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08回 双雄运掌

作者:梁羽生

武林中改投别派本来不算什么,但那只是对一般身份的晚辈弟子而言,若是要收别派的掌门弟子为徒,那却是从所未有之事。云舞阳这番说话,不啻是对武当五老的莫大侮辱。

但见武当五老嘴chún抽搐,眼睛中好像就要喷出火来,神情比适才更可怕了,云素素转过了脸,忍不着又低声叫道:“爹爹!”云舞阳不待女儿再说,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银瓶,瓶中有着三颗碧绿色的丹丸,正是云舞阳以前费了很大的情面请托,才从归藏大师那儿求来的少阳小还丹,本来共有六颗,前几天云素素一下子就给了陈玄机三颗,如今瓶中只剩下三颗了。

云舞阳将小还丹倾倒掌心,指甲轻轻一划,将每颗丹丸分为两半,三颗小还丹便分成了六片,云舞阳自己吞了一片,将其他五片交给了女儿,微笑说道:“每个老头儿给他一片,我下手不重,三天之后,便可恢复原来功力。”

云素素先到智圆长老跟前,智圆长老胸口起伏,喉咙格格作响,眼睛也瞪得大大的,看那神情维韦卡南达(svāmīvivekānanda)原名纳兰德拉那特· ,实是不愿接受这半粒灵丹。要知武当五老是何等身份,他们若接受了云舞阳的恩惠,江湖上传将出去,不但武当派失尽面子,他们也永不能再向云舞阳寻仇了。

云素素天真无邪,哪知道武林中有这许多避忌,只当武当五老顾着身份,不好意思,心中想道:“虽说我爹爹下手不重,但若然无此灵丹解救,终须残废;况且五老年迈体衰,说不定因此而死,那就更加重了爹爹的罪孽了!”如此一想,不顾智圆长告反应如何,举手一抬,轻轻一捏,智圆长老的嘴巴不由自己的张开,云素素便硬把那一片小还丹塞了进去,小还丹入口即化,云素素还怕他不肯咽下,又将他的头颅扶得微微后仰,摇了两摇,故此一来,智圆长老便是要吐也吐不出来了。云素素依法炮制,片刻之间,教武当五老都吞下了一片灵丹,云舞阳这个恩惠,他们是受定了!

云舞阳大笑道:“做得好,做得好!”但听得武当五老各自悠悠的叹口长气,面面相觑,那神情竟是如丧考妣,悲惨之极,云素素颇为纳罕,想道:“是了,想必他们被爹爹打败,故此羞愧悲伤。”轻轻说道:“爹爹,他们服了灵丹之后,应该静坐运功,咱们回家去吧,免得分了他们的心神。”

云舞阳哈哈一笑,道:“素素,你倒很会体贴人。”刚想和女儿回家,忽又听得山后传来了一阵叮叮叮叮的像铁杖触地之声,云舞阳笑道:“莫非又是一个不怕死的来向我索剑谱不成?”话声未毕逻辑实证主义又称“逻辑经验主义”或“新实证主义”。 ,那个人已从山坳处转了出来,把云素素吓了一大跳!”

但见那人发如乱草,面上蒙着一块黑巾盖过耳后,只有一条半臂膊,左边自臂弯以下的半条譬膊似是被人削去,却削得甚不整齐,凸出一块尖尖的骨头,束以红缕,就像一柄包着的匕首,左腿也完全跛了,脚尖根本不能沾地,半条腿吊着离地上,只靠一条腿和一根铁拐支持着身体,这个形貌已是怪绝,身上的装束也特别不同,里面穿的是一件锦缎长袍,质料华美,上半身外面却罩着一件蓝布大褂,不但干干净净,而且色泽如新,却故意打上七八处补丁,缝上各种颜色的破布,不伦不类,令人一看就心里厌烦。

云舞阳怔了一怔,蓦然喝道:“来的可是自称半残神丐的独臂怪盗么?”云舞阳虽是隐居荒山,每几年下山一次,消息却并不闭塞,大约五六年前,他就听说陕北的黑道上出现了这么一个怪模怪样的独行大盗,专劫成名的镖师和官府的财物,从来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自负极高,大约因为他的四肢有一半残废,所以自称半残神丐,黑白两道中人都称他为独臂怪盗。云舞阳也曾动过念头想去会会这个怪人,终因不愿自露行藏而打消了好奇之念。

云舞阳一口将他的来历喝破,武当五老也吃了一惊,这个怪人却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既不承认天下《庄子》篇名。著者是否为庄周,说法不一,难以 ,也不否认,云舞阳忍着气问道:“尊驾到此,意慾何为?”那怪人逼尖着嗓子说道:“我是强盗的祖宗,来问你这个小贼要孝敬来了。”云舞阳怒道:“甚么孝敬?”

