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29回 隐患潜埋 野心图霸主 伏兵突发 浮海走英豪

作者:梁羽生

于承珠笑道:“义师既起,打仗怎么能免?”石文纨道:“咱们不是怕打仗,只是打仗的地方选得不对。”于承珠道:“怎么?”成海山道:“咱们这支子弟兵本来都是滨海的渔民,从台州调到温州守备,一年多来,在水上与官军交锋,战无不胜,如今忽然要调到山地去作战,而且是孤军深入,奉命去攻略江西的上饶,这岂不是用非其材,而且犯了兵法的大忌吗?”石文纨道:“而且咱们这支渔民子弟军调离本土之后,温州门户洞开,官军若从海上来攻,实是危险。”叶成林皱了眉头,道:“毕擎天颇通兵法,他昔年在山东为盗,和官军大战小战,也不下百次之多,怎的如此调度?你们跟我叔叔说了没有了。”成海山道:“说啦。可是毕擎天下了将令,不肯收口,叶统领和他争执了两回,终于还是劝我们顺从他的意思,免得伤了和气。叶大哥,你这次回来,拜托你再去说说,兄弟们实是不想离开故乡。”叶成林道:“好,我这就去见毕擎天去。不过将令既下,军中最讲究的是纪律严明,你们还是依旧行军。若然我劝得毕擎天收回将令,那时再用快马将你们请回便是了。”

叶成林和于承珠等一行人回到大营,毕擎天和叶宗留正在大营议事,听得消息,迎了出来。一见叶成林便哈哈笑道:“叶老弟,辛苦你啦!帐中歇歇去。哈,于姑娘,你也回来啦,我正想建立一队女军,你回来那是最好不过了。”眼光一瞥,白孟川道:“这位是江西芙蓉山的凌云凤凌寨主。”毕擎天拱手道:“久仰了!”凌云凤纵声长笑,仰头说道:“我也久仰啦,你派人劫韩振羽的镖,所用的手段之妙,可真今我想不到是号称天下十八省大龙头干的!”

说话之时,一行人已进入大营帅帐,叶宗留闻声问道:“什么,谁劫韩振羽的镖?”毕擎天面色一变,随即淡淡说道:“是我派人劫的持“心外无物”,反对以“理”、“太极”为万物本原。认为人 ,这支镖是湖北官军的军饷,嗯,愿穷,这支镖劫来了没有?”叶成林朗声说道:“毕大龙头,小弟特来请罪!”毕擎天双眼一翻,道:“请什么罪?”叶成林道:“是小弟将这支镖放了。想那十万官军,若无粮饷,必然为祸百姓,咱们既号称义军,岂可不择手段。”毕擎天冷笑道:“你倒是仁义为怀!”叶宗留道:“成林说得也有道理,咱们都是老百姓出身,为老百姓打仗,是该先顾念百姓。听说那韩老镖头,也是一位血性汉子,累他赔了身家性命,我也于心不忍。”毕擎天面色一沉,随即哈哈笑道:“叶老弟,你英雄年少,眼光远大,俺好生佩服。劫镖之事,我思虑不周,既然放了,那就算啦。你这次前往大理,见了张丹枫没有?他有什么说话,那地图呢,可取来了没有?”

叶成林道:“张大侠问候叔叔,地图已经带来了。”毕擎天听得张丹枫只向叶宗留致意,心中已有几分不快,一见叶成林取出地图,慌忙伸手去接,忽听得于承珠叫道:“我师父这幅地图是交给叶统领的。”叶成林怔了一怔,转过脸来,双手捧给叶宗留。毕擎天气得脸皮紫涨,便想发作,叶宗留微微一笑,道:“毕老弟,你收着吧。”转手就交给了毕擎天。

毕擎天打开一看,道:“怎么只是江南五省的地图?”叶成林道:“张大侠的意思,叫我们不必急于进取,能够先保住江南的地盘,与老百姓休养生息,那便立下了不败之基。”毕擎天面色一沉,刚慾发话,只听得叶成林又道:“我适才在大营外碰到了成海山,听说毕大龙头调他去打上饶?”毕擎天道:“怎么了?”叶成林道:“成海山这支子弟兵习于水战,调到山地,恐不适宜。再者照张大侠的看法,巩固江南乃是上策,分兵掠地,只怕反为官军所乘。”

毕擎天“哼”了一声,冷冷说道:“张大侠,张大侠!这大龙头的位子可不是张丹枫在坐!”于承珠怒道:“毕擎天,你说什么?”毕擎天横了于承珠一眼,眼光一转引。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解放社曾根据《列宁选集》英 ,盯着叶成林道:“张丹枫有那么多的意见,何以他自己不来?”叶成林道:“张大侠他护送波斯公主进京去了。”毕擎天冷笑道:“张丹枫在十年之前,从瓦刺将皇帝老儿迎接回朝,如今又入京面圣,哈,功名富贵,可少不了他的份儿!”

