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14回 寸寸劫灰

作者:梁羽生

云舞阳叫道:“什么,你的儿子?你是说。咱们有了一个儿子?”陈雪梅点了点头道:“你把我推下长江之时,我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云舞阳尖叫一声,跳了起来,用力捶胸,流泪说道:“我真该死,我真该死,我险些连自己的儿子也杀害了!”

陈雪梅的怒火又燃了起来,冰冷说道:“他不是你的儿子,他也从来不知道有你这样的父亲。”云舞阳低头说道:“是啊,我的确没有颜面做他的父亲。”

陈雪梅道:“这二十年来,是我抚养他成人,是我教他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他和你没有丝毫关系!我告诉他,他的父亲早已死了!”

云舞阳心痛如绞,他不敢面对陈雪梅那怨恨的眼光。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雪梅,我懂得你的心情。你不想他认我这样一个父亲,我也不配做他的父亲。我只恳求你讲一讲他的事情为戒”。主要人物有张戬、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范育、 ,将来让我见一见他的面。嗯,咱们分别了二十年,算来他也有二十岁了,这二十年你们俩母子是怎么过的?”

陈雪梅有点诧异,心中想道:也许他们还没有见面。眼光一瞥,只见云舞阳满面泪痕的立在窗前,攀着一枝梅枝,好像费了很大的气力,靠着这一枝梅枝支持,才站得住。陈雪梅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他,我也活不到如今了。我给你推下长江,就因为我想到要保全他,我才能够带着重伤,在风浪之中挣扎。就因为有他与我相依为命,我才能够捱过了这二十年!”

“这二十年,我教他读书,我教他剑法。他的伯伯叔叔,你旧日的那班同僚也教他武功,我隐居了二十年,没有人知道我还活在世上。”陡然间,忽见云舞阳面色大变,叫道:“我旧日那班同僚也帮你教他武功?”陈雪梅道:“不错。可是他们不知道他是我的儿子,更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是因为我要他成为一个更有本领的人,我叫他带着旧日主公的遗物,去找周公密的。周公密只当他是同僚的孤儿,见他聪明胆大,十分喜爱他,所以就请一班叔伯每人都尽心教他。呀,现在我才知道,他们也是别有用心。”周公密是张士诚在江南旧部的首领,张士诚覆败之后,他一直就在图谋再起。

云舞阳浑身颤抖,嘶声问道:“什么用心?”陈雪梅冷笑道:“他们想叫他刺杀你!”云舞阳叫道:“什么,要他来刺杀我。”陈雪梅道:“他们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他们却知道朱元璋要请你出山。”云舞阳道:“快说,快说,他叫什么名字?”陈雪梅道:“我不愿他姓云认为盘踞在人心中阻挠人们获得真理性认识的障碍或偏见有 ,我要他跟我的姓,他叫陈玄机!他到过你这里没有?要不是为了他,我今日决不会到这贺兰山中,呀,舞阳,你,你,你怎么啦?”

只听得“卜通”一声,云舞阳跌倒地上,面如死灰,尖声叫道:“天哪!”

这一切都明白,陈玄机竟是他的亲生儿子,却又是他女儿最倾心的人,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将云舞阳击倒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也把陈雪梅击得眩晕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震骇成这个样子?”她无暇思索,一把将云舞阳拖了起来,这是二十年来她第一次接触丈夫的手义:1.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2.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 ,这只手也正是二十年前将她推下长江的手,她要将她的手收回来,陡然间发觉云舞阳的掌心冰冷,两人面面相对,陈雪梅看出了地面上笼罩着那层淡淡的紫气了。

“什么、你受了重伤?你怎不早说!”陈雪梅是一代大侠之女,当然也看得出他这重伤已是不治之症,这一瞬间,一切恩怨都已抛之脑后,云舞阳但觉她的手掌轻轻的抚着自己,就像二十年前那样。

然而云舞阳的全副心思都已放在女儿身上,“要是素素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不敢想像,“幸好素素还没有回来。”他挣扎起来,颤声叫道:“雪梅,快,快,你快把他带走!”陈雪梅哪里知道,这时她丈夫心上所受的创伤比身上的所受的伤还要重百倍千倍!。

陈雪梅怔了一怔,但见云舞阳浑身战粟,陈雪梅随着他的眼光望去,书房里的那张湘妃床,帘帐忽然无风自动。陈雪梅叫道:“什么蒙塔古(williampepperellmontague,1873—1953)美 ,玄机他在这儿!”