那怪人阴恻恻的冷笑道:“你偷了牟独逸老儿的那本剑谱,已用了十八年啦,还不够么?快拿出来献给我。”此言一出,云舞阳也不禁大为吃惊,想他窃取岳父的剑谱之事,何等隐密,这个怪物却知道得清清楚楚,端的是令人难以思议!

云舞阳究竟是武学大师的身份,惊俱绝不形于神色,微微的怔了一怔,立即装作若无其事的哈哈笑道:“尊驾这副躯体,要了剑谱还有何用?尊驾既自号半残,似应有自知之明,哈哈,你难道还想用剑么?那除非是投胎转世,再度为人了!”要知达摩剑术乃是最上乘的剑术,复杂奥妙,无可比伦,似他这等缺了半边手脚的人,抡刀舞剑,只使两三个极简单的招式,或许还有可能,要练达摩剑术,那确是除非投胎转世了。

但云舞阳的话语也说得忒刻薄了些,云素素虽然讨厌这个怪物,听起来也不舒服,心道:“他断足残废,已是可怜廷相《慎言·道体篇》:“太虚者,性之本始也。”明清之际王 ,爹爹啊,你何必还拿他来讥馅?”一般残废之人,本来最忌人嘲他残废,这个怪人,却并不发怒,露在蒙面巾外的一双大眼,只是闪了一闪,淡淡说道:“我不能用剑,我的徒弟可并没有残废!这本剑谱,他本来要自行向你夺取,只是他等得了,我可没有耐心等这十年,所以我向你索取贼赃,只是拿过手去孝敬徒弟。”

这怪人的话越说越怪,还有一样奇怪的是:这怪人虽然弄尖了嗓音,但说了这么一大堆话,难免露出本来音色,听在云舞阳耳中,竟是似曾相识,但搜尽枯肠,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云舞阳双眼炯炯,踏上一步,迎着他的目光,朗声问道:“你的徒弟是谁?”那怪人道:“上官天野!”

这话更是怪到离谱,云素素因为对陈玄机的关系,对上官天野甚有好感,心中想道:“上官天野这等人才,岂肯跟你这怪物做徒弟。”她素性温柔,心中恼怒,未曾骂出;智圆长老刚刚恢复精神,却忍不着气破口骂道:“胡说八道!上官天野是武当派的掌门弟子,你这丑八怪敢动念收他为徒?”

那怪人冷笑道:“我虽然残废丑陋,可比你们这几个大言欺世的老头子强得多!上官天野服服贴贴,自愿拜我为师,你当是我没有徒弟,想抢你的掌门人么?”直把智圆长老气得眼睛翻白外不化。”庄子主张外化,非难内化,认为人的行为应随事物 ,几乎晕了过去!

云舞阳心中一动,蓦然喝道:“你来到此间?还不敢以本来面目与故人相见么?”身形一晃,猿臂轻舒,疾似飘风,一手就向他的蒙巾抓去。云舞阳何等武功,相距又不过仅数尺之地,按说无有不中之理,那料这怪物虽然残废,身法却是古怪之极,只听得“叮”的一声,他的铁拐在地上一点,已向后倒跃了两三丈远,云舞阳竟是抓了个空,这一下连云素素也诧得叫出声来。

那怪人单足站定之后,冷冷说道:“云舞阳你想见我的本来面目,哈,我哪里还有本来面目见你?也罢,既想见就由你见吧,只恐于你不便!”云舞阳,云素素,武当五老全部目不转瞬的注视着他,这怪人缓缓的将蒙面巾扯下,云舞阳心头扑通一跳,云素素掩了眼睛,武当五老也只觉不寒而栗。

这手足残废的乞丐相貌的奇丑,简直出乎任何人的意想之外,但见他脸上伤痕遍布,纵横交错,就如十字路口的车轨一般!而且在武当五老与云素素的眼中学的术语。广义的现象学还原法的一个方面。以意识的意向 ,这副尊容虽然可怖,亦不过仅仅是丑怪而已,在云舞阳眼中,却另有更令他惊心动魄之处,他脸上的伤痕虽然纵横交错,但云舞阳是当今天下的第一剑客,却自看得出来。这些伤痕乃是顶着剑尖的一拖之势全部划成的,就像草书名家所写的字,虽然笔划复杂,却是一笔到底一般,试想人的脸皮本来就薄,一剑划过,划了这许多的伤痕,既不剜出骨头,又不伤及眼睛鼻子,这岂不是难以思议之事?云舞阳自忖:若然是自己出手,只许一剑就要将他伤成这个模样,只怕也未必能够!那么天下还有何人有如此高明的剑法?

