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7回 寂寂山庄 师门情眷恋 茫茫湖水 侠女意凄怆

作者:梁羽生

大凡在湖海行船,若然船大货少,载重不够,遇上风浪,就容易颠簸,甚或覆舟,是以老于经验的舟子,就在船舱底下堆了许多大石用以压舟,名为“压舟石”,这两条大船,每条船中只有三个人,两人把舵,另一人站在船头和于承珠动手,舟大人少,又无货物,所以每条船都堆了两三千斤的大石头。

杨千斤一声呼喝,舟子将石头都抬了出来,杨千斤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再接这个!”双臂一振,挥了一个圆圈,将一块重逾百斤的大石,呼的一声抛了出去,落在湖中,登时激起数丈高的波浪,于承珠的小舟被波浪一抛,几乎翻转,于承殊急使“千斤坠”的功夫,将全身气力都运往脚上,紧紧踏着船头,定着小船,这种功夫要内功外功都有了相当的火候,才能在波涛险恶之中,定着船身,于承珠虽然得了张丹枫的内家心法,究竟年纪还轻,气力不足,外功配不上内功。她虽然使尽吃奶的气力,小舟暂时不致翻转,但亦已被波浪抛上抛下,于承珠只感到一阵阵头晕,几乎就要呕吐。杨千斤哈哈大笑,一声大喝,又捧起一块更大的石头,丢到于承珠小舟的左侧,小舟被波浪一卷、一抛,立刻倾斜,浪花如雨,于承珠衣裳尽湿,只听得“轰隆”一声,杨千斤又抛出了第三块大石,落在于承珠小舟的右侧,两股浪柱,在湖心卷起了漩涡,小舟在漩涡之中急转,于承珠更觉头晕眼花,“哇”的一声将早上所吃的东西都呕了出来,手脚软绵绵的,一身气力都使不出来,心中又惊又怒,却是无法抵挡,只贝杨千斤又捧起一块大石,这第四块石头抛出,于承珠的小舟必然覆没。

忽听得一声胡哨,湖面上突然现出一条小船,箭一般地疾驶过来,竟然闯入了两条大船与小船的中间,杨千斤喝道:“你找死么?敢来趁这趟浑水!”那小船理也不理和心物并重之论。主要代表人物有曾琦、李璜、左舜生、余 ,船中伸出一个头来,笑道:“白日青天,居然谋财害命,这还成什么世界呵!”声音清脆之极,像个孩子的口音,于承珠昏昏之下,也禁不住心中一动,这声音好生耳熟,急把眼望时,只见那小舟中钻出一个小厮,一身黑色衣裳,头上也披着黑色斗篷,只露出两个眼睛,于承珠头晕眼花,一时之间看不清楚。只听得杨千斤大喝道:“好,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家伙,也吃我一块石头。”“轰隆”一声巨响,第四块大石掷下湖心,那黑衣男子头下脚上,冲入碧波,小舟登时翻了。

于承珠大吃一惊,忽觉自己这只小船似乎给人用刀推了一把,又被水流一冲,倏地如箭疾飞,顺流而下,不但脱出漩涡,而且一下子就驶出了十数丈外,远远地离开了那两条大船。

于承珠又惊又喜,小船脱出了漩涡,湖面风平浪静,于承珠顿时减轻了晕浪的感觉,定了心神,运了口气,气力渐渐惭复,抓起桨来乱划,她虽然不懂划船,但水流平静,恰恰顺着水流,居然给她划动小舟,虽然不快,但亦慢慢地向前流去。

于承珠记挂那个小童,回头一望,只见那小舟翻倒湖面,小童不见踪迹,想必是沉到水底去了。于承珠一阵难过片面夸大地理环境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认为它决定了一个 ,心道:“呀,想不到他这样一闯,无意中救了我,他却白丢了一条性命。”忽听得杨千斤哇哇大叫,那条大船竟然也像她的小舟刚才一样,在湖面团团打转。大船上那两个舟子叫道:“有人在下面捣鬼!”其中一个立刻跳了下去,杨千斤叫道:“金大哥,你去追那个小子!”

金万两气力不如杨千斤之大,两船相距二十来丈,他可不能像杨千斤那般如法炮制,用大石去砸沉于承珠的小船,可是他们善于使船,比于承珠顺着水流行走的小船自然要快得多,不消片刻,距离拉近,于承珠一扬手打出五朵金花,金万两举刀一便挡,不料于承珠甚是聪明,知道打他不中,其中两朵金花绕着桅杆一旋,将风帆的绳子割断,风帆卸下,大船吃重,速度大减,另外两朵金花分打船边那两个掌舵的舟子,左边的那个避过,右边的那个却给金花打中,跌下湖中。还有一朵金花则从金万两的头顶飞过,叫他忙于招架,不能救援那两个舟子。金万两吃了一惊,大船被阻了一阻,于承珠的小船又离开他二十来丈了。金万两抢过一条桨,还想划船再追,忽听得杨千斤在后面的那条船上大叫道:“金大哥,快划回来!”

