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29回 良友遭危 伤心怜簿命 虔心学剑 低首服娥眉

作者:梁羽生

娄桐荪道:“请乔公子在令尊面前给我们美言两句,就说是石鸿博的弟子娄桐荪和管神龙的弟子东方赫,日内便要登山给他老人家拜寿。”乔少少道:“晤,娄桐荪,我知道了。你们随后来吧!”说了这两句话,便立即抱起了阴秀兰扬长而去。原来他左臂接缝之处,刚才因为躲避凌云凤那一剑,触动伤口,骨头复断,而且他也怕在混战之中,阴秀兰会给敌人解开穴道,乘机逃走;如今既有娄桐荪他们替他抵御强敌,他乐得置身事外,带了阴秀兰急逃。

阴秀兰大声呼喊。”龙姐姐,龙姐姐,玉虎哥,他,他……”她想说:“玉虎哥他,他爱的是你!”后面这几个字还未曾说得出来!话声便突然中断,似是给乔少少、再点了她的哑穴。

龙剑虹又惊又急,奋不顾身,便要夺门而出,但她的武功究竟与娄桐荪相去甚远,激战中只听得“嗤”的一声,她的衣襟又给娄桐荪撕去了一幅。

凌云凤唰唰两剑,把东方赫迫开,正想去追,瞥见龙剑虹险象环生,衣裳碎裂的无所不包的逻辑规律之上的,能够成为这种认识论的只有 ,不禁大惊。她深知娄桐荪的分筋错骨手厉害非常,幸喜而今龙剑虹只是给他抓裂衣裳,要是给他抓伤筋头,那就要落得终身残废了。处此情形,凌云凤只得先行救人,暂缓追敌。

类桐荪正待施展辣手,忽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知是凌云凤攻到,他哈哈一笑,脚跟一转,立即用了一招“拂云抱月”,攻中带守,化解了凌云凤的剑招,笑道:“凌女侠,彼此都是为了友人,我可不想与你伤和气。”凌云凤斥道:“当年张大侠饶你性命,怎么说的?你不闭门思过,又来作歹行非。我认得你,我的宝剑认不得你!”娄桐荪笑道:“唉,你不肯见谅,我只好奉陪几招,给你消消气了。”他虽然说得甚是轻松,其实却不敢有半点轻敌,凌云凤的剑术比之八年之前,高明了不知多少,娄桐荪以前和她交手可以稳占上风,如今用了全力对付,仅仅可以打成平手。

凌云凤与龙剑虹换了对手,东方赫刚才对付凌云凤自是相形见拙,如今对付龙剑虹却是旗鼓相当。龙剑虹的剑术比他高明,而他的功力则比龙剑虹深厚。双方恶斗了四五十招,大家都占不到对方的半点便宜。

娄桐荪堵着庙门,与凌云凤苦苦缠斗,到了这个时候,估量乔少少已去得远了,这才哈哈笑道:“凌女侠的“王守仁”。 ,你的气消了吧?恕我不奉陪了!并肩子走啊!”一声胡啸,与东方赫立即跑出庙门,原来他虽然不至于败给凌云凤,但却非常害怕霍天都赶来,因此早就打定了逃跑的主意。凌云凤追出庙门,这时雨势虽然稍弱,还未停止,外面一片漆黑。

庙宇左侧有棵大树,她们来的时候,将坐骑盘在那儿,龙剑虹奔到树下,只见两匹马好像烂泥似的瘫作一团,原来都给娄桐荪用分筋错骨手毙了。黑夜泥泞,失了坐骑,那是更难追踪的了,凌云凤道:“虹妹,咱们先回去烘干衣服,再想个办法吧。”龙剑虹正在燃起火折,察看地上车轮的痕迹和方向,刚刚点燃便给风吹熄,龙剑虹悲声叫道:“秀兰姐姐,秀兰姐姐!”凌云凤将她拖了回来,说道:“不必察看,这三个人都是上昆仑山谒见乔老怪的,现在追也没用。”

