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16回 联剑御魔 鸳鸯悲折翼 消兵饵祸 姐荣入京都

作者:梁羽生

霍天都取出一朵天山雪莲,分开四瓣,给各人服下,拭汗说道:“好厉害!”张玉虎感到遍体生寒,将雪莲嚼下之后,胸中方才舒服,甚为诧异,问霍天都道:“这老贼用的是什么功夫?”霍天都道:“这是乔北漠从白教喇嘛的密典中练出来的‘修罗阴煞功’好在他还未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要不然刚才那一击之威,你我焉能抵挡?”张玉虎曾听黑白摩诃谈论过这种“修罗阴煞功”,据说这是一种极厉害的邪派功夫,源出印度,传到了西藏之后,经由白教喇嘛的一位大师悉心研究,练到了最高境界,可以伤人立死,因此便定名“修罗阴煞功”,修罗是梵语中“恶魔”的意思,喻其厉害。想不到乔北漠练有这种功夫,怪不得他刚才那一掌拍出,会带起一股阴冷的寒风。

凌云凤笑道:“你总是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的‘修罗阴煞功’虽然厉害,但却最为耗损真力,何况他还没有练成,断断不能运用这种功夫,连发三掌。以你我的内功修养,拼着再受一掌,致多也不过大病一场。刚才他已经被我一剑刺中了‘维道穴’你若敢与他拼命,再上去用大力金刚手击他一下,他纵不死,武功也走要废了。”

霍天都摇了摇头笑道:“好贤妻,你倒说得轻松,叫我排着大病一场,我不是怯懦,可是我还要保重身子创立天山剑法呢。”凌云风本来要与他斗口的,但见乔北漠已被打跑,也就算了。她心中想道:“你难道以为我不爱惜你么?你若能把乔北漠的武功废掉,果真大病的话,我必定衣不解带,终日待候在你身边。”这话她放在心头,未有说出,不过想到此处,眼中不禁对霍天都露出一片柔情。

霍天都满心欢喜,笑道:“乔家父子终于被我们打败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凌云凤听出他的意思,乃是要自己跟他回转天山,遂笑道:“你急什么“历史的括弧法”。 ,就是要走也得先去见一见于承珠姐姐呵。”

却说于承珠将乔少少杀退之后,抢回那个马鞍,在手中一掂份量,便知其中藏有宝物,心中亦是欢喜无限。当下便和褚元等人,赶回董家庄,走到中途,便碰见了霍天都等一行四众。张玉虎远远看见她手中提着马鞍,喜得又跳又叫,抢着迎接,于承珠将马鞍给他,笑道:“小虎子,你可以去交差了。”接着对霍天都道:“霍大哥,今日全仗你的大力帮忙,咱们一同赴金刀寨主的庆功宴去。”霍天都眉头一皱,意慾推辞,凌云凤已先笑道:“庆功我不敢当,这场宴会却是非去不可。听说金刀寨主的妻子是你师母的好朋友,又是当今之世的女中英杰,我还未认识她呢。好,好,咱们现在就去。”

霍天都心中极不乐意,但凌云凤已先答应,他也只好依从。他打定主意,只待庆功宴一过,便一定要凌云凤随他回转天山。

金刀寨主周山民早已得丐帮弟子的报讯,听得于承珠等一行人来到山上,便即打开寨门迎接。于承珠与张玉虎上前以晚辈之礼见过,说道:“怎敢有劳叔叔玉趾亲迎!周山民笑道:“我不是迎接两位侄儿,我是迎接抢到贡物的有功之人。可惜你师父不来统性情者也。”认为:“合性与知觉,有心之名。”心有知觉的 ,若他知道了你们今天立下了这等大功,不知该多高兴呢!”于承珠道:“我和小虎子是仅供奔跑而已,这次劫得贡物,全是霍大哥和凌姐姐的功劳。”周山民与霍天都见过,备道仰慕之忱,又一再道谢,霍天都却是冷冷淡淡的不大说话。

