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侠》

第08回 骏马嘶风 散花惊妙技 神拳却敌 飞矢射强仇

作者:梁羽生

这两人穿的都是黄绢长袍,搭着白绸披肩,束有头巾,高鼻深目,一看就知是阿拉伯人。更妙的是两人不但一般打扮,面目也完全一样,只是一个缺了左耳,一个缺了右耳,小虎子笑道:“妙呵,妙呵,我看这两个怪人也是和我的两位师父一般,乃是双生兄弟。两对双生兄弟做大对头,真是天造地设,妙不可言。”西洞庭山虽不甚高,但从山脚来至山腰,亦有数十丈,而且山路迂回,果林遮道,少说也得走半个时辰,也不见这两人作势奔跑,竟是晃眼之间,就到了半山,小虎子话刚说完,两人已到了石阵左边的山坳,看他们所走的方向,不必经过石阵,便可上山。于承珠甚是着急,小虎子道:“好,我引他们,你的金花暗器可要发得合时。我去也。”跑到果林中,抱着一棵批把树,迅即揉升树顶,于承珠不知道小虎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但知道他鬼怪精灵,必有古怪的法子,便在小虎子附近数丈之地理伏。

转眼之间,那两个人已走入果林,以这二人的武功,当然知道林中有人,但见树顶上是个小孩子,却是不以为意,只当是想偷摘批把果的顽童,两人边走边谈,说的是叽哩咕噜的阿拉伯话,于承珠一句也听不懂,只见他们刚刚走到小虎子那棵枇杷树下,两人低头说话,小虎子忽然拉开裤子,撒下一泡尿来。

两人吃了一惊,飞身一跃,左右分开,脸上已溅了几点尿珠,臭味攻心《表记》、《场记》为其著述。 ,两人勃然大怒,喝道:“小顽皮,想找死么?”说的竟然是中国话。这两个怪人一挥左掌,一挥右掌,在距离枇杷树二丈开外,就发出劈空掌来!

只听得呼呼两声,楷杷果纷落如雨,树上枝叶籁簇摇落,就如刮大风一般,树身也摇动了一下,于承珠见这威势,亦是惊心,立刻将扣在两手手心的金花暗器,一齐发出,每边六朵,各奔一个怪人。

六朵金花,打的都是要害穴道,端的非同小可,那两个怪人“咦”了一声,只见两兄弟动作如一,一个向左跳起,一个向右跳起,各自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打横一捞,各自替对方接了那六朵打穴金花,于承珠的金花暗器,周围长着棱角,可以割破皮肉,这两个怪人竟是毫不顾忌,一抄就全都抄入掌中,磔磔怪笑,再张开手时,只见金花都已被他们捏得变成粉屑,就如洒下了一蓬金光闪闪的金砂!

只见小虎子在枝叶果子纷飞的当中,一个筋斗冲了下来,立刻飞跑。原来这两个怪人见小虎子是个顽童,虽然恼怒,却也不想致他于死秀、郭象注《庄子》,发明奇趣,创独化说,明“内圣外王之 ,所以劈空掌只用了三成力量,打算将他震落地上,再行责骂。要不然小虎子哪还有命在。

那两个阿拉伯怪人是一对孪生兄弟,大哥名叫阿萨玛,二哥名叫阿合玛,是伊朗王子所供养的两位国师,足迹遍及欧亚,这次为了一件伊朗的宫闱奇案与黑白摩诃兄弟有关,其中还牵涉了一件盗宝案,两兄弟追踪黑白摩诃,从伊朗追至印度,从印度追至中国,黑白摩诃胜不了他们,他们也拿不住黑白摩诃,双方武功在伯仲之间,万里追踪,兀是分不出胜负。这两兄弟也像黑白摩诃一样,武功甚杂,学兼欧亚,他们的劈空掌便兼具有阿拉伯的外功和西藏密宗的柔功,掌力刚柔相济,收发自如,非同小可,两兄弟见小虎于是个顽童,这一劈空掌只用了三成力量,满以为小虎子必定给掌刀劈晕,哪知小虎子从树上一个筋斗倒翻下来,居然还能奔跑,倒是大出他们兄弟意料之外。怔了一怔,又给于承珠的金花暗器阻了一阻,霎眼之间,小虎子已在于承珠掩护之下,逃出了二三十丈之地。

