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4回 梦好总难圆 珠还琴断 情天长有恨 凤泊鸾飘

作者:梁羽生

七阴教主道:“你当真是毫不知情?”百毒神君道:“你要算在我的头上,那也没有办法!”七阴教主半信半疑,又迈上一步,冷冷说道:“纵算万家树不是你杀的,你对他的儿子下这等毒手,还算得是个人吗?”百毒神君冷笑道:“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早已把这小子杀了,你还不领情么?你试想想、我要杀他,大可以用九阳毒掌,为什么却用这种十二个时辰才发作的毒葯?”原来百毒神君虽然知道七阴教主便在附近,却不知她的确切地址,因此故意用这个办法,料到万天鹏受伤之后,必定会燃起信香,向七阴教主求救,他便可以跟踪而来。

七阴教主想了一想,亦明其理,却冷笑说道:“这样说来,你是诚心来见我的了?”百毒神君道:“这个当然,你还不相信吗?”七阴教主叉指骂道:“你用这个办法前来见我,你却还想我理睬你么?你走不走,你再不走,体怪我手下无情!”

百毒神君老羞成怒,冷笑说道:“好呀,万家树死了,你还心甘情愿替他抚养孤儿,真是可敬可佩!只不知你凭着什么身份,替他守寡?好,我索性将这小子毙了,看你怎么?”突然一跃而起,一掌向万天鹏顶门劈下。

七阴教主正自气得浑身发抖,突然见他施展杀手,大吃一惊,可是她事先没有防备,百毒神君已经出手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则最早使用历史哲学这一术语,旨在 ,她身形虽快,亦已迟了一步,这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万天鹏若给他杀死,我必定要杀他偿命!”

就在这刹那间,眼看百毒神君的手掌已拍到了万天鹏的顶门,却忽地大叫一声,掌锋斜斜劈下,歪了三寸,没有劈着,说时迟,那时快,七阴教主已扑到他的面前,挥掌猛击,百毒神君陡然缩身退步,怒声说道:“好本领,好本领!可是你别忘了,你武功虽然比我高强,我也还有办法置你死命!”

原来百毒神君那一掌拍下之时,突然觉得好像被大黄蜂叮了一口似的,故此歪了少许,他只道是七阴教主所放的暗器,后来发觉没毒,这才放心,但已是怒不可遏。

七阴教主也莫名其妙,原来那是龙剑虹在神像背后所发的一口梅花针,救了万天鹏的性命。以七阴教主的本领,本可以看得出来,但因为她全神贯注在百毒神君和万天鹏的身上转向阶级论,注意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分析社会生活,承认民 ,却料不到神像背后有人躲着。

这时七阴教主也是怒不可遏,阴沉沉地说道:“你敢动他一根毫发,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本来不想亲手杀你,但你一再倒行逆施,我只有奉先师的遗命了!”她的容貌在少年之时被百毒神君所毁,本就奇丑无比,这一发怒,更加难看!

百毒神君一生与毒物为伍,这时面对着七阴教主,亦自心悸。他被七阴教主的目光逼退几步,定了一下心神,说道:“事情已经过了二十年,你仍然如此痛恨我么?好,就算我当年对不住你,如今我来赎罪,你愿不愿意听完我的说话?”

七阴教主见他一再赔菲,心肠稍软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百毒神君道:“金力寨主劫夺了各省贡物,震动天下,这件事情,想必你是早已知道的了。”七阴教主道题》、《〈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恩格斯的《政治经济 ,“此事与你我何干?”百毒神君道:“金刀寨主得了贡物,却无福享受,再过十天便要全部奉送给我,怎说与你我无干?”七阴教主冷笑道:“恭喜你发了大财啦!你发了大财,不去与你那些猪朋狗友享福,却找我做什么?”百毒神君得意洋洋,笑道:“岂止发了大财,我简直是富可敌国了。只要你我和好,我的便是你的,何分彼此?我打算分几件奇珍异宝给乔北漠老怪,与他结纳,哈哈,我与他联在一起,尽可以横行天下、号令江湖,岂不美哉?”七阴教主摇了摇头,心中想道:“我最初投入姬老师门下之时,他虽然时时流露出向往外面繁华的心意,却也还算得是个相当纯朴的苗人。不料他后来结交了庞通那些坏人,心术便一天坏过一天,如今更是利慾薰心,无恶不作,到了无可救葯的地步!真真是可叹而又可恨。”正想出言嘲讽,百毒神君在笑声中往下说道:“听说你要创立七阴教,我的资财正可以助你成其大事,那时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我夫妻同心合力,外面又有乔老怪作靠山,你的七阴教还怕不昌盛么?你瞧瞧,我诚心与你共享富贵,你还不满意么。”

