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19回 独探灵堂 姦徒来铁府 震惊帝座 豪侠入深宫

作者:梁羽生

张玉虎与于承珠站在门口,目睹乔北漠将乔少少、厉抗天二人带走,甚觉可惜,但想到师父放走他们,必有道理,他们自是不便阻拦。

回过头来,只见张丹枫哈哈笑道:“痛快、痛快!自从在苍山与赤霞道人一战之后,十年来未碰过这样的对手了!”说了这几句话,便即跌坐地上。张玉虎吃了一惊,走上前去,只见师父的眉心间隐隐有股黑气,他跌坐地上,头顶的白气越来越浓,过了一柱香的时刻,眉心的黑气才渐渐消退。张丹枫一跃而起,笑道:“修罗阴煞功果然厉害,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张玉虎甚是担心,问道:“怎么?”张丹枫道:“也不怎么,我损失了一年的功力,乔老怪则不但要损失一年的功力,回去之后,还得大病一场!”众人不禁相顾骇然,以张丹枫这等深厚的内功,还得损失一年功力,乔北漠刚才那两掌厉害可知!黑魔诃道:“修罗阴煞功本来源出我国,但现在我们的国中却已失传,想不到却反而在神州得见。这种功夫,甚是损耗真力,练的人非到必要关头,不会轻易使用。这种功夫虽然厉害,还是不练为妙。”张玉虎听了他们的谈论,这才知道乔老怪在峡谷之会,被众人围攻之时,也不肯施展修罗阴煞功的道理。

张丹枫笑道:“小虎子,你们这次的事情干得非常出色,不枉我和黑白二兄教了你这几年。”又对黑白摩诃笑道:“你们两位也可以做成一桩空前绝后的大生意了!”原来黑白摩诃到苍山探访张丹枫,听说到各路英雄聚劫贡物的事情,而且主持的人便是周山民和他们的徒弟张玉虎教政论家。他认为哲学的对象只能是经验和根据经验推论的 ,他们本来是专门和绿林道做珠宝买卖的,听到这个消息,自是欢喜无限,所以与张丹枫同到京都。于承珠则是在赶来参加峡谷之会的前两天,便已接到了师父托丐帮传来的讯息,而且约下了在京中相见的地址;正是因为于承珠知道了师父定然会来到京都,所以她方敢一口承担,设下了救各省武师的妙计,与七星子到北京城来。

当下张丹枫问道:“那些大内卫士、御林军将领和各省武师都捉着了吗?黑白摩诃笑道:“这点小事,岂有办不到之理?无一漏网,你放心好了!”张丹枫道:“有没有伤重的?”黑白摩诃道:“只有一个大内卫士被扭断了胳膊,其他的人都是被点了穴道的,有几个受了轻微的剑伤。”张丹枫道:“很好,请你替那个大内卫士驳筋续骨,接上断臂。小虎子,你给受伤的都敷上了金创葯,将他们押进观来。”众人忙了半个时辰,替受伤的都裹好了伤,便将所有被擒的人都押进道观,连翦长春和符君集在内,共有八十六人之多,张丹枫笑道:“各位都是请也请不到的贵客,难得今日齐来,请宽心在此多住几天。”

那班人半信半疑,心神不定,但既已受擒,还有什么话说?只好任从张丹枫摆布。玄妙观地方甚大,空房很多,张玉虎将他们分别关在房中,大内总管符君集与御林军统领翦长春特别受到优待,合住一间静室,两人正自心中惴惴,张丹枫携了两个徒弟进来,笑道:“符、翦两位大人,委屈你们了。”符君集道:“张大侠,你的武功本领,在下是深深佩服,但你将我们近百人等,关在此地,却是意慾何为?”张丹枫笑道:“天机不可泄漏,最迟五日,自见分晓,总之对你们有好处便是。”符君集可以不信别人,但以张丹枫的身份,想他断无欺骗之理,稍稍安心。张丹枫又道:“我向符总管打听一个人,若是能将那个人请到,你们更可以早日脱身。”符君集道:“何人?”张丹枫道:“以前曾做过两湖盐运使的贯居。”符君集怔了一怔,说道:“张大侠你打听他做什么?”张丹枫笑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这两个徒弟来到京城,是他报讯的不是?”符君集只得点点头说道:“不错,是他报讯的。他想复官,所以前来走我的门路。”张丹枫道:“既然如此,就烦你写一封信将他招来。”符君集与贯居本来无甚交情,他自己都已落在他人手里,哪还顾得及贯居,便将书信写了。

