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6回 败寇成王 道旁谈史事 伤心惊变 湖上起风波

作者:梁羽生

只见白衣少年的帽子已跌落地上,方巾亦已散开,露出满头秀发!原来武振东虽然急化收掌,但掌风己把他的帽子与方巾震得跌落散开,众人因为毕擎天受伤,一时未曾注意,听了毕擎天的惊叫之声,随着他的目光看到白衣少年头上,这才知道他竟然是个少女!

这一下当真是变出意外,大家都说不出话来!忽听得那老太监道:“承珠,承珠!果然是你!毕寨主子你有恩,不可动手!”白衣少年呆了一呆,剑尖一挑,将帽子挑起,重新戴上,忽地抚剑一揖,缓缓说道:“毕寨主,大恩不言报,日后你若有所需,水里火里我都听你差遣,只是你若然骂张大侠,那就休怪我与你反目成仇!”收剑一跃,旋风般跑出屋外,毕擎天大叫道:“于兄,请留步!”他叫开了于兄,一时间未能转口,只见那“白衣少年”高声长啸,他的那匹白马本在园中,应声而来,“白衣少年”一跃上马,这马端的是神骏之极!被主人在背上一拍,竟然跳过丈多高的围墙,只听得密密的马蹄声有如擂鼓,霎忽之间蹄声渐远渐隐,想是去得远了。众人均是惊诧之极,猜不透她何以如此不近情理?

这白衣少年名叫于承珠,正是于谦的独生爱女(曹太监知道于谦无子,曾对毕擎天言及,所以刚才毕擎天怀疑她的身份)。昔年云蕾在于谦家中,见她生得可爱国翰《玉亟山房辑佚书》、黄爽《汉学堂丛书》都有辑录,另 ,甚是喜欢,她与张丹枫结婚之后,便收于承珠为徒,带她到太湖去住了几年,学成了一身武艺,云蕾和张丹枫不但把玄机逸士所创的剑法倾囊传授给她,云蕾还把她的暗器绝技飞花打穴也教了她,云蕾初出道时,曾仗着这路暗器得了个“散花女侠”的美名,如今经过将近十年的熟习精研,更是出神入化,云蕾有个心思,她因自己在江湖上不过两三年便遁迹太湖,因此想于承珠不但承继她的武功,也承继她“散花女侠”的雅号。

于承珠几年来得张丹枫与云蕾的悉心传授,不但承继了他们的武功,也承继了他们的气质,张丹枫夫妇如今亦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与她的年龄距离不算很大,故此她对张、云二人,不但是师徒情份,而且视同父母,视同好友,比老父还要亲近得多,她是个未经世故纯任性情的少女,所以一听有人辱及她的师父,在那一霎之间,便立刻心情激动,竟不管这人是于自己有恩,也要拔剑而起了。

这时她已驰出十数里外,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事,不觉一阵迷茫,讷讷自语道:“我做得对呢,还是不对?”

于承珠心中闷闷,策马前行,想起那毕擎天的粗旷豪迈,自是有一种英雄气慨,但总是不能叫自己心折论权威恩格斯写于1872年10月至1873年3月。1873 ,到底是有什么不顺眼之处,自己也说不上来。刚才那一剑刺得对是不对,自己也不能判定。父仇该不该报,如何报法,这种种都引起了于承珠思想的纷乱,要知她不过仅仅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女孩子,别人在她这个年龄,可能还不解优愁,只知道嘻嘻哈哈地过日子呢,而她却遭遇了惨痛的巨变,心灵上负上了与她的年龄大不相称的重担。这时她只有一个愿望,但愿早日赶回太湖山庄,抱着师母痛哭一场,然后再向师父请教。

那匹白马本来疾跑如风,不知怎的忽然慢了下来,于承珠轻拍马背,柔声叫道:“马儿呵,快些跑吧。”那白马嘶了两声,口中吐出白沫,定得更慢了。于承珠大是奇怪,她从未曾见过白马会这个样子!这匹白马本来是张丹枫的坐骑,名为“照夜狮子”乃是世所罕见的宝马,端的是日行千里,逐电追风,于承珠平素只嫌它走得太快,想不到它如今竟是一步一步地挨着走,连病马也不如。于承珠跳下马背,只见白马在嘘嘘喘气,口中白沫飞溅,于承珠又不懂医马,心中大急,毫无办法,想起这白马从来未生过病,又是心痛,又是怜惜,抱着马头,轻轻抚拍,柔声说道:“再走几里路吧,到了前面的小镇,我给你吃个饱饱的,再找人替你治病。”那白马似是熟知人意,忽地一声长嘶,前蹄微屈,往时它主人骑它之时,它总是这个样子,于承珠心中不忍,但见那匹马嘶鸣顾盼,待着自己,只好跨上马背,白马嘶了一声,又放开四蹄疾跑,但只是过了一际,又慢了下来,竟似不胜疲劳,口中的白沫喷得嘶嘶作响,于承珠正想下马牵它,忽听得背后马蹄疾响,有人叫道:“于姑娘,你的马走不动啦,咱们再谈一谈。”

