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6回 妙计耍双凶 幸逃险地 灵丹遗半颗 难出生天

作者:梁羽生

龙剑虹被他吓得肌肤起栗,几乎就要屈服,忽听得刘完达大声骂道:“皇帝老儿的内库里堆金积玉,咱们的弟兄苦哈哈的,吃不饱,穿不暖,你们却在挖空心思,要替皇帝取回贡物,顾你一个人的升官,就不顾我们千万弟兄的生死了么?”阳宗海笑道:“你们这一大群士匪的生死么?这个,我的确管不着!”刘完达骂道:“你不管,天下英雄要管!你想这样巧取豪夺,哼,哼,只怕没有这么容易!”龙剑虹一想:“是啊,天下英雄费尽无穷心力,千辛万苦才劫得这批贡物,怎能轻轻易易的便奉送给他?周寨主若是爱惜自己的性命,早就向百毒神君求和了。我若为了私情,让阳宗海取得解葯向山寨要胁,玉虎哥他也一定不会原谅我。”

阳宗海见她坚决不削吐露,冷笑一声,将他们二人缚在马背,他押着刘完达,周掌柜的老婆押着龙剑虹,立即放马奔驰,赶回庞家堡,至于那个周掌柜,则留下来看守客店。

阳宗海怕龙剑虹自己会运气解穴,在路上每隔六个时辰,便用重手法点她一次穴道。从“符离集”到庞家堡一日半路程,阳宗海连夜赶路,第二日中午时分,便到了庞家堡。

龙剑虹暗暗奇怪,他为什么赶得这样急?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肯交出解葯,难道还另有图谋?

庞家的丧事刚刚结束,门口还挂着蓝灯笼。阳宗海等一行人进入大门,立即有人入内报讯,只听得有个人哈哈大笑,迎了出来,高声说道:“阳总管,你回来了么?百毒神君与七阴教主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龙剑虹本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听了这个笑声,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人正是乔北漠的管家厉抗天。阳宗海道:“事情有变化了,咱们进去再谈。”厉抗天望了龙剑虹一眼,笑道:“你没有将七阴教主请来,却把这个女娃子绑来,哈,哈,你想用她来顶替阴秀兰吗?这可不成!”

原来由阳宗海设计,叫百毒神君去试图与七阴教主和解,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为乔北漠取得那本百毒真经,乔北漠也正是为此,才一再派厉抗天做媒人,想与七阴教主结为儿女亲家的。至于那批贡物,百毒神君虽然答应送他一些作为女儿的嫁妆,乔北漠却并不怎样看重,不过,既然有淌来之物,当然也乐意接受。厉抗天便是奉乔北漠之命前来打听结果的。

厉抗天性子甚急,进入客厅,不待坐定,便即问道:“什么变化?敢情是那个老婆子不肯和百毒神君和解么?”

阳宗海道:“岂止不肯和解,她还用*葯将百毒神君迷倒,又几乎将楚天遥杀了。”厉抗天道:“楚天遥是什么人?”阳宗海道:“就是以前来齐鲁之间做独脚生意的那个铁扇书生楚大齐,他是百毒神君的搭档。嗯,他就在这里养伤,你尚未知道吗?”厉抗天道:“我也刚来了一会儿,这儿乱哄哄的,他们正在和我说庞堡主给人毒死的事情,还未有说完呢,听他们所说的情形,敢情这个下毒的人就是七阴教主?”阳宗海道:“谁说不是呢?她毒死了庞通,迷倒了百毒神君,重伤了楚天遥,最后又把解葯送给了敌人,这一连串的变化,当真是大大出人意外!”他们尚未知道百毒神君和六阴教主也早已两败俱亡,要不然当更为震惊。

厉抗天跳起来道:“她把解葯送给什么人了?”在阳宗海所说的几件事中,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一件。

龙剑虹被点的是麻穴,手足不能动弹,对他们的说话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刚好满了六个时辰,她运了口气,突然张开眼睛喊道:“七阴教主,你死得好苦呀!阳宗海你这贼子,竞敢杀了师姐,当真是狗肺狼心!”