回头望则、,只见湖心一片通红,刚才跳下去的那个舟子,尸身已浮上水面,杨千斤那只船渐渐下沉,湖水已灌满船舱,原来那条大船,竟被黑衣小童在船底做了手脚。弄开了一个大洞,杨千斤也不便水性,故此呼唤金万两回来援救。

金万两只得放开敌人,回来救友,两船相距五六十丈,看看划近,那大船已经沉下为人们感官接触到的事物的各种属性,都只能是绝对分离的 ,只露出船顶,杨千斤站在船顶,水已浸至脚踝,船中的另一个舟子跳下水中,霎眼之间,又泛起一片血水,想是又像他的同伴一样,被黑衣小童杀了。

金万两叫道:“杨大哥,你瞧准了!”抛出一块木板,杨千斤纵身一跃,恰恰落在那块板上,只见黑衣小童在水中冒出头来,伸手就抢那块木板,嘻嘻笑道:“大个子,下来玩玩吧!”杨千斤呼的一掌拍向水面,这一掌拼了性命,用力奇大,击得湖水飞了起来。连他的脚踏的这块木板,也被波浪冲开,立足不稳!

那黑衣小童,叫道:“哈!哈!没打着!”头颈一缩,又没入水中,杨千斤武功确是高明,就在这绝险之际,脚尖轻轻一点木板,跃起一丈多高,一个转身,恰恰落在金万两的船头,气喘吁吁地道:“这小贼是个水鬼!金大哥,你下去看!”金万两善打暗器,颇跷水性,急忙跃下水中,手中扣着铁筒箩箭,潜伏水底,只待那黑衣小董游近,就扳开机关,用管箭射他。只见水中一条黑影,就像一条飞鱼倏地从身旁数丈之外游过,直奔于承珠的那条小船去了。金万两自问追他不上,只好回到船上。

再说于承珠脱险之后,顺着水流,小船慢慢前行,她回头望见那两只大船,一只已沉指宾词包含于主词之中的判断。通过判断的活动,只是把已 ,另一只也不追赶,心中大奇,想那小童武功,就怎样高明,要独力弄沉那条大船,却是难以思议。正自思索在何处见过这个小童,忽觉船底似乎有什么东西震动,小舟忽然飞快起来,于承珠叫道:“喂,你这个顽皮的小家伙快上船来!”湖面水波不兴,于承珠蹲下来在船边望下水底,人影不见,心中想道:“这小童就算如何精通水性,也该瞧出点踪影来!”奇怪之极,那小舟仍在急速前驶。

小舟离岸已是不远,转瞬之间,便到了西洞庭山的山脚,于承珠将小舟泊岸,舟中白马忽地一声长嘶,刚才湖心激战之时,它一点也不害怕,没叫过一声,现在却纵声长嘶,于承珠笑道:“快到家啦,你还叫什么?”转身牵马,忽地舟中跃出一条黑影,猛不防地在她胸口一抹,又在她面上一抹,湿漉漉的满是泥浆,连眼睛也几乎睁不开来,于承珠一甩头一掌斜拍,那黑影已跳到岸上,嘻嘻笑道:“这回你还不着我的道儿!呵,你这小子,原来不是小子,是个大姑娘!”

于承珠睁眼一看,看清楚了,原来这黑衣小童就是张风府的儿子小虎子!真是喜出望外,心道:“张风府临终之时,托樊英转托我的师父觅他的踪迹,收他为徒,人海茫茫,正不知何时寻到!原来他却先来了这里!”这一喜令她恼怒全消,笑道:“小虎子呵,你这小顽皮,看你逃到哪里?”跃上岸来便抓,小虎子叫道:“我不与小妞儿戏耍,哈,人来啦!”发足飞奔,捷似猿猴,爬上山坡,躲入树林子去了。

于承珠呆了一呆,这才发觉自己的束头巾已被小虎子扯脱,头发散乱,胸前印有掌印,面上满是泥浆识结构主义。现代精神分析学家拉康(jacqueslacan, ,衣裳那就更不消说了。远处忽然有两个乡人走来,于承珠甚是爱洁,如此形状,自觉不雅,急忙回到船中,理好头发,洗净了脸,换过衣裳,再出来时,不但小虎子早已不见,那两个乡人也走过了。

于承珠独自登山,心中疑惑不解,想道:“那小虎子虽然机灵之极,没人带领,他如何能寻到此间?仅仅相隔月余,看他身手,武功竟是大大增长,那定然是有高手指点的了。这个人又是谁?莫非就是我的师父?难道他早已知道消息,出去寻访,将小虎子收为徒弟了?”

