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0回 弱女何辜 魔宫遭霉手 姦人得志 静室练玄功

作者:梁羽生

霍天都瞧着她的神气不对,心头一凛,赔笑说道:“咱们别后重逢,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么尽说这些伤心话儿!嗯,都是我不好,老是惹你生气。不过,我却是衷心希望我们永远厮守一起,同心钻研剑术,在我们这一代,开创出天山剑派来!我劝你少管闲事,也不过是这个意思罢。”

霍天都这番话说得很委婉,这些年来,他从没有用过这样的口气和凌云凤谈过,在以前,他总是把凌云凤当作他的学生,或是当作需要他保护的妹妹,而现在,在他的口气中则似是对妻子平等相待了,这一方面是因为他逐渐认识了凌云凤坚强的性格,经受了一次险些分手的教训;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他看到了凌云凤的剑术突扫猛进,他感到比起从前更需要妻子的帮助。要知霍天都毕生的愿望就是要创立一派超迈前人的剑术,一切都从这个愿望出发,因此,他不愿凌云凤扰乱他的平静,也因此他需要凌云凤留在他的身边。

凌云凤认识她的丈夫比丈夫对她的认识要深得多,她当然猜得到霍天都的心意,她虽然还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但听得丈夫第一次用这样温柔委婉的口气对她说话,她也不想再发作了,当下淡淡一笑,说道:“天都,你要在剑术上独创一家,我也盼你早日完成这个愿望。但你想得太好了,你以为你避世隐居,独善其身,不惹别人,就可以安心学剑了吗?你看,你这次不惹别人,别人却来惹你了。今天还仅是来了一个摘星上人,焉知他日不再来几个比摘星人更厉害的人?”霍天都想起全靠他的妻子帮他打退摘星上人,不觉面上一红,虽仍未以妻子的话为然,但却不再和她抬杠了。

凌云凤本想第二天就动身的,霍天都则请她多留三天,练习夫妻联剑的攻守之法,凌云凤依认了他。霍天都的剑学造诣比妻子深得多,经过了三天的用心研“矜于诂训,摘其章句,而不能统其大义之所极”。开其后玄 ,他修正了并补充了凌云凤剑法的一些疏漏之处,又合创了一些新招,这样一来,两夫妻都得益不少。龙剑虹在旁边看到他们两夫妻日益和好,也自替他们欢喜,心想:“霍天都虽然有好些缺点,但他学剑术的专心,却远非别人所及!他和凌姐姐未有儿女,但愿天山剑术便是他们的儿女,可以维系他们的感情,令他们白头偕老!”龙剑虹为霍天都的夫妻重好而高兴,但却因此而联想起自己和张玉虎来,本来他们可以做一对更好的夫妻的,现在都不必提了。想到自己的遭遇,她又不禁暗暗伤心了。

第四天早上,霍天都将他的剑谱封存石窟之中,三人一同下山。霍天都对妻子笑道:“这是我第三次离开天山,三次都是为了你。第一次是找寻你的下落,嗯,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还记得当时会面的惊喜情形,那时咱们都未料到对方还活着呢!”

凌云凤忆起旧情,恍如一梦,笑道:“那时我正做着女寨主呢,这大约也是你料不到的吧。”霍天都道:“那些往事还想做什么?”凌云凤道:“那次下山,你得到张大侠指点你的剑诀窍,又打败了阳宗海,替代了他的地位,成为了天下四大剑客之一,可见下山也并不是没有好处。”霍天都道:“这些浮名算得什么?那次下山令我最满意的是获得了你。谁知第二次下山,却是为了要追你回家,你帮他们去抢夺什么贡物,真令我担心不小,好在你现在终于回来了。”顿了一顿,再微笑说道:“现在是和你一道第三次下山了。但愿没有第四次了。”凌云凤笑道:“这个我可不敢担保?你不下山,也许我还要下山呢。”霍天都好生失望,勉强笑道:“将来的事,那只有将来再说了。”

