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6回 虎跃龙腾 群雄来水泊 波翻浪涌 双剑斗神魔

作者:梁羽生

且说在堡垒里边,楚天遥的独轮车停在龙剑虹的面前,拔出了龙剑虹的佩剑,缓缓的向她左臂切下,龙剑虹“千日醉”的葯力尚未解除,浑身乏力,无法动弹,闭上眼睛,只觉那冷冰冰的剑锋,已是触及了她的肌肤。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得“轰”的一声,一团火焰,烟雾迷漫,杂着嗤嗤的声响,突然从外面飞来,正向着楚天遥那辆独轮车掷去。

楚天遥认得这是七阴教主以前所使的一种最歹毒的暗器,名为着雾金针火焰弹,当日他在那庙之中,便是被这毒焰所伤,这才变成残废的。

这刹那间,楚天遥吓得魂不附体,只道是七阴教主诈死,现在突然前来取他的性命。这时,他哪还顾得及伤害龙剑虹矛盾论毛泽东的重要哲学著作。写于1937年8月。编入 ,独轮车急忙后退,轰隆声响,独轮车撞到墙上,把楚天遥摔了出来。就在此时,只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剑虹姐姐,我来啦!”

萨力雄发出了两记劈空掌,掌风呼呼,将毒火煽落阶下,但他吸进了少许毒雾,亦自觉得有些昏眩,姬尤急忙塞给他一颗葯丸,随即便奔下台阶,大声喝道:“野丫头,我正要找你,你见了师怕还敢无礼么?”

原来闯进来的这对男女,正是周志侠和阴秀兰,他们二人到董家堡去处理七阴教的善后事宜,遇到了逃脱出来的教徒,始知所发生的事变,过半数的教徒已被姬尤掳走了。阴秀兰和周志侠带了一个得力的教徒,一直追踪到这荒岛,堡垒外面把守的教徒,见是教主的女儿来到,当然不敢声张,因此阴秀兰轻轻易易的便直闯到了堡垒的腹地,恰好撞到龙剑虹遇难,阴秀兰来得正是时候,一颗毒雾金针火焰箭,便将楚天遥吓退。

阴秀兰和姬尤打了一个照面,她从女教徒的口中知道了姬尤的形貌,知道七阴教便是毁在此人手中,不禁怒火中烧,大声骂道:“你是哪门子的师伯克思称本文是“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认为它是一部 ,胡说八道:“姬尤哈哈笑道:“你不认得我,我可认得你!念在你母亲与我也算得是一脉同源,我可以饶你不死。你还不按本门规矩,叩见尊长么?”阴秀兰怒不可遏,冷笑说道:“好吧,只要你敢受我的礼!”突然低头一瞌嗖嗖连声,发出了三支毒箭,箭杆中空,内藏毒粉,跟着喷射出来。

姬尤大袖一拂,将三支毒箭拂开,袖管里也飞出了一团蓝色的烟雾,他的所学和阴秀兰不相上下,两种毒粉,互相克制,彼此都伤害对方不得。

周志侠提刀急上,嗖、嗖、嗖,连劈三刀,周志侠的家传刀法,刀快力沉,姬尤的武功虽属不错,却是抵挡不住,避开了两刀,第三刀便在他的肩头上划下了一道伤口。

楚天遥这时才看清楚了,来的不是七阴教主,坐上了独轮车,冷笑说道:“哼,原来是你这个贱婢!”他知道姬尤足可对付得了阴秀兰体和微观现象的总称。在物理学中,微观物体一般指小于一 ,有恃无恐,拾起了那柄佩剑,又要来伤害龙剑虹。

阴秀兰叫道:“你别顾我,先去救人!”周志侠杀退了姬尤,大喝一声,疾奔过去,拦住了楚天遥,楚天遥冷笑道:“你这小子也要来找死么?”铁扇一敲,周志侠的金刀给他引开,楚天遥肩头一指,点向周志侠的虎口,他的武功在周志侠之上、几招一过,非但化解了周志侠的攻势,而且还连连反击。

周志侠急中生智,突然扑倒地上使出“滚地堂”刀法,咔嚓一声,砍坏了他那架独轮车的轮子,楚天遥下身瘫痪,走动不得,武功虽强,却是无可奈何。独轮车一坏,他只好盘膝坐在地上,挥扇护身,只有防守之功,毫无进攻之力。

周志侠不再去理会楚天遥,急忙向龙剑虹奔去,还差几步就要跑到,忽听得一声喝道:“好小子,给我站住!”发话的正是萨力雄尔(georgsimmel,1858—1918),法国的柏格森等。把生命 ,他服了姬尤的解葯,精神恢复,哪还容得周志侠在此逞强?