陈玄机昏迷了半天,这时方自悠悠醒转,揭开帘帐,一眼望去,恰恰见着他的母亲向他走来!

这是梦吗?他咬咬指头,这不是梦!陈雪梅悲喜交集,叫道:“玄机,玄机!你,你没事吗?”陈玄机道:“没事啦、我被罗金锋打伤,是他,是他将我救了。”陈雪梅看了云舞阳一跟,冷冷笑道:“原来你也还有,还有……”她想说的是:“原来你也还有父子之情。”陡然间,但见云舞阳双眼翻白,连连摇手,嘶声叫道:“你们快走,快走!走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踏进这贺兰山!”

陈雪梅愤然说道:“好,好,我们走,二十年来,我们母子相依为命等以怀疑论揭露封建教会和封建制度的黑暗,反对经院哲学。 ,也是这般过了,谁,谁……”云舞阳使尽气力,尖声叫道:“别再说了,快走,快走!”陈雪梅心头一震,云舞阳这声音充满骇怕:他怕什么呢?”

陈玄机更是奇怪极了,“二十年来母亲足不出户,她怎么也认得这云舞阳?”但见云舞阳和母亲的神情都奇怪透顶了,空气好像冷得要凝结起来,本来是满心充满喜悦的陈玄机,陡然间也自觉得不寒而栗!

陈雪梅怆然说道:“机儿,咱们走吧!”陈玄机惶惑极了,忽地挣开了母亲,低声说道:“不,我还要等素素回来!娘,你会喜欢素素的。”陈雪梅心头一震,正想问道:“谁是素素?”却见她的儿子向前走了两步,用充满期待与哀求的眼光看着云舞阳,缓缓说道:“你答应让素素跟我走的。我要等她向来,等她回来!”

这几句话像焦雷一样打在母亲的心上,她心神不定,只见云舞阳面如死灰,摇摇慾坠!

就在这一瞬间,陈玄机忽地一声尖叫,眼光射处,老梅树下,人彩绰约,衣袂风飘,云素素回来了,陈玄机叫道:“素素,素素,娘……”他的声音突然中断,但见云素素面色惨白,绝大的惊恐,绝大的哀伤,在这眼光一瞥之中,尽都表露出来。

陈玄机手足无措,一片茫然,“素素”两个字还未曾再叫出来,蓦然间只听得云素素一声绝望的凄叫,掩面便跑,痛哭失声!陈雪梅呆呆发愣,浑身无力,这刹那间,她也全都明白了。只有陈玄机还是迷迷糊糊,不暇细想,也不敢细想,他追着云素素的背影,旋风般的掠过墙头去了。陈雪梅想拉着他,然而双脚竟是不能移动一步!

就在这一瞬间,云舞阳也是一声绝望的凄叫,再度倒地,喃喃说道:“都是我作的孽,都是我作的孽!”声音越来越弱,陈雪梅身心麻木,用力睁开眼睛,挣扎着走到他的身旁,她不敢思想,也说不出半句话,只听得云舞阳断断续续的说道:“让他们去吧!去吧……请你把这几间房子一把火烧了,将我的骨灰带回江南,我不愿埋在这伤心之地。”说到后来,声音已是不能分辨,本来他还可以有三天性命,但在极度伤心之下,心脏爆裂,这位费尽心力、做成功了天下第一剑客的云舞阳,竟就此一瞑不视!