张丹枫拿了书信,与于承珠、张玉虎退出大殿,于承珠笑道:“小虎子,你当日怪我与贯居说话,如今该明白我的用意了吧?我正是要借贯居的口去通风报讯等为代表。有《复兴》杂志、《光线报》等合法报刊。1912年 ,好将符君集这一帮人引来,一网而擒。”张玉虎啧道:“你一路瞒得我好紧,不肯将师父早已到京的消息透露出来,害得我白白担心。”众人大笑。

张丹枫道:“现在你可以去见沐磷啦,还有一个你想见的人在那边。”张玉虎道:“是谁?”张丹枫笑道:“我也暂时不说,让你自己去猜,反正再过一个更次,你就可以见到,猜不着也无须心急。”

张丹枫又道:“黑白二兄与七星子道长,烦你们三位在此看守。”七星子道:“有哪个敢逃走,我就打断他的双腿。张大侠你尽管放心。我那两个师侄的事情,也多多拜托你们了。”当下分成两拨,黑白摩诃与七星子在道观留守。张丹枫带领了于承珠、张玉虎、龙剑虹三人去见沐磷。”

沐磷这时正在家中守候,铁镜心的灵枢停在厅堂。那一班和尚道士刚刚做完法事,遣散去了,沐磷坐立不安,踱出厅堂的,而是相互联系的。德国黑格尔是唯心辩证法的集大成者, ,棺材头的两盏长明灯吐出碧绿色的光焰,气氛确是有点凄凉,沐磷心神不定,手抚棺材,想道:“世间难道真有这样的妙葯,人死还可以复生?若然不灵,岂不糟糕?”

忽听得有人“噗嗤”一笑,从灵幛后面走了出来,说道:“小公爹,你要不要揭开棺材看看?”沐磷吓了一跳,待看清楚了,说道:“怎么你还守在这儿?你那什么碧灵丹顶得用吗?”那女子笑道:“你的姐夫已经惭复呼吸了,我刚才听他的脉很正常。嘿,你不信我,难道还不信你的师父吗?”

这个女子正是凌云凤,原来她与霍天都分道扬镳之后,私自到了北京,得丐帮中人通知讯息,遇到了张丹枫,张丹枫早已知道了沐磷、铁镜心的事情,那一天早晨,沐磷出外,久久不回,就是与张丹枫约会的。

张丹枫与凌云凤遂假扮作沐磷的随从,同赴翦长春的宴会,张丹枫早已料到翦长春会有迫铁镜心之举,预先定下妙计,叫凌云凤假装呈献一个拜折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 ,把两颗碧灵丹悄悄的便递给了他,折子上写的便是叫他“假死”的办法,铁镜心趁着读折子的时候,折子遮住了脸孔,人不知鬼不觉的便吞下了碧灵丹,然后自己震断经脉,七窍流血而亡。

他自己震断经脉,倒是没有丝毫弄假,当时也确是气绝脉断,所以满堂高手,谁都没有看得出来,那两颗碧灵丹乃是霍天都采用天山雪莲制炼而成,不但功能解毒,而且可以保住他心头一点真元之气。后来张丹枫将他的“尸体”抱回府中,暗中又以绝顶的内家功力,闭了他全身的穴道,可以延续他的生机,并助他化开瘀血,续脉疗伤。不过虽然如此,他也要三天之后,方能苏醒复原。

沐磷听凌云凤说她已听过铁镜心的脉息,呼吸亦已正常,放下了心,笑道:“这条计策行得真险,可也是妙用无穷。一来可以脱掉我姐夫的关系;二来我和他也可以回到云南去了。”原来皇帝要铁镜心在京为官,并将沐磷也留在京都,固然一方面是看重铁镜心的才能另方面却也是想藉此作羁绊沐国公之用,沐国公的爱子爱婿都留在京中,他当然得死心塌地为皇上效劳了。这番用意,沐磷虽然年幼,却也猜想得到。

凌云凤笑道:“还有更大的妙用呢。一来可以救天下各省的武师;二来可以断绝了你姐夫求取功名富贵的妄念。”沐磷诧道:“你说的第二点我明白,但却怎能救得天下各省武师?”凌云凤道:“你的师父便要回来了,他自然会告诉你。”

说话之间,忽听得外面脚步声响,沐磷喜道:“师父回来了!”出堂迎接,凌云凤忽地叫道:“不对!”一闪再闪进灵幛后面,就在此时,只见一个汉子走入灵堂,并不是张丹枫,却竟是阳宗海。

沐磷对阳宗海此人殊无好感,见他不请自来,更为讨厌,依沐磷平素的性子,便待立刻下逐客令,可是他为了姐夫的事情却不免有点心虚,当下只好将他接入,冷冷问道:“阳大总管深夜前来,有何赐教?”