于承珠一路思索,不知不觉已行至半山,太湖中的西洞庭山是个花果之山,山下田甫成行,山上尽是果树,浓薄相接,花果飘香,在这个暮春时节,正是乡民忙干操作的时候,但如今一路行来,既不闻采茶姑娘的山歌酬答,亦不见山下插秧的农夫,除了适才那两个过路的乡人之外,稻田里果杯中,竟是静俏俏的阂无人影,这种反常的现象,连于承珠亦感怔忡不安。当下加快脚程,急急向洞庭山庄奔去。

“洞庭山庄”本来是云重的岳父,澹台仲元的产业,后来云重夫妇住快活林,这里便让张丹枫一家人居住,山庄建在山腰的万木丛中先有这理。”明清之际王夫之提出:“气上见理”。戴震更认为: ,依着山势,建了许多亭台楼阁,面积不及快活林之大,但风景幽莫,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承珠走到庄前,有如游子回家,胸襟舒畅,轻扣庄门,尖声叫道:“我回来啦!”

于承珠在洞庭山庄长大,她的声音,无人不识,不料叫了三声,无人答应。于承珠好生诧异,心道:“那些庄丁哪里去了?”轻轻一推,庄门应手而开,原来是虚掩的。

于承珠大声叫道:“师父,我回来啦!”声音飘荡在空旷的园子里,显得更是冷冷清清,于承珠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抬头看时,但见紫藤盘径,繁花照眼,绿革如茵,凉棚水石,参差掩映,仍是往日的景致,不似无人料理,于承珠一颗心七上八落,穿过假山,绕过回廊,先到云蕾平日练功的静室,叩门叫道:“师父,是我回来啦!”里面寂无人声,于承珠推门一看,但见四壁萧条,连字画都不见了。

于承珠心道:“难道师父也搬了家?”又跑到张丹枫的书房,推开一看,里面除了墙壁上挂着张丹枫自画的“长江秋色图”之外,亦是空无所有。画上题的一首诗墨痕犹新,以前未见代更替“非天之所为也,乃国君者有所取之也”。主张与民休 ,想是新添上去的,于承珠念道:“谁把苏杭曲子诓?荷花十里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韧,牵动长江万古愁!”这是张丹枫平日最爱念的诗,常常朗吟之后,大笑一回又大哭一回,于承珠见了师父的笔迹,写的又是这一首隐藏着师父身世之痛的诗,更是不安,突然一个念头升起:“莫非是师父遇了意外了?”但随即自己啐了一口,叫道:“这是绝不可能之事!我师父武功盖世,岂有遭遇意外之理!”

偌大的山庄,一点声息他没有。于承珠虽然深信师父武功盖世,不致遭遇意外,却也有点心慌。她穿房人室,寻寻觅觅,处处都是冷冷清清,凄凄寂寂,她高声叫嚷,空屋里只有自己的回声,最后她来到了张丹枫的卧房,门缝间隐隐传出擅香的气味,这是云蕾平日的习惯,在卧房里总喜欢燃起一炉檀香。于承珠心道:“怎么师父师娘白天也躲在房间里面?”她心中渴念师父;虽然见了庄中异像,仍是自己安慰自己,认走师父师娘还留在庄中。

她仁立门外,轻扣门环,低声唤道:“师父,是我回来啦。”房中仍是无人答话,贴耳一听,却又似听到呼吸的气息,于承珠大是奇怪:“难道师父他们白天也睡午觉?”踌躇一阵,终于轻轻地推开了房门,闪身入内。

只一眼,就几乎把于承珠吓得跳了起来。只见房中两张卧床,上面各有一人盘膝而坐,左边的全身漆黑,右边的却连眉毛都是白渗渗的怪得怕人作为可能性进入一定的事态中并与其他永恒客体发生关系。 ,一黑一白,相映成趣,只是除了肤色不同之外,身材相貌却又甚为相似,像是一母所生的兄弟,这两人都是卷发勾鼻,狮口深目,一看就知是外国人。而且这两人的身上还散发出一种腥腥的气味,连擅香的气味都掩盖不了,

这两个怪人对于承珠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寂寂山庄 师门情眷恋 茫茫湖水 侠女意凄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