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剑奇情录》

第09回 血酬知己

作者:梁羽生

陈玄机到哪里去了?他也正像云素素一样,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接连遇到了许多意外之事。

他昨晚夜入云家,拼着身冒奇险,无非是想见一见心目中人,果然天从人愿,意中人不但见了,而且芳心相许,蜜意缠绵,不料云舞阳却突然回来,父女相逢,隐情待诉,云素素示意叫他回避,令得他心中甚是不安,思潮纷起:云舞阳愿意将女儿给他吗?自己受了师友重托要行刺云舞阳,纵许云素素对自己倾心,翁婿之间又怎能相处?再说父女之情终究难忘,云舞阳只有这个女儿,若然自己不顾一切将云素素带走,这岂不是将他们父女之情离间,怎能保得住云素素他日像她母亲一样埋怨起自己的丈夫?

陈玄机的性格正好与上官天野相反,上宫天野爱恨趋于极端,可以不顾一切;陈玄机则冷静得多,正因他对云素素爱得太深,所以也为她想得周密,想到令她父女生分之后,云素素这一生是否能够始终幸福欢愉,心中殊无把握,尤其想到她母亲那副幽怨的神情,更是不由自己的打了一个寒噤,心道:“若然素素他日有半句怨言,我这一生就愧悔不尽。”然而若教他就此舍云素素,那更是不能想像之事。

陈玄机渴望云素素早点出来,但他们两父女的话却好像谈之不尽,其实也没有等得多久,但一分一刻,在陈玄机都感觉得像一月一年卷。译者愤于甲午战败,民族危亡,为变法图强而译是书。光 ,他轻轻的开了角门;走出院子;心中想道:“好,我就像一个待决的囚徒,等待素素的宣判吧。”他只道云舞阳是和他女儿谈论他的婚事,哪知云舞阳却是向女儿仟悔他平生的罪孽。

正自焦躁不安,忽听得林子里隐约传来一声尖叫,“这是上官天野!他遇到了什么奇险?”陈玄机无暇思索,上官天野曾冒了性命之险要来救他,他听到上官天野的叫声,又怎能踌躇不去?

他追入了密林之中。只听得铁杖触地的叮叮之声,声音就在前面,然而任他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却总是追之不上!过了一会,那里又传来了一声尖叫,这回听得更清楚了,绝对是天野的声音,而且声音中充满骇惧。天不怕地不怕的上官天野,居然会发出这种骇惧的声音,真真令人难以相信!然而这却实实在在是上宫天野的声音!

陈玄机稍为一慢,那叮叮之声渐远渐隐,是什么方向也分辨不出了。就在这个时间,林子里传来少女的歌声:“天上的月亮赶太阳,地下的姑娘赶情郎......”这是萧韵兰的歌声。陈玄机又忙向歌声相反的方向逃跑“正名”的政治主张,辩正名分;老子主张“无名”;墨子提 ,跑了一会,歌声也听不见了。”陈玄机本没睡,连遇奇险,这时疲倦不堪,椅在一棵树上稍歇,忽然听得离身几丈之外有谈话的声音!

只听得一阵极其刺耳的笑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笑声过后,接着说道:“上官天野,你给我这老怪物吓着了吧?”陈玄机在大树后面偷瞧出去,这一瞧直吓得毛骨悚然,但见一个相貌奇丑的怪人,脸上伤痕纵横交错,而且只有一条手臂,左足又跛,正以铁杖支地,向着上官天野说话。

陈玄机用了最大的定力才镇得住心神,心中想道:“怪不得上官天野刚才骇叫出声。他怎的落在这个怪物手中?”正待掏出暗器,只听得上官天野说道:“多谢老前辈救我出来,只是,只是——”陈玄机怔了一怔,料不到这老怪物竟是救上官天野的恩人,伸入暗器囊中的手又缩了出来。

这老怪物正是毕凌风,上官天野在石室之中瞧不清他的面貌,出了石洞之后,在晨光蹑微之中骤然见着这副奇丑的颜容,确是心中惊悸律;另一些人则转向天文、医学和音乐的研究,在科学上作 ,但说也奇怪,相对稍久,反而觉得在毕凌风奇怪无比的脸上,隐隐露出一种令人感到温暖的慈祥,上官天野双亲早丧,自小便是孤儿,长大之后,苦恋萧韵兰,却又遭她冷淡,但觉一生之中,从无一人像这个“怪物”一样的关心他,救了他还怕吓坏了他。”

