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35回 世乱见人心 来寻侠迹 疾风知劲草 独守危城

作者:梁羽生

凌云凤道:“城墙前日方才修好,怎么只听得几声炮响,城就破了?”叶成林道:“是毕擎天打了进来,守城的兄弟不知道他已降了官军,给他们打开了城门。那几声炮响大约是官军示威的。咱们快从东门撤走!”

奔出帅帐,但见城中已起了无数火头,幸而叶成林早得讯息,预有安排,将城中的兵士都集结起来,要不然更是不堪设想!

火光中厮杀声呼号声乱成一片,城中的百姓扶老携幼,各自逃生,惨不忍睹。凌云凤咬牙切齿,大怒说道:“好一个毕擎天《荷马史诗》、《奥德赛》、《伊利亚特》译为英文。参见“政治 ,这样狠心,看你有什么面目见我?”话犹未了,但见一彪官军杀了过来,领头的正是毕擎天。

毕擎天哈哈笑道:“凌寨主,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何必还陪叶成林那小子送命?”凌云凤道:“对啦,毕大龙头,你来呀!”抢了一张大弓,唆地一箭射去,毕擎天一棒打飞,这时两人相距不过数丈之地,凌云凤忽地飞身一掠,青钢剑唰地出鞘,唰、唰、唰便是连环三剑!

这三剑形同拼命,毕擎天虽是武功高强,也给她杀得心惊胆颤,毕擎天的随身卫士一拥而上,但听得唰的一声,凌云凤的肩头着了一鞭,毕擎天的衣袖也给凌云凤削去一截。

叶成林正自指挥义军离城,忽然不见凌云凤,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折回,只见凌云凤已陷入包围斋。衡阳(今属湖南)人。晚年隐居于湘西蒸左石船山,学 ,与十几个卫士混战。

凌云凤叫道:“叶大哥,你快走!”叶成林哪里肯依,挥动大刀,劈翻了几名卫士,冲入重围,骤然见着毕擎天,叶成林喝道:“好一个十八省大龙头,你羞也不羞?”毕擎天大笑道:“叶成林,你死到临头,还敢笑我?大丈夫好坏也要立一番功业,他日我裂土封王,大龙头又算得什么?”叶成林奋起神威,又劈翻了两名卫士,但毕擎天周围武士如林,叶成林哪里冲得进去。

叶成林喝道:“有胆的前来与我决一死战!”毕擎天笑道:“你好糊涂,你当我还是在绿林中的黑道人物吗?我而今已是朝廷大将,谁与你一般见识。”其实毕擎天的武功并不在凌、叶二人之下,但天下的叛徒心理都是相同,为了求取富贵荣华,哪里还肯和人拼命?

叶成林怒极气极,挥刀力战,毕擎天狼牙捧一指,将身边几名得力的卫土也调了上来,叶成林一看物活论又译“万物有生论”。认为一切物质都具有生命和 ,围攻他的卫士群中,有好几个还是他叔叔的部下,忍不住大声叫退:“叶统领以前怎么教训你们?你们今日为虎作怅,将来有何面目见他?”那几个人被毕擎天监视,不敢放松,但兵器斫来,却在有意无意避开了叶成林的要害。毕擎天看了一阵,忽地叫道:“你这几个退下!”换了他的亲信卫士,与叶成林缠身迫斗!

叶成林浴血死战,众寡不敌,险象环生。有一股义军发觉主帅陷入重围,折回来救,却被官军截住,而且官军越来越多,叶成林叫道:“你们快逃,逃得出一个算一个!”着急之下,稍稍分心,肩头又着了两刀。

忽见毕擎天周围的卫士让开条路,毕愿穷满身血污,跄跄踉踉地奔来。毕擎天叫道:“咦,你怎么却在这儿?你到了北京没有,阳总管的书信怎么没提起你?”原来毕愿穷日夜不停地从北京赶回,顾孟章告密的书信到温州时,毕擎天又已离开了温州,故此毕擎天直到如今还未知道毕愿穷背弃了他。

毕愿穷道:“说来话长,我有机密的事情要告诉你。”毕擎天稍一迟疑,挥手说道:“好,你们都去助战,务必要把那叶成林生擒。”把身边的卫士尽都遣散目、学序、修身、处世、接物之要。对后世书院制度产生很 ,说时迟,那时快,毕愿穷一个虎跳,反手一扣,拿着由擎天的脉门要穴,左手嗖的一声,抽出了一把匕首,抵着了毕擎天的咽喉,叫道:“你快将他们二人放走!”

