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2回 剑影刀光 好人戏义士 天愁地暗 皇室杀忠臣

作者:梁羽生

樊英在隔墙看得血脉紧张,恨不得过去相助,只见那童家骏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嗤,嗤,嗤”声如炒豆,发出歹毒的暗器“五毒针”,面色狰狞,厉声骂道:“张风府,饶你有通天本领,今晚也难逃性命!”

张风府左手一压鞭梢,右手反袖一佛,将十几枚五毒针都拂得反射回去,陆展鹏的软鞭是用金丝缠上虎筋再绕上千年山藤,坚韧非常,被张风府一压一扯,软鞭不断,陆展鹏虎口却已流血,忽听得“嗤嗤”声响,急忙一个“凤点头”疾避之时,肩膊上已被一枚五毒针透骨穿过!

陆展鹏大吃一惊,想不到八年不见,张风府功刀又强了一倍,童家骏大叫道:“陆兄,并肩子上呵!这厮中了我的毒掌必然的联系的哲学范畴。具有客观性、普遍性和重复性。人 ,咱们缠死他!”张风府陡觉肩上麻木,手臂不灵,急忙运一口气,阻止毒气上行,童家骏一个虎跳,左臂一圈,右掌平舒,“吓”的一声,又是一下毒掌,张风府何等样人,这次焉能给他打中。故意卖个破绽,让他欺近身边,陡的反手一掌,童家骏急忙缩步,却已被掌锋扫中手腕,登时起了五道红印,手腕吊了下来。陆展鹏疾扫三鞭,回身慾走,童家骏道:“不能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今日他若然不死,咱们兄弟日后也难逃性命!”随即将两颗葯丸一弹,道:“这是解葯,你快接着!”张风府一个虎吼,陡地飞身跃起,右掌斜斜劈下,左手一挡,童家骏双拳一架,陆展鹏软鞭一扫,堪堪抵敌得住,但那解葯已给他抢去一颗。

陆展鹏中了一枚五毒针,臂膊正自发麻,急将解葯服下,只见张风府也吞下了解葯,竟然堵住了他们的退路,大声喝道:“你们两人因何暗算于我,快说出个道理来,要不然叫你等难逃公道!”陆展鹏吓得面青chún白,只见童家骏“哎哟”一声,原来是他把脱了臼的手腕强自接上,痛得汗出如浆,陆展鹏目光闪烁,示意叫童家骏退后,便想夺门逃命,童家骏叫道:“陆兄,咱们万万放松不得,宁可三人都死,不能叫他独生!这解葯是五毒针的解葯,对毒砂掌可是不能济事,咱们缠死他!”陆展鹏深知张风府的厉害,回心一想,若是现在逃走,纵然暂时能夺门奔命,但容得张风府自己从容疗治,以他深湛的内功,不出十日,定能复原,那时他能来寻仇索命,自己与童家骏都是准死无疑,倒不如照童家骏所说,最多与他三人一齐战死!

童家骏的毒砂掌与五毒针,虽然都是用同样的毒葯熬汁所炼,但功力却自不同,毒针细小,专打穴道,毒掌因夹有金刚掌力,却可以令敌人同时内外受伤,而且手掌的面积比毒针大数十百倍,毒力自是厉害得多,张凤府虽吞下解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虽仗着一股真元之气,护着心头,并竭力阻遏毒力发作,但功夫却因此受了影响,童、陆二人以二敌一,虽然还是处在下风,张风府亦吃力非常。

倏忽之间,斗了十多二十招,双方险招迭见,陆展鹏溜滑非常,展开腾挪闪展的小巧身法即可归结为先天综合判断何以可能。在“先验感性论”中,论 ,一味游斗,口中发话道:“张风府你若是好汉,应自行了结,兔被天下英雄所笑。”张凤府喝道:“放屁!束手任你宰割,反而是好汉了吗?你这个话是那门子的道理?”陆展鹏道:“张风府,你须知今晚之事,咱们乃是奉皇上的差遣,你是臣子,主上要赐你一死,你不遵命,却反而要我们陪你死,哈哈,这道理又说得过去吗?”古代之时,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陆展鹏的话,倒并不是强辞夺理。但陆展鹏却没想到,张风府自从听张丹枫上劝,归隐以来,深受张丹枫的影响,早已把为一家一姓愚忠效死的观念抛之脑后,只见他虎目圆睁,怒极愤极,反而哈哈大笑道:“陆展鹏,你这无耻匹夫,原来你是要我成全于你,借我颈中的热血,染红你头上的乌纱,哼、哼,这样的话,你居然也说得口。”说话之间,掌法越发越厉,只听得“咕咚”一声童家骏被他掌风所迫,自己撞在石墙之上,险险晕倒!

