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5回 一意觅芳踪 巨舟出海 中途逢怪客 荒岛遭危

作者:梁羽生

这时阳宗海已看到了凌云凤背后的霍天都,他在霍天都手下吃过大亏,哪敢接战,大叫一声:“风紧,扯呼!”一剑冲开了谷竹均的青竹杖,没命飞逃。那老者和中年军官见阳宗海尚且如此惊慌,当然知道来的乃是劲敌,立即也跟着跑了。凌云凤连刺两剑,那中年军官走得较慢,脚踝被剑尖划伤,和衣滚下山坡,那老的用了一招反手擒拿,解开了凌云凤的剑势,侥幸没有受伤。

霍天都道:“穷寇莫追,且先救人吧!”凌云凤一听也有道理,便止了脚步。只听得万天鹏叫道:“凌女侠,是你呀!周寨主的伤痊愈了没有?你可听到阴秀兰的消息么?”只见他身上有好几条血痕,说话的声音中气不足,想是挨了鞭打之外,还受了一点内伤。

原来万天鹏和谷竹均乃是到南方来寻找阴秀兰的下落的,他们到了杭州,探听得叶成林手下有个重要的头目,被关在巡抚衙门,谷竹均为人最是热心,便带了万天鹏去劫牢,没想到敌方高手,云集抚衙,以致吃了大亏。幸好管神龙因为日间和霍天都夫妇恶战了一场,精神亏耗,正在静室练功,没有出来应战,他们才能逃出巡抚衙门。

那老者是阳宗海邀来的另一高手青州崔元搏,崔家以七十二擒拿手著称,虽还及不上娄桐荪的分筋错骨手法,亦已是江湖上罕见的功夫;那中年汉子则是管神龙的二徒古方独存,得传他师父的暗器功夫月18日和27日所作。编入《毛泽东选集》第5卷。讲话分 ,那一次在楼外楼用“刘海洒金钱”的手法,打了张玉虎一把铁莲子的就是他。

这三个人穷追不舍,谷竹均知道张霸的住址,义军中可能有头领住在那儿,因此使向九溪十八涧逃来,逃到了青竹涧给他们追上,幸而霍天都夫妇来得正是时候,再迟一刻,万天鹏便支持不住了。

万天鹏领受了七阴教主的遗言,将阴秀兰当作姐姐看待,因此一见到了凌云凤便即问她。凌云凤道:“金刀寨主早已痊愈了。阴姑娘也已回到山寨来了。”

万天鹏听到了这两个好消息,欢喜得跳起来,但立即又“哎哟”一声,跌倒地上。谷竹均将他扶起,笑道:“还好进主义与民主主义”相结合的“民主社会主义”。主要著作有 ,心脉尚未受伤,不过你可不能乱跳乱叫了。”原来万天鹏被崔元傅的掌力震伤了肺愈穴,外面的鞭伤则并无大碍,肺愈穴也是人身重要穴道之一,不过伤得不算很重,以谷竹均的医术,有把握可以在三天之内令他复原。

张霸和石文纨等人这时亦已赶到,他们和谷竹均都是旧时相识,见了面自有一番欢喜,不在话下。张霸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况吟半晌,说道:“这个地方已给敌人发现,不能再住下去了。天明拂晓,咱们就得动身。”他本来已准备好了船只,但水手还没有齐集,现在事情紧急,只好连夜再去召集下手。

这一晚大家都没有歇息,防备敌人再来,守到天亮,安然无事,颇为意外。原来管神龙的徒弟古独存被凌云凤刺伤了脚踝,回到抚衙,也已经是五更将尽了。

谷竹均用针炙之术,替万天鹏散开瘀血,经过了几个时辰的调治,虽然尚未能完全恢复如初,但已经可以走动阶级和国家的产生、发展、消亡等三个方面阐明了政治暴力 ,张霸召集了水手,天色微明,便即开船。

凌云凤倚栏远眺,只见万顷茫茫,水天一色,海鸥三五,逐浪飞翔,不禁豪兴遍飞,回过头来,对霍天都笑道:“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到了海上,自然令人心胸开阔。”霍天都苦笑道:“看来你倒是很羡慕于承珠他们的风浪生涯。”他想起两年前他到海外找凌云凤的往事,当时他还要于承珠帮忙劝凌云凤回家,想不到现在自己也卷入了江湖风浪之中,反而和凌云凤同去找于承珠了。

在海上航行三天、到达叶成林的东海基地,叶成林和于承珠得到讯息,出来迎接,凌云凤和于承珠分别不到一年,却如久别重逢一般,亲热之情,胜于姐妹,倒把霍天都冷落在一边。霍天都不禁又生感触,隐隐感到妻子和于承珠是同一路的人,在她们之间,自己反而好像“外人”了。

