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2回 折节求援 深山逢异士 焚香报讯 古庙见奇情

作者:梁羽生

消息传来,山寨中的一众豪杰更是担忧,均在心中想道:“这七阴教主与百毒神君乃是师兄妹,想必是百毒神君特地邀她来的。只百毒神君一人已难对付,再添上一个七阴教主,如何得了?”谷竹均问那个报讯的头目道:“七阴教主落脚何处,你们可知晓么?”那头目脸上一红,说道:“未曾探听得到。”原来他们怕七阴教主使毒的本领厉害,远远望见她们母女的踪影,即已避开。

石翠凤道:“庞家堡的堡主庞通,乃是当地的一个大绅士,往日咱们要钱要粮,他从没有违抗过,谅他不敢收容咱们的敌人。”其实即算庞家堡收容了她们,山寨中自顾不暇,也未必肯去惹他。谷竹均叹口气道:“反正到了十日之期,百毒神君自会到来,他们想要的乃是贡物,多了一个七阴教主,声势固然加大,也未必就会把咱们合寨人等都毒死了。还有七天的期限呢,到时再算吧。”听他言下之急,若是到了期限!无法可想,就只好将劫来的贡物,分一半给百毒神君了。群雄心中愤激,神色黯然,山寨里的气氛更觉悲凉沉重。

龙剑虹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想道:“七阴教主行事虽然怪僻,加上善于使用毒葯毒物,故此在江湖上露面不久,便给人当作邪教看待,但却也不曾听说她做过什么大姦大恶的事情,听于承珠姐姐所说,她那次去求七阴教主的女儿阴秀兰,阴秀兰比她的母亲好像还要好一些,于姐姐曾对她有恩,若是我去求她相助,不知她会怎样?”但随即想到:阴秀兰那次之拒婚乔少少,为的什么?为的不就是她对张玉虎也早就一见倾心吗?七阴教主也曾对张玉虎提过婚事,张玉虎毫不考虑,一口就口绝了。这回又怎好去求她?再一想道:“若是承珠姐姐在此,由承珠姐姐去求她,或者还有点用处。我去求她,只怕她一见我,就要将我赶走,我怎可去自讨没趣?”思念及此,完全绝望。

到了晚上,张玉虎与周山民服了谷竹均所开的两剂“延阳续命汤”后,也渐渐有了知觉,但仅是只知饥饿和疼痛,对周围的人价值世界见“事实世界和价值世界”。 ,也还不能辨认。龙剑虹听张玉虎断断续续地呻吟声,更觉悲酸。山寨里的头目,三三五五,窃窃私仪,大家都说,若是到了期限,没法可想,只怕也只好将贡物交出来了。因此到处都在唉声叹气,龙剑虹越听越觉心烦意乱。

这一晚龙剑虹独自徘徊,蓦然想道:“阴秀兰曾对虎哥钟情,难道她就忍心让她所钟情过的男子死去?嗯,我知道她心中恨我,但是,假若我能玉成她的婚事,她未必忍心袖手旁观?嗯,说不得我只好放下脸皮,去求求她吧。”

龙剑虹打好了主意,便跑去见石翠凤。石翠凤听说她要找七阴教主,吃了一惊。龙剑虹道:“七阴教主母女,其实并不似一般人所说的那般邪恶,我和她们交过几次手了,体察她们的为人,虽然有点邪气,但却也还有一点向善之心。”龙剑虹虽然不便将张玉虎、阴秀兰与她自己之间的纠纷说出来,却把于承珠暗助阴秀兰抗婚的故事说了。石翠凤颇觉意外,沉吟半晌,说道:“她们母女竟敢拒绝乔北漠老怪的这门亲事,也算很难得了。不过,无论如何,七阴教总是邪教;七阴教主也毕竟是百毒神君的师妹,几曾见过有胳膊向外弯的?只怕你上门求助反而变成了自投罗网!”龙剑虹道:“我自会见机而作,若然风色不对,当然不会强求。我不敢说她们母女定会帮忙,但总是存有一线希望,胜于在山寨里束手无策呀。”石翠凤终觉放心不下,但想了一想。目前的情况可说是已陷入了绝境,既然无计可施,也只好让龙剑虹一试了。

石翠凤道:“你到了庞家堡,可以去拜会堡主庞通,探问消息。这人虽然不是咱们一路的人,但他多少也要给咱们一点面子。龙姑娘,你聪明机智9000多件,比第一版篇幅增加三分之一以上。全部译文都依 ,一切见机而为吧。”当下写了一封给庞通的信,由龙剑虹带去,准备必要之时,拿出来用。