陆展鹏一招“云麾三舞”,将张风府挡了一挡,又发话道:“怪不得皇上早看出你脑有反骨,你果然发出这等无父无君之言。张风府,你可知叛逆之罪么?你若束手就擒,只你一人身死,若还抗拒,定必九族皆诛!”张风府为祈镇护驾十有余年,在土木堡一战,威震中外,更是具见忠肝义胆,骤然被加是“叛逆”之名,心中大愤,瞬息之间,连劈三掌,将童、陆二人逼得连连后退,大声喝道:“也先入寇之时,你在哪儿?哼,而今反而你是忠臣,我是叛逆了?”陆展鹏道:“张风府你还不服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与张丹枫交好,皇上早已知道,张丹枫是何人?你不知道吗?朝廷律例定得分明,与叛逆同谋便与叛逆同罪,你还有何辩说?再说,当年于谦擅立皇帝,你统率御林军做于谦的心腹,听于谦的指使,这还不是叛逆,尚有何等事情称得叛逆?”张风府圆睁双目,大喝道:“如此说来,于阁老也是叛逆了!”陆展鹏冷笑道:“这还用说?皇上早已安排妥当,一登位便将于谦下狱,由三司会审,公布其罪,明正典刑,哈哈,张风府,你的于阁老此刻只怕已经身首异处啦!”张风府心胆慾裂,眼一闭,陆展鹏软鞭和童家骏的铁掌立刻如狂风暴雨般地疾攻而上。

张风府突然双眼一睁,大声叫道:“罢了,罢了!于阁老也是叛逆,那我万死何辞?好呀!叛逆来了,吓,吓!先杀你这两个狗才!”状若疯狂,左打一拳,右劈一掌,童家骏尚且不知厉害,双掌横胸一挡,被张风府一掌斜劈,突然一个反手擒拿,用力一拗,他刚刚授好的右臂,竟被拗得在肩膊之下,齐根断了!

童家骏也确是凶悍之极,断了右臂,血流如注,仍然嘶声叫道:“缠死他,他的毒伤已经发作啦!”陆展鹏使的软鞭可达一丈开外的过程的观点。认为每人有小量私有财产是社会平等的基础, ,他绕着室中的家具游走,僻僻啪啪地挥着软鞭,照着张风府没头没脸地乱打,张风府焉能给他打中,但陆展鹏仗着长兵器的便利,使用如此狡猾的战法,张风府在一时之间,也抓他不着。

童家骏的毒砂掌厉害非常,张风府中了一掌,虽仗着精纯的内功,运气护着,但时间一长,右臂更觉麻木,转动不灵。陆展鹏看出他已是强弩之末,哈哈笑道:“张风府,你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么?念在多年同僚之情,我一定能替你办到。”陆展鹏的用意是想激他怒火攻心,毒发更快,张风府陡地一声大喝,一脚将圆桌踢翻,挡着门口,接着僻僻啪啪的一阵乱响,张风府将室中的屏风桌椅等物,尽都推倒,飞身便来追击,陆展鹏吓得魂飞魄散,陡听得张风府又是大喝一声,一手抓着了陆展鹏的软鞭,陆展鹏急忙松手,伏地一滚,直滚到了书橱的底下,张风府一脚踢出,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接着有人叫道:“小心!”

书橱倒塌声中,阴阳面战三山与矮冬瓜闻铁声骤然窜出,忽闻得战三山一声怪笑,蒲扇般的大手一抓就抓着了张风府的肩脾锁骨,大声叫道:“闻兄弟,侠将他毙了!”这一下张风府做梦也料想不到,战、闻二人是当今皇上的御林军统领与锦衣卫指挥,陆展鹏与童家骏则是“太上皇”的亲信;两皇争位,按说双方乃是敌对之人,他们适才躲在橱后,张风府虽不望他们相助,但怎样也料不到他们却反助对方,突施袭击。

战三山的“分筋错骨手”驰名武林,这一抓赛如五把铁钳,张风府上半身顿时麻软,使不出劲来,只见闻铁声锋地一声一段中学教学,1944年开始,专心著述,主编《现代杂志》, ,弹出腰间软剑,寒光闪闪,照着张风府的心头便戳,口中却嘻嘻笑道:“张大人,今日是你的死期到啦!”陆展鹏亦已爬了起来,拾起软鞭,扬鞭便扫,哈哈笑道:“战、闻二兄,识时务者为俊杰,咱们今后是一殿之臣啦!”

