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15回 凶焰迫人 抗婚悲弱女 良言解困 妙计出迷途

作者:梁羽生

正当龙剑虹与张玉虎情意相投、咽咽细语的时候,凌云凤与霍天都却为了何去何从的问题,生了很大的意见。

霍天都一心以为事情完了,凌云凤便可以跟他回去,哪知道又还有风波,当凌云凤说出,想邀他再一同去向七阴教主索取贡物之后,霍天都甚是不悦,冷冷说道:“云凤,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凌云凤双眉一竖,费了很大的劲才抑下了怒气,反问道:“怎么?我哪些话不算数?”霍天都道:“你说咱们联剑打走了乔老怪之后,你就与我回转天山!”凌云凤道:“我记得说的是将乔老怪打败之后,也就是说要打得乔老怪逃回老巢,不敢再来騒扰咱们的时候,那时咱们才可以安心离开朋友们。现在乔老怪可并没有认输,还并未算得是将他打败呀。”霍天都冷笑道:“我以为是当场赶跑了便算,你却要那样子才算将他打败,……”凌云凤插口道:“给朋友帮忙就应该帮忙到底,怎可以半途而废?”霍天都“哼”了一声,说道:“你我若不回去专心练剑,只怕这一生也没有打败乔老怪的希望。”凌云凤道:“最少咱们现在也可以阻止他作恶,免得群雄多受损伤。刚才不是试过了吗,只要你不怕他,纵然胜不了他,最少也可以打个平手,这样就大大的帮助了周大哥他们了。”霍天都双眼朝天,意殊不屑,淡淡说道:“我苦心学剑,指望的是自成一家,你却要我给什么金刀寨主作打手,我仅仅是个作打手的材料吗?”

凌云凤气往上涌,再也按捺不住,说道:“请你出来帮忙,你却当作辱没了你?真是岂有此理。帮周大哥他们劫了贡物,便可以援助义军,让他们吃饭穿暖,在北方抵御鞑子和满洲的人寇、在东海抵御倭寇的进侵,你便权充打手那还有什么不值得呢?”霍天都道:“我不想做什么大英雄大豪杰,这些保国安民的大事,你不用与我商量。”凌云凤冷笑道:“我知道你鄙薄所谓一时的‘英雄豪杰’,你要做一派宗祖,你要的是万世之名。但我问你,倘若咱们成了亡国之民,纵许你我高隐天山,不受騒扰,但眼看普天下的百姓都在受苦受难,你纵然练到了剑仙的那一流地步,却又有什么意思?”霍天都默然不语,凌云凤又道:“再说这里有咱们的好朋友,于承珠姐姐的师父、张丹枫张大侠他就曾帮忙过你,指点过你一些武功的诀窍,你这几年才能够参透上乘剑法的道理,这固然是由于你的苦学与聪明,但张丹枫指点的功劳,你似乎也不该一笔抹掉吧?如今他的两个弟子就在这里,难道你忍心不帮助他们,让乔家老怪把他们打死打伤?你这样做,我且不用大道理压你,首先你就对不起张丹枫。”

霍天都避开了凌云凤迫视的目光,淡淡说道:“你不用絮絮叨叨了。你说要帮他们到底,这个‘底’有限度没有?是不是你也要我随着他们,一生在江湖中厮混,到头来一事无成?”凌云凤道:“人各有志与情的。陆王一派发挥“心即理”的观点,得出“心即理,言 ,我岂敢勉强你改了志向。但最少咱们这次得帮忙到底,即是说帮他们取得了北方各省的贡物之后,咱们才可以回转天山。”霍天都道:“只怕到了那时,又生出了什么风波,你又要缠着我了。”

凌云凤忽地感到一阵辛酸,那不是简单的生气,而是深沉的悲哀,神色黯然,望着她的丈夫说道:“天都,原来你把我当作绊脚的绳索吗?你放心,我求你的仅仅是这一次了。”霍天都怔了一怔,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道:“云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云凤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我不想再做你的绊脚石罢了。”霍天都道:“咱们是患难夫妻,终生伴侣,我想你早日回转天山,也是为了你好。”凌云凤淡淡说道:“多谢了。”霍天都道:“好啦,这一次我听你的,等会儿就与你们一同去,你心中舒服了吧。”凌云凤道:“天都,我不是孩子了,你不用像小时候一样,一会儿逗我生气,一会儿又哄我欢喜。你这次愿意帮忙,我感激得很,往后的事,咱们将来再慢慢地说吧。”霍天都见她神情颇为奇异,而且不吵不闹,反而对自己客气起来,不由得心中感到一阵寒意,隐隐感到了分离之兆。

