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1回 霉雾弥空 群雄遭暗算 金环堕地 恶客遂妊谋

作者:梁羽生

张玉虎心中有数,知道楚天遥的武功比石镜涵高得多,两人的武功家数也不大相同,看他们的相貌,石镜涵越看越似苗人,楚天遥则似是山东汉子,这两人一苗一汉,地北天南,武功的家数又全不相同,不知他们是怎样合起伙来的。

石镜涵手把衣袖一甩,杯子又回到了盘上。座中有两位精于医道的老前辈,一位是河南的谷竹均,一位是陕西的卢道隐,卢道隐并兼长使毒,张玉虎眼光一瞥,只见这两位老前辈的脸色都很特别,既是惊奇,又似忧虑,都在目不转眼的盯着石镜涵。张玉虎疑心大起,说道:“石镜涵这手扬袖卷杯的功夫有什么特别,值得他们如此重视?”张玉虎乃是从武功方面着眼,心想龙剑虹的铁袖功夫就要比这石镜涵强得多。

张玉虎收回茶杯,刚要退下,忽听得那楚天遥哈哈笑道:“周“周寨主未免太过委屈张小侠了,要他送茶,实是折杀楚某!”拢袖还了半礼,张玉虎但觉一股劲风扑面,幸而他内功根基甚好,退了两步,仍然站稳,心中方自吃惊:“他怎么知道我的来历?”只听得楚天遥又道:“你师父好吗?”张玉虎的身份被他揭破,只得坦然承认是张丹枫的弟子,垂手答道:“好。不知楚先生与家师是甚交情,晚辈刚才失敬了。”楚天遥笑道:“我和张丹枫的交情吗?哈,哈,你回去问他自然知道,张丹枫教得一位好弟子,样样都出色当行,张小侠,多谢你的茶了。”张玉虎听出他话中调侃之意,面上一红,随即想道:“若他是我师父的朋友,断不会如此。”

蓦然一想,想起了一个人来,他师父曾经提过,以前山东有一个怪书生叫楚大齐,此人读书不成urban,1873—1952)、佩里、刘易斯以及人格主义者、新托 ,转而习武,长相粗豪,却偏偏风流自负,爱作儒生打扮,善使长柄扇子点穴,师父当年送波斯公主入京,曾在皇宫与他见过一面,师父师母双剑合壁,三招之内,在他身上刺了七处剑伤。张玉虎想道:“莫非这个楚天遥即是当年那个楚大齐。他能够在我师父师母双剑合壁之下,挡得三招,实是非同小可。环顾座中,只怕无人是他敌手。”这时,才禁不住暗暗担忧。

周山民道:“原来楚先生和张大侠是相识的,那更好说话了。楚先生可知道我们这次劫夺贡物,张大侠也曾鼎力帮忙吗?”楚天遥道:“就是因为看在张丹枫份上,所以才只要分你的一半。”周山民道:“请问两位在哪里开山立柜?凭什么要来分一半贡物。”

楚天遥笑道:“久闻周寨主是当今豪侠,怎么也带着势利眼睛?难道我们没有开山立柜,既不是什么寨主,也不是什么帮主,周寨主就看小了我们么?”此话一说,等于承认是独脚大盗,独脚大盗居然敢向一座大山寨要求分赃,即算照黑道的规矩,也是从古所无之事。周山民道:“不敢,不敢。周某只是想请教二位,有何急需,要分我们的一半贡物?”楚天遥大笑道:“从来未听过强盗等钱用才劫东西的。你们从各省武师手中劫得贡物,我们也可以从你的手中要一半贡物。这是先礼后兵,已经很给了你们的面子了,难道还要讲什么道理么?”

楚天遥咄咄逼人,群豪尽皆动怒,周山民沉住了气,说道:“楚先生有所不知,我们劫这批贡物“泥古”而非今,主张“古今以智相积”。提出“两间无不交, ,并不是为了自己的。我和南方的叶成林岛主,手下有数万弟兄,我在此抵御鞑靼,叶岛主在南方抵御倭寇,手下的弟兄既不打家,又不劫舍,这批贡物乃是劫给他们充作粮饷的。所以各路英雄都来帮忙,并无一人提出要分贡物。”楚天遥淡淡说道:“我们不理会这些国家大事。我们只知道做了强盗,就要钱财,你们发了这笔大大的横财,不吐一半出来,你就休想善罢甘休!”周山民大声说道:“实话告诉两位,这事情我也作不得主。这批贡物是各路英雄合力劫的。我周某答应了分给你们也算不得数。请两位看在天下英雄份上,不要令周某难为。”楚天遥测目斜睨,听了周山民的话,冷冷一笑,不理会他,却对石镜涵说道:“石大哥,这位周寨主和咱们套交情、讲面子来哩。既是什么张丹枫大侠,又是什么天下各路英雄,天大的面子压下来,你说要不要卖他们的帐?”楚天遥说了一大串话,石镜涵仍是木然毫无表情,口中只吐出两个字道:“不卖。”

楚天遥笑道:“周寨主,你做不得主,我也做不得主,我的石大哥他不答应!”

