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12回 伏虎降龙

作者:梁羽生

智圆长老这一惊非同小可,厉声斥道:“上官天野,你疯了吗?放着一个好好的掌门为什么不做?”上官天野道:“我不做自然有人会做。”智圆长老双眼一翻,睁大眼睛喝道:“什么人要做?”上官天野道:“师伯,你门下的几位师兄就都比我强得多。”

智圆长老“哼”了一声,道:“什么人向你挑拨是非来了?”上官天野道:“这是我自甘退让,省得师伯你再费心安排。嗯,那几位师兄接到师伯的法谕,想来也该回到武当山了,还要我去凑热闹做什么?”

智圆长老本来私心自用,想安排自己的弟子抢夺这掌门的位置,忽被上官天野直言揭破,不觉老羞成怒,再厉声斥道:“胡说八道,掌门的大位是私自授受的么?你要让给你的师兄,也该先随我回山,再召集同门公决。”上官天野冷笑道:“何须这样费事,从今之后,我已不再是武当派的人,你们中的事情,我不再过问。”

智圆长老又惊又气,大怒喝道:“你敢欺师灭祖,反出师门?”上官天野道:“我对牟恩师的训诲不敢忘,但武林之中,师父死后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作了重大贡献。当代有影响的代表人物有 ,改投别位名师,也并不是没有先例!”智圆长老怒道:“好呀,你改投了什么明师了?”其他四老也都动了怒气,纷纷斥骂。“武当派是武林正宗,从古以来,只听说改邪归正,哪有弃正归邪?”“胡说八道,掌门人岂有改投别派之理?”纷纷扰扰,喝骂之声乱成一片。

忽听得叮叮的铁杖之声由远而近,来得快极,武当五老面色大变,不约而同,喝骂之声全部止息。但听得毕凌风哈哈笑道:“武当派的五位老头儿,俺毕凌风可没有骗你们吧?贵派的掌门人心甘情愿拜我为师,可不是我要抢你们的!哈,哈,上官天野,你都说清楚了么?”上官天野躬身说道:“早已说清楚了。”

武当五老面面相觑,智圆长老愤然说道:“毕凌风,你好!武当派可不是由任何人来欺负的!”毕凌风哈哈一笑,铁拐划了一道圆弧,那张满脸剑痕的丑脸越发狰狞可怖,冷冷笑道:“华某虽只剩下半边身子,何尝惧怕谁了?好吧,纵算你们武当派泰山压顶,我毕某也能独臂擎天!”

武当五老全都气得面色焦黄,但他们在斗云舞阳之时,都受了一指神功的闭穴之伤,虽然每人服下半粒小还丹,功力却尚未恢复主义的基础上,制定了科学的实践观,指出实践在认识和改 ,又曾亲眼见毕凌风那等厉害的掌力,如何敢与他硬拼?智圆长老怒道:“今日由你嘴硬,三月之后,我再邀集武林同道与你理论。”毕凌风大笑道:“谁耐烦等你三月,三天我也不等!”智圆长老道:“等不等那由你。我不找你理论那可得由我。任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上你的门来!”

毕凌风“当”的一声把铁杖插入地中,目送武当五老疾走下山,冷冷笑道:三月之后还想找我?哈,哈,那时你们去向阎罗王要人去吧。”

上官天野骇道:“师父,我这几位师伯虽然私心自用,却非十恶不赦之人,若然他们日后寻仇,也请师父看在我的份上,不要邃下杀手。”

毕凌风神色暗然,惨笑说道:“谁说我要杀他们了?呀,你这孩子好不懂事,咱们缘份将尽,还有什么日后呢?”这番话古怪之极《庄子·知北游》:“古之人,外化而内不化,今之人,内化而 ,令得上官天野惊疑不已,心道:“那么师父说的向阎罗王要人又是什么意思?”问道:“咱们师徒刚刚遇合,怎的师父便说缘份将尽,莫非弟子有什么做错了吗?”