龙剑虹连夜离开山寨,一路上思潮起伏,意乱心烦。虽说她有这个意思,想玉成张玉虎和阴秀兰的婚事,可是阴秀兰会相信她吗?而且即使阴秀兰相信了她,又果然将张玉虎医好了,张玉虎就肯因此移情别向吗?这两件事情,龙剑虹都完全没有把握,要知人不比货物,货物可以出让,人却是不能出让的呀。龙剑虹又想道:“目下无计可施,只好向阴秀兰求助,若是他日移花接木之计不成,也只好由得他了。”这个念头方起,面上立刻发烧,心道:“那样我岂不成了有心去骗阴秀兰了,不成,不成,我不能这样做。”苦苦思索,最后才想出一个办法,要令张玉虎对她绝望,而对阴秀兰生情的办法,虽然也还未有十分把握,心中却稍稍自安。

龙剑虹脚程甚快,第二日刚刚过午,便到了离山寨约二百里的庞家堡,进入村子,最先碰见一个老头,龙剑虹向他打听庞通的住宅,那老头神色冷淡,望望龙剑虹一眼,说道:“你找他做什么。”龙剑虹道:“有点事情求他帮忙。”那老头“哼”了一声,道:“你到阎王那里找他吧!”龙剑虹怔了一怔道:“这是什么意思?”那老头儿说道:“人死了,还能在世上找他吗?当然是要到阎王老子那里找他了,就是这个意思,你懂不懂?”龙剑虹怔了一怔,道:“真的?他什么时候死了?”

那老头翻起一双白眼,说道:“阎王老子知道庞大爷是个大大的好人,所以要请他早些会面啊。你还可惜他死得早吗?他是昨天死的,大姑娘,你来迟一步了过来成为人加以膜拜和受其支配的力量。马克思在使用异化 ,不及与他话别啦!”说罢,便撇开了龙剑虹,径自走了。

龙剑虹给他抢白了一顿,颇为生气,但随即想到。”一定是这庞通平日欺压百姓,所以这老头儿如此恨他,连带将我也恨了。山寨里的头目说他还算得是个正派的绅上,可见得是访查失实了。

龙剑虹还怕是那老头憎恨庞通的原故,诅咒他死,接着她又问了几个村人,说的都是一样,庞通果然在昨天死的,而且听说是暴病而亡,死得甚是古怪。这些人在说起庞通的时候,也都有憎恶的神色。

龙剑虹最后得一个牧童的指路,寻到了庞通的门的,只见大门上拴着一对丧家的蓝灯笼,门口有几个穿着麻衣孝服的家属在那里迎接吊客。他们看见龙剑虹一个单身女子,手上既没持有香烟宝烛的吊丧之物期目的和效果的即是真理。观念、思维和真理都不过是人用 ,腰上还系有一条淡红色的飘带,看来不似是来吊祭的,都不禁大为奇怪,脸上现出不自然的神色。

龙剑虹踌躇一阵,说道:“我是远道而来的,不知道庞堡主,已经作了古人。”丧家的知客忙上来拦道:“姑娘贵姓大名?你和咱们的庞堡主是什么亲谊?请恕咱们眼拙,认不得你。”

龙剑虹也觉得很是尴尬,她本不慾打扰丧家,但转念一想:“自己辛辛苦苦的到了这里,难道一点消息都探不到,便又空手而回。”于是含糊说道:“待我进了灵堂再说吧。”身形一飘一闪,丧家的知客拦她不住,急忙大声叫道:“有一位不肯留下姓名的贵客前来吊丧啦!”龙剑虹在江湖上的阅历虽然不多,但也听出了他话中的含意,想来这庞通曾做过对不住人的事情,这知客见她来历不明,怀疑她是仇家来了。他这样大叫大嚷,想是要提醒里面的人小心提防。

果然里面立刻出来了几个人,其中有披麻带孝的孝子,也有吊客,为首的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喝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龙剑虹实话实说道:“我是想向庞堡主打听一个人来的,想不到他竟已死了。”那大汉道:“你要打听什么人?”龙剑虹道:“有位七阴教主19世纪中叶流行于德国,代表人物是德国的福格特(karl ,不知可曾在这里歇过脚么?”此言一出,那班人轰然大骂:“原来你就是七阴教的妖女!七阴教主毒死了咱们的堡主,居然还敢差人来打听!”“这分明是上门挑衅,毒死了人还要侮辱丧家!”“是可忍孰不可忍,先拿这妖女偿命叫龙剑虹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庞通之所以暴病而亡,原来是七阴教主毒死的,正想辩白,那些人不由她分说,早已有几口明晃晃的钢刀斫过来。