阿萨玛一声怪笑,用阿拉伯语对兄弟道:“哈,想不到在这里居然有这样本事的娃娃,我要那个大的,你要那个小的。”他的意思是想收于承珠与小虎子为徒,阿合玛应了一声,两兄弟心意如一,脚尖一点,倏地掠出了六七丈,各挥右掌,发出了五成掌力,于承珠正在奔跑,陡觉背后劲风疾扑,脚步一滑,稍稍避开,距离虽远,上身仍不由自己地晃了两晃,阿萨玛掌力加强,见于承珠仍然不倒,更是诧异,脚尖一点,又飞出六七丈地,猛地双掌齐发,用了八成力量;论于承珠的功力,若然给阿萨玛的掌力直接打到身上,那自然是抵挡不住,但劈空掌力,即算练到止上的境界,也和对敌时直接相触的实际掌力有所距离,何况还隔着十余丈地,于承珠听风审力,自问还支持得住,但小虎子却抵受不了,好个于承珠,不愧是张丹枫夫妇的爱徒,机警之极,阿萨玛掌力一发,她陡地使个“二鹤冲天”之势,顺手将小虎子抓了起来,跃起二丈来高,奋力一挥,叫道:“站稳了!”掌风呼的一声,从她脚下掠过,几乎就在这一瞬之间,小虎子已给她掷入石阵。

阿合玛跟踪追到,于承珠前脚已跨入阵中,回头笑道:“好不要脸,欺负孩子。”阿萨玛道:“你拜我们为师,有你的造化。”于承珠道:“你有什么本领不同、相互独立的实体,但能相互作用或交互感应,其相互 ,要收我为徒?”阿萨玛伸手一抓,于承珠反手一剑,寒光疾起,剑锋一颤,分刺阿萨玛胸口的“璇玑穴”和胁下的“关元穴”,正是百变玄机剑法中的一个杀手绝招,更兼用了全力,那自然不是她刺黑白摩诃之时,心存顾忌所比的。

阿萨玛见她出剑如风,变幻无方,也不禁微微一惊,想不到一个rǔ臭未干的少年,竟然有这样精妙的剑法,倒也不敢怠慢,看剑光杀到,立即前身一倾,伸指一弹,左手打横一捞,只听得“铮”的一声,于承珠的青冥宝剑竟然给他弹得几乎脱手飞去。他这一弹一捞乃是阿拉伯的摔跤时所用的擒拿术,于承珠本来避不开,但她机灵之极,这一剑实是以进为退,被他一弹之后,立刻借力反跃,并不前攻,反而后退,阿萨玛捞了个空,身子扑入石阵,阿合玛跟着也进来了。

这石阵乃是彭和尚当年接着诸葛武候的遗法所布,分成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一入阵中,千门万户,若非熟知阵法,走出生门,即算有多大本领,也走不出,阿萨玛兄弟,不知所以,在乱石堆中,绕来绕去,但见于承珠与小虎子在阵中忽隐忽现,东斫一刀,西刺一剑,扑上去抓时,忽然又不见了他们的踪迹,霎眼之间,他们又从斜刺或者背后杀来,俩兄弟虽然不惧受伤,但却也给他们弄得头昏眼花,越来越深入石阵。

阿萨玛心中一凛,对兄弟道:“咱们找的是黑白摩诃这两个老怪物,何苦与这两个小家伙纠缠。”各出一掌护身,寻觅退路。小虎子扮了一个鬼脸,叫道:“你们又说要收我为徙数论派(sāmkhya)音译为“僧佉派”。古代印度哲学派 ,我就在这里,你们怎样又不敢来了,师父也怕徒弟么?”阿萨玛兄弟给他一激,回身反扑,小虎子一跳就跳到了于承珠旁边,跟着她转了几转,阿萨玛兄弟跟着乱转,越陷越深,竟然给他们引入了死门。阿萨玛渐觉心烦意躁,小虎子、于承珠不住地发言冷诮,阿合玛大怒,双手一抱,抱着了一个凸出来的石笋,喝声“起”,硬生生的把一条重逾百斤的石笋拔了出来,在石阵中左劈石打,只打得沙石纷飞,于承珠将宝剑舞成一圈银虹,紧紧地护着小虎子,沙石一触剑光,立刻给激飞开去,那石阵虽是乱石堆成,并非山峰可比,但每堆乱石,亦是高达数丈,要打塌一个石堆,大非容易,阿合玛打得筋疲力竭,不过打塌了几个石堆,仍是找不到通到外面的门户。

阿萨玛较为沉着,将兄弟喝止,定睛一看,那些石堆,每个高约十丈,寻常之人,自是攀不上去,但却难不住阿萨玛兄弟,阿萨玛叫兄弟给他在下面守护,预防于承珠的暗器,他自己手脚并用,从一个乱石堆揉升上去,那些乱石尖削如刀,幸而阿萨玛练得全身铜皮铁骨,不怕受伤,不过一盏茶时刻,就攀至上面。刚刚伸头一看,忽听得山顶上传来哈哈的怪笑之声。

只见黑白摩诃站在山顶,居高临下,黑摩诃挽着一张大弓,白摩诃手握长箭,黑白摩诃身材本就高大,这时张弓搭箭,并立山头,威风凛凛,伊如天神。阿萨玛吃了一惊,只所得黑摩诃哈哈笑道:“你们连我的徒儿都对付不了,还逞什么强,识趣的快回去吧!”阿萨玛怒道:“装鬼弄怪,暗布陷阱,算什么英雄好汉,大胆的咱们再决一死战!”黑摩诃大笑道:“好呀,你不服输,咱们就再较量,接箭!”他们二人用阿拉伯语对骂,于承珠与小虎子虽然不懂,但听得声音铿锵震耳,乱石堆中回旋着嗡嗡之声,俨如金铁交鸣,怒涛击岸,也自不禁骇然!