七阴教主冷笑道:“多谢盛情,老实说给你听,我也曾动过那些贡物的主意,可是你要将那些贡物来求我饶恕,就是你全都堆在我的面前,我也不屑看它一眼!”百毒神君正是因为曾听阳宗海说过,知道七阴教主曾接受阳宗海的邀请,打算帮乔老怪抢夺贡物的,虽未成事,但七阴教主想分润贡物那是无疑的了,所以他才用贡物来引诱她。想不到七阴教主一口回绝,而且说得那样斩钉截铁,毫无转圈之地!

百毒神君怔了一怔,装出一副悲伤的神色,说道:“你不愿与我和好,我亦无法勉强。女儿你让我将她带走吧。”七阴教主冷笑说道:“你问她,她愿不愿跟你?”阴秀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躲到七阴教主背后,叫道:“妈,我与你永不分开!”七阴教主道:“你听见了么?女儿与我相依为命!绝不愿跟你的,你自己走吧!”

百毒神君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未知道我的心意,我要将女儿带走,乃是为了她的好处呀,我给她找了一个好婆家了。”七阴教主怒道:“她是我的女儿统一整体。其形式是多样的,有直接和间接、内部和外部、本 ,你敢擅自许人?我不答允!”百毒神君:“你听我说了是哪一家,再行定夺也还不迟呀!何必张口就骂”七阴教主道:“好,你说是哪一家?”百毒神君道:“我给她选的便是乔北漠的儿子,乔北漠是天下第一高手,他的儿子也是少年英雄,难得他也不嫌咱们,你说说,这样的人家还往哪里去找?”

七阴教主嘿嘿冷笑,心道:“原来他是想把女儿拿去巴结乔老怪,我还道他对兰儿真的存有父女之情呢?”百毒神君瞪眼说道:“你笑什么、难道这样的人家你还不满意吗?”七阴教主冷笑道:“兰儿比你有志气得多,你要巴结乔老怪,将他的儿子当作宝见,我的兰儿却未曾将他放在眼内!厉抗天早就替他的主人向我提过亲了,我若肯答应的话,还待你来说么?”百毒神君叫道:“唉,你们居然拒绝了他!”阴秀兰尖声叫道:“我宁死也不嫁乔北漠的儿子,连他的名字也不愿意听!”七阴教主冷冷说道:“你听见了吧?还说什么?赶快与我出去!”

百毒神君神色沮丧,呆了半晌,忽地又哈哈笑道:“也罢,女儿是你养大,便由你作主。但另一桩事情,却不能由你作主了。喂,喂,你对我既不讲夫妻父女之情,我便与你讲一桩交易,怎么样?这桩交易对你大有好处!”七阴教主一阵恶心,却忍着不发,心想:“我且看看他真正的图谋是什么?”便道:“什么交易,你说说看。”

百毒神君迈上一步,说道:“先师的百毒真经,可是在你手中?”七阴教主听他提起师父,心中恼怒之极,但仍然隐忍不发之中的一种哲学学说。流行于16世纪到18世纪的西欧,为 ,说道:“不错,是在我的手中。怎么样?”百毒神君道:“按理说我是掌门大弟子,你是半路投师的人,师父这本百毒真经,应该归我所有,但我念在夫妻一体,二十年来,始终没有向你索取,如今你既与我断了夫妻之情,本门的传家经典,你就该交还给我。而且,我也不白要你的,我愿将所得的贡物分一半给你。”

图穷匕见,原来百毒神君的真正来意乃是要索取这本《百毒真经》。在此之前,七阴教主虽然对他极为憎恨,但念到他来向自己求情,口口声声说要“赎罪”,还以为他多少有点悔悟,岂知他这一切都是假装出来的,用意不外在骗取这本真经,想至此处,七阴教主愤极狂笑:“哈哈,你倒真是慷慨,既然是你应得之物,你也肯将珍宝来与我交换么?”百毒神君给她的笑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不觉毛骨悚然。笑声中七阴教主又踏上了两步,百毒神君喝道:“你到底意慾如何?”七阴教主倏的止了笑声,冷冷说道:“亏你还有脸皮问我要先师的遗物!先师是怎么死的,你当我就忘记了么?”百毒神君道:“师妹,你还提这些陈年旧帐作甚,师父他也死了二十年了。我给你的珠宝,你用之不尽,师父他还能给你什么好处?”

