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3回 受尽折磨 伤心谈往事 惊闻噩耗 洒泪哭良朋

作者:梁羽生

阴秀兰屏息呼吸,听她母亲说话,她呆呆的凝视着她的母亲,好像她的母亲突然间变成了她所不认识的陌生人似的。

七阴教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自小是个孤女,我的父亲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逃荒的难民,在途中生下了我,无法抚养,在我刚刚满月的时候,他们经过乌蒙山下,山上有座道观,观中的道长刚巧下山募化,见他们可怜,便将我留下了,这位道长便是我的第一个师父一一赤霞道人。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他只问知我的父亲姓阴,其他的就无暇问了。

“赤霞道人后来对我很不好,我到现在还恨他。可是我也应该承认,我小时候,他的确是很疼爱我的,全靠他的抚养,我才能够长大成人。他是一个道人,养大一个女婴,也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我自小时就当他如父亲一样,对他非常感激。

“他照料我的起居饮食,传授我武功,我渐渐长大了,他仍然当我是个孩子,对我百般呵护天是自然现象,无可畏惧,人应“因阴阳四时之制”而行事; ,他常常瞅着我瞧个半天,有时我熟睡醒来,也发现他在床前看我,我当时只当他是疼我,并不放在心上,不过却也有点怕他了。

“赤霞道人是个修真羽士,他与我住在人迹罕到的乌蒙山金鸡峰上,除了我们之外,另外有一家姓万的世隐居在乌蒙山的天乌峰,与我们的地址相隔不远。这家姓万的主人,名叫万天游,是点苍派的一个剑客,他有一个儿子,名叫万家树,比我只大两岁,我们年纪差不多,因此自小便一同游玩,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我们渐渐长大了,他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有一天晚上,有月光之下,旖檀花旁,他向我吐露了他的心事,我们撮土为香,对月为盟,矢誓结为夫妇。我叫他第二日便请他父亲来向我师父求婚。

“我满心欢喜,以为我师父那样疼爱我,断无不允之理。哪料第二日我还未睡醒,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我师父他偷听了我们的盟誓毛泽东书信选集毛泽东1920—1950年间的372封书信 ,第二朝天还未亮,他便赶到天乌峰了,斥责万家树勾引他的徒弟,不待他们分说,便动手将方天游父子打伤,并将他们赶下天乌峰,发下禁令,不准他们踏进乌蒙山半步。

“我在好梦中醒来,眼一睁开,便见我的师父满手血污,站在我的床前,他骂我不得他的同意,便私自与人谈婚论嫁,并说若给他发现万家树再来见我,便将他也一同杀了。

“我震骇之极,但他是抚养我长大的人,我只好逆来顺受,忍着心中的绞痛,答应不再见万家树。但不料另一件更令我震骇的事又发生了!”

七阴教主声音颤抖,脸上肌肉抽搐,这件事已隔了二十多年,她说起来还感到那么恐怖!“我伏在床上痛哭,忽然一只冰冷的手触着我的肩头工党内部的一个机会主义派别。主张取消在白色恐怖下的无 ,握着我的臂膊,将我拉了起来,他说话的声音像他的手一样冰冷:‘你哭什么?你还是丢不开那小子吧?’唉,我从来未听过师父用这样的口气向我斥责,我哭得更伤心了,我说:“我已答应不再见万家树了,你就让我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我师父的面色突然沉暗下来,我害怕得不敢哭了,只听得他狞笑说道:‘你是我抚养大的,我不准你嫁他,什么人都不准你嫁!谁敢将你从我这儿夺走,我就要他五马分尸!’

“我给他吓得傻了,心里琢磨他这句话的意思,我当时只道他是因为太过疼爱我的原故,可是为什么不许我嫁人呢?即算我是他的女儿,这样‘疼’法,也是出乎常理之外呀!

“他忽然又转了面色,柔声对我说道:‘蕴玉,我将你抚养成人,你怎样报答我?’我想了一想,忍泪答道:‘你不愿我离开你子其子,货力为己”,“是谓小康”。这种社会虽然政治清明, ,我便永远伴陪你,今生今世不再嫁人,像你的女儿一样服侍你!’就在这时,他的眼睛忽然好似要喷出火焰一般,冲着我说道:‘不,我不要你做我的女儿,你可以做我的妻子!’

