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02回 客店规双姝 疑云阵阵 荒山挥宝剑 杀气腾腾

作者:梁羽生

一路上沐磷怀着兴奋的心情,准备强人拦劫,哪知山路平安无事,走了十来天,小贼也没遇上一个。那两个老武师喜出望外,沐磷却反而感到平淡无味。

这一日到了黔桂边境的天峨县,杨义吁口气说道:“贵州这一段最险峻、最多强人出没的苗区,总算平安无事过了。再穿过这一段广西境内的山路,到了广东,广东的总督是咱们国公爹的好朋友,就在咱们临走的那日,他有快马驰书,说已约了贵州、广西两省押解贡物的大员,至广州与他会开,联镳北上,驰书请咱们也一道同行。所以只要再过这一段路,到了广东,四省、护送贡物的高手会合一齐,那就不愁强人劫了。”沐磷“呸”了一口道:“你们怎的这样胆小?总想靠别人之力?”张宝笑道:“小公爹,但求贡物能够平安到京,你就是天下触目的小英雄,在路上我可要求你千万别要逞能!”

黄昏时分,距离县城还有六十多里,两个武师力主持重,不赶夜路。便在山边的小镇投宿,镇上只有一间客店,客店里只有三间上房,一间已有人住了,铁镜心和沐磷合要一间,那两个老武师扮成仆人,为了便于照料,隐藏不露,自愿住在下房。

吃过晚饭,刚要歇息,忽听得门外马嘶人语,一片哗喧,但见一行打着贵州巡抚衙门旗号的官差和社会问题的哲学理论。它以某种先验的原则为出发点,把 ,进来投宿,约莫有十来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苗人,穿着四品武官的服饰,威风凛凛,作威作福,一进门就大声喝道:“店家,把上房打扫,让我们住。”店家屈膝禀道:“有两间已有客人住了,还有一间,大人将就将就吧。”那苗人武官大怒斥道:“管他什么客人,都给我滚出去!”

沐磷气道:“这小官儿倒神气得很!”铁镜心从门缝望出,却吃了一惊,原来这苗人,正是赤霞道人的首徒盘天罗。赤霞道人是天下有数的高手,十余年前,连他的徒弟阳宗海也曾名列天下第四大剑客之一,与张丹枫、乌蒙夫、石惊涛等并称。而这盘天罗乃是阳宗海的师兄,武功据说尚在阳宗海之上。

铁镜心见了大奇,心道:“怎么这厮也做起武官来了?他要做官,凭他师弟的关系,总可以当上一名大内卫士,却为何屈在贵州巡抚衙门里做一个四品武官?”

盘天罗后面还有一个怪人,相貌似是汉人,穿的却是苗家服饰,两边臂膊,各套五个银环德》、《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捶、《社会契约论》(又译 ,走路之时,银环摇动,叮当作响。铁镜心心道:“这人想必是盘天罗的师弟蒙元子。”

蒙元子后面是两个七品服饰的武官,各抱一个铁箱,铁箱不过丁方尺许,体积不大,这两个武官却是步履蹒跚,吃力非常,落在铁镜心这样的行家眼中,一看便知道内中是贵重的金属。

铁镜心心中一动,猜到了几分,对沐磷笑道:“他官儿虽小,也许和咱们正是一路呢。”沐磷不明其意,啧啧说道:“谁和他一路。嗯,你是说他们也上京么?”铁镜心笑而不答,只是留心看外面的动静。

原来约在十年之前,盘天罗的师父赤霞道人到大理苍山,想找玄机逸士比剑,却被玄机逸士的弟子杀得大败;其后一年,盘天罗的师弟又被天山剑客霍天都杀得大败唯物主义者不懂得认识依赖于实践,不懂得辩证法,把对世 ,剑失人伤,无颜再做大内总管,便随师父师兄同回山苦练。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又蠢蠢慾动,今值贵州巡抚要觅人保护贡物上京,阳宗海因为功力未复,新练的一套剑法也还没有练成,便簇拥师兄出来。盘天罗是个苗人,苗人中很少有做官,盘天罗是个浑人,颇想过过官瘾,便答应了。在他的心目中,以为凭着自己的武功,一定可以将贡物平安护送至京,一至京都,那便名扬四海,何愁没有高官厚禄?是以不惜屈就贵州巡抚所委四品武官。他为了百无一失,并叫师弟蒙元子随行。一路上大张旗鼓,作威作福,但望能遇到劫贡品的强人,好叫他们有一个重振师门声威的机会。

这时盘天罗一听上房已有客人,勃然大怒,斥令店小二道:“不管是什么人,都给赶出去!”店小二哆哆嗦嗦,磕头说道:“客人乃是店家的衣食父母,这,这……”盘天罗“哼”了一声,飞起一脚将店小二踢翻,喝道:“儿郎们自己动手!”