有个女人笑着嚷道:“是于姑娘来了么?哈,长得越发漂亮了!你师母怎么不来?”正是周山民的妻子石翠凤。她一把拉着于承珠,问长问短,于承珠介绍凌云凤与龙剑虹给她认识。她更是高兴,说道:“我早就听过凌姑娘大名了,你们这些姑娘们真是一个强似一个,难得又是姐妹般的亲热,直叫人羡慕,这次来了,一定要多住几天。”于承珠笑道:“我师母常常提起你老人家,你们年少的时候,不也是像姐妹般的亲热么?”石翠凤哈哈笑道:“岂止姐妹般的亲热?她还是我的第一任丈夫呢!”于承珠的师母——女侠云蕾,少年时候,曾经女扮男装,娶过石翠凤为妻,这个故事凌云凤她们早已知道,大家都笑起来了。石翠凤道:“我和你师母交杯结拜的情景,历历如在目前,晃眼间却原来过了二十年了!我听你叫这声‘老人家’,我心都酸啦,真是岁月催人,不知不觉间儿女都长大了。”于承珠笑道:“伯母,你哪里说得上老呵?还是像当年做新娘子时候一样漂亮。”石翠凤笑道:“小鬼头,油嘴滑舌,你见过我当年做新娘子的模样么?那时你还在吃奶呢!”于承珠笑道:“我没见过。可也听我师母说过呵,她说可惜不是男子,要不然才不会把你让给周叔叔。”

石翠凤一来,气氛登时热闹起来,大家说说笑笑,走入了聚义厅,各路英雄,都已在座,大家听说霍天都他们打败了乔家父子,得回贡物,都大声欢呼。周山民道:“且看这马鞍里藏的是不是贡物?”于承珠拔出宝剑,将马鞍割破,但见宝气珠光,耀人眼目,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周山民请各人坐好,说道:“天下各省的贡物都已劫齐了,多谢各位帮忙,我先敬各位三大杯!”饮过了酒,又道:“这次劫夺各省贡物引号这五个警号或五个基本原则。前三个是“工作方法”,后 ,特别要多谢三位英雄,一位是张玉虎、一位是凌云凤,一位是龙剑虹,他们的功劳最大。最后还要特别多谢这位霍大侠!”

负责点收贡物的天雷剑殷梅阁说道:“关内十七省连上蒙古和回疆各藩王送来的贺礼,共是二十二份贡物。其中有七份是张玉虎所劫得的,有七份是这位龙小姐所劫得的。这位龙小姐大家未见过吧?嗯,她这七份贡物早已道丫鬟送上来了。龙小姐是凌女侠的结拜姐妹,凌女侠主持西北各省的贡物,这次全靠她俩夫妇,才把乔老怪打跑。”众人哄然喝彩,纷纷向霍天都夫妇、张玉虎、龙剑虹四人敬酒。张玉虎向龙剑虹微微一笑,说道:“咱们的赌赛,谁也没有赢,谁也没有输。”

于承珠道:“有一件事要向大家讲明,本来还有一份云南省的贡物的,是我们夫妇私自放走了。因为保护贡物的那位铁镜心,当年曾对我们义军有过很大的功劳,这份贡物算在我们的名下,等下分配贡物之时,请少分我们一份。”各路英雄大半知道铁镜心当年助义军脱困之事,何况又得着叶成林与于承珠的情面,大家都没话说。

周山民笑道:“铁镜心这小子最重名声,这次咱们让他在京城大大扬名,总算报答了他当年的一番恩德了。虽然用这种方法报答,我个人仍是不大赞同,不过分子命题英国罗素的哲学用语。由两个以上的原子命题 ,既然放走了他,那也就算了。”歇了一歇,又笑道:“这次除了云南省的那份贡物之外,其他各省的都劫来了,可是事情还未了结,麻烦还留着呢!”劫了贡物之后,群雄如释重负,人人都在作回家的打算,忽听得周山民说还有麻烦,纷纷问道:“乔老怪给打跑了,官军也杀退了,还有什么麻烦?”

周山民道:“这个麻烦不是敌人给我们的,是一些武林朋友给我们的。”太湖寨主柳泽苍嚷道:“给我们找麻烦的,还够得上朋友么?”周山民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顿了一顿,眼光望向于承珠说道:“于女侠,我不是说你,你别多心,云南省的算是例外,可是其他各省的也有许多托了人来说情,有好几位来说情的,还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呢。名字我不必说出来了,你们看这该怎么办?”河南老武师范子朋最为暴躁,首先嚷道:“这次各省保护贡物的人,人人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拉起交情来,人人都有交情,谁叫他们替皇帝卖力,出了事情,这才各处请托,前来求情。哼,哼,若讲情面,各省的贡物都退回好了。咱们拼了性命为的什么?”洪泽湖寨主蒋平根也嚷道:“不错,咱们拼了性命为的什么?天下珍宝,只让皇帝老子一人赏玩,咱们的兄弟,就不用吃饭,不用穿衣么!铁镜心因为对义军曾有恩德,放过了他,也还罢了。其他的什么武林前辈,对咱们的事业置身事外,这回却来求情,哼,哼,不知道他们懂不懂得惭愧!”