“这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吗?我简直不能想象!像是睛空的霹雳,将我震得晕眩,我定着眼睛看他,就像你刚才看我的那股神气,一刹那间,朝夕见面的‘亲人’似是突然变成了张牙舞爪的猛兽。

“只听得他断断续续说道:‘我以前只知道修练武功,从来不想到结婚,我已经忍受了几十年的寂寞,不想再忍受了,我可以还俗,不做道士,和你结婚。咄,你为什么瞪着眼睛看我?你不认识我吗?你不愿意吗?你的性命是我给的,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你便得做我的妻子!’

“他张开臂膊要抱我,我突然清醒过来,狠狠地咬他一口,大声喊道:‘不能,不能!你给了我的性命《基督教的本质》、《未来哲学原理》等。参见“伦理学”、“美 ,你可以将我的性命取去!我宁死也不能做你的妻子!’我挣脱出来,旋风般地跑下山去!

“不知是不是他由于羞愧,还是因为平素疼爱我的原故,以他的武功,我本来是怎样也逃不脱的,但当时他却并没有强拦我。我见他呆若木鸡,面色非常难看,我也有点为他难过,但我不敢再回头望他了,我便出了吃奶的气力,拼命飞奔!

“不料我刚刚逃至那山脚,他又追上来了!”

阴秀兰刚刚松了口气,听说赤霞道人追到,呼吸又紧张起来,紧紧捏着母亲的手心问道:“结果怎样?你有没有给他抓回去?”

七阴教主道:“幸而他还有一点良心,也许是一时迷失理性,而后来稍稍清醒过来,终于他还是让我走了。不过,他与我约法三章:第一,不许我说出那晚的事情;第二,不许我嫁给万家树;第三,要待他死后,才许我在江湖走动。若然违背了第一第三两条,他便要将我杀死,若然违背了第二条,则不但要杀死我,并且要杀死万家树。”

龙剑虹在神像后偷听,听得毛发皆竖,心道:“赤霞道人在上一辈的武林人物之中,乃是个响铛铛的角色,几乎与玄机逸士齐名。却想不到干下了这等见不得人之事!以他的身份,怪不得他要威胁七阴教主,不敢让她泄露了。不过,他肯让她逃走,在邪派之中,也算是比较好的了。玄机逸士生前不下手除他,大约也是因为多少知道他的为人,才放过他的。”

七阴教主续道:“我逃出了赤霞道人的魔掌,既不敢找万家树,又不敢独自闯荡江湖,每天夜晚都做着恶梦。当时只有苗疆的毒手神魔姬环是不怕赤霞道人的人,我便投到他的门人想学到几分使毒的本领,就不怕赤霞道人的威胁了。要知我虽然答应了赤霞道人的约法三章,但那是迫于无奈,无可如何,我的心里,对万家树还是念念不忘的。不料到我脱离了恶师的魔掌,却又遭遇了更大的灾难!”

阴秀兰道:“那姬环也是个恶人吗?”七阴教主道:“不。这姬环虽然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行事也怪僻非常,但为人却很正派,给我灾难的是我的师兄。”

阴秀兰道:“咦,你还有师兄吗?我怎么未听你说过?”龙剑虹知道她说的是百毒神君,心中也好生奇怪,心想百毒神君的名头江湖上己有很多人知道,偏偏他的师侄反而不知,真是出人意外!七阴教主为什么要瞒着女儿呢?

七阴教主道:“我师兄是个苗人,但他却羡慕汉人,取了一个汉人的名字,叫做石镜涵,喜欢和汉人结交朋友。他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但因是自小便跟随师父,使毒的本领,那是比我高强得多了。

“他很喜欢我,我一入师门,他便想娶我为妻。我心中只有一个万家树,而且与他气味也不相投,当然一点也不会欢喜他,他对我纠缠不已,我告诉师父,师父还曾责骂过他。我对他小心防备,后来他不敢再对我风言风语了,我才稍稍放心。料不到我虽然对他防备,不幸的事情仍然发生!”

说到此处,七阴教主的眼泪籁籁而下,脸上的肌肉又抽搐起来,阴秀兰道:“妈,别再哭了,女儿在你身边。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在你的身边,你就不会伤心了么?”