同样的在树林里面,一样的鸟语花香,张玉虎与龙剑虹这一对,和霍天都与凌云凤这一对,心情却是大大不同。

张玉虎这时也正在谈到了凌云凤,说道:“霍天都的剑术,在当今之世,除了我师父之外,就该数到他了。我一向替凌姐姐欢喜认识论关于认识的来源、内容、能力、发展过程及检验 ,谁知他们的志趣却大不相同。”龙剑虹笑道:“有你们替凌姐姐撑腰,霍天都还敢欺负她么?”张玉虎道:“其实我们也不是鼓励他们夫妻吵架,只是想挫折一下霍天都的气焰。”龙剑虹笑道:“承珠姐姐和我都是与你说笑话的,没有谁说你想要他们夫妻吵架。我觉得你的用意很好,若然真的帮凌姐姐创立了一派剑术,那不只是替她出气而已,说不定在武学上也可以平添异彩啊!”张玉虎道:“那么,待这次事情过后,我就与你互相琢磨,看看咱们的武功和剑术有什么可以取长补短的地方,”龙剑虹笑道:“这敢情好。但愿咱们不要弄到像他们一样,本来是共同钻研剑法的,却暗中要较量起来了。”一说之后,立刻发现不妥,不觉满面通红。

这时,于承珠所要知道的事情,早已向褚元打听清楚,扬声笑道:“你们这两对小口子的话谈完了没有?”

霍天都与凌云凤从左边的林子里走出,张玉虎与龙剑虹从右边的林子里走出。于承珠一声“你们这两对小口子”,霍、凌,张、龙两对都当作是于承珠取笑他们。凌云凤以为于承珠听到了他们的吵架;龙剑虹以为于承珠听到了他们的情话,都觉得怪不好意思。

于承珠何等聪明,一瞧他们四个人脸上的神色,早已猜到了八九分,心中既为凌云凤难过,又替张玉虎欢喜神第一性出发,否认时间和空间的客观性,把时间、空间看 ,她当然不便说破,当下笑说道:“七阴教主落脚之处,我已向褚香主打听清楚了。她们住在熊耳山北面的董家堡中,离这里不过六七十里。”张玉虎道:“董家堡是不是毒砂掌董牧的地方?”于承珠道:“不错,便是此人。七阴教主是使毒的高手,董牧大约是要向她领教,所以深相结纳。不过,我料董牧未必敢和咱们作对,咱们此去,且给他几分情面。”凌云凤道:“事不宜迟,便请姐姐发号施令。”于承珠道:“多谢霍大哥帮忙。好在丐帮弟子,消息灵通,董家堡的布置,诸香主事前亦已知道一二。咱们此去先礼后兵,假若乔老怪不来,就不必劳烦霍大哥出手。”霍天都一想,于承珠虽然是请自己去作“打手”,但却是指明了和乔北漠一对,对手也还不算怎样辱没了自己的身份,心中舒服了几分。当下大家聚拢起来,先听于承珠说到董家堡去索取贡物的计划。

且说阴秀兰夺得马鞍,和母亲回到了董家堡,一路上思潮起伏,既恨张玉虎的无情,又怕乔少少的迫婚,心中不知所以。

回到住处,七阴教主从女儿手中接过马鞍,掂掂重量。哈哈笑道:“这马鞍沉重异常!内中必有实物。”阴秀兰道:“咱们要实物又有什么用?”七阴教主道:“咱们要创立七阴教,这实物正好拿来作经费呀。咱们将来还可以起一座宫殿,收容普天下孤苦无靠的女儿。”七阴教主的用心其实不坏,只是性情乖僻,行事也不管是非,加上善于使用毒葯毒物,故此在江湖上露面不久,便被人当作了邪教看待。

阴秀兰道:“只怕要了这批货物,咱们终日不得安宁。”七阴教主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物事,道:“你这话也说得是。咱们射毙的那匹马是大宛马种,只怕就是乔家父子的坐骑,张玉虎这小子还不怎么通常所说的自然规律,完全不是自然本身所具有的,而是由 ,乔家父子可是难惹,何况日前厉抗天又来提过婚事,这事情是有点麻烦。”阴秀兰本来有点意思,想劝母亲把马鞍归还张玉虎,可是她又深恨张玉虎的无情,是以心中迟疑不定,姑且先试试母亲的口风,不料她母亲却因此想到了乔家父子,听口气竟是对他们甚为惧怕,阴秀兰的心上登时抹过一层阴影。

