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3回 大棒寨旗 禁城来大盗 散花拒敌 夜半失人头

作者:梁羽生

樊英轻轻推开铁门,摸进牢内,只听得于谦颤声说道:“是珠儿么?你怎么不听为父之言又回来了。”樊英心中一动,但时机紧迫,无暇问他谁是“珠儿”,几时来过?急忙擦燃火石,轻声说道:“于阁老,你没受伤么?我背你出去。”

火石的微光划破了牢房的黑暗,只见于谦白发苍苍,披枷带锁,盘膝端坐地上,双眸炯炯,犹自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光,沉声听道:“你是谁?”樊英泪咽心酸,屈下半膝,低声禀道:“家父是以前服侍过你的带刀侍卫樊俊。”于谦道:“哦,原来你是樊忠之侄,樊俊之子,你来做什么?”樊英道:“我来救你出狱。”拔出张风府留给他的缅刀,便想上前斩断于谦身上的枷锁。于谦道:“这是朝廷的刑具,岂可胡来!”樊英大急,道:“不把这劳什子弄断,咱们如何能够越狱?”于谦双眼一张,断然说道:“我是朝廷大臣,临大节而志不可夺,岂能做越狱的逃犯?”樊英料不到他如此“迂腐”,急道:“大人若不越狱,这冤狱要想平反,可是绝难指望。”于谦哈哈一笑,朗声说道:“我若顾惜性命,当初也不派遣云重到瓦刺去迎皇上回来了。我早已料到今日。樊贤侄,你走吧!”樊英哪肯便走,于谦怒道:“我意已决,誓不越狱!”樊英道:“大人,你就不为天下苍生着想?”于谦道:“我年过六旬,即算不死,也已经是油尽灯枯,无能为力了。中华儿女,代有英豪,死了一个于谦,还有千百个于谦,何须你为天下苍生作杞人之忧。”樊英道:“如此死法,岂非不值?”于谦道:“这有什么不值?若说不值,岳武穆王当时以莫须有的罪名屈死,又该如何?他手握百万军符,尚自不肯坏了朝廷制度,甘愿受刑,我虽不敢比拟前贤,亦当效法!”要知于谦英年出仕,直做至阁部尚书,几十年来,那正统的忠君观念已深入脑海,樊英想在立谈之间,将他说服,那是万万不能。

樊英尚慾进言,忽听得外面那个为自己所伤,又自己点了哑穴的侍卫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声音,樊英知是他故意示警,急道:“大人师心自用近代严复对陆王学派特征的概括。《救亡决论》 ,大人!”于谦喝道:“快走,你若不走,我就先碰死在你面前!”樊英长叹一声道:“阁老,你还有什么吩咐?”于谦道:“我无憾于天,无怨于人,死得其所,尚有何言?快走!”樊英掩面转身,只听得于谦在背后说道:“只有一事,请你代劳。”樊英停下脚步,听得于谦说道:“你去太湖寻觅张丹枫,叫他赶快逃命。”樊英道:“阁老放心,此事我走当做到。”话犹未了,外面的牢门已被人一脚踢开,纷纷叫道:“快来呀!有人劫狱!”樊英将缅刀挥半个圆弧,一招“夜战八方”,夺门死闯,只听得呛啷啷一片断金晏玉之声,那缅刀锋利之极,外面来的不过是二三流的角色,手中兵器被缅刀截断,吓得急忙后退。樊英纵身一跃,立即跳上瓦面。蓦听得一声大喝:“哪里走?”金刀劈风之声,已到脑后。

樊英斜身滑步,反手一刀,只听得“哨”的一声,火花飞溅,樊英的缅刀,并没有将敌人的兵刃截断,虎口反而给震得发热,定睛看时,只见来的是一个黑衣卫土,使的是一柄厚背斫山刀,足有四五十斤,这种大刀,本来是在冲锋陷阵之时,马上交锋之用,这卫土竟然举重若轻,带着这样沉重的斫山刀,纵高跃低,拿来当作夜行人的轻便兵器,只这一点,已足见功力非凡。

樊英暗暗吃惊,那黑衣卫士更是诧异不小,这黑衣卫士本是御前的一等带刀侍卫,特别调来看守天牢的,被樊英的宝刀一磕,那厚背斫山刀被斫了一道缺口,虎口也给震得疼痛难当,兵器也几乎把握不住,急忙大声叫道:“点子在这儿了,快来人呵!”

