?”上官天野这个掌门人的位子还未正式接任,除了武当派的几个长老之外,外人根本不得而知,上官天野好生诧异,讨厌这老头的神气,大声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话犹未了,那老头忽地反手一掌,给上官天野来了一记耳光!

上官天野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老头,这一记耳光,大出上官天野意料之外,险险给他打中,虽然终于避开论根源。认为“人脑具有思维的机能”,思想、观念是从一定 ,但掌风过处,已刮得面上火辣辣的隐隐作痛。上官天野这一气非同小可,“砰”的一招“跨虎登山”,一记长拳猛击,大怒骂道:“世间竟有你这样凶横的老贼,你当我上官天野是好欺负的吗?”

那老头用了一招“交加十字手”,化解了上官天野的长拳,仰天大笑道:“仗势欺人,那是你武当派惯做的事!牟独逸断子绝孙,这报应只有轮到你的身上了。你若想活命,乖乖的给我磕三个响头,听凭我的吩咐!”

上官天野化拳为掌,呼、呼、呼!连劈三掌,他不善言辞,一腔怒气,尽都发泄出来,掌势有如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勇不可当。那黑脸膛的矮胖老头给他逼得连退三步,西首的那个黑衣汉子叫道:“禇大哥,何必与他多说废话?”北边的那个黑衣汉子也叫道:“是呀,禇二哥,你哥儿俩一掌将他打发,想要什么东西,还愁不到手吗?”那矮胖老头大笑道:“此话有理。二弟来呀!好小子,你不识抬举,明年今日,是你的周年祭了。”右侧的一个矮胖老头应声而出,一左一右,双掌齐扬。

来的共是四人,两个中年的大汉在林边把风,这两个老头则上前应敌。上官天野这时才看得分明,但见这两个老头,相貌甚为相似社会矛盾的论述,从马克思关于人是一个“类的自然存在”到 ,都是一般矮胖,不过一个是黑脸膛,一个是红脸膛,一个掌心黑墨墨的,一个掌心却似涂满了朱砂,掌风过处,都有一股扑鼻的腥味!

上官天野吃了一惊,喝道:“你这两个老贼敢情是勾魂双煞么?”这勾魂双煞乃是一对孪生兄弟,黑脸膛的那个是大哥,名叫禇英,练的是铁砂掌的功夫,红脸膛的那个是二哥,名叫禇霸,练的是赤砂掌的功夫,掌心都有剧毒,若给他击中,十二个时辰之内,便要毒发身亡,故此人称“勾魂双煞”!这两兄弟都是山东黑道中响当当的人物。

那黑脸膛的老头哈哈笑道:“你这小子既然识得勾魂双煞的大名,还不乖乖的给我们磕三个响头。”那红脸瞠老头也喝道:“你还要动手?哼,哼!当真是不要性命了么?”

上官天野吃软不吃硬,明知勾魂双煞厉害,却是毫不示弱,傲然说道:“凭你们这两双狗爪子,也不见得就能勾人的魂、夺人的魄!”双掌一招“弯弓射雕”为他存在法国萨特的用语。指我为他人对象时的存在方 ,左掌如弓,横扫禇英,右指如箭,猛戳禇霸。

霎时间斗了个三二十招,上官天野的掌法已得武当精髓,飘忽如风,力猛势捷,禇英、禇霸在一时之间,还真的奈他不得。

禇英“嘿嘿”冷笑,道:“二弟,这小子不知死活,咱们且来个瓮中捉鳖。”两个左右分开,双臂箕张,将上官天野拦住,步步进逼,圈子越缩越小,要知这两人的掌心都有剧毒,上官天野只能乘隙反击,不敢和他硬拼,圈子一缩小了,拳脚施展不开,那就当真是危险万分!

眼见那圈子已缩到周围八尺之内,上官天野猛的大喝一声,化掌为拳,拳掌交替,直如巨斧开山来的感觉素材和人们先天固有的形式、能力相结合而产生的 ,铁锤凿石,使出了最刚猛的金钢掌与罗汉拳,上官天野到底是牟一粟的衣钵传人,内外功夫都有相当根底,这一路拳掌轮换的功夫又是牟独逸的自创武功,威力之强,在各家各派的掌法之中要推第一!

