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25回 较技苍山 高峰腾剑气 泛舟洱海 月夜动情怀

作者:梁羽生

澹台灭明若无其事,携着叶成林从人丛中闯过,忽听得摘星上人“哼”的一声,喝道:“朋友慢走!”忽发一掌,急如闪电,双掌相交,“蓬”的一声,只见澹台灭明抱着叶成林凌空飞起。摘星上人在昆仑山星宿海潜修多年,所练的“摘星手”狠毒非常,这一掌来得无声无息,竟然被澹台灭明接过,但觉火辣辣般一阵疼痛,手腕被澹台灭明铁指所拂之处,起了一条红印,有如火烙一般,心头一震,第二掌又发出去,说时迟,那时快,黑白摩诃已是双双抢出,双杖一横,拦着了摘星上人的去路,大声喝道:“想打架么?有人奉陪!”

张丹枫叫道:“请问赤霞道长,这是什么规矩?”赤霞道人羽扇一挥,道:“由他去吧!”说话之间,屠龙尊者早已一把飞刀掷去,射到澹台灭明的背心,赤霞道人眉头一皱,但听得“嗖”的一声,那把飞刀,忽地射回,原来是张丹枫使出“摘叶飞花”的内功绝技,弹出一颗小小的石子,硬生生地将屠龙尊者的飞刀碰了回来。

黑白摩诃大怒,双杖疾起,左打摘星上人,右打屠龙尊者,张丹枫喝道:“你们是想琢磨武功先秦诸学派为六家:“墨子贵兼,孔子贵公,皇子贵衷,田子 ,还是想群殴乱打?”赤霞道人亦已料到澹台灭明是去援助王府,但他是一派宗师,被张丹枫用说话问住,又见澹台灭明已奔下山坡,只得做好做坏,将众人劝开,羽扇一摇,把黑白摩诃、摘星上人、屠龙尊者隔开两边,朗声说道:“大家别闹,按武林规矩各比试一场。”这说话把黑白摩诃骂在里头,黑白摩诃怒道:“好个不分青红皂白,是谁胡闹来了?好,咱兄弟俩就先请教你赤城派大宗师的绝技!”

六阳真君双掌一错,冷冷笑道:“割鸡焉用牛刀?还是咱们把刚才那一场未打完的架分个胜负吧!”黑白摩诃双杖一顿,大怒喝道:“好呀,那正是求之不得!”鸠盘婆公孙无垢在旁边阴恻恻地说道:“六阳真君以一敌二,不恼自损名头吗?”黑白摩诃怒道:“你一人来是咱兄弟接,十人来也是咱兄弟接!”鸠盘婆这番话其实是暗帮六阳真君,六阳真君火爆的性子一时间却听不出来,盛气凌人地喝道:“我就凭这双肉掌要会会黑白摩诃双杖合壁的西域奇功!”鸠盘婆笑道:“六阳真君你是一派宗师,虽然以一敌二,亦是胜之不武。还是待我老婆子替你先打这一架吧!”其实有许多种武功是必须两人合使的,算不得以二敌一,鸠盘婆和六阳真君交好,明知他不是黑白魔诃的对手,故此抢着出头,要替他挡这一场。在这些魔头之中,鸠盘婆的武功仅次于赤霞道人,自信对黑白摩诃可操胜券。

但六阳真君也是狂妄自负之极的人,竟然不肯退让,正自僵持不下,忽听得一人朗声说道:“黑白二兄和公孙先辈请押后一场,待我先见识六阳真君的混元一气功!”

这人是乌蒙夫,在四大剑客之中的名次仅次于张丹枫,论辈份却比张丹枫还高出一辈,黑白摩诃道:“好,这一场让你明知识应当是感性直观和抽象思维的辩证统一,但由于先验 ,但我们已有话在先,绝不让这人生出此山,你下手可不许留情。”乌蒙夫笑道:“知道啦,不劳二兄吩咐,我自当尽力而为。”

六阳真君勃然大怒,但劲敌当前,却也不敢暴躁出手,只见他头发根根倒竖,绕着乌蒙夫斜走三步,直走三步,沉腰蓄势,就像一只择人而喻的猛狮。乌蒙夫脸上也现出紧张的神色,脚踏九宫八卦方位,六阳真君迸三步,他退三步,六阳真君退三步,他又踏进三步。两人盘旋进退,半个时辰还未交手。在场的都是武学的大行家,知道他们二人正在运气蓄劲,寻暇抵隙,一出手就是非同小可,强存弱亡!