沐磷正自生气,忽听得“乒”的一声,房门已被踢开,沐磷双臂一振,将两个硬闯进来的兵丁直掼出去。蒙元子大吃一惊,急忙跳上;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士子,器宇轩昂,挡在门口,高声说道:“这里是不讲王法的么?”沐磷是小公爷的身份,说话自有一股凌厉之气,蒙元子怔了一怔,但他横蛮惯了,在众多兵丁之前,怎甘丢了面子,立即冷笑说道:“王法?老子便是王法!”双臂一伸,划了一个圆弧,竟然施展小天星的擒拿手法来扭沐磷臂膊。

沐磷用了一招“脱袍解甲”,运力一挣,他虽然跟张丹枫学了一两成功夫,用的也是上乘手法,但功力到底与蒙元子相去甚远有明人辑《马季长集》。参见“文学”、“法学”中的“马融”。 ,但觉蒙元子的十只指头,竟似铁箍一般紧紧的将他双腕箍住,动弹不得。

铁镜心微微一笑,跨出房门,长揖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大人有话好说,万事都可商量。”话犹未了,蒙元子突然大叫一声,沐磷双手脱出,劈面就是一拳,铁镜心左手拦住沐磷,右手拦着蒙元子,微笑说道:“有话好说,瞧在小可面上,两位都请住手!”

蒙元子用力一推,竟是不能移动半步,低头一瞧,自己虎口之处,已有了一道伤痕,原来是适才铁镜心长揖之时,施展了闪电般的手法,用指甲划伤了他的——蒙元子又惊又怒,喝道:“你这厮是什么人?”

盘天罗暗暗嘀咕,他虽然有点浑!但武功远在师弟之上,更瞧出铁镜心是个身怀绝技的人,心中想道:“我出手也未必准能胜他。”心中方自踌躇,只见铁镜心已放开了蒙元子。欠身说道:“小可是上京赶考的秀才“现象”之间划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囊中羞涩,大人若赶我等出去,一来无钱另付房租,二来也未必觅得客店。我等读书人又不惯餐风露宿,实是可怜,还望大人见谅。”

盘天罗盯了铁镜心一眼,道:“看你是个秀才的份上,就不赶走你吧。”回身对另外两个小武官道:“收拾这两间上房,咱们今晚挤一点吧。”沐磷双眼圆睁,气犹未消,铁镜心低声说道:“磷弟,不可多事!”将他拉回房中,却不掩门,依旧静观事变。

蒙元子气鼓鼓的飞脚一踢,又是“砰”的一声,将中间客房的房门踢开,那两个小武官就抢进去,忽听得一声娇斥:“什么人如此无礼?胆敢闯进姑娘房来!”噼噼啪啪,连珠疾响。只见房子里窜出了两个小姑娘,身手之快,无以形容,眨眼间,一人一边,连打了蒙元子四记耳光,同时莲翘疾起,将那两个武官踢出了一丈开外!

铁镜心看得吃了一惊,只见这两个小姑娘一式装束,穿的杏黄衫子,鬓边打着两个蝴蝶结儿,身材瘦削集。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根据《斯 ,其中一人似是那个寄简留刀的夜行少女。

蒙元子武功其实不弱,只因猝不及防,才吃了两记耳光,这时勃然大怒,吐气开声,倏地就是一记大摔碑手劈去,掌风呼呼,刚猛之极,那两个小姑娘相视一笑,说道:“侍着有几斤蛮力,便想欺侮人么?”左右游走,有如彩蝶穿花,蜻蜒戏水,小客店地方本来狭窄,加以有桌椅阻拦,施展闪腾的小巧功夫,实是不便,但那两个小姑娘,左面一兜,石面一绕,竟是如鱼游水,溜滑非常,蒙元子连她们的衫角也捞不着!