那怪人冷笑道:“怎么样?不认识我了吗?”

云舞阳嗫嚅说道:“你是玉面丐侠毕凌风?”说话的声调似乎他自己也不大相信。

云素素本来掩着眼睛,听了这句禁不住松开双手,又偷瞧了一眼,虽然不若初见之时的惊悸,仍然吓得不敢再瞧代表人物。信奉马赫主义,坚持感觉论。认为人生观是人的 ,心中纳罕:“这个奇丑的怪物,却有这样俊美的绰号!”

毕凌风在二十年前的确是个相当英俊的男子,他的哥哥便是张士诚军中人称“憎、道、丐”三奇士之一的毕凌虚,(其他两人,“僧”是彭莹玉,“道”是七修道人。彭莹玉与石天铎、云舞阳又别称龙、虎、凤三杰。)僧、道、丐、龙、虎、凤,虽然并称,但彭莹玉的辈份和地位却比其他人高得多,朱元璋和张士诚都是他的弟子,毕凌风仰慕他的武功,在军中相遇之后,坚要拜他为师,算是他的第三个弟子。

华凌风的武功是他的哥哥亲授。间接也学到了彭和尚的一些奇妙内功,为了尊敬彭和尚,在江湖上便自称是彭莹玉的弟子。毕凌风生性不羁,不耐军中生活的拘束,便隐身在丐帮之中,做一个游戏风尘的侠丐。云舞阳与他的交情虽然不算深厚,由于他哥哥的关系,当年也沓以兄弟相称。在张士诚兵败富亡的前一年起两人便没有见过面,算起来已有十九年了。

想不到现在重逢,毕凌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云舞阳有两件事情感到极为奇怪,第一件是毕凌风的武功虽然还不算是顶儿尖儿的角色,但江湖上能胜过他的人已是寥寥无几年回国。参加建立新文化的工作。1923年发表《历史和阶级 ,是谁能令他受如此巨创?却又并不把他杀死?第二件是:他虽然放荡不羁,当年对自己也颇为尊敬,何以如今却是如此侮慢,竟敢叫自己做“小贼”,还敢向自己索剑谱?难道相貌变了,性情也跟着变不成?或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隐秘,便胆敢前来要挟?

思念及此,云舞阳暗生怒气,冷冷说道:“你我十九年没有见面,你来见我,就是为的要剑谱么?”毕凌风用更冷馅的声音答道:“我新收了一个好徒弟,总得送他一件见面礼物,这剑谱本来又是应属他的,我不找你找谁?”

云舞阳拍了一下手掌,淡淡说道:“可惜你来迟了一步,这剑谱早就撕得片片碎了。上官天野要学,叫他前来见我。”

毕凌风冷笑道:“上官天野就是因为不愿从你的手上学取武功,这才拜我为师。好,剑谱既毁了,我只有向你另要一件礼物送给我的徒弟啦!”铁拐蓦地一撑,身似离弦之箭的理论主张。孙家鼐最早提出:“应以中学为主,西学为辅; ,一个起落,便走到了云素素的跟前,伸手抢她的宝剑,云素素吓得花容失色,叫不成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毕凌风的手指堪堪要沾到云素素的时候,云舞阳已是飞身跃起,如影随形,跟踪而己至,人尚在半空,便一个劈空掌发出,大怒喝道:“毕凌风,你胆敢如此无礼!”

云舞阳这一掌凌空下击,势道威猛无伦,毕凌风铁拐点地,“细胸巧翻云”又倒纵出一丈开外,冷笑说道:“你这把昆吾宝剑也是偷来的,你是暗偷,我是明抢,彼此彼此,有甚么无礼可言!”

云素素惊魂方定,听了这话,不禁又怔着了。这怪人竟然知道她的剑名,还说这把宝剑是他父亲偷来的!他蓦然想起陈玄机与她初见面之时,也曾问过她这把宝剑是不是家传之物,莫非,莫非……莫非真个是偷来的?她在孩提的时候,便知道家中有这把宝剑,父亲也曾说过:这把宝剑将永远是他们云家的传家之宝!

随又想到:这把宝剑乃是稀世之珍,若然真个是偷来的,经过这么漫长的岁月,失主岂有不来追究之理?除非是父亲将他杀了!莫非这就是父亲所说的——最大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双雄运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还剑奇情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