七阴教主望了女儿一眼,缓缓说道:“秀兰,你不如就答应了乔家的婚事吧,乔家父子武功盖世,这头婚事也算是不错的了。你今年十八岁了,早早完婚,也好有个着落。”阴秀兰气红了脸,叫道:“妈,你分明是惧怕乔老怪,不惜卖掉女儿讨他的好。还说不错呢!怎么不错?姓乔的那小子油头粉面,家里又已先有了两房姬妾,这样的男人会是好东西吗?”七阴教主道:“那么咱们叫他遣散那两房姬妾就是了。”阴秀兰怒道:“他这样的为人,以后你保得他再不讨吗?何况,有姬妾也还罢了,他俩父子横行霸道,根本不是好人,我绝对不嫁到他们乔家去。”七阴教主道:“他们横行霸道,可并没有得罪咱们呀。他们固然不是正人君子,咱们也是被人目为邪教的呀!”阴秀兰冷笑道:“依你说来,倒好像是门当户对的了?”七阴教主讪讪说道:“最少,他们的武功的确是世上无双!”阴秀兰道:“武功好到极点又怎么样?你以前的那个师父武功不好吗?你又为什么常常咒骂他?”七阴教主本来是云霞道人的徒弟,她年轻的时候险些受了恶师的污辱,这才逃出师门的,这件事情,令她伤心痛恨了几十年,想不到女儿听得她暗中咒骂,如今突然间揭发出来。七阴教主唰的一下面白如纸,颤声说道:“好,好!从今之后,我再不管你的婚事。”阴秀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伏倒母亲怀中,哽咽说道:“妈,我说错话了。咱们只怨命苦,都受男人的欺负。”七阴教主软了下来,抚抚女儿的头发,忽地叹口气道:“我知道你心目中有人,我也知道乔家这头婚事勉强得很,就可惜,可惜——别人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咱们高攀不上。”七阴教主本意是劝女儿死了对张玉虎这条心,阴秀兰一听,登时又怒又气。刚刚收了的眼泪又再夺眶而出,摔开她母亲的手,叫道:“我什么人也配不起,我这一生什么人也不嫁。”

七阴教主道:“兰儿,你何苦生这样大的气?做妈的没有不想你好的道理,但做妈的处境也实在为难,你就不谅解你的妈妈吗?好吧,今天咱们暂且不说,你好好的思量之后,咱们再商定怎样应付乔家。”阴秀兰心乱如麻,对母亲既是抱怨,又觉可怜,叫了一声:“妈呀!”又再扑到母亲怀中。

正在两母女相对无策的时候,七阴教主的一个女弟子前来报道:“那位厉先生又来求见教主了。”七阴教主怔了一怔,低声说道:“兰儿,你先回房间歇息。嗯,这个马鞍你也先拿去藏起来吧。”

阴秀兰走开之后不久,便见厉抗天哈哈大笑,提着独脚铜人走上堂来。

七阴教主心中忐忑不安,只好上去迎接。厉抗天哈哈笑道:“教主,我给你报喜来了。”七阴教主道:“喜从何来?”厉抗天道:“给你送聘礼来啦!”七阴教主道:“这,这一一这慢慢谈吧。”厉抗天道:“这份聘礼,敢夸世上无双,就是皇帝娶正宫娘娘,也没有这样丰厚!”七阴教主道:“我们不敢贪图厚礼,且待谈妥之后,再送过来也还不迟。”厉抗天哈哈笑道:“这份聘礼!一早已收到,咱们明人不说假话,难道还要推辞婚事吗?”

七阴教主吃了一惊,道:“什么聘礼?”随即恍然醒悟,正待说话,厉抗天已先说道:“我家少主人昨夜走失了一匹坐骑,如今已打听明白,是教主截获了。”七阴教主道:“恕我不知,这马已经射毙。”厉抗天道:“这匹马算不了什么,那只马鞍内中可藏有北五省的贡物。”七阴教主道:“我此次北来,本是想助你们一臂之力,保护贡物的。如今我既是在无意中获得贡物,自不敢据为己有,改日我亲自送还便是。”七阴教主毫不饰辞遮掩,可算得委屈求全,她但愿送回贡物,便可以免受迫婚,心中也就安然了,虽然她对于那批贡物,其实也是颇为不舍。

厉抗天摆手说道:“我家主人已改了主意,他说与其送给皇帝!不如送给亲家。教主,你收了这份厚礼,立刻便变成天下第一富人,如此好事,往哪里找?不过我做媒人的话也得说在先头,你收了这份聘礼,可也得送回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凶焰迫人 抗婚悲弱女 良言解困 妙计出迷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