一回头,只见那人浓眉大眼,短须如裁,可不正是毕擎天,于承珠正没好气,说道:“有什么好谈的?”毕擎天道:“我刚才骂了张丹枫,惹你生气。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骂张丹枫?”于承珠心中恼怒,手按剑柄,道:“我不要听。”,之后,似觉太过,又道:“你替我收殓爹爹,我自是感激你的大恩,但我早就说过,不许你再提张大侠的名字!”毕擎天道:“咦,这倒奇了。张丹枫是你的什么人?”于承珠道:“不要你管。毕大龙头,咱们各走各路,你的恩情,我日后总有报答于你。”

毕擎天笑道:“好,你不听我就不说。我有一个故事,你听不听。”于承珠心道:“怎么他还有闲情逸致给我说故事?”她到底是小孩心情,便道:“好,你有什么故事《王氏家藏集》、《王廷相哲学选集》等。 ,说出来听听。”

毕擎天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和尚,他的本事大得不得了,不但精通武功,而且熟知兵法。他有三个徒弟,一个是小叫化,一个是运私盐的,还有一个既做过和尚,又做过叫化,后来大徒弟和二徒弟都曾经称王称帝,后代也曾享富贵荣华,只有最小那个徒弟,一无所成。他为二师兄和大师兄在长江交战,战死之后,连尸骸也捞不到。他的后代便永远流浪江湖,做叫化做和尚,还要时时提心吊胆,逃避皇帝的追缉。

“但这小徒弟在未战死之前,却和他的师父做了一件露古烁今之事,那小徒弟既不想称王,也不想称帝,他长年伴着师父云游四方,帮助师父将各地的山川险要、用兵攻守之地,画成了一份军用的天下详图,谁人若得此图,便可图王霸之业,后来他和二师兄在长江战死之后,这份地图不知下落,那个大师兄,亦就是那个小叫化,自此统一江山。但仍不放心,传下遗诏,要后代的帝皇,追查那两家后人和那份地图的下落。

“按说这份地图应该是两家共有,伺况那第三个徒弟出力最多,更应该有权处置。不料事过百年,那份地图又再发现,落在二徒弟的后人手中认为单子是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体,它构成事物的最小单位。德 ,这人竟然将地图献与仇人,让他子孙万代,永为皇帝,失了天下英雄之望,你说这事情应不应该,公不公道?”

于承珠冷冷一笑,道:“原来你说来说去,说的还是张大侠张丹枫。那可并不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老和尚是彭莹五,小叫化是朱元璋,运私盐的是张士诚,那个既做过和尚又做过叫化的第三个徒弟大约是你的祖先毕凌虚了。毕大龙头,这些陈年旧帐你还提它做甚(按朱、张、毕三家之事,详见拙著《萍踪侠影录》)

毕擎天道:“即算张丹枫名满天下,我也说他这事情做得不合。”于承珠怒道:“那时瓦刺入侵,你不知道吗?抵御外敌岂不是紧要于自家争王争帝?”毕擎天道:“这地图乃是张、毕两家之物,实在说来,我毕家更应做大半个主人,他说也不与我们说一声,就拿去交给皇帝!”于承珠道:“不,他是交给我的父亲。”毕擎天目光一闪,往下说道:“这是第一个不合,抵御外敌固然紧要,但总也该取得我家同意。”于承珠冷笑道:“原来你是争一口闲气。”毕擎天不理这话,仍然往下说道:“再者这地图照理他应留下副本,或者在打退瓦刺之后,就应取回,总之,张丹枫总会留有一份,但我爹爹临死之前,曾派帮中兄弟问他取回,他却坚说没有。如此不顾当初两家的义气,这岂不是第二个不合?”于承珠冷笑道:“张大侠又不想称王称帝,他为何要留下副本或向我爹爹取回!他说没有就是没有。你敢不相信他!”