七阴教主道:“是啊,师父他老人家已死了二十年了,二十年了,他嘱咐我的事情,我迟迟未办,一想起来,便觉心里不安。”百毒神君道:“他嘱咐你什么事情?”七阴教主双目射出刺人的寒光,但当她的眼光从百毒神君脸上掠过,瞧到了她女儿惊惶失措的神情时,她又收敛了目光,淡淡说道:“这个么你还是不问的好!”百毒神君道:“好,不问就不问,但师父那本遗书,我总该问个明白,你到底愿不愿与我交换。”七阴教主道:“你把天下所有的珠宝堆在我的面前,这本书么,也不能与你交换!”

百毒神君勃然大怒,朗声说道:“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么?你在师父门下,总共还不到一年,你凭什么要占据师父的遗书。你以为你得了师父的百毒真经了认识的辩证法,物质的运动形式以及自然科学的分类原则 ,我就没法制服你了?”七阴教主双眉一竖,倏然间又射出了冰冷的眼光,沉声说道:“我在师父门下,虽然未到一年,却是师父唯一的弟子。”百毒神君喝道:“什么?我还没有死呢?”七阴教主不理会他,往下说道:“师父临终时,嘱咐我给他清理门户,我一直没有给他办到,你再不走,我可要执行师父的遗命了!”

百毒神君面色铁青,盯了七阴教主一眼,忽地哈哈笑道:“原来如此,多谢你手下留情,好,以后我也不会再来见你了。”七阴教主吁了口气,道:“这样最好!”话犹未了,百毒神君突然一跃而起,“波波”两声,两颗弹子倏的射到了七阴教主的面前,便即碎裂,迸发出两道淡红色的光华,同时一掌向七阴教主击下。原来他故意说走,正是要乘七阴教主戒备松懈,这才骤下杀手。

但听得“蓬”的一声,百毒神君给震得飞了起来,七阴教主却像一棵枯萎的树木一样,慢慢倒下,百毒神君狞笑道:“你到地下向姬老鬼诉冤吧!”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的身形还未站稳,万天鹏和阴秀兰已双双扑上,阴秀兰忽遭人伦惨变哲学家。原名弗朗索瓦·马利·阿鲁埃(fran汅oismarie ,心头大震,比万天鹏来得迟了半步,但听得百毒神君大喝道:“你赶快退下!”嗖嗖两声,两枚耳环电射而出,与此同时,七阴教主也从地上蹦跳起来,厉声叫道:“放了这两个孩子!”

七阴教主受了重伤,虽因急怒攻心,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气力,一跳便跳了起来,但终于还是迟了半步,但见一团烟雾,倏地铺开,那两枚耳环,已射到了万天鹏的面前。七阴教主知道百毒神君的耳环乃是用十三种毒葯淬炼过的,歹毒无比,给人碰了一下,就休想活命,自己又受了重伤,再没人给他解救了。这一瞬间,七阴教主又惊又怒,惨叫一声,又跌倒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之间,但听得“铛、铛”两声,接着是百毒神君的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七阴教主本已昏迷,听到了他凄厉的叫声,陡然间精神一振出眼一睁,但见一个美貌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而百毒神君则已倒在地下,七阴教主叫道:“龙姑娘,是你!”

龙剑虹道:“不错,我来求你老人家一件事情。”呼呼两掌,荡开了那团毒雾,忽地身躯晃了几晃,也倒下去了。

七阴教主坐了起来,香案上的破油灯灯光摇曳,照出了地下惨酷的景象,但见百毒神君全身弯曲,眼耳鼻口,都淌出血来,在地上动了两下,厉声叫道:“你好,你好,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声音越说越弱,说到了未一个字,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团瘀黑色的血块,便即寂然不动,但那惨厉的声音,还好像凝聚未散,震得人心灵发抖。

再看过去,万天鹏和阴秀兰世躺在地上,阴秀兰发出沉重的喘息,万天鹏却动也不动。在他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梦好总难圆 珠还琴断 情天长有恨 凤泊鸾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