七阴教主揩了眼泪,将女儿紧紧搂抱怀中,说道:“也幸而他留下你在我身边,要不然我更恨他了。

“我刚才说过,石师兄很喜欢和汉人结交朋友,其中有一个江湖大盗的名叫庞通,他进入苗山,想偷掘苗疆的藏金,并想盗取苗疆的珍贵葯材,其中有两株千年何首马,是种在我师父葯圃之中的。

“石师兄受了他的唆摆,有一天我奉师父之命外出采葯,他随后跟来,对我说道,他决意背师私逃,跟庞通到外面去享受荣华富贵,希望我和他一同行动,逃出苗疆。我当然不答应,他反复劝说,说是苗山如此荒凉,有什么值得留恋?外面花花世界,为什么不出去享受一番?我也劝他不要贪慕繁华,切不可听从姦人的拨弄,背叛师门。“岂知他的心意已决,不但不听从我的劝告,而且突然翻面,狞笑说道:‘我的说话已进入你的耳中,你不依从也得依从了。’我发觉危险,还未来得及逃走,便给他一口迷烟喷倒,唉,他竟然趁我昏迷之后,将我姦污了!我历尽艰难才得以保全的贞操,竟然轻轻易易的葬送在他的手上!”

阴秀兰听得手脚颤战,面色灰白,低声说道:“他,他就是我的爹爹?”七阴教主说道:“不错,他就是你的爹爹,你说,你怎能叫我不切齿恨他?”

“他将我姦污之后,又去对师父暗暗下毒,师父爱他如子,对他更是毫无防备,竟然在熟睡中着了他的道儿,被他用桃花瘴、金叶菊、碧蚕卵三样极厉害的毒物合成的葯粉,用吹管吹入了口鼻!我师父号称毒手神魔,本领非同小可,中了这样厉害的毒葯,仍然打了他一掌,可惜师父中毒之后,功力大减,要不然那一掌便能叫他丧命。

“这些事情发生之时,我尚在昏迷之中,他本来是打算将我劫走的,也幸而师父打了他一掌,他怕师父未必中毒便死,不敢再在苗疆逗留,连夜便逃下山去,庞通盗了两株何首乌,当然也逃之夭夭了。

“待我醒来之后,回去禀告师父,”师父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他吩咐我几句话,将百毒真经交付给我,要我替他报仇,嘱托完毕,从此一瞑不视。

“我痛不慾生,但受了师父的重托,又不能不偷生下去,更想不到的是我怀了孕,十月期满,便生下了你,我有了你、当然更不能死了。”

阴秀兰道:“妈,你好苦命啊!怪不得你一直不肯告诉我,我的爹爹姓甚名谁,要我跟你姓阴。”

七阴教主道:“妈的苦难还没受完哩,今天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吧。”

“你生下来之后,我好像有了寄托,瞧着你那两颗灵活的眼珠,我感到安慰。我非常恨你的爹爹,但却非常爱你,有时甚至为了你,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看在兰儿的份上,饶了他吧。我刚才对你说过,姬师父临死的时候,是曾经吩咐我要我替他报仇的。

“想不到我愿意饶他,而他却不肯饶我。恰恰在你周岁那天,有一个人来了。”

阴秀兰颤声说道:“又是,他,他来了?”她本来想说“爹爹”的,这两个字却怎样也叫不出来,到了口边,便变成“他”了。

七阴教主道:“最先来到的不是‘他’,嗯,来的是,是万家树!是我朝思夜想的那个人!

“我是多么愿意做他的妻子啊,可是这只能指望来生了。即算我不害怕赤霞道人的威胁,我已经受了污辱,也不能再做他的妻子了。

“为了断绝他的痴情,为了不想他遭受赤霞道人的毒手,我只有骗他,说是我已经嫁了人,有了孩子,我过得很快活,请他也另找良缘,不要再以我为念了。

“他不相信,但见你长得十分似我,却又不由他不相信,他呆若木鸡,好久,好久,这才说道:‘你有了丈夫,有了孩子,过得快活,我很高兴。但我瞧你神情,不像是过得快活的光景,你心中是不是藏有什么哀痛,不愿意对我说出来?’我忍着眼泪,咬着牙根,矢口否认。他便说:‘既然你很快活,那我也就不再打扰你了。不过,我对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你若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你的话,可以到峨嵋山找我。’原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受尽折磨 伤心谈往事 惊闻噩耗 洒泪哭良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