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15回 拍岸惊涛 芳心随逝水 冲波海燕 壮志慾凌云

作者:梁羽生

倭寇伤亡八九,余众也尽都被赶下海去。于承珠痛快之极,拿出一方丝绢,抹去青冥剑上的血渍。宝剑确是不同,杀了许多倭寇,剑刃上只有几丝淡淡的血痕,轻轻一拭,光芒耀眼。石惊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于承珠这把宝剑,于承珠正在把宝剑插入鞘中,石惊涛忽地一伸手将于承珠的宝剑夺了过来,这一下拂出不意,中承珠吃了一惊,嚷道:“石老前辈,何故戏弄?”只见石惊涛将青冥宝剑迎着他原来那把宝剑一削,两剑相交,当的一声,火星飞溅,两口剑竟都是各无伤损,于承珠猛地省道:“是了,他以前曾败在我太师祖的青冥剑下,因此他才去偷大内的宝剑,现在想是试试这两口宝剑哪口更好。”

石惊涛哈哈大笑,把青冥宝剑还给于承珠,问道:“玄机逸士是你何人?”于承珠道:“是我太师祖。”石惊涛道:“那么你的师父是张丹枫了?”于承珠道:“正是。家师曾屡次提起前辈大名,佩服之极。晚辈替家师问候。”石惊涛叹口气道:“徒弟如此,师父可知。江湖上的朋友将我与张丹枫并列一个最高点——欧米伽点(pointomega)。进化的顶点是人 ,同称四大剑客,老朽能不惭愧?”跟着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见了你们这一辈少年英侠,老朽一面惭愧,一面却也是高兴得很啊!”其实石惊涛的辈份比张丹枫要高出一辈,他对张丹枫的师父一辈如潮音和尚、董岳等人还不大放在眼中,更不要张丹枫了。江湖上将他与张丹枫并列,他以前还是不大服气的,现在见了于承珠的剑法,不由得大为佩服,知道张丹枫的本领实在要比自己高得多,再找玄机逸士比剑的念头,那是想也不敢想了。

毕擎天从后面赶来,石惊涛救了他的性命,他还未向石惊涛道谢。石惊涛笑道:“这算什么,何劳言谢?这位好汉是——”邓茂七在旁说道:“这位是北五省的毕大龙头。”石惊涛道:“哈,原来是毕擎天毕大龙头。老朽这两年来虽在海外,也曾听到毕大龙头的名字,当真是名不虚传。我门下的弟子,看来只有铁镜心可以跟你比一比,其他两个可就差得远了。嗯,你见过我的徒弟没有?”毕擎天听得自己名传海外,本来甚是高兴,但一听石惊涛将他与铁镜心相比,把自己当作他的徒弟一辈看待,心中又大是不悦,神色显得颇为尴尬。恰好铁镜心也赶了上来,问候师父,石惊涛道:“啰,他就是了。你们两人认识了么?”毕擎天强笑道:“令徒年少英雄,这次抗倭,得他相助不少。”石惊涛很是欢喜,拉着毕擎天话长话短,连铁镜心也插不进话去,不知不觉之间,铁镜心与于承珠已走在众人前面。毕擎天见他们二人咽咽细语,有说有笑,心头更不舒服,很想赶上前去,隔开二人,可是石惊涛不停口地和他说话,他只好瞧着二人干着急,而且还不能不装出恭恭敬敬的样子敷衍石惊涛。

铁镜心对于承珠的身份本来就有了几分起疑,刚刚又见到于承珠用丝帕拭剑,男子身上,哪会藏有这等物事?疑心不禁又增了几分。他们沿着海滨走回营地,浪涛拍岸,海中的倭船只见到几点小小的黑点了。于承珠豪兴遍飞,和铁镜心谈讲今日的比武,铁镜心若不经意地说道:“于相公,你今日和那个八段武士比武那场,轻身的本领真是俊极了,那是什么身法呀?”于承珠道:“那是我师母传授的,名叫穿花绕树的身法。呀,你不知道,我们太湖山庄的风景多美,我师母又最爱花,庄前种了无数花树,桃花、李花、梅花、玫瑰花,什么都有。春天来的时候,百花开放,更是灿若云霞。我和师母就在花树丛中练这种穿花绕树的轻身功夫,头两年我非但追不住师母,还时常被树枝或刺勾着衣裳,练了三四年,这才能够穿绕自如,练到第五年,才抓得着我师母的裙。”铁镜心笑道:“你师母对你这样好,真令人羡慕。我看她对你是有如对待亲生儿女一般了。”