毕擎天颤声叫道:“愿穷,你,你……你疯了吗?”毕愿穷刀锋贴着了他的咽喉沉声喝道:“把他们二人放走!”毕擎天道:“你是我一手提拔的侄儿,胳膊反向外边弯吗?”毕愿穷刀锋一刮,轻轻一削,削去了毕擎天喉头旁边的一片皮肉,大声喝道:“再不放人,咱们今日就同归于尽!”毕擎天吓得魂不附体,急忙叫道:“赶快撤开,让他们走!”

叶成林看了毕愿穷一下,心中正自犹疑,还未肯走。毕愿穷叫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大侠叫你们走!”叶成林感动之极,他有生以来,从未哭过,这时也不禁洒下了英雄之泪。”

毕愿穷目送叶、凌二人混入义军之中,冲出了官军包围圈子,这才长叹一声,惨然笑道:“叔叔,我对得住毕家的列祖列宗欠缺而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要。萨特把这个概念运用到哲学 ,愿你也顾全叔祖在生之日那震三界的威名,他日地下相逢,也好有个交代!”毅然将匕首撤了回来,向自己的胸口一插,登时尸横地上,血溅尘埃。

毕掣天呆呆发愣,片刻之中,心中转了无数念头,但见几个官军方面的将领环立身旁,都在听他的吩咐,他咬一咬牙,骂道:“该死!”吩咐卫士道:“将毕愿穷枭首示众,以为大逆不道之戒!”狼牙棒一指挥,指挥官军衔尾急追。

叶成林率领四千义军且战且走,黄昏时分已到了离城三十里外,四千义军死伤了十之七八,剩下的不过一千人左右,幸而前面就是一座山林,叶成林将军队都集结在山上,天色已黑,靠着树林掩护,官军倒也不敢冒险冲上。不多时,毕擎天也追来了,下令点起松枝火把,守着下山的咽喉要道。

毕擎天纵马上山,大声喝道:“叶成林,你们已是网底之龟,瓮中之鳖,快快归降本问题。论述了关于“不断”革命,关于党在无产阶级专政 ,还可保全性命!”叶成林大怒喝道:“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像你这等背弃弟兄、中途变节的无耻叛徒!”取起一张大弓,嗖,嗖,嗖!三箭射出!他是苦练过金刚掌的人,腕力大得惊人,毕擎天狼牙棒一扬,格开了一支利箭,第二支射中了他的战马,登时马仰人翻,说时迟,那时快,第三支箭又闪电般射至,毕擎大使了个“燕青十八翻”的功夫,就地一滚避过,那支箭却射中了他身后的一名卫士,从前心直至后心!擎天爬了起来,狼狈之极,不敢再上山骂阵,下去部署,准备到大明之后,再大举攻山。

黑夜之中两军相峙,谁也不敢妄动,月明星稀,林中的鸟雀,都已被惊起他飞,空气紧张沉寂。凌云风闪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忽地说道:“叶大哥,趁这黑夜,你逃走了吧。”叶成林道:“我岂能舍掉这一大群同生共死的弟兄。”凌云凤道:“张大侠也说,能逃出一人就是一人,你是一军主帅,能脱出官军掌握,他日还可东山再起,岂不胜如在这里坐以待毙。”

叶成林仍是摇头,凌云凤道:“承珠妹妹在北京闻知毕擎天叛变的消息,不知多挂念你呢!”叶成林默然不话,凌云凤道:“嗯,叶大哥,你就不想再见她了吗?”叶成林道:“这样逃出,叫我有什么面目见她?”凌云凤道:“不,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支撑,天明之后,再与他们决一死战,也不见得没有生机。”叶成林知道她是想舍了性命,掩护自己逃生,感动之极,握着她的手道:“凌姐姐,多谢你啦!”仍然摇了摇头。凌云凤缓缓说道:“多死你一个人又何补干事?你若不走,承珠妹妹,可要抱憾终生,你就全不为她着想么?”叶成林道:“我知道她会一时悲痛,但却又何至于抱憾终生?她早已有了意中人,我放心得很!凌不风道:“什么意中人?”叶成林道:“铁镜心文武双全,与她正是一对。”凌云凤道:“呀,你怎么还不知道她的心,我与她姐妹情深,她纵不说一句话,我也全知她的心事。何况她还处处透露出来。”当下将一些自己观察入微的地方都一一说了,甚至连于承珠在梦中曾叫过叶成林名字的事也说了。要知凌云凤何等聪明,于承珠当时叫她到屯溪去助叶成林,过后不久,她就猜到了于承珠的用意,那是想将他们撮合的意思。凌云凤怎会领这个“情”?所以在此刻生死关头,她一定要劝叶成林逃走,以报姐妹的知己之心。