一路上两夫妻虽然也有说有笑,但总觉貌合神离,霍天都想打消凌云凤重走江湖的念头,凌云凤也想打消霍天都独善其身的观念。两人的思想,终是有一段距离。

草原上人烟稀少,白天他们也可以展开轻功,走了不过二十五天,便来到了昆仑山下。霍天都心情有点紧张,虽说他们夫妻联剑,料想不至于败给乔北漠,但取胜也毫无把握。霍天都知道乔北漠正在苦练修罗阴煞功,心想:“我们夫妻联剑的威力固然是比以前大得多,但敌人的功力也比以前强了。若然厉抗天也在山中,那就更难对付。虎口救人,谈何容易?唉,若是救不回来,云凤定是不肯罢休,这件事不知何时了结?”凌云凤却想到阴秀兰在山上的受苦受难,更担心她受不起折磨死了,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暂时按下霍天都夫妻不表。且说乔少少那晚带了阴秀兰从古庙中逃出,驱车急走,他左臂脱臼之处,受了凌云凤一剑,伤上加伤,甚为疼痛,一腔怒气,都发作到阴秀兰身上。跑了一程,天色微明,一看背后没人追来,乔少少又把阴秀兰弄醒,重重的鞭打她。阴秀兰昨晚见到了龙剑虹的面,却不能和她说一句话,伤心到了极点,如今又受乔少少之辱,忍不住放声大哭,乔少少哈哈笑道:“我以为你是铜皮铁骨,不怕打的,原来你也会哭吗?”他哪知阴秀兰的伤心痛哭,另有所因,只知是她抵受不了自己的鞭打,听她哭得大声,他就越发打得起劲!

这时朝阳初起,草原上忽见两骑健马疾驰而来,片刻之间,就来到了乔少少的马车前面,怒声喝道:“你这厮为何鞭打女子?她是你的什么人?”

乔少少一看,只见向他斥骂的乃是一男一女,都不过是二十左右的年纪,男的腰悬长剑,女的背着两柄双钩,似是初出道的雏儿,乔少少冷笑道:“她是我的妻子,你管得着么?快给我滚开!不然我就叫你们也吃一顿皮鞭!”

那少女大怒斥道:“是妻子也不该这样毒打,我不怕你凶,这桩事情我偏要管!”阴秀兰大叫道:“他胡说八道,他是强盗,劫我来的!”那少女一声冷笑,取下双钩,叫道:“果然是个狗强盗,慕容师兄,我杀贼,你救人!”那男的笑道:“不,应该是我杀贼,你救人!”那女的怔了一怔!随即想到师兄的用意。要知阴秀兰是个女子,当然是由她救人较为适当。但这女的气乔少少不过,双钩一挺,仍然朝乔少少奔来。

乔少少哪里把她放在心上,见她生得美貌,存心戏侮,长鞭一挥,打了一个圈圈,便想把她卷了过来。哪知这少女的双钩十分厉害,但见金光一闪,双钩一个盘旋,竟把乔少少的长鞭锁住,乔少少用力一拉,长鞭被她的双钩剪断,那少女给他拉得冲了上来。乔少少笑道:“你的武功不错,不如也跟了我吧!”

那女的气得柳眉倒竖,双钩一立,一招“指天划地”,交叉剪去,喝道:“狗强盗,拿过命来!”乔少少冷笑道:“你要我的性命,怕不容易吧!”扔开皮鞭,取出折扇,一招“覆雨翻云”,将那少女左手的金钩一粘,“铛”的一声,恰巧和她右手的金钩相碰,将那少女逼得倒退三步。乔少少哈哈大笑,可是他这一招未能将少女的金钩夺出手去,也自有点惊奇。

那男的只当乔少少是个寻常强盗,起初毫不在意,忽见师妹给他打败,这才大吃一惊,急忙拔出长剑,上前助阵。

乔少少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反手一扇,将那男的长剑格开,女的双钩又到,乔少少侧身一闷,腾的飞起一脚,踢她膝盖,那女的凌空跃起,乔少少受伤未愈,跳跃不便,只好转过身来,对付那个男的。

那女的正要上来救人,忽听得“卜”的一声,只见她的师兄已着了乔少少一下,乔少少的衣襟也被她师兄的长剑刺穿。原来那个男的恐怕师妹吃亏,急于伤敌,使出了一招杀手。乔少少的手法奇诡绝伦,那男的使出杀手,本身的防御便露出空门,被乔少少一下打中了肩头,虽然也刺穿了乔少少的衣襟,比较起来,终是吃亏较大。

那女的见乔少少如此凶恶,顾不得救人,只好先与师兄联手对敌,乔少少被那男的剁穿衣襟,也自吃惊不小,心想:“哪里来的这对男女?看来竟是出自高人所授!”一时间想不起武林中有哪个高人是钩剑双绝的。几次意慾动问,这对男女攻得有如暴风骤雨,钩似金蛇,剑如飞凤,招招都向乔少少的要害招呼,乔少少被激得怒火上冲,心想:“不管他是什么人的弟子,杀了再说!”手按扇柄机括,“啪”的一声,将一支扇骨射出!