毕凌风摇了摇头,惨然一笑,但见他脑门上泌出汗珠头顶上蒸发出一层层氤氲白气,半晌说道:“昆吾宝剑和达摩剑谱,我都没能够给你要回来了。”

上官天野只道他是为这两件事伤心,急忙说道:“这些身外之物弟子也不希罕,师父,你为我去恶斗云舞阳,弟子已是感恩不尽,咱们还是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吧。”他哪知道毕凌风已被云舞阳的一指禅功伤了内脏,那伤势比云舞阳所受的伤还要严重,毕凌风适才对武当五老其实只是虚声恫吓而已。

毕凌风却扶着铁杖坐了下来,缓缓说道:“不,这剑谱的故事,今日我若不向你说,以后可就没有机会说啦。”上官天野见毕凌风说得极为郑重原子聚会而成,原子分散则灵魂消亡。构成事物的原子不断 ,心中隐隐感到一阵凶兆。

月亮渐渐移近天心,深山中又传来了几声虎啸,毕凌风道:“连日来你碰到不少奇怪的事情,这样的夜晚也确实令人有点害怕,怪不得你想早早离开此山了,二十多年前,我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一个晚上,碰到比今日更奇怪的事情。

“那时我也像你一般年纪,雄心勃勃,想创出一番事业,我哥哥毕凌虚在张士诚军中,遥领北方丐帮帮主的名义,帮中的事情多由我奔跑,我生性又喜欢漫游,足迹所及,遍及大江南北,直至塞外边荒。

“有一日,我迷路在甘肃的‘麦积石’山之中,黄昏时分,野风陡起,忽然听得脚下有郁雷似的轰轰之声卷。译者愤于甲午战败,民族危亡,为变法图强而译是书。光 ,我还以为是地震,过了一阵,忽然从地底里传出来凄厉的叫声,同时脚下的土质也像比周围的松软许多,我试用铁拐触地,果然裂了一个洞口,我将洞口的石块移开,砂石纷纷下落,原来是一个中空的石窟。”

“我大着胆子缒绳而下,只见里面黑影憧憧,不时掠过刀剑的闪光,竟是有人在里面厮杀。我自小练过暗器的功夫,但刚在明亮之处走入阴暗的石窟,还未看得十分清楚。凝目细辨,隐约有两条大汉正在向一个老人围攻,那老人躺在土炕上,但见那两人刀剑来往,向炕上乱砍,那老人却不发一声,倒是那两个人却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喊!情形真是奇怪极了。”

“我那时少不更事,一见是两条大汉围攻一个病在炕上起不得身的老人,便动了抱打不平之心,立即摔起铁拐,袭击那两条大汉,忽听得那老人叫道:‘少年人走远一些,当心连你也绊倒了。’他内力充沛,声音一发,震得四面石壁都嗡嗡作响,我怔了一怔,不自觉的退了几步。这时眼睛已渐渐习惯黑暗,凝神细看,但见那老人手执长藤,只凭单掌应敌,掌劈指戳,神妙非常,那两条大汉就像老鼠被猫戏弄一样,狼狈之极,好几次想要逃走,却又被那长藤拦住。”

“我这才看出那老人是身怀绝技的异人,对那两个汉子之被戏弄又大为不忍,代他们求情道:‘他们既然伤害不了你老人家,你就打发他们走了吧。’那老者哈哈一笑,道:‘也好金岳霖现代哲学家。糅合中国与西方哲学思想,形成独 ,看在这小哥的份上,饶你们少受点罪。’挥掌拍出,僻啪两声,把那两条大汉打死了。招招手道:‘你过来。’”

“只听得那老人冷冷说道:‘你替这两人求情,你知道他们是谁?’我说不知道。那老人又问道:‘你是不是要达摩剑谱的?’我说我根本就未听过世上有这个剑谱,那老人神色稍稍好转,说道:‘要不是我,适才见你一片好心,你今日也休想出此洞了。你看,二十多年来,曾经入过这个石洞的人,都在这里了。’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但见石墙底下,排着一列的骷髅白骨。”

“那老者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心狠手辣,我若放他们出去,江湖上更会掀起滔天的风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学武的人,则为奇书宝剑丧生,这都是为了一个贪字,不过,你今日既是无心进洞,我也就第一次破例,让你出去。嗯,少年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依实说了。那老人双眼一张,问道:‘毕清泉是你什么人?’我说:‘正是家父。’那老人再问:‘凌虚呢?’我说:‘乃是家兄。’那老者哈哈笑道:‘如此说来,倒不是外人了。你父兄可有说过我的名字吗?我叫做澹台一羽。’”

“我大吃一惊,这澹台一羽论起辈份来还是我父亲的长辈,早已在几十年前销声匿迹,谁知他居然还活在此间。”

“澹台一羽指着那列骷髅自骨缓缓说道:‘我笑他们不能免除贪念,为了剑谱亡身,其实我与他们也不过是五十步之于百步,为了这部达摩剑谱,我自绝于世人,独自忍受了大半生的空山岑寂,想要练成绝世的武功,而今武功虽说小有成就,而我却也将不久人世了。’”

“我呆呆的望着他,但见他躺在床上,满脸病容,枯瘦得令人心悸。他淡淡一笑,说道:‘你看不出我是走火入魔,半身不遂么?这是半个月前发生的,这半个月来,我就只仗着这石窟中的石钟rǔ苟延残喘!’”