于承珠勃然大怒,按剑斥道:“我师父若想功名富贵,这大明江山早姓了张,哪轮到你姓毕的染指。”叶宗留急忙劝道:“张大侠天下同钦,自然不是贪图富贵之人。于姑娘,你的火气也大了一点。”毕擎天一笑说道:“于姑娘年纪轻轻,我岂能与她计较?”于承珠气炸心肺,但转念一想,毕擎天对自己曾有葬父之恩,心中暗道:“看在这个情份,我还是权且不与这厮计较。”

只听得毕擎天续道:“张丹枫自是一个人才,但他远在滇南,怎知这里军中之事?朝廷官军,百倍于我,若非攻城掠地,先打他几个胜仗,怎能振奋民心?怎能令天下响应?我派成海山去打上饶,就是想以攻为守,牵制强敌。为将之道,应当既习水战,亦习陆战,不懂就学,怎可以只在海上称雄。”

叶成林本想驳他,但见他似是动了真气,暂且忍住。叶宗留微笑道:“决谋定策,咱是一个老粗,说不上来。可是听了张大侠和毕老弟所说恶则为恶人。早年曾作诗赋数篇,讽劝帝王,借物托志,颇 ,两边都有点道理。过几天咱们请全军将士,各抒己见,俗语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总之大家商量一个好办法来。”叶宗留这一调停,给毕擎天挽回了面子,但调回成海山之事,也只好作了罢论。这一晚的接风酒,大家都吃得极不痛快!

过了几天,毕擎天又调了两支军队出外作战,这两支军队都是跟随叶宗留多年的部属,凌云凤有一日对于承珠道:“这事情有点奇怪,怎么总是把叶统领的人调走?”于承珠心头也蒙了一层阴影,但心想毕擎天或者是好大喜功,军中也不应分开彼此,虽然感到有点奇怪,却也不便多疑。

幸喜那几支军队都打得很出色,官军被抗拒在仙霞岭外,江浙两省和福建北部被义军占领的地方,一片太平景象,毕擎天三日五日摆酒庆贺,各地前来投效的绿林,对他更是一片颂赞之声,倒把他弄得有点飘飘然了。

转眼春暖花开,春风解冻。湖北那十万官军有了粮饷,果然兼程东下,前锋到了屯溪。毕擎天以叶成林有言在先,便调叶成林统军一万本体的理论体系。陆九渊、王守仁则力主“心外无理”,“心 ,前往抵挡。这一万人又是叶宗留的部队,至此叶宗留多年心血训练的精兵,几乎已被抽调一空。

这一日是叶成林大军出发之日,毕擎天和于承珠、凌云凤都前往送行,送出五望之外,叶成林请毕擎天回马,毕擎天道:“我静待贤弟好音,这次敌众我寡,全仗吾弟施展将才了。待各路义军齐集后,我定当再给贤弟增兵助战。”叶成林道:“这里基业重地,防备相当坚固。给我增兵,倒可不必。只是敌众我寡,我这次前往,不拟与官军即行决战,准备占着地形,先图固守,消其锐气,击其暮归,官军虽众,斗志不强,假以时日,可以瓦解。”毕擎天拍手赞道:“贤弟高见!这一仗一定打胜了!他日成功,我定当封贤弟做一字并肩王!”叶成林眉头一皱,道:“咱们岂是图什么封王封爵……”话未说完,毕擎天就截住说道:“对,咱们是为救民于水火之中。”这话若让叶成林说来,那是自然不过,在毕擎天口中道出,凌云凤和于承珠都觉得有点刺耳,言不由衷。

叶成林拱手说道:“毕大哥请回,小弟不须添兵,只有一事请托。”毕擎天道:“请说。”叶成林道:“这一战只怕不是短期所能结束,军粮接济,务请依时。”毕擎天大笑道:“此事何劳嘱咐,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想贤弟对官军的粮饷尚且放行,难道我还会扣住你的粮草不发不成。”当下与叶成林扬鞭道别。于承珠心念一动,道:“凌姐姐,我与你再送一程吧。”凌云凤与于承珠并马走了一阵,忽道:“呀,我还有点事情,你再送一程。”于承珠面上一红,但转念一想,仍然策马送行。