樊英一招“长蛇出洞”,缅刀向前一吐,斜身游走,侧面一声大喝,两颗圆忽忽的铁球物理学家、哲学家,操作主义的创始人。曾因在高压物理学 ,扑面打来,樊英霍地一个“凤点头”,横刀一磕,“当当”两声,那两颗铁球,又缩了回去,樊英举头一看,只见左面又来了一名黑衣卫士,那两颗铁球并不是暗器,却是链子锤的锤头,链子锤是一门很难使用的兵器,这人能玩得如此纯熟巧妙,本领自亦不凡。

樊英连劈三刀,那使链子锤的卫士在离丈余之外,舞动铁链,左遮左拦,链子锤兼有长短兵器之长,那条铁链长达八尺有多,舞动起来,周围丈许之地,都是锤头可及的范围,樊英在迫切之间冲不过去。

那使厚背斫山刀的卫士迅即赶上,呼的一刀,拦腰截斩,樊英伏身一闪,横刀架开,蓦听得右边又是一声大喝,一条黑影倏地打入战围,手中兵器一举,竟挟着两股劲风,指着樊英左右两肩的肩井穴。樊英急忙使个“回风摆柳”的身法,一弯腰,斜插柳,刀磕链子锤,脚踢斫山刀,堪堪避过。再挺腰看时,只见来的是个短小精悍的汉子,使的是一对二尺八寸长的判官笔。使这种短小兵器点穴的人,那自然是一位点穴的高手了。

樊英纵然本事再加一倍,此时此际,也难以冲出包围,这三名一等御前侍卫,所用的兵器都各有独特的功能义在中国的发展。 ,厚背斫山刀是重兵器,不忌宝刀;链子锤是远距离攻击,盘旋风舞,兼有暗器之长;那对判官笔则专点人身大穴,三种兵器,三种战法,樊英亏得有口宝刀,要不然更难招架。

但时间一久,亦是难以抵敌,樊英挡了二三十招,险象环生,下面呼喝声、脚步声嘈成一片,能上高的也跳上了十来个人,在四周瓦面埋伏,樊英咬牙力战,已是打算豁出性命、忽见对面瓦背,人影一闪,白衣飘飘,那背影好生眼熟。

樊英心中一动,那使判官笔的卫士喝一声“着!”一招“峻岭分流”,双笔欺身疾点,樊英的缅刀正被链子锤缠着,无法招架,急忙闭气护穴,只觉腰胯之处骤地一阵酸麻,“贞白穴”已给他的笔锋点了一下,樊英使了一招“三转法轮”,缅刀一绞,脱出手来,那使厚背斫山刀的卫士,一个虎跳,返身现刀,呼地一刀,迎头便劈。

樊英虽然懂得闭气护穴,内功未臻上乘,被判官笔点中,酸麻未过,手臂乏力的主要代表。90年代编辑合法马克思主义者的杂志《新言 ,那厚背斫山刀重达四五十斤,这迎头一劈,威势猛极,樊英明知招架不住,也只好挥刀迎挡,心中呼呼:“我命休矣!”就在这两刀相接未接之际,那使厚背斫山刀的卫士忽然大叫一声,手中那一大刀忽然脱手飞去,刚好近着左边打来的那对链子锤,当当两声轰雷般的巨响,那对链子锤也给撞得跌下去了。

只见对面瓦背上那少年哈哈大笑,笑声宛若银铃,十分好听,但见他反手一扬,夜空中顿时现出十数朵金花,上有淡月疏星,下有松枝火把,这十数朵金花倏地散开,迎空洒下,好看之极,卫士们做梦也料不到有这般厉害的暗器,金花掠过,只要被刮着一下,全身立刻麻酸。埋伏在瓦面上的卫士,有半数以上都被金花打伤。樊英呆了一呆,那金花认不出友敌,樊英的臂上也给刮了一下,一条臂膊登时吊了下来。

那使判官笔的卫士大呼:“快叫阳大人来!”话犹未了,只见眼前金星一晃,那使判官笔的卫士又是一声大叫,倒跃三步,樊英趁此时机,刀交左手,提口气,疾忙掠过两重瓦面,闯出天牢,回头看时,只见瓦面上两条黑影,互相追逐,剑鸣之声,嗡嗡震耳,那两条黑影身法快极,樊英依稀认出交战的一方就是那手散金花的少年,刹那之间,化成了两溜黑烟,向西北角疾滚去了!

这银铃似的笑声,这闪电般的身法,这似曾相识的背影,几个形象骤然交结,樊英猛地一醒界,是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后者认为认识来源于某种精神活 ,原来这手散金花的少年就是目前戏弄张虎子的那个白马书生!

