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4回 骏马嘶风 少年显身手 高人送帖 庄主荐龙头

作者:梁羽生

第二日天刚拂晓,樊英已匹马单刀,飞驰在京郊驿道之上。于谦的首级已被人盗去,他遂听从店小二之劝,立刻离开北京,准备到太湖去找张丹枫。

他的坐骑是千中选一的黄膘骏马,脚程甚快,中午时分,已走了一百多里,过了南苑了。通往京城的大道,往来客商,多如过江之鲫,有一个单身客商,骑着一匹青鬃五花马,马鞍上挂有两个不大不小的皮箱,想是随身携带的贵重货物,樊英初时毫不在意,黄昏时候,到了小镇琉璃河,估计离开北京已有二百五十多里,樊英策马入镇,拟觅客店投宿,无意间回头一望,只见那个单身客商,远远跟在后面,樊英不由得心中一凛:这客商的马看来并非神骏,也居然有此脚力,樊英进入客店之时,暗自留心,知见那客商投别的客店,樊英这才舒了口气,暗笑自己多疑。

樊英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心想这客商虽然没有什么异迹,但还是谨慎一些,避他为妙。于是在晚上略略养神,再敷了一次伤偶像拉丁文idola的意译。又译“幻像”或“假相”。详 ,樊英正当壮年,身子骨好,所受的伤只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只是脚上挨的那刀,还未痊愈,跳跃之时,有点不便,但一路乘马,也没觉着什么。樊英枕刀养神,未交五鼓,即便起身,结了店帐,鸡鸣便走。方时的行路之人有两句话道:“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店小二见他天还未亮,即便登程,倒也并无诧异。但那些在京津一带往来的行商,舒服惯了,不比一般在小城镇贸易的客商,这时却都在呼呼熟睡之中,并无一人与他同走。

樊英走出小镇,回头一望,只见残月残星之下,四周静悄悄的连鸟儿也没离巢,樊英微微一笑,催马急走,到了中午时分,离开琉璃河最少亦有一百五十里,无意间回头一看,忽见那客商又跟在后面,樊英吃了一惊,心道:这厮的马怎么如此快捷?难道他是有意跟踪我的不成?那客商国字脸,戴一顶皮帽,披一件斗篷,脸上发着油光,看他的神气,看他的骑马姿势,完全像一个普通的商人。樊英捉摸不定,猜不透他是有意跟踪,还是因为他的马特别快,而又恰巧同路?

樊英看看那客商一眼,立刻挥动皮鞭,把那匹黄膘马打得狂嘶疾走,踹的是四蹄奔云,沙凤飞起,那客商仍是安闲地骑在马背,手不扬鞭,看样子又不似有意跟踪,片刻之后,樊英已把那客商远远地甩在后面。

樊英舒了口气,他为人谨慎,故意撇开大路,专拣小路来走,傍晚时分到了保走东边百余里的白沟一般观念具有先天性学说的基础之一。历史运动的基本原因 ,这是比琉璃河更小的小镇,镇上只有一间像样的客店,樊英投宿之。

吃过晚扳,天色已黑,心中暗道:这客商总不会到这个小地方了。哪知念头才动,门外一声马嘶,那客商已在客店门前下马。

樊英大吃一惊,这一下再无疑问:这客商定然是追踪自己的了。樊英趁他还没有走进店门,慌忙悄梢地溜进房内,只听得那客商在外面吩咐要酒要肉,打水洗脸,和普通投宿人完全一样,也不知他瞧见了没有。

这客商吃饭之后,自去歇息,正在樊英斜对面的房子,樊英惴惴不安,抚刀假寐于孟加拉婆罗门家庭。在印度教基础上提倡“人类宗教”,以 ,守到半夜,却无一点声息。樊英想道:“若然他是恶意,跟了两日,应该早就动手,过了三更,外面仍是静悄悄的,只隐隐听到邻房的打鼾声音。樊英忽然内急起来,难以忍受,只好提起宝刀,出去解手。厕所在外面的院子斜角,樊英解了一半,从虚掩的门缝中窥出,忽见对面屋顶,依稀有条人影,伏在瓦脊上偷伺,樊英心头一凛,赶忙草草了事,闪身走出,只见疏星淡月,夜色朦胧,那黑影一闪不见,若不是像樊英那样练过暗器,眼力极好的人,还真以为是一只鸟儿掠过屋顶。