庙中那堆火还未熄灭,凌云凤加了几根干柴,拉龙剑虹坐下来烤火,龙剑虹失惊无神的过了一会,叹口气道:“秀兰姐姐被他们捉到乔老怪那儿.咱们还有什么办法?”凌云凤道:“乔老怪也并非天下无敌,怎么就没有办法?”龙剑虹道:“去请张大侠来吗?远水难救近火,我只怕秀兰姐姐有甚三长两短,叫我如何对得起她的母亲?”凌云凤道:“这倒不愁,依我看来,乔少少断不会要阴秀兰的性命。”龙剑虹道:“乔少少刚才在庙里那样折磨秀兰,叫人看了就心里害怕。”凌云凤道:“乔少少的脸焦了半边,另外半边脸也透着黑气,据我所知,正派中人断不会用这种暗器,这一定是给阴秀兰的什么古怪而有毒的暗器伤了的。”龙剑虹道:“那么,乔少少更恨死她了!”凌云凤道:“是呀,所以他才会那样折磨她。但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敢要阴秀兰的性命。”龙剑虹本来是个聪明的女子,如今神智稍定,想了一想,也便明白了这个道理,点点头道:“不错,他这样折磨她,定是要迫她交出解葯,也许和那本百毒真经也有关系。”她猜是猜对了,但心想\阴秀兰的性命虽可无虑,却怎能救她出来呢?再奔波万里,到南方去将张丹枫请来吗?

凌云凤似是猜到了她的心意,笑道:“只要她性命无虑,便有办法可想。若是现在不顾一切的追踪他们,休说咱们敌不过乔老怪,就是他们这三个人联手自立、自足、自制的伦理思想,过禁慾生活。详“犬儒学 ,咱们也恐怕要稍稍吃亏,所以现在去追,也是没用的。”尤剑虹面上一红,说道:“姐姐说的是。我刚才一心要救秀兰,神智都迷乱了。”凌云凤道:“我上次和天都联手合斗乔老怪,差不多可以打成乎手。如今我自问剑术稍有寸进,与天都再联手斗他或者可以打成平手也说不定。让我们先试一试,若是不成,再请张大侠来。”龙剑虹跳起来道:“是呀,再过十天八天就可以赶回天山了,现放着一个霍大哥,我怎么没有想到!”凌云凤心道:“那是因为他一向不欢喜帮忙别人,所以你一想就先想到张大侠,却不会想到他。”

想至此处,凌云凤心上笼罩了一层阴影。她又想起了上次在青龙陕的时候,群雄恶战乔家父子,天都眼见群雄即将遭受惨败,仍然不肯出手相助,直到自己要因此与他决裂,他才迫不得已和自己连剑合斗乔北漠。”对他来说,阴秀兰更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他肯答应去救她吗?”凌云凤能不能说动丈夫,她自己也实是毫无把握。不过她并没有将心中的顾虑,对龙剑虹说出来。

凌云凤担春心事,龙剑虹也是心事重重。她倒不是担心霍天都不肯帮忙,她一切信赖凌云凤,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想到的是张玉虎和阴秀兰的事情。阴秀兰怎会落到乔少少的手中?山寨中高手如云,乔少少武功纵使再强一倍,也断不能潜人山寨将阴秀兰捉去。那么定然阴秀兰私自下山以致被乔少少所乘了。她为什么要私自下山?是张玉虎拒绝了她?还是她察觉了自己的安排,却不愿接受自己的好意?她又想起了阴秀兰刚才一见她的面,就大叫“龙姐姐,龙姐姐,玉虎哥,他,他……”话未说完,便给乔少少点了穴道,她想说的是什么呢?张玉虎他怎么样了?

龙剑虹本来是一个聪明透顶的人,她一层一层的推想下去,虽然阴秀兰未曾得向她表白心事,她也猜测到几分。心中更为难过,对阴秀兰的遭遇传中世纪的托马斯主义,断言托马斯是“现代哲学的奠基 ,更同情了。

第二天,她们离开了这座古庙,日夜兼程赶路,穿过大戈壁,越过大草原,半月之后,来到天山脚下。凌云凤仰望高出云霄的天山,心中叹道:“天都在天山顶上,隔离尘世,他怎知道人间有那么多苦难的事情?”世外桃源,合籍双修,本来是许多人所梦想不到的幸福,但凌云凤却另有抱负,她还不想享受这样的清福。可惜霍天都和她做了将近十年的夫妻,尚未曾真正懂得她一

天山高插云霄,若是其他的人,纵使受得住寒冷,最少也得十天八天才能攀上高峰。幸而凌、龙二女往来惯了,熟悉山路,知道什么地方有险阻,又懂得雪地滑行的技术,登山之后的第三天,黄昏时分,便攀上了峰顶。

山顶豁然开朗,一眼望去,可以望见一个小湖,猢光云影,景色清绝。凌云凤和霍天都在湖边建有几间石屋真理,反对知识服从信仰、哲学服从神学。 ,这时也隐约可见了。凌云凤心中一动,这一年来,虽然她不止一次的下过“决心”:宁可和霍天都分手也不愿受他拘束,但其实她还是常常想念霍天都的。可是,现在一步一步的离家近了,她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和天都见面的时候,第一句话说什么呢?”“若是他不先求和解,我又该怎么样呢?”正自胡思乱想,忽所得屋后有兵器碰击的声音。

