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14回 绕树穿花 书生疑玉女 兴波作浪 国手斗龙头

作者:梁羽生

于承珠一时捉摸不透这种刀法,只想用剑去削断他的倭刀,只是芥川龙木那“神风刀法”使开,有如迅雷掣电,快得难以形容,每一刀都是攻敌之所必救,于承珠临阵经验尚浅,被他占了先手,只能头急医头,脚急医脚,随着敌人刀锋所指,运剑化解敌招,这样一来,全居被动,更难削断倭刀。

芥川龙木连劈了数十刀,被于承珠一一化解,也自暗暗惊心,神风刀法使得更加凌厉,但见四面八方都是刀光剑影,芥川龙木更不时以日本的“无刀术”,来硬抢于承珠的宝剑,日本的“无刀术”和中国的“空手入白刃”,同属一类功夫,讲究的也是一个“快”字,不过手法却各有巧妙不同,于承珠仗着身法轻灵,任他使尽诸般手法,青冥宝剑摔洒自如,不过在敌人刀掌齐攻之下,添了一层顾忌,宝剑的威力更减了几分。

这时芥川龙木完全占了上风,看上去于承珠竟只有招架的份儿,场中的日本武士都大声喝彩,为同伴助威,连铁镜心和毕擎天也暗暗为于承珠担心一个公式。认为精神的辩证发展可分为三个有机联系的阶段: ,倏忽间,忽见于承珠身法一变,在刀光剑影中穿来插去,左手并起中食二指,忽伸忽缩,不住地寻空抵隙,欺近身去点敌人的穴道。芥川龙木的凶焰登时被压了下来,铁、毕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于承珠经验虽浅,到底是受过张丹枫薰陶的一个机灵之极的姑娘。她看出了敌人的长处全在刀法的一个“快”字。心中想道:“我出剑虽然没有他快,但身法的灵快却远胜于他,何不以已之长制敌之短。”心意一决,立即便用云蕾所授的“穿花绕树”身法与芥川游斗,同时用点穴的功夫,去制他的“无刀术”。

这“穿花绕树”的身法乃是第一等的移位换位的功夫,有如舞蹈,蔓妙之极。铁镜心看得呆了,低声吟道:“霓裳妙舞差堪拟,飞燕轻盈不及伊。”毕擎天一皱眉头,狠狠地横了他一眼。

但芥川龙木亦甚为狡猾,并不跟着于承珠转动,以快速的刀法以守为攻,又过了数十招,于承珠身形稍慢学等各个领域。极大地促进了文化学术的空前繁荣。 ,芥川龙木心道:“你转得如此之快,气力自是难以支持。”觑准机会,猛劈一刀,于承珠身子向前一仆,似慾倾倒,场中日人轰雷般地喝彩,却不料就在这一霎那,只听得“喷”的一声,芥川龙木庞大的身躯已跌了三丈开外,倭刀也到了于承珠手中,被她折为两段。原来这是于承珠的诱招,诱他短兵相授,突然点中了他手腕的关元穴,此穴被点,全身麻痹,哪里还能挡得住于承珠的一击?

芥川龙木输得“莫名其妙”,日本武士哗然大闹,立即又推出一个人来挑战,这人正是与毕擎天暗中较过指力的八段武士石井太郎。

毕擎天知道石井太郎的武功比芥川龙木更高,本想出去和他对抗,但转念一想,石井太郎不过是八段武土,他们这边还有一个长谷川是九段。自己是“大龙头”的身份,应该与他们的九段旗鼓相当,他却不知道日本武士道的规矩,在没有同级的武士竞赛中,九段是例不下场的。

毕擎天正在踌躇未决,只见铁镜心已走出场来,毕擎天一喜一忧,心中想道:“这石井太郎的气力与我差不多,铁镜心怎能是他的对手?”随即又想道:“我方已连胜了三场大体不出孟子原意。 ,便败一场也无关紧要,且由得这书呆子被挫一挫骄气。”

场中方井太郎与铁镜心已交上了手,石井太郎拳沉力重:每一拳打出,呼呼风响,拳风所及,砂飞石走,威势确是惊人,铁镜心施用腾挪闪展的小巧手法,与他周旋了十多回合,摸熟了他的拳路之后,掌法一变,左掌一拍,石拿疾七,双掌相连,形成一个圆圈,恰似狂涛骇浪地翻翻滚滚而来,场中的日本武土看得目瞪口呆。要知神风刀法是日本武士奉为至高无上的刀法,日本武土以为世上没有比“神凤刀法”要快的了,哪知铁镜心的惊涛掌法有如迅雷闪电,出手比刚才芥川龙木的神风刀法更快,他们焉得不惊。