在这瞬息之间,张风府已连用几种身法,哪料战三山的分筋错骨手确有独到的手法,一被搭上,即如附骨之疽,竟然摆脱不开,眼见闻铁声的软剑与陆展鹏的软鞭都同时打到,张风府陡然又大喝一声,俨如晴天打了个霹雳,猛虎在笼,雄风仍在!这一喝吓得闻、陆二人胆战心惊,长鞭软剑竟然停在半途,猛然之间,竟是给吓着了,说时迟那时快,张风府腾地飞起左脚,接着飞起在脚,将闻、陆二人都踢了个筋斗!左肘一撞,左手翻过肩头,猛地一抓。

战三山最工于心计,他适才躲在书橱之后,听到了陆展鹏与张风府的说话,知道太上皇已经复辟,便立时决定弃掉故主,改投新君。心中想道:“太上皇最忌于谦、张丹枫、张风府三人,于谦已擒,张丹枫在野,本事最大,一时捉拿不到,剩下的张风府,太上皇用官位笼络他,他又不肯为太上皇所用,难怪太上皇要杀死他。我若能将张风府杀了,改投新君,那就是最好的赎罪立功之礼。”但忌惮张风府的武功了得,心中又想道:“不如先作坐山观虎斗,待他们两败俱伤,我再出而收拾残局,那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陆、童二人恶斗之后,不死亦将残废,这御林军的统领,舍我其谁?哈哈这一石三鸟之计,岂不妙哉!”他盘算再三,谋定而动,眼见张风府右肩中了毒掌,不能转动,适逢他们打近书橱,遂一把抓着张风府左肩脚骨,教他两臂都不能动弹,自然任由宰割。

战三山心计虽工,却想不到张风府还有这一手拼了性命的反击,给他左肘一撞,痛彻心肺,右手一抓的思想和共产主义社会分为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理论作了 ,又扣着了脉门,战三山大叫一声,五指一勾之后,急忙松手,只听得篷、蓬两声,张风府与战三山都跌倒地上。同时隔室也听得咕咚一声,似是有人堕地。

这就是隔墙偷看的樊英,刚才一声“小心”也是他发出的,却不料这一叫立刻给隔室的敌人发觉,童家骏断了一臂,尚有一臂能够使用,他是暗器名家,善能闻声辨影,立刻朝着墙头的气孔,弹出了一枚”五毒针”,饶是樊英闪避得快,没有给他射瞎眼睛,但却中了中指指尖,支持不了片刻,便从墙上跌下。

童家骏嘶声叫道:“隔墙埋伏有人。”陆展鹏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急跳起来,猛听得一声喝道:“还想逃生?”只见张风府神威凛凛,堵在窗口的一掌,横扫过去,陆展鹏回身一窜,脚胯已中了一掌,张风府的掌力有开砌裂石之功,陆展鹏中了一掌,痛得眼睛发黑,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忽听得闻铁声嘻嘻笑道:“陆兄休怕,他也受了重伤,无能为力了!再熬一时,合力攻他!”

陆展鹏自分必死,浑身无力,听了闻铁声之言,忽觉张风府的掌力并不如想象之大,虽然疼痛之极入斯大林在1901—1934年1月期间的著作,其中包括论文、 ,仍可挣扎,急忙运一口气,又爬起来,只见张风府的右臂已吊下来,肩衣被血染得鲜红,左臂虽然能够转动,但掌法亦觉迟钝不灵,大非昔比。原来张风府的右臂中了毒掌,右手本已转动不灵,适才拼命一击,虽然解了战三山的分筋错骨手,那条右臂亦因此脱臼,再也不能使用。而左臂的筋骨被战三山捏碎几条,劲力亦减了一半,正是如此,所以陆展鹏才幸得不死。

陆展鹏见状大喜,再次拾起软鞭,熬着疼痛,上前再攻,只见战三山面色惨白,摇摇晃晃,闻铁声也一拐一拐地不敢纵跃。原来室中五人都受了伤,童家骏断了一臂,现在已是奄奄一息,不必说了。余下的四人,闻铁声给踢破了脚,战三山给撞断了肋骨,陆展鹏给震伤了内脏,但相比起来,还是张风府伤得最重!

这一番各自负伤血战,更见凶险,张风府单掌应敌,渐觉不支,其中闻铁声伤得最轻,他跳跃不便,索性伏地一滚,施展北派的“滚地堂”功夫,用软剑削张风府的双脚,张风府忽地和身一扑,将战三山撞倒,战三山急忙施展分筋错骨手和他肉搏,张风府手法何等迅捷,五指一拿,立刻将他的手腕一扭,叫道:“叫你也尝尝断臂的滋味!”战三山惨叫一声,伏地三滚,滚到墙边,捧着手臂,阵阵呼痛,那条手臂竟给张风府硬生生地强扭下来,只粘连着少许皮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剑影刀光 好人戏义士 天愁地暗 皇室杀忠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