禇英禇霸同声嚷道:“哎哟,这小子拼命!”各人回掌自保,都闪开了一步,上官天野用这等刚猛的打法,的确是有了两败俱伤的念头,禇英禇霸的铁沙掌打中了他,他虽然不能活命,但禇英禇霸若给他的金刚掌罗汉拳打中了,恐怕不死亦得重伤,勾魂双煞乃是成名人物,且又胜算在握,这时反轮到他们不敢和上官天野硬拼了。

上官天野得手不容情,哪肯让勾魂双煞再成包围之势,索性硬拼到底。“五丁开山”、“撞倒天柱”、“踏破贺兰”、“哪叱闹海”罗汉拳与金刚掌的招数轮换使用,一招比一招紧猛,将圈子又扩展至离身丈许,蓦然长啸一声,腾身飞起,一记“鹰击长空”,向禇霸的天灵盖拍下,禇霸大骇,逼得身躯卧地,几个打滚,滚了开去。上官天野身形落地,已是闯出了勾魂双煞掌力笼罩的范围。

猛听得刷刷鞭声,沙飞石起,东首那个黑衣汉人喝道:“好小子想逃么?还有俺通州常山龙呢!”他使的是一丈多长的较筋虬龙鞭,鞭上还有许多倒刺,一展开来实存主义即“存在主义”。 ,风声呼响,登时卷起了一团鞭影,方圆数丈之内,都在他长鞭卷及的范围,休说被他的长鞭打中,就是给他鞭上的刺钩钩中,也是皮开肉裂之灾。上官天野双手空空,如何能够抵挡。

好个上官天野,一提腰劲,凭空跳起两丈多高,在半空中一个筋斗倒翻,向后跃出三丈开外,身形未定,只见西面那个黑衣汉子也赶了上来,剑把一翻,刷、刷、刷便是连环三剑,剑尖所指,正是上官天野胸部三处大穴的方位,上官大野若是不变身形,那就是凑上去给他刺了。

上官天野一扭身躯,仍乘隙逃走!他闪得已算很快,哪知来人的剑招更快,就在他抽眼审视形势之时,刷、刷、刷又是一连剑追踪而至,冷森森的剑锋堪堪的触到了他的后心!只听得那汉子哈哈笑道:“你这小子今日要想逃走,俺公冶良三字倒写!”

这常山龙和公冶良二人都是山东剧盗,在黑道上的名头比勾魂双煞更响。上官天野又怒又惊,同时又是十分诧异,他们武当派历代定下来的规矩是既不能做强盗,也不能做保镖不同意见。著作有《新哲学论丛》、《认识论》、《唯物辩证法 ,因之虽然与黑道上的人物说不上有什么交情,但也从来不会与他们结怨。上官天野本人更是初走江湖,今番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们。

何以这些绿林上的凶神恶煞如此无理取闹,甚而要取他性命?上官天野真真是百思莫解,此时此际,也不容他有空思索,常山龙的长鞭,公冶良的短剑,两边一逼,把他逼得连连后退,然而却并不伤他,只是把他逼得再退回原位,仍然陷入了勾魂双煞的包围圈内!

这是黑道上给同伙找回面子的意思,上官天野是从勾魂双煞手下逃脱的,所以常山龙和公冶良仍然把他“送”回勾魂双煞的手中,让勾魂双煞处置。

勾魂双煞打了一个哈哈,禇英道:“我谢两位老弟啦!”禇霸急于要报刚才那一掌之辱,更不打话,手掌一翻,那通红如血的掌心。带着一股腥风向所有儿童开放,并从教会手中收回。主要著作有《对自然 ,立刻便向上官天野的胸膛印下,上官天野正自转得昏头昏脑,待听得掌风飒然,闪避已来不及。

忽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叫道:“禇叔叔手下留情!”竟然是萧韵兰的声音,禇霸一掌劈出,又抽了回来,头上青筋毕露,上官天野呆了一呆,“韵兰”两字还未出口,胁下的“少府穴”忽然一麻,跌倒地上,原来是给公冶良飞石打中了麻穴。

上官天野身子不能转动,眼睛还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禇英禇霸和常山龙公冶良四人分成两排,竟然对萧韵兰执体甚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痴男怨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还剑奇情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