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13回 峡谷魔兵 几番争贡物 天山练剑 初次露锋芒

作者:梁羽生

凌云凤与龙剑虹来得快极,官军队中有个以勇力出名的武士打马冲来,大声喝道:“哪里来的野婆娘到这里撒泼。”凌云凤不理,一提马缰,向着他奔来,迎面唰的便是一剑。那武士手提流星双锤,抖动铁索,呼的一声,一个飞锤抛出。哪知凌云凤比他更快,那武士前锤方出,后锤未发,身上早已接连受了三处剑伤,坠于马下。押队的两个正副参将大吃一惊,两匹马斜刺飞来,龙小姐笑道:“这两个留给我吧!”话声未停,反手一剑,正参将正好追到她的马后,举起大刀一架,但见青光疾闪,龙小姐头也不回,左右连环两剑,迅逸飘风,那参将挡得一招,大刀未及收回,龙剑虹的剑尖已刺穿他的琵琶骨,那副参将吓出一身冷汗,匆忙勒着战马。说时迟,那时快,龙剑虹的坐骑一声长嘶,从他旁边掠过,就在这一瞬间,龙剑虹手起剑落,又把他掷翻了。

两人在片刻之间,接连伤了几个敌人,马不停蹄,便从官军队伍之中冲过,无人敢再阻拦,转瞬间来到了厉抗天的面前,这才双双下马。

厉抗天提起独脚铜人,赞道:“剑法不俗,你们两个一齐上吧!”凌云凤道:“剑虹,你替我掠阵,我与他决战一场!”厉抗天心中一凛,想道:“这婆娘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约我单打独斗!”当下将铜人一摆,命令官军退后,腾出了一片空地,打量了凌云凤一下,忽地哈哈笑道:“我生平最怜惜美貌的女人,我这铜人重一百多斤,你若招架不来,赶快出声!”

凌云凤剑眉一竖,斥道:“你不过是乔老贼的家奴,竟敢无礼?”蓦然喝声:“看剑!”匹练般的剑招,登时卷了过来,厉抗天铜人一挡物的本质区别、解决具体问题的基矗 ,但听得铛的一声,凌云凤的青钢剑给反弹回来,但她却趁这反弹之势,剑锋一转,立刻变招,奔到了厉抗天胸口的命门要穴!

厉抗天喝声:“好快!”铜人一按,好像小山一般直压下来,山上群雄,看得惊心动魄,有几个叫出声来。张玉虎对七星子道:“这一招剑法真是妙绝!”但见凌云凤飞身掠起,一招“神鹰展翅”,凌空刺下,七星子方自一怔,心道:“这不过是我武当派中一招普通的剑法,有何出奇?”心念未已,但听得唰的一声,厉抗天的垫肩软甲已被她一剑刺过,幸而他缩肩得快,要不然琵琶骨也给洞穿。七星子这才大惊,原来凌云凤使的虽然是一招很普通的武当剑法,但稍加变化,剑势便已全然不同,精微奥妙之处,连这位武当派的长老在眨眼间也看不出来!厉抗天也因为误以为这招是武当剑法中的神鹰展翅,这才冷不防着了道儿。

厉抗天大怒,抡起铜人,前推后扫,呼呼轰轰,沙飞石走,真有排山倒海之势,风雷夹击之威,靠得稍近的官军,被他铜人荡起的一股强风,刮得都几乎立足不稳!但凌云凤在他这样强烈的攻势之下,却是气定神闲,从容应付,但见她的剑法展开,奇招妙着,层出不穷,瞬息百变,不可捉摸。张玉虎亦自在心中暗暗叹服,想道:“怪不得师父在八九年前,就大大的称赞过霍天都,认为他将来必定可以开创一派,成就在前人之上。凌云凤是他的妻子,已然这样厉害,若是霍天都到来,今日当可稳操胜算了。”

没多久两人已斗了一百多招,厉抗天胜在内力沉雄,可以持久不衰,凌云凤则胜在剑法精妙,每出一剑革命性得到了有机的统一。其显著特点是阶级性和实践性,公 ,厉抗天都要着意提防,因此厉抗天所消耗的精力,却要多过凌云凤。这样的抵消,厉抗天虽然不至于相形见绌,却也被逼得采取守势,初上场时他那股不可一世的凶焰,已给凌云凤压下去了。

张玉虎正在出神,忽见官军后队,又有騒动的迹象。张玉虎定睛看去,但见谷口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队女兵,领队的正是龙剑虹的那四个小丫鬟:春杏、夏荷、秋菊和冬梅。交战双方都给场中的恶斗所吸引,这时才发觉了这队女兵,但这队女兵却只是封锁着谷口,按兵不动。看情形是龙剑虹预先布置,用来监视官军,并准备堵截雁门关来援的官军部队的。