天牢之内,呼喝酣斗,黑影幢幢,在瓦面上奔来逐去,且已有人向樊英追来,樊英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纵不受伤,本事也相差太远,只好将救于谦之望,寄托于那个散花少年,拼一口气,使出“陆地飞腾”的功夫,奔离虎穴龙潭,悄悄溜回客店。

回到客店,已是四更时分,樊英解衣一看,只见右臂险些脱臼,幸未伤及筋骨,樊英咬一咬牙,自己将手臂接好,敷上了金创葯。刚刚弄好,只觉头晕眼花,再也抵受不住,一躺上床,立刻昏沉沉地晕迷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睁开眼时,只见室内一灯如豆,店小二披麻带孝,面挂泪痕,站在床头。

樊英奇道:“我又未死,哭什么?”店小二道:“于大人,于大人已经归天了!”樊英双眼一睁,叫道:“真的?”店小二道:“他是今朝一早在午门归天的,现下北京之人京房①西汉经学家。受学于杨何,治《易》。授《易》梁 ,除了姦臣贼子之外,人人都在家中披麻带孝。”樊英大叫一声,又晕厥过去。

过了一阵,樊英悠悠醒转,那店小二仍坐在床头,替他捶背,樊英道:“现下是什么时候了?”店小二道:“客官,你已昏迷了一日半夜,现在已是第二日的夜间了。”樊英心痛如割,想不到大明朝廷,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快便杀了于谦。店小二道:“樊义士,你觉得如何?若能走动,早早离开了京城吧。”店小二改口称他“樊义土”,樊英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店小二道:“义士不必多虑,你昨夜回来,刀上的血还未揩干净呢。”原来昨晚一群侠客大闹天牢,日间早已传遍北京。店小二见樊英昏迷不醒,刀上血渍犹存,联想起他投店之时,立刻便问于谦之事,心中早已恍然,当时便请了一位靠得住的跌打医生给他医治,樊英受的只是外伤,所以晕迷,全是因为疲劳过度所至,睡了一天半夜,精力已是渐渐恢复。

樊英取过宝刀,拭了血痕,恨恨说道:“恨不能多杀几个姦臣贼子!”其实杀于谦的主凶,正是当今的天子,于谦费尽心机,从瓦刺救回来的祈镇。店小二低声说道:“外面谣言甚多,凡是和于阁老有往来的人听说都已被捕了,义士,你还是快走了吧。”樊英抚刀叹道:“大闹天牢,救不了于大人,反而促他归天,哎,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何用?”店小二道:“义士休得如此想法,正人君子,多死一人,国家便多损一分元气,于阁老已死,难以挽回,义士,你还要保重。”樊英霍然一惊,道:“你是何人?”店小二道:“我是这客店的小伙计。”樊英又叹了口气,道:“朝中大老多谄媚,反而是屠沽贱役之中,有识见恢宏之士。”问道:“于大人的尸首有人收殓没有?”店小二道:“听说于大人的遗骸,皇上已恩准指挥陈逞代为收殓。于大人的首级现在还挂在东门。”樊英又大叫一声,道:“快弄点酒食给我。”店小二给他一斤白酒,两斤牛肉,樊英全部吃了,提起宝刀,结了酒钱,道:“多谢你的恩义,咱们再见啦。”试运手足,只觉气力已完全恢复,立刻穿窗飞走,背后只听得那店小二嗟叹之声。

樊英展开夜行术,直奔东门,是晚月暗无光,到了东门城墙之下,举头遥望庸》、《孟子》是代表这派思想学说的主要著作。 ,只见城墙上竖着一条旗竿,旗竿上挂着一个圆忽忽的东西,依稀辨得出那是头颅,樊英大恸,也顾不得城墙上是否埋伏,立即便跃上墙头,缅刀一挥,便想斫断那根旗竿。

皇帝将于谦的首级悬之东门,实是一种诱敌之计,焉能如此轻易被樊英取去。樊英缅刀刚刚扬起,忽听得一声冷笑,两条黑影蓦然窜了出来,金刀劈风,一对钩镰枪已向下三路卷到,樊英涌身一跃,横刀一撩,又与侧面掷来的一根铁尺碰个正着,只听得那两人哈哈笑道:“阳大人好见识,臭蛤蟆果然落网了!”

樊英大怒,跨步提刀,一招“白鹤亮翅”,嗖嗖两刀,一招两式,左撩右滑,那使钩镰枪的道:“好一口宝刀,看在这口刀的份上,你献刀投降,饶你不死!”樊英喝道:“你要刀?好,就给你一刀!”呼地一刀劈去,那使钩镰枪的叫道:“哼,你这小子真个拼命。”蓦地伏身一滚,使铁尺的仗着器械沉重,不怕宝刀,奋起招架,只听得当的一声,那根铁尺几乎给樊英震飞,樊英一刀斜劈,提脚一踏,忽觉腿上剧痛,伏在地下那名待卫,一根钩镰枪已勾着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大棒寨旗 禁城来大盗 散花拒敌 夜半失人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