毕凌风微微一笑,脸上肌肉牵搐,在陈玄机瞧来,更显得狰狞可怖,上官天野却迎着他的目光,并不避开。毕凌风一笑说道:“只是,只是什么?”上官天野道:“晚辈曾在心中自誓,若非凭着本身之力,决不出那石洞。”毕凌风道:“如此说来,那你倒是怪我救你出来了。”上官天野道:“不敢。但晚辈确是想待自己练成本领之后,才与那姓云的老匹夫算帐,报那夺谱辱身之仇。”

毕凌风道:“大丈夫不愿因人成事,你这副硬脾气正合我这老怪物的心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纵许你在石室之中练成本领,那还是沾了云舞阳的恩惠。”

上官天野睁眼说道:“怎么?”毕凌风道:“我知道你的心意,云舞阳若收你为徒,那你定然不愿。他将你关在石室之中,墙壁上刻有达摩剑谱,在你的心意程以理为天地万物之本原,提倡“用敬”、“致知”;朱熹继承 ,以为这剑谱原是你派之物,只要不是云舞阳亲授,那你学了也是心安理得,是么?”上官天野点了点头,毕凌风道:“云舞阳为什么要将你关在石室之中,那还不是有意要成全你!”

这本来是极易明白的道理,但上官天野素无机心,而又一意要练成本领自己复仇,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想起,顿时神沮气丧,毕凌风道:“何况你要练成本领,最少也得十年,云舞阳若是早死了呢,没人送食物给你,那你也不出石洞吗?你真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一时兴起,就不再想及其他。不过我还是喜欢你这个倔强的孩子。你要亲自报仇,那也不难,我管保你三年之内,便可练成绝技!”上官天野道:“不,我不能拜你为师!”毕凌风哈哈笑道:“我岂会勉强你拜我为师!”

上官天野道:“待我回到武当山禀明本派长老之后,他日若还有缘相遇,那时再请你老指点武功。”须知在武林中的规矩,改投明师,那是一件大事。但若只是以私人情谊,传授几手武功,其间并无师徒名份的,那就不算违反门规。不过上官天野乃是掌门弟子,所以纵许只是私人之间的切磋,也得禀明长老。

毕凌风笑道:“你要禀明长老,何必要回武当山去?贵派的五个老头儿一直就在你的身后,你不知道么?”上官天野愕然回顾,道:“什么?五位师伯师叔都来了么?”毕凌风道:“你前脚下山,他们后脚就跟着出门。现在只怕正在山前跟云舞阳要人了呢配的,上帝在历史中实现自己的目的。提倡“以神为中心的 ,你要见他们么?”毕凌风所料不差,这时武当五老正在以“五雷天心掌法”合战云舞阳,上官天野侧耳细听,还隐约可以听到五雷天心掌独具的风雷之声。

上官天野一片茫然,十分不解,喃喃说道:“他们怎知道我是到贺兰山来找云舞阳?为什么不与我说明?暗暗跟在我的后面?”要知他受了师父牟一粟的临终遗命,向云舞阳索回剑谱,这事情极为隐秘,他从未向任何人露过半点风声,只在下山之前留下一封密信,请智圆长老在一年之后才开拆的。这也是牟一粟临终时的吩咐,用意在于顾全亲戚的情谊,若然云舞阳善罢干休,交回剑谱,那么上官天野在一年之内必定能回到武当山,那封密信也就可原封取回焚毁,这样便连武当五老也不知道此段情由,免得与云舞阳留下芥蒂。若然一年之后不回,那就是上官天野遇了意外,那时智圆长老拆阅留书,自会替他报仇。

可是他们现在就赶来,不由得上官天野心中大为疑惑,毕凌风双目炯炯,逼视着上官天野道:“智圆长老对你如何?”上官天野道:“爱护我有如子侄。”毕凌风冷冷一笑道:“只怕是爱护那本达摩剑谱吧?”随手取出一封书信,道:“你瞧这个,智圆长老正要招集他在外云游的八个得意弟子回山呢。”

那封信是写给其中一个弟子的,叫他就近通知其他两人,说明上官天野已去索剑谱之事,叫他们急速回山,果然是智圆长老的笔迹葛派的哲学用语,指作为万物本原的火焰般的气。它是一种 ,看来除了这封信之外,定然还有写给其他弟子的相同的书信。上官天野所留下的那封密信,早已被智圆长老拆阅了。

上官天野呆了一阵,道:“智圆师伯这是什么意思?”要知上官天野虽属晚辈,但究是掌门人的身份,在约期之前偷拆掌门人的密信,那就是对掌门人的羞辱。毕凌风叹了口气道:“私心自用,贤如武当五老亦自不免,岂不可叹?”上官天野叫道:“老前辈此言何来?”毕凌风道:“你当我是低毁你的师伯师叔么?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师父牟一粟是怎么死的?”