张玉虎的伤已好了七八分,凌云凤交代了正事之后,便和于承珠同去看他,将恶斗乔北漠、寻回阴秀兰的经过向他一一详说。张玉虎听了又喜又悲,喜者是阴秀兰有了归宿说。主张“性生于气”,认为人有生气则性存,无生气则性灭; ,自己少了一重心事;悲者是乌蒙夫竟尔丧生,古道热肠的老前辈又少了一个了。

凌云凤问道:“怎么不见剑虹?她还未来吗?”于承珠道:“怎么,龙姑娘和你说要来这儿吗?”凌云凤道:“我们是一同起程的,在天津分手,她和太湖寨主柳泽苍、蒋平根二人同船前来,她在金刀寨主那儿,得知玉虎兄弟在你们这里,恨不得插翼飞来和你们相见呢。”于承珠听了,颇感不安,因为按路程推算,她早就应该到了。

张玉虎道:“海上风浪难测,遇到逆风,行程阻迟几日,那也是寻常之事。”话虽如此,盼不到龙剑虹,心绪总是不宁。

过了两天,仍然未见太湖寨主的座船到来,倒是从杭州来的探子打探到了一桩军情,说是新巡抚上任之后,即忙于调集各路水师孟子字义疏证清戴震著。共三卷。自称为平生最重要的 ,可能前来进犯。

这一日叶成杯、张玉虎等人,和各大头目正在商议抵御官军的侵犯,并设法去救成海山。忽地有一个头目进来报道,说是在海面巡逻的船只,救起了一个人。

叶成林道:“是什么人,你这样大惊小怪?”那头目道:“有人认得是太湖柳寨主的手下。”于承珠忙道:“快唤他进来,待我亲自问他。”那头目道:“他的舌头已经被割去了,不会说话,而且救醒之后,就一直像是疯疯颠颠的样子。”

叶成林大吃一惊,知道必有意外发生,连忙叫人将谷竹均请来,并吩咐手下将那个人抬进来。

这时已有人认出那个人正是太湖寨主柳泽苍的跟随,名叫王兆庆的,只见他手舞足蹈,口中发出“荷荷”的声音,伊如白痴,脸上的神色非常可怖,好像害怕极了,一直想挣扎逃走,几个小头目用力的按着他,才把他扛了进来。叶成林叫道:“玉兆庆,你还认得我么?”他以前曾跟柳泽苍来见过叶成林一次,听到叶成林问他,定着了眼睛直望,一副茫然的神气,竟像是不认识叶成林似的,又似乎在那里苦苦思索。

叶成林道:“这个人本来甚为机灵,怎的突然疯了,问又问不出来,如何是好?”浴竹均道:“他还未完全丧失神智,我瞧他现在大约正在思索你是谁。他定然是遭遇了非常的恐怖,才吓成这个样子的。”叶成林道:“还有法子令他恢复神智吗?”谷竹均道:“待我试试。”灌他服了宁神的葯剂,待他睡了一会,然后用金针扎他脑后的“风府”、“大椎”、“玉衡”三处穴道,这三处穴适当脑神经与脊椎神经支会之点,刺激这三处穴道,可以令人清醒。

过了片刻,那人“荷荷”地叫了两声,忽然跳了起来,泪如雨下,爬到叶成林的跟前连连叩头,看情形像是已认出了叶成林,但还没有完全清醒。谷竹均已检查过他的伤,除了舌头被割之外,倒没有受什么内伤,只是身上被砂石擦破了几十处之多,据此可以推断他是在碎石甚多的海滩上滚下海的。

叶成林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么?”那人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叶成林。谷竹均道:“他的耳朵已经聋了,好在他的神智已有几分清醒,待我问他。”谷竹均和大湖寨主柳泽苍乃是多年老友,当然记得他的面貌,当下向叶成林讨了一副纸笔,画出了柳泽苍的肖像,那人“呜呜”的痛哭起来,叶成林心头颤战,凑到他的耳边,做了一个手势,大声问道:“是柳寨主遇难了吗?”那人双手合抱,打了几个圈圈,叶成林作手势道:“是在什么地方被围困了?”那人缓缓点了点头。叶成林将纸笔交给他,希望他能写一些出来,哪知他受刺激过甚,拿过了笔,“啪”的一声就折断了,露出非常恐怖的神态,又“荷荷”的惨叫起来,谷竹均道:“他神智尚未惭复,仅是记得当时惨酷的景象想是他的同伴之中,有人被拦腰斩了的。”

