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10回 妙技震矫娃 丐帮胜敌 神威惊教主 怪客提亲

作者:梁羽生

毕擎天略作安排之后,继续说道:“赤霞道人前年逝世,阴蕴玉知道之后,方敢在江湖上出头露面,七阴教也渐渐为人所知,到了去年冬天,那老不死的狗皇帝终于死了,接着便是你们的英雄大会,各省贡物相继被劫,哈,张兄弟,你们干得真是令人痛快。拿酒来!”毕擎天曾被明英宗祈镇诱降,弄得身败名裂,事隔多年,甚至在祈镇死后,提起他仍是恨恨不休。

就在此时,呼啸之声已是渐来渐近,但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老叫化们听着:我与你们丐帮井水不犯河水,识相的快把那两个小子送出来!”隔着三重铁门,那声音仍是极为刺耳,张玉虎心中一凛,说道:“这七阴教主确是不可轻敌!”毕擎天道:门上她在外面鬼叫,现在还不必理她!”门外那个阴恻恻的声音叫道:“好呀,你们不给面子,可休怪我手下无情!”接着是“轰隆”,“轰隆”的撞门声,砖头碎裂泥块落地声,嗖嗖的冷箭声,爬上墙头的嚓嚓脚步声,丐帮弟子的呼喝与七阴教徒的怪啸声,毕擎天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进,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好呀,你们要来送死便请来吧!”声音也隔着三重铁门送出去,荡起的回声铿铿锵锵,有如金铁交鸣,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张玉虎大为诧异,想道:“毕擎天的琵琶骨在八年之前被娄桐荪捏碎,当时虽得我师父的‘小还丹’保着元气,按说武功早已废了,怎的内劲还是如此沉雄。”

毕擎天不理外面的纷扰,在厮杀声中继莲说道:“各省的贡物相继被劫,震动天下,这时阳宗海的剑术已经练成,又复蠢蠢慾动,他便暗中出来奔跑,想拉拢三山五岳的人马与你们作对。”张玉虎笑道:“他大约还在做着复任大内总管的美梦。”毕擎天道:“各省贡物被劫的事情虽已轰动天下,但各省的督抚却讳莫如深,不敢禀奏皇上。阳宗海想出了一个毒计,计划把你们劫得的贡物再抢回去,这要比公开露面替哪一省保护贡物更可以邀功逞能!”张玉虎心头一动,想起了劫贡船的那个使独脚铜人的虬须汉子,但已无暇向毕擎天细问。只听得毕擎天续道:“那厮不知怎样打听到了他师父这段秘密,知道他还有一个武功高强、毒掌厉害的师姐,于是便去游说他的师姐、阴蕴玉虽说对师门毫无感情,但如今赤霞道人已死,她被抑制了这么多年,也颇想趁这机会,令七阴教名扬天下,就这样,她便受了阳宗海的煽惑,出来与你们作对了。”

话刚说完。丐帮弟子进来报道,七阴徒众已攻进了第二道铁门。毕擎天喝了一大盅酒,朗声说道:“把第三道铁门打开,让她们进来。”随即又吩咐一个丐帮弟子道:“给我再拿一大缸酒来。”

毕擎天喝了一大盅酒,意态甚豪,朗声说道:“八载幽居,髀肉复生,今天只怕又要再为冯妇了,张兄弟,我且和你喝酒观战!”这刹那间,张玉虎好似看到了义军时代的毕擎天,身虽残废,仍不愧是一世之雄,但令张玉虎不解的是:听他口气,分明是要出手,如何以又要和他喝酒观战。

阶下是一片很大的演武场,毕擎天吩咐将酒席搬到阶前,第三道铁门一打开,七阴教徒潮水般的涌进,刚才那个阴恻恻的声音叫道:“好哇,原来这小子就在这儿!哈,居然还是帮主的贵客呢!我老婆子可要向毕大帮主讨人了,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张玉虎一看,说这话的乃是一个干瘦的老妇,披头散发,脸上有一片片的疤痕,奇丑无比,张玉虎奇道:“这就是阴蕴玉么?”他想象中的七阴教主,定有几分姿色,要不然当年的赤霞道人也不会想姦占她的身子了,纵然老了,也不应如此丑法。他却不知,阴蕴玉在苗疆饲养毒物,以身试毒,给毒蛇、蝎子、蜈蚣之类的毒物咬得她遍体伤痕的。

毕擎天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只有叫化子向别人讨东西,哪有反过来向乞丐钵中讨食之理?”七阴教主大怒,把手一挥,教徒一拥而止。张玉虎便待下阶迎战,毕擎天特地按住道:“稍待无妨!”