樊英低声喝道:“是哪位好朋友,请出来相会。”双指一弹,打出一颗石子,那黑影已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再不出来,全不理会他这一套招呼。樊英狐疑不定,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屋内剔亮油灯,只见屋内并无异状,樊英再仔细一看,猛地一惊,他放在桌上的包裹本是放在正中的,现在已略略移向左边,包裹上的结,是他特别结成做了记号的,如今那结的形式亦已改了。樊英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他房中各物,都放在一定的位置,有些并作了记号,一见变动,便知有故,敢情那人竟然就在这片刻之间,搜了他的行李。樊英打开包裹一看,包裹中只有几件衣物,现在依然是按着原来的样式叠放,想见搜他行李的人也是极为细心,这人如此从容不迫,既搜他的行李,又去窥伺他的行踪,显见是个难以对付的劲敌。

樊英想了一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在房中放了一锭银子,作为客店的房饭钱,悄悄走出门外,跨上坐骑,连夜飞奔。

夜间小路难辨,幸喜樊英的坐骑是一匹好马,窜高纵低,并没有将樊英掼下来。跑了半个时辰,前面一片空林学史大纲》(上卷)、《白话文学史》(上卷)、《水浒传考证》、 ,遮着去路,樊英跳下马背,索性牵马走入林中,准备穿过这片林子,再觅去路。忽听得后面马声长嘶,那客商竟然也在深夜之中策马追到,而且丝毫不顾江湖上“逢林莫入”的禁忌,放马直入林中,在马背上拨得两边树枝喀喇喇地作响。樊英见他只是一人,心中想道:“反正要见个水落石出,怕他何来?”横刀在手,反而迎上去道:“尊驾苦昔追逼,这是为何?”

那人“嘿嘿”干笑,左手一晃,将手中的火折烧燃,突然向脚边的茅草一掷,登时烧了起来,左右扫了一眼,这才说道:“各走各路,客官何故相疑?”樊英见他出手,分明是顾忌自己林中另有理伏,所以点燃茅草,以避暗算,这一手若非江湖上的大行家,急促之间,实是难以想到。樊英哈哈一笑,横刀护胸,朗声说道:“尊驾在黑夜之中策马赶路,这也未免太奇怪了。”那人笑道:“然则尊驾在黑夜之中赶路,就不奇怪了么?”樊英道:“彼此彼此,所以咱们还是敞开了胸,说个清楚的好!我是逃犯,你是何人?”那人道:“你是逃犯,我是跟着逃犯走的人!”樊英冷笑道:“你是公差,俺倒走了眼了。好呀,我就在这儿等着尊驾动手!”那人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谁要和你动手,你既是逃犯,为何还不快走?”

樊英怔了一怔,喝道:“你端的是什么人?”那客商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也端的是什么人?”樊英道:“我不是对你明说了吗?”那人道:“你犯的是什么罪?”樊英道:“我是夜闯天牢,图劫于谦的人!”那人道:“于谦的人头谁偷去了?”樊英道:“好,我已说得清清楚楚,你是何人?”那人道:“我是暗中保护你的人,咱们都是一条路上的朋友,我也想见那位偷头的义士,若承你瞧得起朋友的话,就烦你引见如何?”

樊英眼珠一转,狐疑不定,心中想道:“看来他不像是追捕我的,但怎么认定我是要去见那偷头的义士?”那人道:“怎么,你还是疑心么?你试想我若是公差虚无法语néant的意译。法国萨特的用语。指意识的特 ,何以跟了你两日两夜,还不下手?”樊英不声不响,突然走近那客商的坐骑,那匹马正在吃草,见生人走近,蓦然一声长嘶,樊英道:“尊驾这匹坐骑,相貌不扬,确是神骏之极!”伸手一拉,那人喝道:“你干什么?”那匹马见樊英来拉,长嘶人立,举蹄便踢,樊英伏身一托马蹄,只见马蹄铁上烙着“大内御马”四字,樊英伏身一滚,在间不容发之间,在马蹄之下逃开,哈哈大笑道:“如今我认得尊驾了!”

原来樊英机警异常,见这匹马似素经训练,起了疑心,他知道御马身上必有记号,这一试果然试了出来,这一下立刻真相大白,原来这人竟是大内高手,暗中追踪,所以不早动手的原因,乃是他认为偷头之人,必是樊英一党,所以想从樊英身上追出那偷头的义士来,看他敢单骑追踪,而且长线放鹞,把樊英作为线索,企图一网打尽,这人只恐还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卫士而已!

果然那人一点也不惊慌,被樊英识破行藏,反而哈哈笑道:“尊驾好眼力,凭这一点,我就值得与你交个朋友。”蓦地沉声喝道:“你听过阳宗海的名字没有?你若想我剑下留清,就乖乖地领我去捉那偷头的叛逆!”