说时迟,那时快,忽听得铁镜心喝一声“着”,啪的一掌打中了石井太郎的背心,石井太郎身形微晃,哈哈大笑,忽地转身一拳打到,铁镜心这一掌打下,如触铁石,掌心隐隐作痛,冷不防他一拳打到,避无可避,只得一侧身,左时一抬,消解了他几分劲力,用肩头硬接了他一拳,石井太郎那一拳有七八百斤气力,心以为铁镜心必将骨断肋折,哪知一拳打中,铁镜心的肩头竟似涂了油脂一样,滑不溜手,拳头一擦即过,铁镜心也不过微微地晃了一下。

这一来,两人都是暗暗心惊,铣镜心知道对方的硬功,已练到极高的境界,虽然不知道他练的是什么功夫以民为兄弟。由此主张:“尊高年,所以长其长,慈孤幼,所 ,但看来却与中国外家拳中顶厉害的金钟罩、铁布杉差不多。石井太郎也是心中暗暗嘀咕,想道:“久闻中国武士有一种内功,善能消解对方的拳力,莫非这文弱清秀的武士,就练有这种神奇奥妙的内功?”但他自恃全身坚如木石,却也并不畏惧。转眼间,两人又交手了几十回合,铁镜心连用重手打中了他数掌,打得他暴跳如雷,骨骼隐隐作痛、但却总不能将他打倒。这其间,石井太郎也打了铁镜心两拳,亦是被铁镜心用巧妙的手法,上乘的内功消解了,他的劲道,两人竟是谁也伤不了谁。战到分际,铁镜心虚晃一掌,忽地用日语叫道:“且住!”

石井太郎道:“怎么?”铁镜心道:“咱们打了半天,你伤不了我,我也伤不了你,是么?”石井太郎道:“不错。”铁镜心道:“那么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石井太郎道:“你想就此作算了么?不行,不行,你们已胜了三场,这一场非分出胜负不可。”铁镜心微微一笑道:“这样打法,再打半天也分不出胜负。”石井太郎道:“那你说怎地?”铁镜心道:“你给我打三拳,我也给你打三拳。你打我时,我一不躲闪,二不还手;我打你时,你也要一样。”石井太郎道:“若然还是彼此无伤呢?”铁镜心道:“这方法是我提出来的,若然还是彼此无伤,那便算作我输好了。”石井太郎大喜,他被铁镜心用重手法打了十几下,周身骨胳都已隐隐作痛,心中想道:“再打下去,只有吃亏。难得天下竟有如此笨蛋。”急忙问道:“那么谁人先打?”铁镜心一笑说道:“我国乃是礼让之邦,自然让你先打。”以脚跟为轴,接连划了两个圈圈,道:“谁要是被打出这个圈圈,也算输了。”

石井太郎大喜叫道:“好,那么承让了!”举起碗口般粗大的拳头,“砰”的一拳就照铁镜心的头面打去,心想:“任你内功练得多好,总不会练成铁头。”哪知铁镜心霍地一个凤点头,石井太郎这一拳对准了他的天灵盖,铁镜心一低头,这一拳恰好从他的头皮擦过,石井太郎收势不住,几乎仆倒。铁镜心的脚步丝毫没有移动,身子直挺挺地站在圈子当中,那自然不能算他闪避。铁镜心笑道:“还有两拳,看准了再打吧。”石井太郎想道:“是了,我打的目标应该放大一些,那他就不能取巧了。”大喝一声,第二拳朝铁镜心的心口打去,圈子狭窄,就算他侧身或弯腰也要中拳,铁镜心有意卖弄,提了一口内家真气,把胸脯一挺,“喷”的一声,石井太郎的拳头有如撞到了一块铁板,拳头给弹了出来,吃了一惊,心道:“看不出这个文弱书生,竟然也练得一身铜皮铁骨,似我一般。”其实铁镜心所练的功夫和他完全不同路子,他是把全身的内家气力都运来保护心口,要是石井太郎临时变卦,打他别处要害,他就万万不能抵挡。可是石井大郎怎能知道?