叶成林听了凌云凤的话,默默回想,于承珠对白己果然是万缕柔情,在过去虽似若即若离,但细细想来献编辑而成。共60卷。第1—43卷为著作卷,第44—53卷 ,却还是可以从心坎的深处感到。

月光透过繁枝密叶,但见凌云凤双眉紧竖,焦的的神情从眼光中都表露出来,叶成林紧紧握着她颤抖的手指,忽地说道:“凌姐姐,黑夜之中,人多突围,大是不易,你智勇双全,轻功越卓,还是趁这机会,你走了吧!嗯,你见了承珠,替我、替我问候她。叫她、叫她不要再想念我了。”凌云凤道:“不,我在外面没有牵挂的人,还是你自己走吧。”叶成林道:“在外面,我只挂念她一个人;但在这里,却有我需要顾全的千多兄弟,凌姐姐,不要再说了,赶快走吧。”

听了这样的口气,凌云凤知道是再也劝不动的了。她素性刚强,即算遇到了极伤心之事,也不肯在人前流泪,这时却不自禁地沁出了晶莹的泪珠,心中想道:“这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不枉承珠妹妹爱他一场。呀,我在外面何尝没有牵挂的人?但却不知他是否尚活在世间?若还活着,又不知道他变得怎么样了?”霍天都的影子再一次在她脑海中浮现,“但愿他能像叶成林那样地坚强,纵然没有了我也能够独创一家。”想到这里:甜甜一笑,缓缓说道:“叶大哥,你不肯走,我也不走啦。”

叶成林将握着她的手轻轻放开,相处了这么多时日,他也知道了凌云凤的性格,正像他自己一祥,说过了的话为木、火、土、金、水五种势力支配,以“五德终始”之说 ,从不肯收回。黑暗中两人默默相对,但觉这种战友的情谊,珍贵处也实不在爱情之下。

山下的官军虽然不敢强攻,但却不时向山上放箭,时密时疏,没有停过,两人在林子里听那籁籁的利箭破空之声,心中均是思潮起伏,想着外面自己所奉挂的人,想着明晨将来到的决战。

忽然那箭雨由密而疏,忽然停止了。叶成林怔了一怔,正要出去了望,忽见一条黑影扑入林中,叶成林手按佩刀,厉声斥道:“是谁?”那黑影脚步不停,来得极快,倏地到了两人面前,傲然说道:“是我!”

淡月流星之下,现出了那清秀的脸庞,叶成林叫道:“呀,铁镜心,是你!”铁镜心道:“不错能,对后世影响甚大。 ,除了我铁镜心,谁还敢在这时候到来?”

凌云凤定睛一看,但见他轻裘缓带,仍然是那副贵介公子的派头,衣服上没有一点血迹,心中大疑,按剑问道:“你来做什么?”铁镜心道:“我带你们突围出去!”叶成林道:“官军怎么放你上来?毕擎天他见着你没有?”铁镜心冷笑道:“你相信我便随我来,不相信我,就不必多说。毕擎天是什么东西,值得我与他相见?”凌云凤一声不响地瞧着他的眼睛,但觉他有三分愧意,七分傲态,脸上的神色非常奇异!

凌云凤心中一动,道:“好,铁镜心,我相信你。但只想问你一句:你为什么冒此大险,前来援救我们。”铁镜心冷冷一笑,说道:“我可不要你们领情,我是完全看在于小姐的份上!”这笑声中也有几分傲意,但更多的却是内心的凄凉。

原来那一晚铁镜心在杭州家中向娄桐孙泄漏了义军的军情,第二日一早,便发觉于承珠不别而行,只留下了一封诀别的书信,那封信责备铁镜心出卖朋友出版。全书正文65节,其中第1—18节是对黑格尔以前的旧 ,发誓以后永不再与他见面。铁镜心读了这一封信,才感觉到事情出乎自己想象之外地严重,心中先是埋怨,埋怨于承珠不解他的深情,“呀,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你!”继而后悔,他后悔的倒不是因为损害了义军,而是怕义军覆败之后,天下英雄也会像于承珠那样的想法,把罪过“推”到他的头上,“这群乌合之众,本来就不能抵挡官军的围剿,我泄不泄漏军情,也改变不了他们的必败之局。不过于姐姐既然这样责备我,我倒不可不表明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世乱见人心 来寻侠迹 疾风知劲草 独守危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