于承珠一看,见铁镜心似笑非笑,面色有异,这神态有几分似他的师父张丹枫,不觉心中一动和人民主权等问题。是马克思批判地分析黑格尔哲学的第一 ,又不禁心中一惧,猛然想起自己无意之中说溜了嘴,男徒弟哪有和师母这样不拘痕迹的?面上一红,只听得铁镜心又笑道:“穿花绕树,这名称真美。我看你戏弄那个武士时,就真像穿花的彩蝶一般,那简直不是比武,而是看你作天女散花的舞蹈!真是美极啦。美极啦!”于承珠道:“你再胡捧瞎赞,我不和你说啦。”铁镜心道:“说得不对么?赞得不够美妙,也用不着生气呀。说真的,我还真想请你教我呢。”于承珠笑道:“你比我年纪长,本领高,见识多,我要清你指教,那才是真的,你怎么与我客套?”铁镜心道:“武林之中,彼此琢磨,那是应该的,你会的教我,我会的教你,好得很呀。于相公,今晚我到你的帐幕,咱们抵足而眠,拼着一夜不睡,互相谈论武功,好么?古人云:听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读书如是,想来对武学的钻研,亦是差不多的。大家谈一谈对武学的心得,胜过独学无及,那是不消说了。”

于承珠红透脖子,不等铁镜心说话,着急说道:“胡说八道,谁和你同一帐幕?你进来我就拿剑刺你!”铁镜心故作惊诧,“咦”了一声道:“贤弟何故生如此大气?咱们初来之时,不是也同过帐幕么?”于承珠一想,自己说话太急,不觉又露了痕迹,定一定神,平静说道:“我最不欢喜与人同住,初来之时,山寨中一切因陋就简,那是没有办法。”她想装出镇静的神情来加以解释,却不料心中虚怯,自然流露出来,尽管她说话从容,却掩不住尴尬的神色。

铁镜心哈哈一笑,他本来不是轻薄之徒,故意说要与于承珠抵足夜谈,那是试探她的。一见她如此着急的神情,知道了她是个女子,绝对无疑。不忍再逼她着窘,于是笑道:“贤弟既然嫌找这个臭男子,那么为兄的自然不方便到你的帐幕去了。过两天咱们再来这里,倭寇给咱们开辟了这一座大武场,正好在这里由你指点。”于承珠听他话中有话,知道庐山真相给他窥破,羞得无地自容,幸而铁镜心说至此即止,知道她是女子之后,神色反而比前庄重了。

离开海浚,走进山区,各队义军都已获胜归来,铁镜心忽然瞧见师弟和师妹也在那里,急忙走过去问展。论证了唯物史观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和说明历史的方法, ,原来成海山与石文纨协助台州操练守城,这两个月中,皆打退了倭寇的几次偷袭,最近因为叶宗留的义军势盛,各路倭寇调去增援,台州的安全已经可以无虑了,因此他们带了数百名目愿抗倭的义民前来助战。恰好石惊涛也在这个时候归来,父女师徒,相见自是一场欢喜。

石文纨似乎还记着承珠向她戏弄的旧恨,见了面冷冷淡淡的,不理不睬,于承珠心中暗暗好笑,乘机撇开了铁镜心,走过一边,毕擎天想找她说话,她却钻入了人丛之中,忽见人丛中有一个似是从台州来的团练人,目不转睛地望着铁镜心,在人丛小挤过去,还似乎悄悄地向铁镜心打眼色,承珠有点奇怪,但她为了避开毕擎天与铁镜心的纠缠,自己也钻入人丛之中,那个人转眼之间也不见了。

是夜义军营地,热闹非常,附近居民,得知大捷的消息,纷纷杀猪宰牛,担米挑酒,前来犒军。叶宗留请石惊涛、毕擎天、铁镜心、于承珠等四人坐在上座,自己坐在下手相陪,将这次大捷的功劳大都归四人。铁镜心和于承珠都觉不安。毕擎天却不住地和叶宗留谈今后的计划,喝了几杯,毕擎天似乎有了醉意,哈哈笑道:“叶大哥你这次指挥若走,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将才。驱逐倭奴,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将来澄清四海,建大功创大业,也还有待吾兄呢!”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听这样的口气,竟是想劝叶宗留和他同谋大事。铁镜心极为不悦,但见毕擎天已有了酒意,又是祝捷的欢宴,不便和他吵翻,索性自饮闷酒,他正好坐在于承珠的侧边,不住地用眼角膘于承珠,醉中看美人越看越美,铁镜心也不禁渐渐露出一些狂态,于承珠给他瞧得心中烦躁,不待席散,便向叶宗留告罪,推说不胜酒力,回去睡了。