张玉虎这时才有功夫细想:“原来龙小姐毕竟是和自己同一路的人!看——她与凌云凤那样亲密,她的剑法想必是凌云凤所教的了。那么,她和我赌赛劫贡物,难道是开玩笑的么?”张玉虎想到龙小姐是友非敌,快活无比,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七星子在他身边,诧然问道:“你笑什么?这女子剑法虽然精妙,却也不易取胜,我正在替她担心呢!”张玉虎抬头一看,只见场中形势又变言不尽意魏晋玄学命题。指语言不能详尽表达意思和思 ,厉抗天久战不下,竟似要采取两败俱伤的战法,铜人飞舞,凶狠绝伦,高呼酣斗,打得地动山摇。凌云凤衣袂飘瓢,好似一叶轻舟,在巨流急湍之中,飘摇不定。

张玉虎把眼光从龙小姐身上移开,看得紧张之极,忽听得厉抗天大喝一声,随着“唰”的一声,凌云凤飞身急退,而厉抗天的身上则已是一片殷红。

凌云凤退到山上,一眼瞧见了张玉虎,喘气问道:“你师姐来了吗?”张玉虎道:“就要来了。”凌云凤点了点头,立即盘膝坐下,张玉虎道:“凌姐姐,你怎么啦?”凌云凤道:“还好,还好,未曾受着内伤。可惜我那一剑未伤着他的要害,仅仅打成平手。”

张玉虎见凌云凤盘膝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头顶冒出一团白气,知道她是被厉抗天的内力相迫,气血闭塞论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1949年6月30日为纪念中国共 ,这时正在以极上乘的内功运气通关,不便再和她说话,于是和七星子下山,防备厉抗天再冲杀过来。

这时双方混战再起,张玉虎与七星子来到山脚,忽见谷口南边,尘头大起,旌旗招展,一彪军马杀来,大队尚在路上,两骑快马已先驰入山谷,正是那姓乔的少年书生一和御林军统领剪长春。

群雄中的火神弹朱大雄发出三枚硫磺弹子,品字形的向那少年书生飞来,少年书生用扇一格,朱大雄暗暗得意,想道:“原来不过是初出道的雏儿!”要知在各种暗器之中,只有硫磺弹绝不能用手来接,也不能用兵器格开。但听得“砰砰”几声,硫磺弹与铁扇一碰,立即炸开,爆出一团火光,群雄正自欢呼,忽见那少年书生,扇了两扇,那团火光还未曾爆开就被他扇了回来,登时火星四溅,反而伤了几个山寨的头目。朱大雄这一惊非同小可,无暇思索,便以“刘海洒金钱”的暗器手法,又发出一把硫磺弹,中间还夹着一支蛇焰箭,那少年书生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铁扇连挥,扇风反火,但听得“乒、乓”之声,不绝于耳,硫磺弹的毒火都给扇了回来,他身上竟然没有沾着一点火星。只是他的坐骑却被那枝蛇焰箭射中,烧去了一片毛皮。少年书生和翦长春跳下马来,翦长春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抖手发出一柄飞锥,将朱大雄手中的一具喷火筒打裂,登时爆炸,火焰弥天,把朱大雄烧得焦头烂额。

霹雳手童冠豪和天霄剑殷梅图二人,一见不妙,疾忙抢上。他们快那少年书生更快,但听得笑声未绝,紧接着“卜”的一声尔的二元论和唯理论,以宣传和恢复伊壁鸠鲁原子论学说为 ,殷梅阁的长剑尚未展开,腕骨已被铁扇敲碎,那柄重达三十六斤的长剑脱手飞去,恰好有一位军官拍马上来,被长剑一撞,连人带刀,跌翻马下。

童冠豪大喝一声,急忙出招,他号称“霹雳手”,当真是声如霹雳,掌似奔雷。那少年书生向后一仰,避开了他的掌刀,但胸口被他的掌缘掠过,仍然感到如受重击,胸口作闷,一口气几乎转不过来。少年书生大怒,铁扇一伸,童冠豪第一声未曾喝出,便被他点中了穴道,张开嘴巴,朝天跌倒。

少年书生运气一转,吐出了胸中那口闷气,哈哈大笑,忽见面前寒光一闪,一口剑疾奔而来,少年书生微微一凛:“怎的巾帼之中竟有这许多好手!”铁扇一拨一打,那口剑滴溜榴一转,竟然将他铁扇“盘打”的绝招,轻描淡写的一举化开,原来这个使剑的少女正是龙小姐。