周山民就是泥做的人儿亦自有气,忍不住厉声说道:“两位朋友既不卖帐,周某也不敢向两位求情了。这批贡物并不是我周某一个人的,要周某双手奉上,万万不能。有本事就请两位自己拿走。”

楚天遥哈哈笑道:“对,这才爽快,早知如此,少说多少废话,楚某不才器官有营养、分配和调节的职能,社会的不同阶级也承担着 ,先向周寨主领教。”

凌云凤霍地站起说道:“劫这批贡物,我也曾出过少许气力,楚先生定然要分,请你问我这口宝剑。”原来张玉虎环顾全场,心想大约只有凌云凤或者是他对手,就悄悄的将楚天遥的来历告诉了凌云凤,凌云凤天生侠骨,当然一说便允,所以第一个站起身来。

楚天遥望凌云凤一眼,脸上忽然露出奇怪的笑容,说道:“原来是天山的凌女侠,你们夫妻两人,一向恩爱,现在却怎么只是你一个人在这儿?”张玉虎听他的说话,竟似对自己这边的人甚为熟悉,而自己对他们的来历却还捉摸不清,龙其是那个石镜涵更不知是什么路道,不由得暗暗吃惊。

凌云凤双眉倒竖,斥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楚天遥笑道:“对呀,你说得对,据我所知,霍天都就是一个不欢喜管闲事的人。但你却为何要在此多管闲事在本地治里创办“奥罗宾多书院”,从事著述。创立“整体不 ,你就管不着你的丈夫了。忠言逆耳,你要是不信吗?也只好由你。”凌云凤气得满面通红,青钢剑扬空一闪,划了半个圆弧,一招“冰川解冻”,便向楚天遥搠去。

这一招“冰川解冻”,先慢后快,初起之时,有如层冰乍裂,缓缓而来,待到楚天遥取出他的独门铁扇,凌去凤的剑势便突然加快,就像冰川已经溶解,忽然问倒泻下来。

聚义厅上虽然不乏剑术名家,却哪曾见过这等精妙的剑法?禁不着都喝起彩来。楚天遥也随着彩声赞道:“天山剑法,果然不凡。”话声未了,但见寒光耀眼,凌云凤的剑尖已刺到了他的面门。群雄都道这一剑非中不可,哪知楚天遥却是不慌不忙,将铁扇轻轻一拨,搭着凌云凤的青钢剑一牵一引,但见凌云凤身似陀螺,足跟贴地,接连打了几个盘旋,竟是立足不稳的样子。众人大惊失色,就在这一霎那,但听昨楚天遥喝一声:“着。”扇子一合,倏的就点到了凌云凤的“魂门穴”,群雄中有人失声惊呼,哪知这两次的变化他们都料不着,第一次他们以为楚天遥中剑,楚天遥却乘势反攻,这一次他们以为凌云凤将被他点中穴道,谁知心念方动,凌云凤早已飞身掠起,一招“祥云护驾”,铺开了丈许方圆的一大片剑光,向楚天遥当头罩下。

原来楚天遥的铁扇功最擅长以巧降力,相同于太极拳的“四两拨千斤”之理,只要被他的铁扇搭上,不但可以卸开敌人的劲力,而且可以几令敌人失去平衡动之理”。发挥张载学说。后收入《船山遗书》。北京古籍出 ,重心不稳,所以凌云凤的剑势虽然凌厉,仍然被他一举化开,可是凌云凤的剑法轻功也都到了第一流境界,一觉不妙,立即随机应变,反而也借他的牵引之力掠起,楚天遥出手虽快,亦是点不中她。但见楚天遥在剑光笼罩之下,接连拨了几扇,登时剑光流散,两人都静止下来。

双方试了两招,都已知道对方是个劲敌,不敢鲁莽进攻,楚天遥将扇子摇了两摇,轻蔑笑道:“原来霍家费了两代的心血,所创的天山剑法,也不过如此么?”几句话辱及霍天都父子也就是辱及凌云凤的舅舅与的丈夫,凌云凤沉不住气,一声斥道:“叫你再见识天山剑法。”青钢剑抖起一朵剑花,一招“玉女投梭”,刺到了楚天遥胸口的“玻玑穴”。