乔少少这把折扇乃是他特制的独门兵器,不但可以用来点穴,而且还可以将扇骨当作暗器使用,这时双方距离甚近,扇骨藕着弹簧之力射出,劲力之大,不亚强弓猛弩,眼看那男的就要被这支“利箭”穿过喉咙!

哪料就在这刹那之间,忽听得“嚓”的一声,只见那男的双指一弹,将那支扇骨,弹飞回来,乔少少左臂的断骨未接,右手的折扇又正在招架那少女的剑招,无法抵挡,只得用“啮镞法”,张口咬着那支射回来的扇骨,对方反弹回来的劲道更大,乔少少咬是咬住了,但却脱了两只门牙,满口是血!

乔少少又惊又怒,想不到对方竟练有武林绝学的一指禅功,乔少少射出了一支扇骨,折扇本身的威力就减了一分,既然伤不了别人,他也就不敢再射。幸在乔少少的功力深湛,铁扇点穴的手法更是出神入化,虽然处在了下风,却还可以勉强撑持。

那对男女越攻越紧,双钩一剑,招数精妙非常,乔少少蓦地想起一人,问道:“你们是乌蒙夫的弟子么?”那男的喝道:“我师父的名字岂是你胡乱叫的?”乔少少笑道:“兄台不必动怒,我是昆仑山的乔少少,尊师和家父也是认识的,说起来咱们都不是外人!”那女的“呸”了一口,骂道:“原来你是乔老怪的儿子,你父子作恶多端,我师父早已知道得清清楚楚,他老人家未有工夫上昆仑山诛戮你们,你们就厚着脸皮拉交情了么?”乔少少被她痛骂,又羞又怒,冷笑说道:“给你们面子你们不要,哼,你们的师父尚且不敢在昆仑山逞强,你们这两个小贼却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胡闹?”那对男女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出手更为凌厉,逼得乔少少喘不过气来,双方都已无暇斗口。

原来这男的名叫慕容华,是北方剑客乌蒙夫的弟子,女的名叫长孙玉,是乌蒙夫妻子金钩仙子林仙韵的弟子,两人各自得了师门的钩剑真传。乌蒙夫夫妇隐居在唐古拉山,与昆仑山星宿海的距离大约有千里之遥,乔北漠与他们夫妇彼此顾忌,大家都没有取胜的把握,因此反而相安无事。乔北漠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曾有请帖送给乌蒙夫,那时乔北漠正在苦练修罗阴煞功,恶迹尚未昭彰,乌蒙夫当然不肯赴他的宴会,但为了礼貌的关系,也曾写了一张谢帖给他。乔少少知道有这件事,所以刚才便想起与乌蒙夫的弟子拉拉交情,他以为纵或他们不卖交情,最少也会对昆仑山有所顾忌,哪知这对青年男女,却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听说是乔北漠的儿子,打得更起劲了。

乔少少若是未受伤的话,以一敌二,或者还可以勉强打成平手,现在他左臂受伤,生怕触着伤口,这样一来,便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了。

激战中唰啦一响,乔少少的左臂被金钩撕去了一片皮肉,正在断骨的附近,伤上加伤,痛得非常厉害,乔少少吸了一口气,嘶声叫道:“我与你拼了!”蓦地扇交左手,发出一掌,长孙玉忽觉一般寒飘袭到,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慕容华吃了一惊,急忙拦在他师妹的面前,乔少少已是一掌拍到,慕容华翘起中指一弹,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对方的掌心传了过来,慕容华倒退三步,但听得乔少少大叫一声,跃出一丈开外,敢请是比他伤得更重。

原来乔少少的修罗阴煞功只练到第二重,功力尚浅,而慕容华的一指禅功则已有了三四成火候,恰恰可以应付。但乔少少的修罗阴煞功最为耗损真气,加以他一再受伤之后,功力减了许多,被慕容华的一指禅功弹中他的脉门,登时真气涣散。

长孙玉冷笑道:“好呀,我看你这贼子还敢不敢逞凶?”长钩一挥,便待上去刺他,慕容华忽道:“师妹,且慢!”长孙玉道:“你去救人呀。这个贼子交给我好了!”原来他不知道乔少少用的是什么邪门功夫,生怕师妹受了暗算。其实乔少少此时真气涣散,修罗阴煞功已是不能再用了。若是他们二人立即上前攻击,乔少少的性命已是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长孙玉奔向马车,乔少少一按扇柄,嗖嗖嗖射出三支利箭,长孙玉挥剑一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弱女何辜 魔宫遭霉手 姦人得志 静室练玄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