樊英吃了一惊,当时天下几位著名的剑客,南有张丹枫,北有乌蒙夫,西有阳宗海erabend,1924—)的“无政府主义认识论”等学说,形成了 ,东有石惊涛,其中张丹枫与乌蒙夫已隐居多年,石惊涛因盗大内宝剑,犯了重案,逃亡海外,亦是久已不闻消息,只有阳宗海纵横西南,江湖上不断传出他心狠手辣的勾当。这阳宗海据说是赤城派的后起之秀,但赤城派的前辈却从不管他,而且骑的是大内御马,想来他已受了当今皇上之聘,那些卫士所称的“阳大人”,大约就是指他了。

樊英吸了一口气,镇摄心神,道:“好,我领你去!”迈前一步,手腕一翻,蓦地一刀劈下,这一刀出其不意,来得迅捷无比,只听得阳海宗“嘿嘿”地一声冷笑,双指一搭,搭着刀背,往前一捺,樊英这一刀足有数百斤气力,竞被他双指一捺,刀锋反劈,说时迟,那时快!阳宗海已就在这刹那之间,反手拔出长剑,喝道:“你也吃我一剑!”樊英久经大敌,刀柄一旋,阳宗海双指一松,一剑剁到,樊英虚晃一刀,右脚疾起,刀斫掌劈,完全是拼命的招数,那一脚眼看踢到阳海宗持剑的手腕,只听得阳宗海又是”嘿嘿”地一声冷笑,身形一闪,只听得“唰”的一声,剑已从樊英的肩头剁过,这还是阳宗海有心要留“活口”,所以这一剑只是刺穿了樊英的垫肩,要不然再低两寸,樊英的琵琶骨就要穿个透明窟窿。

樊英的伯父,当年与张丹枫齐名,号称“京师三大高手”,家传武艺,亦是极为了得,阳宗海这一剑稍为留情,樊英转身急退,阳宗海正待收剑再刺,樊英陡地大喝一声,反手一刀,后脚一蹬,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虎尾脚回马刀”。避得了刀,避不开脚,阳宗海是海内有数的高手,焉能给他踢中,但亦不能不倒退三步,避其凶锋。樊英“虎尾脚”一蹬,一踢一斫,并不回头,反而往前一扑,突然冲过火堆,拾起两块烧得火光熊熊的干柴,向阳宗海猛掷。

原来樊英自知不敌,那一刀一脚,看似反攻,实是走势,阳宗海冷笑道:“我今日若教你逃出掌心1917—1924年间,把马克思主义同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 ,我阳某永不在江湖行走。”那干柴带着火光,劈面飞来,阳宗海呼的一掌,劈空打出,竟在离身七尺之外,将干柴打飞,火光熄灭,但那两匹马受惊,狂嘶乱撞,阳宗海将马制伏,樊英已逃入林子。

阳宗海艺高明大,不顾“逢林莫入”的禁忌,借着火光,紧紧追赶,樊英叫道:“并肩子的出来呵!”阳宗海道:“你纵有理伏,我亦不俱。”忽听得林子外隐隐有马嘶之声,阳宗海“哼”了一声,以为樊英真有同党,飞身猛扑,提刀便斫。他是想先把樊英伤了,再迎战来敌。

樊英绕树疾走,阳宗海一时之间竟也斫他不着,追得急了,樊英又招架一两刀,阳宗海武功虽远较樊英为高,但想在三招两式之内将樊英打倒,却也不能。阳宗海天怒,那口长剑左穿右刺,追着樊英的身形,毫不放松,左手却在暗器囊中掏出了一把铁莲子,一颗颗地弹出去,专取樊英的十二麻穴,樊英靠着树木遮蔽,躲躲闪闪,缠了一会,阳宗海喝声“着”,一脚踢折了一棵小树,樊英正绕树打圈,小树一倒,现出空隙,但听得“嗖”的一声,一颗铁莲子已打着了樊英背心的“天敬穴”。樊英身上穿有护心软甲,饶是如此,背心也酸麻发痛。

樊英大叫一声,猛然扑出,反手一磕,又将两颗铁莲子打飞,这时已走到密林深处理论和阅读理论中解放出来:作品不再被看作现实的再现和 ,火光在远,甚为微弱,林中荆棘甚多,樊英斜身一扑,竞冲入一堆荆棘革莽之中,择动宝刀四处乱扫,披荆斩棘,劈开一条逃路,阳宗海的剑远不如樊英缅刀的锋利,追入荆棘丛中,被勾着衣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骏马嘶风 少年显身手 高人送帖 庄主荐龙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