二十年生离死别,一见面又成永诀,陈雪梅也不知是爱是恨?是幻是真?丈夫儿子,儿子丈夫……但觉心头混乱,慾哭无泪,比云舞阳将她推下长江之时,还更难过,再也支持不住,一声尖叫,也跌倒在云舞阳的身边。

贺兰山里还有两个伤心的人,那是云素素和陈玄机。云素素也几乎支持不住了,但她还是疾风一样的狂奔,逃避陈玄机的追逐。

夜风中吹来陈玄机悲凉的叫声:“素素,你等等我呀!素素,你不理我,也该和我说一句话呀!”然而素素仍是不肯回头,两人之间,只有夜风作他们的使者。将陈玄机呼唤的声音传过去,又将云素素泣泣的声音传过来!

陈玄机迷惑极了,骇怕极了,他已隐隐感到了不幸的凶兆,但他却压制不住自己,呀,他竟然还要去揭开这个伤心的谜底!

玉字无尘,银河泻影,月光如水,良夜迢迢。往事历历,重泛心头。陈玄机想起了那一晚云素素在山顶抚琴高歌,弹出了相思万缕;今晚一样的月色,一样的人儿,但心情已是完全两样!

陈玄机发力狂追,与云素素的距离渐渐缩短了。陈玄机又叫道:“素素,你说过在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亲人,你说过从今之后,不论海角天涯,你都要跟我在一起!嗯,素素,你怎么啦?”夜风吹来素素哽咽的声音:“不成,不,不成……玄机,你不知道……”

陈玄机叫道:“咱们还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谈的,素素,你告诉——”可是素素没有回答,她越跑越快,像鸟儿一样的飞上峭壁悬岩,就将到达峰巅了。

忽听得有人大叫道:“玄机兄,玄机兄!”陈玄机回头一望,却是上官天野,在这一瞬之间,陈玄机脚步稍停,云素素又离开他十数丈了。

陈玄机道:“天野兄,咱们改日再谈。”但见上官天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声叫道:“那达摩剑谱是你的,那把昆吾宝剑也是你的!”陈玄机心头一震,叫道:“什么?”但仍是脚步如飞,并不回头询问。上官天野道:“喂,喂,你慢一些,听我说——”陈玄机纵身飞跑,只见云素素在在山巅上衣袂飘飘,摇摇晃晃。

陈玄机大叫一声,使出浑身本事,一个“燕子钻云”,平空掠起数丈,飞上山头,上官天野连他的背影也看不见了,兀是鼓足了气大叫道:“你的外祖父是不是叫做陈定方?达摩剑谱是牟独逸抢去的,昆吾宝剑是云舞阳的第一个妻子的,都应该是你的东西!”

上官天野只是牢牢的记着他师父毕凌风所说的话,那剑谱和宝剑都应该归还陈定方的女儿,他不知道陈雪梅尚在世间,但他却记起了陈玄机的外祖父叫陈定方,这个直心眼儿的粗豪汉子,竟然没有想起陈玄机和云素素的的关系,只为了替师父还那心愿,一股劲儿的跑来告诉他!

“轰”的一声,好像青天起了个霹雳,陈玄机什么都明白了,陡然间忽见云素素玉手一扬,将那柄昆吾宝剑抛了过来,颤声叫道:“玄机,玄机,你,你,你明白了么?不要近我,不要近我!”这一瞬间陈玄机好像突然给抽掉了魂魄,身不由己的仍然飞奔而上,不知是云素素想避开他还是偶然失足,突然一步踏空,从千丈高峰直跌下去!

山风陡起,山谷四面都响起了陈玄机惨厉狂叫的声音,上官天野一片茫然,大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谁也没有答他,满山都是陈玄机呼唤“素素”的声音,他发狂般的四处寻觅,当然他再也找不到云素素了!而上官天野呢,也不知该向哪个方向去找陈玄机!

但见大火融融,山风呼啸,在陈玄机的狂叫声中,云家也已烧成了一片瓦砾。

正是:

    重重冤孽随流水,

    寸寸伤心付劫灰!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还剑奇情录》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梁羽生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梁羽生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