刚才在三道铁门布防的丐帮弟子如今都聚在一起,与七阴教的徒众人数大约相等。七阴教徒用的都是淬过毒葯的兵器,其中有几个练成了七阴毒掌的犹为厉害,丐帮弟子则一律使用棍棒。那七阴教主阴蕴玉见毕擎天与张玉虎都不动手,她也只在阵中指点,待机冲上石阶。

双方激战甚烈,丐帮弟子似乎声势稍弱,七阴徒众好像潮水般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的卷过来,但丐帮弟子同进同退,首尾相连,数十条棍棒布成了一道铜墙铁壁,将卷过来的“浪头”一次又一次地打了回去,张玉虎看了一会,恍然大悟,原来每个丐帮弟子,他的身法步法部是按着“八门”“五步”丝毫不乱,所谓“八门”,即是指八个方向,根据“八卦”的坎、离、兑、震、龚、乾、坤、良八个方位而来,“五步”即是指五个立足的位置,根据“五行”的金、木、水、火、士五个方向而来,“五步”用武学的术语来说,即是: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八门”“五步”的进退变化,甚为复杂微妙,最难得的是几十个丐帮弟子,步履如一,倏进倏退,配合得妙到毫颠。

丐帮的“降龙棒法”乃是武林一绝,这些丐帮弟子虽然因为功力尚浅,威力未能尽量发挥,但数十条杆棒合起来的威力却已是非同小可,但见双方打得翻翻滚滚,一会儿是七阴徒众包围了丐帮弟子,一会儿又变成了丐帮弟子反过来包围了敌人。

交战双方,高呼酣斗,有如千军万马,陷阵冲锋,七阴徒众有半数以上是女子,呼啸之声,比男子的更来得尖锐刺耳,不过一盏茶的时刻,双方都已有人受伤。丐帮的人恃着有解毒秘方,而且又在本帮巢穴,伤的人数虽然较多,丝毫不影响土气。七阴徒众的那些女子,差不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强敌,眼见同伴一个个的受伤倒地,丐帮的降龙棒打得又重,每个受伤的都禁不住号叫呻吟,女子的勇气到底逊于男子,受伤的渐渐增多,未伤的也越战越怯,阵形渐渐散乱。

七阴教主见败象显露,蓦地一声长啸,伸出十指长爪,身形疾起,一爪就将一个七袋弟子抓伤,另一个七袋弟子横捧一挡,给阴蕴玉横掌一击,“咔嚓”一响,登时折断。阴蕴玉冲开了一个缺口,立刻奔上石阶,丐帮弟子阵形一变,十几条杆棒兜头拦击,阴蕴玉双手抓下,眨眼之间,就折断了四五条杆棒。但她身上也中了两记,打得她怒从心里起,恶向胆边生,奔离方,绕坎位,啪啪两掌,又将两名七袋弟子打伤,连胸骨都打碎了。但见她身法快极,出手有如闪电,一有空隙,立刻穿身而进,毒手伤人,登时把强弱之势扭转过来。又再奔上石阶,冷冷说道:“张玉虎,是你闯下来的祸!你却想置身事外么?”

毕擎天道:“张兄弟,你小心应付,记着八门五步的变化。”张玉虎这才知道毕擎天刚才要他观战,为的就是要他熟悉阵形。

张玉虎撕下两块衣襟裹住了拳头,叫道:“七阴教主,何苦令你那些女弟子多所受伤,我与你单打独斗一场。”阴蕴玉冷笑道:“你自身难保,却为丐帮弟子讨饶来了?七阴教恩怨分明,丐帮弟子伤了我多少徒众,必须十倍偿还!”话声未毕,双掌合拢,蓦地一圈,立刻向张玉虎痛下杀手。张玉虎使出“穿花绕树”身法,身形一转,估量已脱出她双掌圈子,头也不回,反手便是一掌。这一掌用的是“大力金刚掌法”,威猛无伦,立意要与那七阴教主较量一下功力。哪知这一掌劈下,竟被七阴教主单掌一托,用极阴柔的掌力轻描淡写的一举化开,竟是试不出她功力深浅。说时迟,那时快,七阴教主右手一伸,五根指甲忽地疾弹而出,她每根指甲都有五寸来长,乌黑发亮,一弹指便发出了一股腥风,高手比斗,只差毫厘,张玉虎料不到她有此毒招,连上指甲,手臂等如平空多伸长了半尺,险些给她长甲抓伤面孔,幸而他有黑白摩诃所传接的瑜伽功夫,当下含胸凹腹,肩头一滑,七阴教主的五根长指甲从他肩头滑过,虽然撕下了一片衣裳,却没伤着他的皮肉。张玉虎变招快速,使出了铁指禅功,以指还指,“卜’的一声,点中了她的手腕。