但听得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客店里的桌椅都给蒙元子打翻,没了阻拦,他那套刚猛的掌法展开,再见厉害。但那两个小姑娘溜滑非常,只是和他游斗,或前后夹击,或左右分上,蒙元子给她们弄得眼花缭乱,拳打掌劈,招招落空。盘天罗眉头一皱,叫道:“师弟退下!”话声未了,只见那两个小姑娘忽地腾身飞起、噼啪两声,清脆之极,蒙元子又挨了两记耳光。

盘天罗喝道:“你们师父是谁?”左面那个小姑娘笑道:“打架还要找师父来吗?”右面那个小姑娘也笑道:“你们想诓我们去找师父,好让你逃跑吗?哈哈,你不敢打架,那也无妨,乖乖给我们磕三个响头赔罪们都受其规律性的支配。他试图揭示社会发展的规律性,但 ,也便行了。”盘天罗本意,见她们身法奇妙,诚恐是哪位高人门下,故此想先问清楚她们的师父,哪料给这两位小姑娘奚落一番。盘天罗勃然大怒,双臂一伸,十指如钩,分向那两个小姑娘抓去。

左面那小姑娘霍地一个“凤点头”斜身绕步,轻飘飘的一掌拍进,她这身法,刁钻非常,算准了从盘天罗抓不到的方位攻来,这一掌非拍中他的胁下要害不可,哪知就在她的掌锋将到未到之际,忽听得曝粟子似的格格作响,盘天罗手臂口个拐弯,突然暴长了几寸,这是赤霞道人的独门绝学,名称“通臂猿功”。这小姑娘险些给他抓中,幸而她的同伴配合得妙,一招“仙姬送子”,接着一招“玉女投梭”掌劈指戳,虚中套实,实中套虚,盘天罗反手一抓,她已突然从实招变为虚招展飘飘的退出丈许之外。盘天罗的通臂猿功最多也不过能令手臂暴长几寸,料不到她退得如此之快,抓了个空。而左面那个小姑娘也趁他分心应敌之际,轻轻巧巧的从他胁下钻了出去了。

这两个小姑娘笑道:“你头上有红顶儿,果然比刚才那个笨家伙厉害一些。”再斗之时,绝不冒险躁进,只是施展她们灵活的身法,游斗扰敌;盘天罗也像师弟最初一样,用大擒拿的手法来对付她们,可是功力深厚,出招巧妙,比蒙元子胜过何止一倍。这两个小姑娘渐渐被他逼得只有游走躲闪的份儿,虽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

铁镜心看得暗暗称奇,想道:“这两个小姑娘看来都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练到这样的本领也算难得。她们的身法和于承珠穿花绕材的身法有些相似,虽然没有于承珠的变化奇妙,却也有她们独到之处动之间差别的重要条件。 ,不知是什么来历?”沐磷俏悄问道:“姐夫,你看这两个小姑娘可是要劫贡物的人?”

铁镜心微笑道:“这两位小姑娘武艺虽然精妙,但若说到要与天下高手抗衡,那还差得远呢!”正是因此,铁镜心更起疑心!她们埋伏在这小客店中目的何在,难道真是不自量力要劫自己的贡物?再者他也怀疑:其中之一,可能就是寄简留刀的少女。

盘天罗天生神力,愈战愈勇,擒拿手法加上小天星掌力,虎虎生风,招招凌厉。铁镜心想道:“这两位小姑娘身法虽然轻妙,终得给他累倒。”忽听得左面那个小姑娘说道:“红顶子,你的兵器倒很特别,那是什么东西,取出来看看!”右面那个小姑娘也笑道:“是呀,赤手空拳打架,不够味儿,咱们再亮兵器斗斗!”

盘天罗的兵器名唤锯齿鞭,鞭的周围,满是锯齿状的尖刺,既可当作软鞭使用,又可利用锯齿伤人塞拉斯(roywoodsellars.1880—1973)美国哲学家, ,作为锯刀使用,还可勾拉敌人兵器,不用之时则缠在腰间,锯齿傍俊,有如刺猬的护身甲胄,端的是一件罕见的厉害的外门兵刃。

盘天罗冷笑道:“我这条锯齿鞭专打成名人物,你们要用兵刃,我还是这双肉掌!”两个小姑娘相视一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嗖的一声,各自拔出了一柄短刀,短刀的式样也甚奇特。长约一尺,刀柄却占了五寸,刀柄雕成龙头形状,刀刃精光四射,其薄如纸,和一柄匕首差不多。铁镜心见她们拔出这两柄短刀,又是心中一动,想起了诗简上所说的“虎口留情,神龙怒目”这两句话来。

这两个小姑娘短刀在手,突然一改颓风,双刀滚斫,采取了一派凌厉的进手招数,刀法比掌法更奇妙得多,这一个用正手刀法,那一个就用反手刀法,互相呼应,变化万状。盘天罗的携拿手已是使到出神入化,但每每在一抓抓去,就将抓着之际,另十人的短刀就恰恰迎着他的手指猛削,教他缩手不迭。这样数十招一过,饶是盘天罗招数纯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客店规双姝 疑云阵阵 荒山挥宝剑 杀气腾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