毕擎天哈哈一笑,道:“你如此偏袒,我也就不必说下去了。”于承珠怒道:“好,你再说。”毕擎天道:“就算他真的没有留下副本,天下谁不知道张丹枫聪明绝顶史观的对立。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唯心史观一直占据统 ,过目不忘?他就是默写一份也可以写得出来。”于承珠听他称赞自己的师父,怒气稍敛,微微一笑,只听得毕擎天往下说道:“再说若他真的没留下副本,那就更为不妙。我已查明这地图并不在你家中,那当然是落到皇宫大内之内了。”于承珠面色一变,“呵呵”地叫了一声,毕擎天说道:“这有什么奇怪?这忘思负义的皇帝什么事做不出来?他杀了你的爹爹,抄了你的家,这幅地图还有放过的?”

于承珠想的可不是这个,她听了毕擎天的话,料想毕擎天定是到她家中搜查过那张地图,大约是他来搜查之时,家中财产已被没收入宫,地图当然没有找着,父亲的诗稿则可能是抄家的人不放在眼内,随便抛弃,以致被捡去。于承珠心道:“我本以为他冒险入京,闯天牢,劫人头,纯然是为了我的父亲,暗知他另有所图,敢情那张地图才是他最着重的东西!”于承珠一片怒火起先虽然因为毕擎天骂她师父!令她大为反感,但心中仍是对他非常感激,如今听了这话,那感激之情,自然而然地打了一个折扣。在神色上也就自然地表露了出来,毕擎天也似察觉到了,只见于承珠作了一揖,道:“毕爷的话说完了吧?我可要走了。”面上没有怒容,话也说得客气,神请却是冷漠之极,毕擎天平素豪气如云,这时却不自禁地心内一酸,好生失望。

于承珠手抚马背,骑着马刚走得两步,忽听得毕擎天叫道:“回来!”于承珠道:“毕大龙头,你还有何指教?”毕擎天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忘记的没有?”于承珠想了一想,道:“嗯,是了,我父亲的诗稿,请你交回。”毕擎天哈哈笑道:“果然是个孝女。除了那首咏石灰的诗我已裱糊伴你父亲的灵堂,其余的诗稿都在这里。”于承珠接过诗稿,淡淡道谢,缓缓说道:“那首一诗你读多两遍,很有好处。”毕擎天面容一端,盯着于承珠道:“你敬爱父亲,继承家学,自然算得尽了孝道,可惜还不是真的孝女!”于承珠道:“怎么?”毕擎天道:“你父亲冤死,上下同愤,为什么你无动于衷?”于承珠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毕擎天道:“你的父亲是谁杀的?你为什么不想报仇?如今北五省的绿林豪杰,结为同盟,你为什么不留下来,与我们共图大事?”于承珠道:“原来你是想我也留下来,奉你为大龙头!”毕擎天皱眉道:“天下百姓如处沸汤,我岂是为自己打算?”于承珠道:“古往今来,凡想做皇帝的人都会说这句话。”毕擎天冷笑道:“如此说来,你还是大明忠臣于谦的女儿,但却不是一个孝义双全敢作敢为的女中豪杰!”

于承珠一阵惶颧,她年纪还小,叫她在即时之间,决定自己今后一生的出处,实是超出了她心灵的负担的自在之物,它是超验的,不可认识的,因而是彼岸的。自 ,只听得毕擎天又冷笑道:“难道留在我山寨之中,就法辱你千金小姐的身份?”于承珠怒道:“我父亲一生廉洁,日常亲自缝衣补屋,天下所知,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毕擎天道:“那么一言立断,你愿不愿报仇,你愿不愿留下?”于承珠道:“报仇与留下,这是两件事情,再说我也得问过师父。”无意之间,她不觉泄漏了自己师父的消息。

毕擎天哈哈大笑,道:“我早就看出了你是张丹枫的徒弟,怪不得对师父如此维护。”于承珠道:“你既知张大侠是我师父,就不该在我面前出言抵毁。”毕擎天道:“张丹枫自己的仇也不曾报,他会替你报仇。”于承珠柳眉一竖,道:“我师父在大敌当前,捐弃私仇,这才是真英雄大豪杰的胸襟。”毕擎天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朝廷无道,英雄纷起,你难道说他们要把朱明天子,取而代之,为的就只是私仇,不算豪杰?”于承珠瞪了毕擎天一眼道:“那也不可一概而论,你是不是英雄豪杰,这要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败寇成王 道旁谈史事 伤心惊变 湖上起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