七阴教主但觉虎口一麻,手臂软绵绵的垂了下来,忙将真力凝聚,气贯指尖,一个转身,五指又疾弹而出,张玉虎见铁指禅功也伤不了她,吃惊非小。却不知七阴教主比他还要惊奇,她在苗疆苦练了几十年,只道挟技出山,便可以一鸣惊世,哪知第一次碰到这个小伙子便不能取胜,心中想道:“幸亏他怕我毒掌,用布裹着拳头,指力不能尽量发挥,要不然只怕我更禁受不起。怪不得阳宗海说他是张丹枫徒弟,叫我定要小心。”

刹那之间,两人已各自以上乘武功交换了几招,招招险绝,彼此都不敢让对方触及身体,端的是未接便收,稍沾即退,迅逾飘风,胜负之际,往往只差毫发,看得毕擎天都不禁暗暗惊心。战到分际,七阴教主一声怪啸,双掌滚滚而上,使出七阴绩掌的杀手功夫,忽掌忽指,似点似戳,一抓一撕,真似鬼魁一般,令人防不胜防。张玉虎扛起精神,施展出浑身本领,脚踏“穿花绕树”的步法,左手用玄机掌法,右手使五行神拳,猛若洪涛,柔如柳絮,这才堪抵敌得住。但时间一长,七阴教主每一弹指便发出的一股腥风,却令到张玉虎头昏目眩,作闷慾呕,渐渐觉得力不从心,张玉虎急忙暗中运气抵御。他学的是正宗内功,抵御外邪侵袭,最具神效,但如此一来等如分心二用,他所使的五行神拳威力大减,玄机掌法的变化也不似初时那样缥缈空灵,越发被七阴教主占尽上风!

昨晚被张玉虎打断了一条手臂的那个女贼叫道:“师父,请你把他两条手臂卸下,给我讨还利息!”这女贼貌似男人,说话也是粗鲁无比,七阴教主道:“好,我自然会替你报仇!”身形一起,长臂暴伸,一抓照张玉虎顶心抓下。她料定张玉虎若要免肝脑涂地之灾,定必要双掌硬接,那时她一抓便可以将张玉虎的琵琶骨抓碎,张玉虎的两条手臂便保不住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尖叫道:“妈,不要弄他残废,生擒他好啦,咱们还要将他换好东西哩。”七阴教主略一踌躇,张玉虎何等机灵,急使瑜伽术中的缩骨功夫,肩头一塌,七阴教主的指爪在他肩上一掠而过,张玉虎已脱出身来,反手一穿,用“小擒拿手”近身缠斗的猿爪功夫,以攻为守化解了七阴教主的毒招。七阴教主见他不如自己所料,并不用双掌硬接,而居然能化解了自己的杀手,心中也不禁暗暗赞了一个“好”字。

张玉虎也在心中叫了一声“好险”,若不是她刚才略一踌躇,自己的琵琶骨纵然不至被她抓裂,身上却总要被她抓伤无疑。张玉虎斜眼一瞥,只见刚才说话的正是那个诱骗他们的少女,他听毕擎天说过,这个少女名叫阴秀兰,乃是七阴教主的独生爱女。

阴秀兰见张玉虎眼光射来,格格笑道:“贵友病体如何?不胜挂念。昨晚多承你们二人相救,今日我也叫妈妈饶了你们的性命便是。”张玉虎想起阴秀兰的巧设陷阱,诡计相害,弄得周志侠几乎命丧她的手中,不禁勃然大怒,怒斥一声:“好狠毒的妖女!”立即施展“穿花绕树”身法,从人丛中径钻过去,喝声未了,人已到了面前,一招“弯弓射据”,手指已搭上了阴秀兰的肩头。

张玉虎正要使劲捏碎她的琵琶软骨,七阴教主何等武功,焉能让她女儿受辱?喝声:“住手!”亦是声到人到,长爪起处,腥风疾射,张玉虎霍的将她女儿推转过来,喝道:“抓吧!”七阴教主竞不收手,果然一抓抓来。张玉虎搭着阴秀兰的肩头,好像拿着一面盾牌一般,有恃无恐,哪知七阴教主的手法巧极,手指一弹,竟从女儿的肩头穿过,长长的指甲有如利箭一般,刺张玉虎的虎口。张玉虎逼得松开了手,冷不及防,被七阴教主飞起一脚,踢中膝盖,蹬,蹬,蹬!连退数步。七阴教主正要赶上去再起一个连环飞脚,阴秀兰忽地“哎哟”一声,倒在她母亲怀中,七阴教主惊道:“你受了伤么?”阴秀兰道:“哎哟,吓死我了,我的琵琶骨给捏碎了吧?”她这乃是故意撒娇,琵琶骨若然捏碎,哪里还会如此出声?七阴教主吓了一跳,随即会心微笑,说道:“你放心,我只把他生擒便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妙技震矫娃 丐帮胜敌 神威惊教主 怪客提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