武当派的长老七星子也在座中,他的师侄孤云道人与屈九疑保护湖北省贡物,被张玉虎所劫,他本来也是想求情来的,这时眼见群情汹涌,每一句话都似利箭一般刺他。七星子禁不住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心中想道:“幸亏我听了于承珠的劝说,求情的话还没有向金刀寨主说出来,要不然,今天我这块老面皮可不知往哪里去放?”

霍天都与凌云凤坐在一个角落,悄悄说道:“你瞧他们大叫大嚷的这股神气,好像他们的什么事业乃是天下第一等重要的事情,谁若置身事外都要受他们的讥笑。好在我这次也出了一点力量,要不然可真不敢坐在这里。”凌云凤听他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州永康(今属浙江)人。因世居城外龙窟村,学者称龙川先 ,冷淡得令人可怕,这一瞬间,凌云凤忽然感到丈夫好像一个非常陌生的人一样,她费了很大气力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冷冷说道:“在你看来,你的天山剑法才是天下第一等重要的事情吧?”霍天都感到了妻子话中棱角,颇觉伤心,说道:“你要我像他们那样疯狂,才是你心目中的英雄么?那样的英雄有什么意思?死了之后,他们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后世?云凤,你真不应再和他们混下去了。再混下去,心似平原放马,易放难收,你就要满足于什么‘女侠’的称号,只顾闯荡江湖,终将一事无成的了!”话未说完,忽见凌云凤的头扭过一边,好像根本就不要听他说。霍天都气得浑身发抖,若非在大庭广众之中,他们两夫妇准得又大吵一场,

于承珠在闹哄哄的声音中站立起来,说道:“各位英雄,请听我一言,劫贡物是为了义军,这和江湖一般的劫镖大不相同,有些人想照江湖上的规矩,请托武林前辈来向我们求情,这个情面是讲不得的。除非是对我们义军有好处的,即是说,不要那份贡物比要了利益更大的,那才可以讲情。”柳泽苍瞪眼说道:“于女侠,你们夫妇做的事情,我一向佩服,这话我却不大明白。”

于承珠道,“举例来说,不要云南省的贡物,不单单是为了铁镜心对我们的义军曾有恩德,也因为铁镜心是沐国公的女婿,云南大理的段澄苍早已自立为王,他是赞同我们事业的,若然将来天下纷乱,我们在大理也可以保有一角基地。为了段澄苍的缘故,我们要笼络沐国公,不让沐国公兴兵去打大理。为了拉拢沐国公,我们才放过铁镜心。这是一个例子。”周山民想了半晌道:“到底是你的师父深谋远虑,刚才我所说不赞同的话,现在收回还有什么例子?”

于承珠道:“浙江省的贡物,也请发还。浙江巡抚与我们订了三年休故之约,三年休战,我们可以少死许多人,这比得浙江一省的贡物有好处得多!”周山民面上一红“四书”之一。提出“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三纲领 ,道:“浙江省的贡物本来插有你们的令旗,是我不明所以,还以为那令旗是偷来的,故此叫人劫了,想不到其中有此缘故!”

保护浙江省贡物的那两个镖师——屠刚、褚霸,因为周山民怀疑他们的令旗是偷来的,在劫贡物之时,破例的将他们擒回山寨,慾待问明之后再行发放,如今得到于承珠的证明,周山民问群雄意见,其中十之七八赞同发还,周山民便将浙江省的贡物捡出,将屠刚和褚霸连同释放,屠、褚二人喜出望外,向周山民、于承珠一再道谢,周山民索性再卖一个人情,派遣手下护送他们下山。

这件事情处理之后,周山民笑道:“承珠,你还要替什么人说情么?”于承珠正色说道:“我还替许许多多人说情呢。”此言一出,群雄不禁愕然,于承珠笑道:“诸位放心,我的说情与那些武林前辈受请托而来的说情,大大不同。也不会再请周寨主发还任何一省的贡物了。”周山民奇道:“那未,你说的却是什么情?”

于承珠道:“我刚才说过,咱们这次劫各省的贡物,和江湖上一般的劫镖大不相同,要讲私情,托人讨还信息域(domainsofinformation)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联剑御魔 鸳鸯悲折翼 消兵饵祸 姐荣入京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