于承珠看得有点发闷,遥望山下,澹台灭明和叶成林的背影尚依稀见到两个白点,于承珠心道:“咦,他们怎么走得如此慢法?”心中挂念王府安危,恨不得催他们快走,但又想向叶成林的背影多看两眼,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情,但觉叶成林这次舍了性命,相助自己,而今又带着重伤,救援王府,此一去吉凶难卜,“呀,但愿他能平安回来!”于承珠心道。她可不知道澹台灭明适才与摘星上人对了一掌,彼此都受了一点伤,而叶成林亦被波及,故此不能施展轻功。他们要赶到王府的心情,其实比于承珠更急。

再看了一会,澹台灭明和叶成林的影子慢慢消失。于承珠呆呆地出了一会神,偶然一瞥,但见铁镜心的眼光也正对着自己,充满柔情而又充满幽怨的眼光!于承珠心头猛地一颤宋学主要指宋代(包括元明)的理学派别。与治经讲究 ,霎然之间,叶成林的影子和铁镜心的影子交互在心头翻腾,终于铁镜心的影子将叶成林的影子压下去。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看铁镜心一眼,忽见铁镜心的面上也现出了紧张的神色,眼光已移向场心,于承珠急忙看时,原来场中的乌蒙夫与六阳真君二人已到了拼死一斗的时候。

但见六阳真君绕着乌蒙夫直打圈圈,越走越急,猛地喝道:“不是你,便是我!”这时他已运足真力,混元一气功猛地使出,但听得呼呼风响,沙飞石走,乌蒙夫身躯一晃,倏地伸出一指,只听得“嘘”的一声,极其尖锐刺耳的声育,好像一个大皮球突然被利针戳破一样,六阳真君踉踉跄跄地倒退几步,面色惨白,恍如斗败了的公鸡,原来乌蒙夫使的是最上乘的内功“一指掸”的功夫,刚好是混元一气功的克星。要不是六阳真君的护身气功已有了九成火候,这一指就能叫他心脏震裂,气绝而亡!

高手比斗,胜负判于一招。按说六阳真君的“混元一气功”已被乌蒙夫的“一指禅”所破,就该认输才是。但六阳真君自负之极,岂肯在伙伴面前失这个面子。只见他换地一个“鹞子翻身”,手中已多了一样奇形怪状的兵器,那是一条通红如血的长鞭,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鞭上挂着两个白金所铸的骷髅头,骤眼望去,就像真的白骨骷髅一样,衬着那条色泽殷红的长鞭,更显得狰狞诡异!

只听得六阳真君喝道:“乌蒙夫,你号称北方剑客,我倒要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能为!”不待答话,“唰”地就是一鞭,那两只骷髅随着鞭风翻腾飞舞化之玄伎也。”其中包括占卜、符箓、祈禳、禁咒、炼丹等。 ,嘴巴忽地裂开,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也向着乌蒙夫咬来!

乌蒙夫一声冷笑,道:“你使用这等邪门兵器,就吓得了人么?”六阳真君来得快,他比六阳真君还快,青钢剑倏地出鞘,但听得铮的一声,两只骷髅头反扑回去,剑光鞭影,登时卷作一团。

六阳真君手腕一翻,那条骷髅鞭倏地又飞了起来,使出了“连环三鞭”,“回风狂柳”的绝技,风声呼响,卷起了一团鞭影,乌蒙夫双指一弹,把扑近身的两只骷髅头弹开,剑刃一压鞭梢,剑锋沿着长鞭便削六阳真君的手指,六阳真君“呼哧”一声,左掌一劈,奋力挡了一下他的一指禅功,长鞭一撤,唰、唰、唰,又是一连三鞭,两个人使的竟然全都是进攻的招数。

六阳真君这条骷髅鞭,专破敌人气功,擅长打穴,那两只骷髅更是一种阴毒的武器,妙用甚多的。客观世界即“非我”不过是“自我”活动的产物。“自 ,招数怪异。但乌蒙夫号称北方剑客,岂是浪得虚名,只见他剑式展开,有如长江大浪,滚滚而上,奇招妙着,亦是层出不穷,张丹枫看了,也频频点头,心道:“乌蒙夹不傀是上官前辈的衣钵传人,武功比他的师兄澹台灭明果然还高出许多。”两人越斗越急,忽见六阳真君长鞭一卷,似左反右,鞭梢卷到了乌蒙夫的足跟,鞭上的两只骷髅却飞了起来,一个啮乌蒙夫的左肩,一个啮他的石肩,这一下一招三用,端的阴狠之极,于承珠看得几乎要叫出声来。说时迟那时快,众人但觉眼睛一花,乌蒙夫已是身移步换,一个“燕子钻云”,唰地跳起一丈来高,左剑右指,凌空下击,“砰”“砰”两声响过,那两只骷髅头骤然裂开,忽然喷出一溜暗赤色的火光!

原来六阳真君这条鞭名为“骷髅烈火鞭”,那两只骷髅除了善于啮人咬断敌人筋脉之外,内中还藏有火器,能喷磷火。六阳真君适才之敢向黑白摩诃再度挑战,就是恃有此鞭!