于承珠与小虎子躲在阵中“生门”的一角,抬头仰望,忽听得“呜”的一声,长箭破空,劲风呼啸主张“动静者乃阴阳之动静”,“动而不离平静,静而皆备其 ,阿萨玛一个倒栽葱,从上面直跌下来,河合玛手攀石笋,飞跃揉升,张手一接,接不着哥哥,只听得又是“呜”的一声,阿合玛也跌了下来,两兄弟肩头都是一片殷红。石阵之中,金光一闪,两支长箭插在石上,箭尾兀自震动不休,铿锵之声,久久不绝!

原来黑白摩诃与阿萨玛兄弟功力本在伯仲之间,若在平地,打三日三夜,也未必分得胜负。如今黑白摩诃仗着神弓之力,在高峰放箭,力道之强,无与伦比,阿萨玛兄弟在石阵之中又转得头晕眼花,竟然躲闪不开。两箭均中,还幸黑摩诃手下留情,射的是肩头,并非要害之处,饶是如此,阿萨玛兄弟受了神箭的冲击之力,破了真元之气,非再苦练一年,不能恢复原来的功力。

小虎子虽是顽皮,见如此咸猛的声势,也自吓得目瞪口呆,他初学内功,略窥门径,见阿萨玛兄弟竟然硬挡了这两箭,若非内功有极高的造诣,这两箭定然穿过肩头,射碎筋骨,如今阿萨玛兄弟虽给射中,却能将那极刚劲的箭势消解了一半,震落地上,而且那消解之后的力道,还能令长箭插在石上,双方功力之深,确是骇人心魄!小虎子对阿萨玛兄弟衷心佩服,非但没有出言讥诮,反而上前去扶起他们。

阿萨玛睁着一双怪眼,手掌朝岩石一拍,突然一跃而起,道:“你这小娃儿倒好心眼。”左手一伸,把小虎子一把揪着合撰成书。计二十六卷,一百六十篇。以无为为纲纪,以建 ,将他打了个转,左掌在他背心一拍,于承珠大惊,急忙抢过来救,只见阿萨玛出掌快极,在小虎子背心连拍三下,一下将他推开,小虎子腹内咕咕作声,在地上转了儿圈,突然跃入阵中躲到一堆乱石的后面,于承珠道:“你怎么啦?”小虎子伸出半个头,连连摇手道:“你不要来,我要拉屎。”于承珠又好气又好笑,但见他面色如常,声音不改,却也放下了心。阿萨玛似笑非笑,两只怪眼仍然瞪着于承珠,把于承珠搞得莫名其妙,不知他弄的是甚玄虚?

只听得山峰上黑摩诃叫道:“看在你师弟这份见面礼的人情,承珠,你领他们出去。”阿萨玛恨恨叫道:“黑摩诃,我可不领你这个情!”白摩诃道:“你要与我较量,也得待一年之后啦!你瞧着,我这里还有一支未射,给你开路!”石阵布在山腰。离山顶少说也有百来丈高,两人说话,竟如面对。但于承珠却也听出,阿萨玛的声音短促,显是强用精神,中气不足。

话声未完,长箭破空之声又起,噼啪一声巨响,竟将阻在阿萨玛面前的一块石头射得分开两半,阿萨玛知道这是黑摩诃有意示威,下逐客令,冷冷一笑,道:“好威风,只是你这威风也不过仅仅一年。”拉起阿合玛随于承珠走出石阵,回头打量了于承珠一下道:“你也是那两个怪物的弟子吗?”于承珠道:“我的师父是张大侠张丹枫。”阿萨玛道:“哦,张丹枫,好,我领你的情,我记着啦。”

于承珠走回石阵,捡起那三支长箭,箭是黄金所铸,沉重非常,于承珠抱在手中“现象界”和“本体界”统一起来。认为美是纯形式的,普遍 ,好不吃力。走到生门,见小虎子正走出来,面色苍白,好像瘦了一些,于承珠道:“你怎么啦?”小虎子道:“没什么,只是大泻了一场,反而觉得非常舒服。”原来阿萨玛有一样绝技,能用推拿之法,给人治病,小虎子初练内功,过于求进,胸中郁积,他自己尚未知道,阿萨玛在他背心连拍三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骏马嘶风 散花惊妙技 神拳却敌 飞矢射强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散花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