“听了这一番话,我当真是矫舌难下,半个月不进食物,内功深厚如斯,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澹台一羽续道:‘那本达摩剑谱本来是少林派的始祖达摩尊老在嵩山面壁一十八年之后,所妙悟出来的一套剑法,要练成这套剑法,当然还得有极上乘的武功根基,所以剑谱所载,不只剑法,还有精深博大的武学纲要,我在这石窟里穷研了几十年,也只敢说但窥藩篱,不敢云登堂入室。’”

“‘到了宋代未年,少林武当分家,达摩剑谱流入武当派之手,元兵入侵之后,这本剑谱忽然失掉,武林英俊,纷纷寻找,谁也不知道它的下落。’”

“‘直到三十多年之前,才给我打探出一点消息,原来这剑谱竟然是在战乱之中,被蒙古皇帝的一个国师阿图真夺去,保护这剑谱逃难的十多名武当道士都在敌军之中战死,故此外间无人得知。阿图真看不懂这本剑谱,传给了他的徒弟麻翼赞,麻翼赞知道这是宝物,但也参透不了其中妙理。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计划,招请汉人中的武学名家给他参详,有真实才学的名家十九不愿为鞑子效劳,间或有一两个人贪图富贵去了,却不料因此反招了杀身之祸。”

“‘那麻翼赞狡猾得很,怕他们得了这剑术之秘,便将这本剑谱分成一段一段抄下来,分给他们去钻研,叫他们做注解的功夫,其实这样精深高妙的达摩剑谱,哪能如此零吞碎割?这样搞了好多年,麻翼赞虽然领悟了一些零星的达摩剑术,距离融会贯通还远,他又不放心把全部剑谱交给一个人去与他共通参详,到了实在再搞不出什么道理了,而他自己获得一鳞半爪,也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便将邀请来的那些剑术名家一个个害死。却不料其中一个人见机得早,逃了出来,但在逃出之时,也中了蒙古武土的毒箭。’”

“‘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临死之前,对我说出这件秘密,我一来不愤这本剑谱流入靴子之手,二来自己也想成为武功天下第一的剑学大师,便偷入元宫盗这剑谱,侥幸被我得手,连杀了十八名蒙古武土,终于将这本剑谱拿到手中,我便隐姓埋名,逃匿到这石窟之中。’”

“澹台一羽说到这里,想起他为了这本剑谱,大半生不见天日,不胜感慨。我便插口说道:‘现在群雄纷起,驱除鞑虏不过指顾间事,我愿在这里服侍你,待你复原之后,岂不是还可以出去做一番事业。’‘澹台一羽却渗笑道:‘我为了躁进贪功,苦练上乘内功,这才走火入魔,已是无法可以救治。现在我也不知能捱到几时,只是有件心愿若然未了,我死也难以瞑目。’”

毕凌风续道:“我急忙问他是什么心愿?澹台一羽叹了口气说道:‘我费了大半生心血,对这本剑谱总算参悟了一点道理,我不能让它随我埋葬在这石窟之中,我要寻觅一个可以交托的人将它流传后世。’”

“我听了怦然心动,澹台一羽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宅心仁厚,自是可以信托的人,但以你现在的武功,只有这本剑潜,反而为你招来杀身之祸,我不能将剑谱传给你。’说着又指指那一列骷髅白骨说道:‘这些都是不自量力要来盗取剑谱的人,呀,其实以他们这点微未的本领,得了也没有用。’”

“我听了心中依然,不敢多说。只听得澹台一羽吁了口气,再缓缓说道:‘我心目中可以交托这本剑谱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人未必肯要,另一人我却又不愿交给他,算来算去,只有交托给陈定方陈大侠了。’”

“我听了奇怪,问另外两人是谁,澹台一羽道:‘我心目中的三个人,一个是彭和尚,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伏虎降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还剑奇情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