楚天遥正是要她如此,原来他的武功讲究的是“后发制人”,拳经有云:“敌不动,已不动,敌一动,已先动。”楚天遥深得个中三味,不慌不忙,一个“吞胸吸腹”,凌云凤的剑尖又是仅仅差了两寸没有刺中,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他扇子一张,反手挥去,凌云凤的青钢剑登时给他粘出门外,但凌云凤亦已料到他有此着,顺势往前一送,也把他的黏之解了。

可是凌云风却料不到他还有极厉害的后着,刚刚解了一招,忽地听得楚大遥一声冷笑道:“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点穴功夫。”铁扇倏张即合,扇柄一颤,便好似有七八支判官笔同时点了下来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阶级压迫的工具。阐明 ,楚天遥这柄精钢折扇,合起来时可当作判官笔用,张开来时却又是峨嵋刺和刀剑的,当真厉害无比!

楚天遥这一有个句堂,叫做“醉仙狂草”,可以在一招之内,同时点敌人七处穴道,凌云风给他逼得连连后退,楚天遥点她不中,亦自暗暗吃惊。

当下两人再度交锋,各施绝技,斗了三十来招,终究是楚天遥稍胜一筹,凌云凤的剑势渐渐被他封住,不论凌云凤从什么方向进攻,都被他抢占先机,轻轻巧巧的用个“卸”字诀,便把凌云凤的攻势比解开了。

激战中楚天遥忽地一声怪笑,跨上一步,喝一声;“着!”铁扇一合,电光石火般照着凌云凤顶门的“百会穴”砸下来,这一下连张玉虎也给吓得跳了起来。刚道凌云凤要糟展中第一次成为真正科学的形态。辩证法的涵义也在唯物主 ,忽听得凌云凤也喝了一声:“着!”反手一剑,唰的一声,饶是楚天遥闪避得快,也给地一剑穿过了衣襟。

群雄看得目瞪口呆,连楚天遥亦自莫名其妙,凌云凤的剑势分明已给他封住,不解她怎样会刺中自己?说时迟,那时快,凌云风“唰”的又是一剑刺来,楚天遥举起扇子一拨,明明看她是从左方刺来,却不知怎的,眨眼之间,剑尖竟然刺到了楚天遥右胁的“精促穴”,剑招之怪,端的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幸而楚天遥刚刚吃过亏,招数不敢用老,铁扇及时回救,好不容易的才把凌云凤这一招解了。

聚义厅里有几位使剑的行家,不约而同地叫道:“好啊!好啊!”其实真正的好处在什么地方,连他们也不知道。

原来凌云凤眼见不敌,给楚天遥逼得太紧,无法招架,逼得将最新领悟的剑法使了出来!

她所要创立的这一套剑法虽然是仅具雏形,但她这一套剑法既是以“天山剑法”为基础,又掺杂有“玄巩剑法”的精华,再加上她从天下第一武学奇书“玄功要诀”中所参悟的武学妙理,威力之大,不但令楚天遥震惊,连她自己亦觉出乎意外。

这倒不是说她的这套剑法便能胜过霍天都原有的“天山剑法”,若然大家都练到了上乘境界,“天山剑法”的长处在于精纯,而她的长处则在于奇诡,一正一反,正好相辅相成,谁都胜不了谁。可是,她为什么刚才用天山剑法却感到招架不住,而现在用她新创的剑法却能反败为胜呢?这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她这套剑法完全与一般的剑法相反,楚天遥休说没有见过,连想也没有想到天下会有这样古怪的剑招,所以给她杀得个措手不及。另一个原因是这一套剑法既然是她苦心所创,所以便将出来,便特别得心应手,她逊于楚天遥的地方是功力稍弱,现在凭着奇诡的剑法,正好补功力之不足。若然换是霍天都来,当可在五十招之内,将楚天遥打败。

但可惜她这套剑法到底还只是方具雏形,其中精妙之处,尚未能尽量发挥,楚天遥以守代攻,小心翼翼的又应付了十招,凭着他善于借力消势的独门铁扇功,积巧妙多变的点穴手法,渐渐又扳成了平手。

时间一长,但见凌云凤汗湿罗衫,而楚天遥亦已是喘息可闻。凌云凤心道:“我只道乔少少的扇子点穴功夫已是武林绝学,却不知他更在乔少少之上,幸而我最近领悟了一些剑术的妙理,要不然早已败了。”

两个越战越紧,越战越险,群雄眼中,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霉雾弥空 群雄遭暗算 金环堕地 恶客遂妊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