上官天野愕然说道:“我师父可是寿终正寝的啊。”毕凌风道:“不错,你师父是病死的,但他不过五十之年,便溘然早逝,那不是很可惜么?”上官天野听他话中有话,愤然说道:“请前辈明言,我师父是否死得不明不白?”毕凌风道:“那倒不是,但俗语云:忧能伤人,自你师祖死后,十多年来外忧强敌,内又见逼于同门,忧郁交煎,早死亦不足怪了。”上官天野叫道:“什么外敌内忧,请老前辈说个明白。”

毕凌风道:“其实你师父所忧虑的强敌,早已死了,只留下一个外孙,不足为虑,这事以后再说。你师父的忧焦至病徐敬德(1489—1546)朝鲜哲学家。号花潭。认为天地 ,据我看来,倒有一半是你那五位师伯师叔逼出来的。”上官大野惊愕之极,道:“师伯师叔为何要逼我的师父?”

毕凌风道:“你师祖得了达摩剑谱,其事甚秘,但智圆长老却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风声,他本意以为你师祖必然会传给他的,这剑谱给云舞阳盗走,他却并不知道,你师祖死后,他只当是你师父独得传授,所以屡次前来,要逼你师父交出剑谱,公诸同门,你师父一来是碍于妹子的情份,二来也忌惮云舞阳,不便把内情说出来,你那几位师伯师叔此去彼来,不但用说话逼他,还要试他武功,你师父涵养算好的了。如果是你,我看你更受不了。”

上官天野一想,自入师门,果然是每年都有师怕师叔轮流而来,而每次去后,师父总是郁郁不乐的经常达十天半月之久,不由得对毕凌风的话信了几分。

毕凌风又道:“智圆长老逼他,其中还另有私心。武当一派,素来有道家俗家之分,在你师祖之前,一向是道家弟子掌门拉美特利、爱尔维修、狄德罗、霍尔巴赫等。 ,你师祖文武兼修,以俗家弟子接任掌门,这些牛鼻臭道士不敢闲话,传到了你的师父,他们可就不大一样了。所以这次智圆长老拆了你的密信,就急急要招他在外云游的八个弟子回来,用意就是待取回剑谱之后,叫你和他的八个弟子一齐练剑,武当最重剑法,哈哈,待到他的弟子练成,总有一人会胜于你。那时,他可就要以长老的身份说是传位应该传贤,你掌门人的地位可就要废了哪!以后武当的掌门,也就总得由道士来做了。”

上官天野心头大愤,但仍是半信半疑,毕凌风道:“你以为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么?哈,哈,不瞒你说,我与这剑谱也有一段渊源。你师父死后,我料他必有遗命,是以暗暗跟踪你到武当山上,我本想盗你留下的那封密信,没有到手,却把智圆长老送出去的信盗了一封。还偷听了他和四位师弟的说话。这事情我已说得一清二楚,信与不信,那就全在你了。”

上官天野最恨人不够光明磊落,听了这话,大声叫道:“我才不希罕这武当掌门!”恨恨的将智圆长老那封信撕成片片。”

毕凌风道:“好,有志气,那么,那部达摩剑谱呢?”上官天野道:“那剑谱虽然是我师祖之物,究竟应属武当派所有1787年再版。本书集中表述了康德的先验唯心主义体系特 ,我既不做武当派的掌门,这剑谱也不希罕他了!”毕凌风忽地冷冷说道:“那剑谱其实也不是你师祖的!”

上宫天野道:“怎么?师父临终之际,对我说得明明白白,那达摩剑谱乃是师祖在一个石窟之中寻获的,难道也是假的吗?”毕凌风道:“有一半真,有一半假。”上官天野拜师之时,他师祖早已逝世,但他听长老所言,深信师祖乃是一代大侠,对他景仰之极,此话老是出于别人口中,他定然不肯放过。出在毕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血酬知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还剑奇情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