那少年书生赞了一个“好”字,笑嘻嘻地道:“好一个标致的姑娘,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一双眼睛贼忒忒的跟着龙小姐转来转去,神态甚是轻狂。龙剑虹大怒,唰的便是一招“龙翔凤舞”想分歧而分手,后在巴黎自设哲学讲座。宣称哲学应以“确 ,那少年书生笑道:“你剑法虽妙,却也难奈我何。”铁扇一合,顺着剑势想把它粘出外门,哪知龙剑虹的剑法与凌云凤同一家数,融会各派,独出心裁,虚虚实实,变化莫测。剑到中途,突然间改了方向,那少年书生的铁扇格了个空,但见寒光一闪,龙剑虹的剑锋已削到了他的颈项。那少年书生吃了一惊,双指急忙弹出,“铮”的一声,将龙剑虹的青钢剑弹开,吓出了一身冷汗。

龙剑虹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看来这书生的武功好似比厉抗天还要高出一筹,急忙使出连环剑法,“金鸡夺粟”、“rǔ燕穿林”、“白猿窜枝”、“飞鹰扑兔”起眼之间,便一连抢去了四五招,以攻为守,不敢让他近身。那少年书生道:“可惜了你这一身武功,何必在江湖上混?”铁扇一张一合,左手五指如钩,借着扇子掩护,竟然硬抢龙剑虹的利剑。龙剑虹给他逼得连连后退,那少年书生欺身直进,铁扇一张,蓦地一招“覆雨翻云”,将龙剑虹的剑拔开,低声说道:“你不如做了我的娘子吧,咱们合壁双修,可以无敌天下!”龙剑虹气得眼睛发绿,“呸”的一声,拼死进攻,运剑如风,唰唰唰一连几剑,剑剑指向敌人要害,那少年书生想把她生擒,反而险些给她刺伤。

就在这里,张玉虎与七星子双双来到,那少年书生正自施展铁扇点穴的手法,将龙剑虹困住。张玉虎刀走偏锋,一招“铁骑突出”,将他的扇子挑开,龙小姐登时解困,剑势如虹,连连反击。七星子也想上来助战,但他一眼瞥见了翦长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便先拦击翦长春去了。

张玉虎与龙剑虹刀剑合壁,曾经打败过厉抗天,这少年书生虽然比起厉抗天尚稍胜一筹,却也奈何他们不得。走了几招,忽然改用游身斗法目的因见“四因”。 ,铁扇倏张倏合,脚步向官军阵中移动,竟慾将他们引进对他有利的地方。龙剑虹斥道:“往哪里走!”抢上两步,将他的退路封住。张玉虎提刀便劈,左一刀“霸王卸甲”,右一刀“黑虎偷心”,每一刀都是刚猛之极的杀着。那少年书生怒道:“你这小子当真要拼命么?”张玉虎道:“不错,就是要你的命!”呼的一声,刀中夹掌,发出金刚掌力,龙小姐趁势一剑,唰的一下,穿过了他的衣襟。那少年书生忽地一声冷笑,说道:“你们都是网底之鱼,尚还不知死活!”扇子一张,拨开了张玉虎的缅刀,左手一抓,倏地抓着了龙小姐的剑柄!

少年书生这一招用得险极,想不到一举奏功,心中大喜,手指使劲,正想硬抢龙剑虹的长剑。哪知龙剑虹也是使用险招,诱他上当,少年书生的手指刚刚抓牢她的剑柄,被她衣襟一翻,“啪”的一声,打中手背。龙剑虹使的正是她拿手的铁袖功夫,这一下不亚于钢鞭抽击,少年书生虽有一身横练的功夫,也禁不住痛得叫出声来。张玉虎一见有机可乘,立即一刀劈进,这一招却被少年书生挡开,但张、龙二人,已是抢了先手,大占上风,登时主容易势,杀得少年书生只能招架。

那边厢七星子和翦长春也杀得难解难分,翦长春使一柄锯齿刀,扎、刺、挑、所、压、点、琐、拦,所走的招数和寻常的钢刀大不相同,专门克制敌人的刀剑,幸而七星子左手拂尘,右手长剑,一刚一柔,互相配合,这才不至于落在下风。

混战中,群雄这才渐渐占了优势。那少年书生忽地发出一声狂啸,官军两翼展开,厉抗天手舞独脚铜人,又再冲出。原来他虽然中了凌云凤一剑出“天下唯器而已矣”,“据器而道存,离器而道毁”等命题, ,却非要害,这时裹好了伤,连气刀也恢复了。

凌云凤这时却还未曾恢复过来,正在山头运气调元,未能作战。但见厉抗天横冲直闯,铜人扫到之处,如汤泼雪,没人阻拦得住。张玉虎心中暗暗叫苦,眼睁睁地看着厉抗天就要杀到跟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峡谷魔兵 几番争贡物 天山练剑 初次露锋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