厉抗天大叫道:“喂,你说什么?”龙剑虹眼光望到了他那一边,声音颤抖,叫道:“哎呀,你,你……哼,原来阳宗海有你这个大靠山,怪不得他敢杀害师姐!”龙剑虹装碍极像是刚刚醒来的样子,一醒来便破口大驾。

厉抗天面色大变,道:“喂,老阳,这是怎么回事?”阳宗海忙道:“你别信她的鬼话!”龙剑虹叫道:“你把百毒神君的解葯搜去,又把七阴教主那本百毒真经拿走,做强盗的也只是要钱不要命,你要了他们的东西,还把他们杀了灭口,真是天理难容!”阳宗海喝道:“住口,你骗了七阴教主的解葯,又想来骗厉大爷,我先把你毙了。”正待出手点龙剑虹的穴道,厉抗天忽然将他拦住,叫道:“且慢!”指着龙剑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龙剑虹道:“我是亲眼看见的。我奉命来盗解葯,在那座古庙里预先埋伏,先是看见百毒神君来向七阴教主求情,听他们的说话,他们好像以前乃是夫妇。百毒神君求她言归于好,七阴教主不允,两人打了起来,两败俱伤,后来阳宗海和楚天遥便来了,想不到他们这样卑劣,趁着别人受伤,竟然突施偷袭,七阴教主刚刚得一声:‘师弟,是你吗?’就给他在背后刺了一剑,只有那个楚夭遥倒媚,他在正面,和阳宗海前后夹攻,却给七阴教主毒葯暗器伤了!我亲眼见到阳宗海在她身上搜去了那本书。”厉抗天道:“你怎么知道是百毒真经?”龙剑虹道:“我听得七阴教主骂道:‘这本百毒真经我是要给乔北漠的,你有胆量害我,你不怕乔北漠知道了要杀你吗!’她刚说了这句话,就被阳宗海一剑杀

阳宗海气得七窍生烟,心道:“我才恨不得一剑将你杀了!”但处此情形,他非但不能杀龙剑虹,而且也不敢打断龙剑虹的话,因为要是那么一来,厉抗天一定会认为他是要杀人灭口,更会相信龙剑虹的说话了!因此他虽然气极恨极,也只好装作满不在乎的只是在一旁冷笑。

厉抗天听了龙剑虹的话,面色变得甚为难看,道:“阳大哥,你怎么说?”阳宗海道:“这贼丫头,一派胡言,她骗了七阴教主的解葯,却赖在我的身上。”厉抗天道:“那么解葯呢?”阳宗海道:“不知这鬼丫头藏在什么地方,尚未搜出。”周掌柜那老婆帮腔道:“是啊,阳大人一将她擒获,我立刻便去搜身,连头发都搜过了,确确实实是没有解葯!”龙剑虹冷笑道:“不知谁说的是鬼话,七阴教主会把解葯交给我么?”

厉抗天向阳宗海瞅了一眼,忽地沉声说道:“阳大人,你想独吞贡物,将那解葯拿去也就是了,至于那本百毒真经,却是我主公所要的东西,请你交出来吧!”阳宗海怒道:“你当真相信这鬼丫头的说话?”厉抗天道:“不错,我是相信她的说话!”阳宗海道:“这就没有办法了,这鬼丫头无中生有,叫我交什么给你?”厉抗天厉声说道:“阳大人,你和我耍这一手,我厉抗天认得你,我这独脚铜人却认不得你!你拿不拿来?”

阳宗海虽然一心想巴结乔北漠,但他是做过大内总管的身份,厉抗天不过是乔北漠的仆人,这口气他怎咽得下去?当下也冷冷说道:“厉管家,你不用向我轩眉怒眼,我自会向你主人说去。”厉抗天本来已经生气,这一下更加火上浇油,立即暴怒喝道:“阳宗海你敢看不起我,我和你说话还是抬举你呢!你不客气,我也不客气了!百毒真经不交出来,我这独脚铜人就要问你要了!”

阳宗海大怒道:“厉抗天,你欺我太甚,你有独脚铜人,我手中也有宝剑。”话犹未了,厉抗天的独脚铜人已扫了过来,阳宗海长剑一展,铛的一声,火星飞溅,阳宗海给震得虎口酸麻,喝声:“好呀,你也可别怪我不留情面!”剑尖在铜人身上一点,身形倏的飞起,一招“斗转星横”反手挥出。厉抗天的铜人在他脚下扫过,急切之间收不回来,百忙中一个盘龙绕步,险些避开,但觉顶上一片沁凉,阳宗海的剑锋从他头顶削过,竟把他的头发削去了一绺。厉抗天暴怒如雷,抡起铜人一个拨风泼打,登时把阳宗海冲得连连后退。

阳宗海勃然大怒,心中想道:“是你无礼在先,乔北漠也不能怪我打狗不看主人的面!”当下沉着应付,将苦练多年的剑法施展出来。要知阳宗海在十年之前,便已名列天下四大剑客之内,虽然是四大剑客中最弱的一个,武功亦已不凡,如今又苦练了七八年,比从前当然又高出了许多。厉抗天的独脚铜人横冲直扫,虽然凶猛绝伦,但被阳宗海展开以巧降力,以炔打慢的战法,竞是奈不了他何!