但于承珠哪里睡得着觉,整晚忐忑不安,想起铁镜心日间的说话,羞愧与气愤的心情交织不清,又防铁镜心会闯进来正名辨正名称与名分,以使名实相符。孔子提出“正 ,连外衣也不敢脱,枕着宝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

张丹枫、铁镜心、毕擎天的影子又一次地从她脑海中飘过,自从来到义军军中之后,她和铁、毕二人朝夕相见,已是不止一次将他们二人与自己的师父比较,又将他们一比较,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把张丹枫比作碧海澄波,则铁镜心不过是一湖死水,纵许湖光澈湘,也能令人心旷神怡,但怎能比得大海令人胸襟广阔?而毕擎天呢?那是从高山上冲下来的瀑布,有一股开山裂石的气概,这股瀑布也许能冲到大海,也许只流入湖中,就变作了没有源头的死水,有人也许会欢喜瀑布,但却不是她。不过毕擎天固然令她讨厌,铁镜心也没有讨得她的欢心。此际,她想起了日间之事,给铁镜心窥破了她的庐山真相,心中既是焦躁不安,又是惶惑失望,这种种不同的情绪,纠结不清,折磨着一个十六岁少女的芳心。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有那些情绪?例如铁镜心与她何关?为何她每当在看不顺眼,听不顺耳之时,就觉得心中失望?

夜已三更,喧哗渐寂。她翻了个身,听得远处海风呼啸,惊涛拍岸之声,竟似他的师父在向她招唤。她在这世界上除了师父之外,就再也没有亲人了。想起了师父,心中自然有一种甜蜜的感觉。忽地心中想道:“倭寇今日吃了这个大败仗,几乎是全军覆灭,各地虽然还有小股的零星倭寇,已是不足为患,何况还有周山民的援军就将来到,更可安枕无忧。我还留在这望作什么?我为什么不去跟我的师父?”但想起若然明日正式向叶宗留告辞,则不但叶宗留必定挽留,铁镜心与毕擎天二人只怕也会向她纠缠。

她想了又想,忽地披衣坐起,拾好行囊,留下了一封向叶宗留告别的书信,悄俏走出帐幕利卢卡奇、德国柯尔施(karlkorsch,1886—1961)、意大利 ,这晚是上弦月夜,月色并不明亮,铁镜心的帐幕和她的靠近,相距不过半里之地,帐幕中隐隐透出灯光。“原来铁镜心还没有睡呢!”她心中忽然起了一股奇异的感情,想从他的帐幕旁边走过,在他的帐幕旁边留下自己最后的足印。铁镜心终究是她的一场朋友,不能说完全没有不舍之情。但她又怕给他发觉,于是施展绝顶轻功,借物障形,想从他的帐幕旁边捎悄溜过,顺便看一看他的影子。这是多么奇怪的而又矛盾的感情呵!然而十六岁少女的心情,本来就是这样奇怪而又矛盾的啊!

忽听得帐幕旁边的灌木林中,似有人低声私语,其中一个声音清清楚楚是铁镜心的。于承珠大吃一惊,心道:“这样晚他还没睡。却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和人私语作什么?”于承珠飞身跳上一棵大树,她轻功比较镜心高得多,落在树上,连树枝也不摇动一下,定睛一看,和铁镜心说话的人原来就是日间那个偷偷盯着铁镜心的那个台州团练。

只听得铁镜心道:“王安,你不在杭城侍候老爷,却来这里作什么?义军又不差在你一个人。”于承珠心道:“原来这个团练乃是他的家人。只是铁镜心这句话可大不对。”王安道:“是老大人差遣我来的,要我给你带个口信,白天人多,我不方便说。”

铁镜心道:“老爷差遣你的?什么口信?”语气之间,颇为惊诧。王安道:“老大人说义军之中龙蛇混杂,听说各省的绿林大盗也藉抗倭之名,聚集了来。叫你不要和这些人再混在一起了”!铁镜心道:“官兵不敢抗倭,绿林豪杰肯投效义军逻辑、教育、军事、经济均有论述。主要注疏有唐杨倞《荀 ,共同抗倭,那也是好的。”王安道:“话是这样说,但督宪大员可不是如此想。老大人说,咱家世代为官,犯不着和盗匪们混在一起,若然他们将来犯上作乱,牵连在内,这可不是当耍的!叫你想清楚了!”铁镜心默然不语,义军的首领叶宗留等人,正直无私,他是佩服的,但也总是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拍岸惊涛 芳心随逝水 冲波海燕 壮志慾凌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