阳宗海悲声说道:“听说铁大人忽然仙逝,我初时还不相信,现在看到尊府果然是办丧事的样子,敢情竟是真的了,想我与铁大人相交十有余年,素来佩服他的聪明才智,想不到他正在有为之年,竟作了短命的颜回,我阳宗海也失了一位好朋友,呀,呀,好不教我伤心!请小公爹将我引入灵堂,待我与铁大人见最后一面。”沐磷心中暗道:“我姐夫最讨厌你,你却来冒充知己!”但于情于理,别人前来吊祭,怎能抗拒?只好将他引入灵堂。

其实阳宗海正为了不相信铁镜心身死,这才来的,他做过大内总管,许多大内卫士都是他的旧属,铁镜心在翦家自杀的事情,翦长春虽然极力遮盖,终于还是给他探听知晓。他心想铁镜心的为人,不像个肯为朋友自杀的人,莫非有诈,故此特地前来,探个究竟。

沐磷说道:“棺材已经钉上,不便请阳大人启棺诀别了,就请上一柱香吧。”阳宗海装出恭恭敬敬的样子,在铁镜心灵前焚香施礼,暗地里留心察看,只见那副棺材,漆得光亮,好像是副很名贵的红木棺材,其实却是棺材铺中冒充的货色。原来北京有许多爱面子的穷官员,家中死了人,多用这种棺材充作红木棺材摆阔,寻常人多被瞒过,而且前来吊丧的宾客,又有谁会细心去审视棺材?只有这个阳宗海别具用心,这一瞧便瞧出了老大的破绽,心中想道:“若然真是办铁镜心的丧事,何至于给他买这种低价的棺材?”心中起疑,便故意走到棺材前面,抚棺作伤心诀别之状,他是个有数十年武功修养的人,听得出很微细的声音,铁镜心棺中呼吸端息的声响,也给他辨别出来,当下更是疑心大起,说道:“我与铁大人相交一场,我们还约好在三日之后会面的,想不到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他竟然就这样的去了。相交一场,我定得瞻仰他的遗容!”说罢便自揭棺盖,沐磷要拦阻,哪里拦阻得了?

正在此际,忽听得有人斥道:“谁敢妄动我家大人的棺材!”只见灵幛后面跳出一个随从,正是凌云凤所假扮的,她恨极阳宗海,“唰”的一剑,就向他斩来,阳宗海大吃一惊,喝道:“你一个人,竟敢这样无礼!”凌云凤剑法何等凌厉,在她说话之时眨眼间便连展了几记辣招,阳宗海只好拔剑招架。

沐磷做好做坏,说道:“这位是阳大人,小二哥,你有话好好的说,不可无礼。阳大人,你香也烧过了,礼也行过了,我姐夫的遗容么,你不瞻仰也罢。他若是有灵,你的好意他总会知道。”阳宗海见凌云凤使出几招剑法,越发惊奇,哪肯罢手?凌云凤也哪肯让他去揭棺盖?沐磷喝止不了,两人越斗越烈。沐磷假装发怒,说道:“你们一个不近情理,一个只知忠主,不肯听我的话。好,任得你们打去,我不管了!”他这番话竟将阳宗海与他姐夫的“随从”一样看待,各打五十板子,更是不近人情。

阳宗海何等老姦巨滑,这时他几乎可以确定铁镜心之死其中定然有诈,眼前这个“随从”也一定是个武林中有身份的高手,可是他一时之间,却还未曾看得出是凌云凤。

凌云凤以前也曾与阳宗海交过几次手,过去她比阳宗海要稍逊一筹,如今她在天山练了八年的剑法,而阳宗海也苦练了八年,这次交手,大家都占不了便宜。

转眼间两人已斗了二三十招,阳宗海故意卖个破绽,突然转身,向棺材一刺,听那声响,更证实了不是摘木,这一剑几乎刺穿了棺材,凌云凤大怒道:“好呀,你竟敢惊动铁大人的尸体,我非把你杀了不可!”震地一招,“天山雪崩”,剑光流散,疾袭而来,这正是她与霍天都合创的一招非常精妙的天山剑法。阳宗海回剑遮拦,稍微缓慢,力道也软弱,但所得“铛”的一声,阳宗海的长剑竟给荡开,猛然间只觉头顶一片沁凉,原来头发被凌云凤的剑锋掠过,竟给她削去了一大片头发。

阳宗海吃惊非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独探灵堂 姦徒来铁府 震惊帝座 豪侠入深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