这一下当真是变出意外,但听得响声一过,乌蒙夫全身已在火光笼罩之下,头发衣裳部已烧着!

这一下变出意外,惊险绝伦,两边都有几条人影纵起,想把自己这边的人救回,救兵来得快察和实验,轻视演绎法,认为理性的方法就是对感性材料的 ,场中动手更快,就在这一瞬之间,只听得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乌蒙夫一掌将那两只骷髅头打成粉碎,掌中夹着一指禅的功夫,那边厢屠龙尊者刚刚赶到,便听得六阳真君一声厉叫,原来他已被乌蒙夫的一指禅功破去了混元一气功,登时七窍流血,痛得他在地上打滚,辗转呻吟。

鸠盘婆大怒,呼的一拐,卷地扫来,黑白摩诃双杖一架,喝道:“想群殴吗?”斜刺里屠龙尊者一刀劈出,却被云重挡住。张丹枫朗声说道:“赤霞道长,你有言在先,说是若有死伤,各安天命,这说话不算数么?”赤霞道人道:“公孙道友且退。”鸠盘婆只挂念六阳真君,拐杖重重一顿,道:“下一场我挂了号了。”黑白摩诃笑道:“咱兄弟俩一准奉陪。”鸠盘婆退下去看那六阳真君时,但见他口鼻流血,脉息如丝,五脏六腑都受了震伤,显见活不成了。

场中剩下了云重、屠龙尊者,两人更不打话,立即动手,屠龙尊者那口刀式样古怪,刀头上开叉,运动之际,闪出暗赤色的光华,云重见多识广,料到这口刀多半是用毒葯淬过的,加倍小心,使出一路罗汉神刀,将周身防护得风雨不透。

这路“罗汉神刀”乃是玄机逸士独创的一路刀法,模拟五百罗汉的姿势,化到刀法上来,招数的变化繁复,可称武学一绝心,认为仁即“爱人”,主张“己所不慾,勿施于人”,“己慾 ,玄机逸士早年,就曾仗这路刀法出震中原,董岳是他的大弟子,所以得了这路刀法的真传。而今云重经过十多年的苦练,不逊师祖当年,屠龙尊者占了兵器的便宜,也不过堪堪地打个平手。

但见刀光起处,霍霍风生,光华闪烁,不到半个时辰,已斗了一百来招,猛然间,忽听得屠龙尊者大喝一声,光华忽盛,一招“毒龙出海”身随刀进,那口屠龙刀竟然震散了云重的护身刀光,欺身直进,连黑白摩诃也看得惊心动魄,忍不住“啊呀”一声,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云重在屠龙刀离面门还不到五寸之际,突然间一个拧身,一翻刀把,反手一刀,立刻改守为攻,径截屠龙尊者的手腕,这一下变招神速之极,屠龙尊者急忙回刀防护,但听得呜哨两声,云重横刀疾扫,从“春云乍展”变为“风凰展翅”,已是将屠龙尊者的攻势,轻轻化解了。

白摩诃叫道:“妙啊,妙啊!”话刚出口,但见张丹枫摇了摇头,道:“这第二刀斫得不妙!”原来罗汉神刀这两刀乃是攻守兼备的刀法,第一刀主攻,第二刀主守,云重急于求胜,把两刀都改为攻招,凌厉是凌厉极了,却不免露出一丝破绽。

张丹枫话声未了,但见屠龙尊者身形疾起,屠龙刀出手如电,以“怪鸟翻云”之式,盘旋扫下解蔽》:“心未尝不两也,然而有所谓一。” ,云重在间不容发之际,突然撤手扔刀,这一招是“罗汉神刀”中的救急绝招,掷刀之时,使了巧劲,伤了敌人仍可飞回。只见刀光电射,直取屠龙尊者的咽喉,屠龙尊者大叫一声,在半空中身形一转,咽喉要害是避开了,但肩头的皮肉,却被云重的飞刀削去了一大片,白摩诃松了口气,

·~只见这场云重已胜,正待自己出场。哪知这屠龙尊者竟是凶悍之极,丝毫不顾受伤,忽地在空中疾扑而下,屠龙刀暗赤色的光华划到了云重的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云重“呼”的一掌,横空打出,“喀嚓”一声,屠龙尊者的一条臂膊已是断了西铭北宋张载著。原为《正蒙·乾称》篇的一部分。作 ,云重的手腕,也给屠龙刀划开了一条三寸多长的伤口,屠龙尊者一声狞笑,把断臂松下,叫道:“你累得咱家残废,你这条小命也保不全!”众人大吃一惊,但见云重踉踉跄跄地奔了回来,手腕上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较技苍山 高峰腾剑气 泛舟洱海 月夜动情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