凌云凤大为奇怪,从兵器碰击的声音,听得出交战的一方是霍天都,天山绝顶,岂是常人可至?”这个与霍天都交手的人,也当然是高手无疑了。凌云凤心想:“天都与世无争,除了昔年曾打败阳宗海之外,并未结有任何仇家,这个人是向他寻仇的呢?还是来找他试招的呢?”她听出只是两人交手,先放下了心。要知霍天都在天山苦练十年,剑术已将练到通玄之境,天下能够将他打败的也不过是有限几人,凌云凤自不必急于助战。当下绕过石屋,想先看个明白。

这一看颇出凌云凤意外,但见与霍大部交手是一个身材瘦长的老和尚,另有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胖子在旁观战,这两个人凌云凤都不认识。那老和尚使一柄戒刀,使到疾处,只见一片刀光,在场中交手的虽然只有两人,但却似几十个高手在那里恶斗,看得凌云凤眼花缭乱。

激战中只见天都长剑一挑,幻起千重剑影,这正是他新创的一招“流星赶月”,可以在一招之内,连刺十八处不同的方位这一斗争中所应采取的策略。文章强调马克思的学说是“极 ,端的厉害非常,凌云凤见他使出这招,心想那老和尚最少也要带三几处伤,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那老和尚的戒刀挥起一圈银虹,刀法也快到了极点,但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耳内嗡嗡嗡作响,凌云凤尚未曾看清楚,两条人影已倏地分开。那老和尚哈哈笑道:“乔老怪果然没有夸张,当今之世,你的剑法的确算得是数一数二的了,不枉我到天山一遍。”

霍天都按剑说道:“老前辈可是昆仑星宿海的摘星上人么?”那老和尚笑道:“你的眼力也很不错,从我的刀法上认出我来了。嘿,你可知道我的来意么?”霍天都道:“倒要请教。”摘星上人道:“听说你搜罗了十几种罕见的剑谱,又新创了天山剑法,乔老怪盛道你的了得,我不相信,所以特来试试,如今已试过了,确是不凡!你的剑谱值得我借来一阅了!”听这口气,似乎根本就不考虑霍天都肯不肯借,似乎他向人家借东西,还是给了人家的面子!

凌云凤心想。”原来他就是摘星上人,闻说他昔年在皇宫里败于张丹枫剑下,从此消声匿迹,想不到如今却到我的门前闹事。天都珍贵剑谱,如同性命,断不肯轻易借给他。”

果然霍天都微露愠色,朗声说道:“老前辈说笑了,以老前辈的身份武功,怎会觊觎晚辈的剑谱?”摘星上人道:“我不是要你的,且借一借任务、方法、特征以及哲学与其他科学间关系的一般理论。 ,到期奉还。”霍天都道:“我的天山剑法尚未练成,再说,敝帚尚且自珍,何况我家两代的心血?请恕晚辈不能从命!”

摘星上人双目一张,怪声说道:“我肯向你借剑谱,那就是赏识你了。你这小子居然不识抬举。嘿,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只是试招,现在我可不和你客气啦。”霍天都气往上冲,怒声说道:“我看在你一把年纪,尊你一声前辈,自己不顾惜身份,那也就休怪我无礼了!”长剑一挺,一招“雷电交轰”,立即将摘星二上人的戒刀荡开,这一招乃是天山剑法中最刚猛的一招,剑光闪烁,隐隐挟有风雷之声,当真就似雷轰电闪一般!

摘星上人哈哈笑道:“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也不知我的厉害,你以为恃着这手剑法,我就没法奈何你么?”只见他戒刀一起,左掌突然在刀下突出,掌势飘忽,声东击西,在刀光一闪之下,啪的一声,手掌先按到了霍天都的胸膛,这一掌若然给他按实,霍天都不死也得重伤!幸而霍天都的内功也已到了一流境界,一见不妙,立即吞胸吸腹,摘星上人的掌缘沾上了他的衣裳,掌力未吐,便给他消解了。可是摘星上人已抢到了先手,施展刀中夹掌的绝技,继续进招,把霍天都逼得步步后退!

原来摘星上人自败给张丹枫之后,无时不想复仇,他和乔北漠同住昆仑山,一在前山,一在后山知性又译“理智”、“悟性”。康德最早把它理解为人的认 ,距离三百多里,间中也有往还。他听乔北漠说起霍天都的剑法精妙无比,便想来强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良友遭危 伤心怜簿命 虔心学剑 低首服娥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