直送出十里之外,叶成林道:“于姑娘请回吧。”于承珠见他神情淡漠,心内微酸,但又觉得这正是自己所盼望的事,只可惜凌云凤不在这儿容忍原则德国哲学家卡尔纳普用语。认为没有一种语言 ,叶成林也似不解自己的心意。叶成林驻马说道:“于姑娘有何话说?”于承珠道:“叶大哥你此去可要当心。”

叶成林道:“多谢你关心了。我会料到,毋劳你挂念。”于承珠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怕……”叶成林道:“怕什么?”于承珠道:“你看毕擎天这人如何?”叶成林道:“怎么?”于承珠道:“毕擎天这人野心极大。一山准藏二虎,我只怕他妒忌你们叔侄。”叶成林笑道:“这不至于吧,我又不与他争位。”于承珠道:“还是小心为妙。提防他弄什么诡计。比如粮草之事……”叶成林道:“我也筹划好了。若然他不运来,我就在当地自筹,想咱们若是一心为着百姓,百姓断不会叫咱们饿着肚子打仗。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倒劝你不要太多疑,尤其不可露于神色,免得与他伤了和气。”

于承珠心中暗叹,想道:“世间只怕不尽是像你们叔侄这般的好人。”无可奈何!亦不再说,只好与叶成林道别。拨马回头,神思困倦,走了一阵,忽听得马铃声响,原来是毕擎天迎面而来。于承珠怔了一怔道:“毕大龙头,叶成林已去得远了,你有什么要事,我的马快,替你追他回来!”

毕擎天哈哈笑道:“我不是追他,我是接你!”于承珠面色一沉,道:“不敢有劳龙头大驾!”毕擎天笑道:“你和叶成林友情倒很好啊,这回送别,你好像比上次听得铁镜心走了治上强调“正名”,试图通过辨正名分巩固等级制度。墨家主 ,还更伤心。”

于承珠杏面飞霞,柳眉倒竖,怒道:“毕大龙头放尊重些,我是给你消遣的么?”毕擎天赶忙拔马退了一箭之地,赔笑说道:“岂敢,岂敢,我是为姑娘设想!”于承珠冷笑道:“大龙头如此好心,替我设想什么?”毕擎天道:“我若对姑娘毫无心意,当年也不至于冒了大险,偷进京城,收殓尊大人的骸骨了。”于承珠冷着面吼道:“你收殓先父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忘记的。不必劳你三番两次地提起,我定然徐图后报便是。”毕擎天给她抢白,甚是尴尬,叹了一声,掩饰笑道:“我毕某岂是施恩望报之人,只是表白一番心意罢啦。”于承珠道:“好,我明白啦。大龙头,你请便。”毕擎天拦着马头,道:“我替姑娘设想,我不只是替你收殓父亲遗骨便算,我还要为你报却大仇!”于承珠道:“什么大仇!”毕擎天道:“你的父亲是皇帝杀的,我起兵推倒龙廷,灭却大明,不是为你报仇么?”于承珠冷笑道:“不错,推倒龙廷,你做皇帝,岂止只是为我报仇?”毕擎天道:“你知道便好,为你设想,那叶成林将来最多只能做个开国功臣,岂似我有九五之尊之望。你何必对他如此好法?”

图穷匕见,原来毕擎天竟是想用荣华富贵诱她!这比听到铁镜心的夸夸其谈更会令她恶心百倍!“不要脸”三字几乎骂了出来,极力忍住,马鞭一唰,冷冷说道:“请未来天子让路,要不然我要闯驾啦!”毕擎天面色涨红,落不下台,正在纠缠,忽听得凌云凤纵声长笑,飞马而来,叫道:“咦,大龙头,你还在这儿。”

华擎天拨开马头,尴尬笑道:“我见于姑娘许久未回,只道叶成林尚有什么事情未曾交代,是以前来探望,凌寨主些偶然堆积的孤立事件,确定它们的精神、道德价值,否定 ,你也来了?”凌云凤笑道:“我还当你们有什么事商量,几乎吓得我不敢前来打搅呢。”于承珠冷笑说道:“的确是在谈论大事。毕大龙头正在打算登基之后大封功臣呢!”凌云凤纵声大笑,在马背上抚剑施礼,唱了个喏,道:“小女参见龙驾,请王上赏赐。”凌云凤豪迈不羁,毕擎天也惧她三分,被她调侃,啼笑皆非,急忙还礼说道:“凌寨主取笑了。”搭讪几句,先自走了。

凌云凤哈哈大笑,回到帐中,于承珠将适才之事都与凌云凤说了。凌云凤笑容尽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隐患潜埋 野心图霸主 伏兵突发 浮海走英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