可是阳宗海却也吃惊不小,他施展了浑身本领,亦不过仅能化解厉抗天的攻势而已。他原意是想让厉抗天吃点苦头,拱手服输,便即作罢的,哪知厉抗天的铜人纵横飞舞,伊如在周围砌起了一道铁壁铜墙,阳宗海哪里攻得进去?这才知道,自己最初那一剑之所以能够削掉对方的一绺头发,敢情是因为对方轻敌所致。

厉抗天使出浑身解数,占不到便宜,对阳宗海也自有点佩服!心想:“我只道做官的没有什么真实功夫,想不到这姓阳的却确是名不虚传。”但厉抗天一向强横惯了,他所畏惧的只是师父兼主子的乔北漠一人,何况他认定阳宗海已隐藏了解葯与百毒真经,未分胜负,绝不肯善罢干休!阳宗海是个做过大内总管的人,以他的身份,更不甘心输给乔北漠的一个管家。两人都是一等一的武功,谁都不敢稍微退让,这一来竟是形同拼命。

厉抗天神力惊人,阳宗海功夫老练,两人八两半斤,乒乒乓乓的一场大打,大厅内的桌椅杂物,被厉抗天的铜人触及,便即打成粉碎。周掌柜的老婆早吓得躲了起来,庞家的家人见这两人都是贵客身份,而且打得如此凶猛,也不敢上前劝架,反而远远避开,由得他们去打。

这时却乐坏了龙剑虹,她早已暗中运气,解了穴道,身上的绳索,哪里绑得她住?被她运用缩骨的功夫脱出一只手来,三两下便把绳索弄断,厉、阳二人火拼正烈,当然不知。

龙剑虹觑准机会,待他们打到另一个角落,便突然一跃而起,扯断了刘完达身上的绳索,两人立即逃出大门。

这时阳宗海方始发现,大喝一声,挺剑追出,厉抗天如影随形,也立即跟来。龙剑虹叫道:“厉抗天,你追我做什么?解葯又不在我的身上。”厉抗天心中一动,叫道:“阳大人,你别借故逃走,先把解葯和真经拿出来!”阳宗海气得顿足大叫:“岂有此理,这个时候,你还来缠我!”

龙剑虹和刘完达趁着他们纠缠不清的时候,立即抢了门外原来的那两匹坐骑,放马飞跑去了!

阳宗海唰唰两剑,将厉抗天迫开两步,大声说道:“先把这贼丫头捉回来,咱们这一架再打也还不迟!你厉大爷喜欢打几天几夜,我阳某一律奉陪!”厉抗天一想,若要与阳宗海分出胜负,只怕总得千招开外,便道,“也好,先拿小狐狸,回来再与你这老——狐狸算帐!”

阳宗海和那老婆子的坐骑已给龙、刘二人骑着跑了,无暇再到庞家马厩里去要坐骑,两人飞步便追,在最初数里之内当真是快如奔马,追了一程,距离渐渐拉近。

刘完达回身打出两块飞蝗石,他气力极大,在十数丈外打来,到了阳宗海面前,仍是劲风呼呼,阳宗海冷笑一声,接了那两块飞蝗石立即掷回,他气力较弱,掷到刘完达身后一箭之地,便即落下。厉抗天好胜之心顿起,大声笑道:“你看我的!”一扬手飞出两支甩手箭,短箭的份量比飞蝗石轻,本来不及飞蝗石打得远,但厉抗天乃是天生神力,比刘完达更胜几分,这两支甩手箭挟风呼啸,竟然射过了刘完达的前头,射到了龙剑虹的马后,龙剑虹笑道:“来得正好!”在马背上一个“镫里藏身”,让过箭头,撮着箭尾,忽地将两支短箭都插在马臀,那马负痛狂奔,登时绝尘而去。刘完达依样画葫芦,拔出解手尖刀,也在马臀上插了一刀,纵马狂奔。

人的脚力,到底赛不过健马,这一来更追不上了。阳宗海恨恨骂道:“都是你不好,听那贼丫头的鬼话,如今好啦,煮熟的鸭儿也飞了,贡物要不回来,你的真经也没有了。”厉抗天强辩道:“我怎知道是她说谎,喂,解葯和真经当真不是在你身上?”阳宗海怒道:“岂有此理,你现在还不相信我?若不是她说谎,她为什么要逃?”厉抗天道:“七阴教主怎肯把解葯给她,我不相信!”两人吵嘴,几乎又打起来,最后阳宗海赌气说道:“你不相信,咱们到周山民的山寨看去。”厉抗天一阵踌躇,阳宗海道:“你别怕,张丹枫、于承珠、霍天都这一班人不在山寨。”厉抗天怒道:“我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妙计耍双凶 幸逃险地 灵丹遗半颗 难出生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