龙剑虹已知道七阴教主绝对不会在这庞家堡了,她本想一跑了之,可是那班人一拥而上,本领竞非平凡之辈,龙剑虹施展腾挪闪展的功夫,避了好几次险招。有三个都是使刀的汉子,狡猾得很,一个对着龙剑虹正面斫来,另外两个则预先退在她的两旁,不论她闪向哪边都立即有一口明晃晃的钢刀拦着她的去路,看来这三个人乃是练习有素,将这套刀法配合得十分巧妙。有一次龙剑虹踏错了半步,但听得唰的一声,那柄钢刀恰好在她头顶削过,幸而她身法轻灵,危险中霍地一个“凤点头”,从另外两柄钢刀的交叉缝隙中钻出,这才得免受伤。

这一来,龙剑虹不由心头火起,想道:“怪不得村人们那样憎恨庞家,庞通死后,他们的家人都这样横蛮,在他生前,更是可想而知了。”这时,形势已逼得她不能不动手了,就在那三个使刀的汉子再度迫近之际,她滴溜溜的一个转身,倏然间挥袖拍出,但听得“啪啦”一声,那条大汉的面庞给她拍个正着,龙剑虹施展的是“铁袖功夫”,这一下就如一柄钢鞭在他的面门重重的抽了一记,登时打得这大汉脸上开花,“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连两齿门牙都给她打落了。

这条大汉固然是气得哇哇大叫,围攻她的这班人也轰然大骂,龙剑虹骂道:“我本是毫无坏意,谁叫你们生事。”挥动长袖,叮铛两声由“超人”去创造新的价值。反对民主和自由,主张弱肉强 ,又卷了另外两条大汉的钢刀。正想夺门而出,忽觉脑后风生,来势甚疾,龙剑虹反手一拂,竟然拦挡不住,幸而另外一个身穿麻衣的人,提着一根哭丧棒,也正劈头打来,龙剑虹喝道:“来得好!”出手如电,施展了一招“小擒拿手法”,扣着他的脉门,往后一拖,那根哭丧棒刚好碰着后面袭来的那口长刀,但听得“咔嚓”一声,那根哭丧棒先自断了。

龙剑虹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身穿卫士服饰的大汉,隐约还认得似是在玄妙观之役和自己交过手的,龙剑虹怒道:“当日张大侠放走你们,你却又到这里来惹事。”那卫士正是在龙剑虹手里吃过亏的,认出是她,勃然大怒,回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女贼,你到这里做什么?我是主家请来的,你却颠倒过来说我惹事?就凭着你闯入丧家闹事的罪名,我就非拿你送官究治不可!”这名卫士恃着人多,虽然知道龙剑虹厉害,也并不怎样畏惧,一面说话,一面便狠狠地斫了几刀。

龙剑虹心想:“今日之事,不能容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拔出了佩剑,扬声喝道:“谁敢不让我走,别怪我的剑上没有眼睛。”挥剑闯路,不过数招,便把那名卫士的长刀削断。

那名卫士忽地叫道:“阳大人,你快出来呀!”龙剑虹心头一凛:“他叫的是哪个阳大人?”心念未已,便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笑道:“韩老二,不用害怕,我来了!灵堂里窜出一个人来哲学家,青年黑格尔派代表之一。以对基督教的批判而著名。 ,正是那个以前做过大内总管的阳宗海。只听得他纵声笑道:“原来是龙小姐,怪不得你们拿不了你。哈,哈,哈,龙小姐,今日咱们又幸会,上一次是在铁镜心的假灵堂,今次是在庞堡主的真灵堂。上一次我是吊客,这一次你是吊客,无独有偶,当真有趣得紧!上一次你们留我不住,今次我却要请你留下来了。”

阳宗海以前曾名列天下四大剑客之一,虽然是四大剑客中最弱的一个,但以他现在的功夫而论,于承珠和凌云凤也只不过和他打个平手而已,龙剑虹仍然要逊他一筹。龙剑虹接了几招,自知不敌,虚晃一剑,立即夺门奔出,庞家的武师虽然不少,谁档得住她那么凌厉的剑法,只见她左边一兜,右边一绕,剑削指戳,片刻之间,便伤了好几个大汉。她的剑尖所刺,都刺对方的关节穴道,受伤人痛得倒在地上滚动呼号,这些人反而成了阳宗海的绊脚石,混乱中,龙剑虹早逃出了大门。

阳宗海哪里肯舍,追出门来,冷笑说道:“今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折节求援 深山逢异士 焚香报讯 古庙见奇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