叶成林想了一想,说道:“总算也问出了一点端睨,依此看来柳寨主和龙姑娘他们是在一个荒岛上遇到危险。”于承珠道:“你怎么知道是荒岛?”叶成林道:“沙滩上尖利的碎石很多,若是经常有船只来往,这些碎石一定会清除的。而且这个荒岛离开我们这儿不会很远,最多不过两三天的航程,要不然他也不能漂流到这儿来了。”顿了一顿,若有所思,继续说道:“附近的小岛,我们都探查过了。只有离这里东南三百里的海域,有几座小岛,当年我曾在岛群的外周巡视过一遍,因为没有可停船的港弯,离这里大寨又远,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因此放弃了它。照现在所知的各种迹象看来,柳寨主多半是被困在那儿。这里我分身不开,你替我走一趟好吗?”

张玉虎和万天鹏的伤都已痊愈,张玉虎当然同去,万天鹏感激龙剑虹救阴秀兰之恩,也自告奋勇和大家同去。叶成林道:“此去须要有懂得医术的人!谷老前辈,你也辛苦一趟吧。”凌云凤笑道:“怎么把我忘了?”叶成林一想,多几个高手去更可放心,便答允了。至于霍天都,则因为怕管神龙会来进犯,大家经过商议,决定霍天都留在大寨,必要时可由他对付管神龙。

当下于承珠再挑选了一百名精通水性的健卒,分乘两艘大船,直向东南海域搜索,第三日的黄昏,果然发现了一列小岛,在一个小岛的沙难上,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海船,正是太湖寨主柳泽苍的座船,旗帜降了一半,还自迎风招展。

众人将船沾岸,走过柳泽苍那艘座船一看,但见舱板上一片血渍殷红,板壁穿了无数窟窿,破破烂烂,船上空无所有。谷竹均道:“这船是遇了台风撞上礁石的,搁浅之后,看情形还经过一场厮杀。”

张玉虎心中七上八落,忐忑不安,凌云凤道:“咱们上去搜索。”沙滩上尖利的碎石果然很多,证明王兆庆是从这个荒岛上逃出来的,张玉虎脑海中浮出王兆庆可怕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心想:“王兆庆虽说柳寨主尚被困在岛中,但又过了这许多天,可不知他现在是生是死?”柳寨主的遭遇即是龙剑虹的遭遇,看到这些可怖的现象,张玉虎根本就不敢再去想象龙剑虹所遇到的危险。这座荒岛似是未经人开辟过的,这时夜幕已降,黑漆的丛林中带着森森的鬼气,荒凉寂静得令人心悸。

谷竹均猜测得不错,这艘船确是遇到台风,撞上礁石,搁浅在这儿的,但他们却怎样也料想不到柳泽苍和龙剑虹等人所遇到的奇怪遭遇下。

且说那日柳泽苍的座船遇到台风被激流冲到这儿荒岛,迫得搁浅沙滩,船只虽然破损,幸喜尚无伤亡,柳泽苍和水手们商议,船只必须修理,最少要在这荒岛上耽搁几天,破船上不宜居住,海摊随时可以把船卷去,商议之后,决定将船拖上沙滩,将食物搬下来,到岛上找寻适宜的地方,暂且安营立寨。

柳泽苍和副寨主蒋平根、龙剑虹三人带领了十几个大小头目,作为先头部队,到林中进行搜索。这座荒岛面积不大,但林木却是极为茂盛,刺人的茅草长得比人还高,众人披荆斩棘,走了一会,面前忽然出现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而且发现了一个形式古老的残破堡垒。柳泽苍笑道:“真是天从人愿,正好借这个堡垒来当作营寨,只不知里面有没有人?”当下扬声呼道:“太湖柳泽苍遭遇风灾,避难至此,特来谒见岛上主人,请借一隅之地。”在柳泽苍的心目中,这堡垒若是有主人的话,十九会是同道中人,不是海盗便是避祸的武林隐者,应该知道他太湖寨主的名头,说不定因此还可以结交几位新朋友。

喊声未了,堡垒的石门果然打开,里面涌出了一大群人,龙剑虹一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刹那间,竟自吓得呆了,但见当前一个披着兽皮的怪人,率领着十几个少女迎出来,这些少女,龙剑虹认得好几个,她们竞是七阴教的门徒!七阴教的徒众,据龙剑虹所知,本来是聚集在雁门关外熊耳山的董家堡的,熊耳山离此数千里之遥,怎的她们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一意觅芳踪 巨舟出海 中途逢怪客 荒岛遭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