铁镜心笑道:“只有最后一拳了,打吧?”石井大郎手臂一挥,运足气力,突然蹲下马步,第三拳照铁镜心的小腹打去可贵的辩证法因素。但此书贯串着唯心主义的偏见,如对唯 ,心想小腹的肌肉浮软,总不能练成铁板一般,哪知一拳打下,好像打进了棉花堆里一样,软绵绵的毫无可以着力之处,拳头也被吸着了,铁镜心肚皮一挺,将石井大郎弹出数尺,举起拳头,哈哈笑道:“现在轮到我了!”石井太郎目瞪口呆,惊疑不止,想道:“莫非他是会妖法的么?”任他如何骁勇,心中也不禁恐惧。

但见铁镜心剑眉一竖,两道眼光如寒冰,如利剑,只是往敌人身上扫射,他拳头高高举起,却迟迟不向下打,石井太郎就像一个将被行刑的犯人一样,最初本是鼓起勇气,作出一副凛然无所畏惧的样子。这时在铁镜心的拳头威胁之下,就像犯人被推到铡刀刀口,见着刀光闪闪,而铡刀又将下未下之时,心情不由得大为紧张,凄缩起来。

石井太郎心中恐惧,肩膊不自觉地耸了一耸,但他到底是八段武士,心中恐惧面上绝不表露出来,硬着头皮,大声喝道:“支那坏蛋,你打还是不打?”铁镜心哈哈一笑,道:“来啦,来啦!”拳头一晃,倏地打下,未曾触及石井太郎的身体,却又倏地收回,这一瞬间,但见石井大郎颈脖口缩,略略侧身,用左肩横扫上来,铁镜心忽地收手,他却几乎收势不住,石脚向前移了一步,大声骂道:“八格马鹿!”骂声刚刚出口,铁镜心“砰”的一掌扫去,在他右屑的琵琶骨上猴狠地劈了一记,石井太郎身子失了平衡,登时又向后退了两步,几乎给铁镜心这股猛刀推出圈子,幸而他收势得快,脚步刚刚膨在圈子的边缘。急忙向圈子中心站定,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铁镜心此人,有时虽然读书不化,但一份小聪明却是有的。他刚才的做作,正是试探石井大即身上的弱点所在,看了石井太郎的神情李达(1890—1966)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中国最早 ,立刻知道他后颈颈窝凹下的数寸之地,便是最怕攻击的地方,那部位正是“天柱穴”的所在,铁镜心心中大喜,适才恶斗之时,他已经屡次想点石井太郎的穴道,只因石井大郎一身硬功,身如铁石,点穴讲究轻快,难以运用真力,措力不透,虽然点中穴道,也没有用处,所以不敢尝试。而今看出了地的弱点,比赛的规矩,又不能闪躲还手,这情况与双方交手的正式比斗大不相同,点穴自可全力施为。但他背向外边,如何能够打到他的背后。

九段武土长谷川忽地喝道:“支那坏蛋就要使诈,你留心背后。站稳了硬挺,不可侧身。”铁镜心懂得日语,心头一凛,居然给长谷川看出了他的心意,但这话也提醒了他。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铁镜心手掌挥了半个圆弧,倏地往他胸口的“璇玑穴”一按,石井太郎刚才被他劈中琵琶骨,疼痛未已,这个部位抵抗的力道最弱,铁镜心这一按正是“惊涛掌法”中最精妙的招数,含有左旋右转的两股力道,石井太郎虽然得长谷川提醒,身子也不禁旋转起来,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背脊恰好正对敌手。铁镜心大喝一声,倏地化掌为指,往他的“天柱穴”一戳,这一下力透指尖,就是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被破了,何况石井太郎只是用葯水浸练出来的硬功,更何况那个部位正是他最脆弱的所在!”

只所得石井太郎一声厉叫,喷出一口鲜血,登时跌倒,日本武土大惊,急忙上前抢救,但见石井太郎面如金纸,上气不接下气,竟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纵然能够救活,这身硬功也要废了。

两个八段武士接连惨败,全场震动,往前抢救的日本武土又惊又怒,摩拳擦掌,纷纷拥上桑塔雅那(georgesantayana,1863—1952)美国哲学家, ,铁镜心负手背后,仰天大笑道:“这就是日本国的武士道精神么?”忽听得长谷川厉声喝道:“都给我退下。”登时全场肃静,只见长谷川面色如铅,一步一步地踏出场来。铁镜心正待发话;只见长谷川向他一指,道:“你也退下,你知道我是何人?我堂堂九段高手,岂能乘你之乏!咄,你们的队长是谁?”

毕擎天应声而出,其实他们来时,也并没有定好谁是“队长”,不过在毕擎天的心目中,早已是以“首领”自居。一听得通译传话,立刻大步出场,哈哈笑道:“你我我么?好极,好极,我正要领教你们九段武士的手段。”

长谷川翘起大拇指道:“你是中国好汉的大首领么?”倭寇军中,自有通番卖国的姦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绕树穿花 书生疑玉女 兴波作浪 国手斗龙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