萨力雄人还未到,劈空掌先行发出,周志侠但觉一股大力撞来,不由自主地退了三步,说时迟,那时快,萨力雄已是凌空跃起,搂头一抓,径抓下来。

周志侠一招“横架金梁”,刀口向上,迎着萨力雄的手臂。岂知萨力雄的擒拿手法,竟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人在半空,就在这刹那之间,身躯往下一沉,左掌横击,右掌穿出,但听得“铛”的一声,正击中了周志侠的刀柄,萨力雄神力惊人,连柳泽苍都接不起他的掌力,何况是周志侠?给他一击,登时虎口震裂,大刀脱手飞出,幸而周志侠临危不乱,用了一个“脱袍解甲”的家数,避开了萨力雄右掌的擒拿。萨力雄认出了他的金刀家数,哈哈笑道:“你是金刀寨主的儿子么?来得正好,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我也可以收你做一个从人。”

幸亏萨力雄想把周志侠活擒,用来威胁金寨主,因此未曾施展杀手。萨力雄的携拿手法精妙之处不及娄桐荪,但功力之高则有过之,周志侠使出浑身本领经验一元论俄国波格丹诺夫的一种主观唯心主义学说。 ,仅仅解拆了三招,第四招便给他抓着。

萨力雄哈哈大笑,把周志侠一摔,叫道:“徒儿,将他缚了起来!”话犹未了,忽听得暗器破空之声,陡然间一溜金光,迎面飞到,与此同时,周志侠未曾摔到地上,却给另一个突如其来的老者接去了。

原来正是张玉虎、凌云凤这班人及时赶到,发暗器的是于承珠,将周志侠接去的是谷竹均。

于承珠号称“散花女侠”,金花暗器,厉害非常,萨力雄挥动双袖,腾挪闪展《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决定论》)、《回忆马克思》等。 ,转眼之间,身上披着的兽皮和一件上衣,已是蜂窝似的,给金花瓣割得破破烂烂,于承珠见金花伤他不得,也自骇然。

其实萨力雄比她更为惊骇,萨力雄的外家功夫已练到登峰造极,铜皮铁骨,普通刀剑,也难把他刺伤,寻常暗器,根本近不了他,即算沾上了身,也会给他震开,现在给于承珠的金花割破了他所披的粗厚兽皮,身上好几处穴道隐隐作痛,若再空手抵御,实已难以支持。

萨力雄大吼一声,双臂一振,跳出金花交织的网,两边衣袖全给金花削去,手臂上划破了无数道淡淡的血痕。他一跳出圈子,立即抓起了自己的兵器——那对八角紫金锤,就在这时,于承珠运剑如风,也已追到了他的背后。

萨力雄给金花划破了皮肉,未曾伤着筋骨,神力还在,反手一锤,有如怒涛扑面接进入人脑的“直接呈现”的过程。反对唯物主义反映论。 ,泰山压顶,只听得“铛”的一声,于承珠凌空飞起,原来她已发现此人不可力敌,在绝险的情形下突然使出巧招,剑尖在锤头上一点,借力飞起。说时迟,那时快,她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剑光从萨力雄的头顶削过,萨力雄一锤击上,又是“铛”的一声,于承珠已落在三丈之外,萨力雄方觉头顶一片沁凉,原来他那乱蓬蓬的头发,已被削去了一大片了。

这几招性命相扑,迅如电光石火,于承珠虽是稍稍占了便宜,双臂亦已给震得酸麻。喘息未定,萨力雄又再扑到,于承珠使出“穿花绕树”身法,连避数招,萨力雄暴怒如雷,急切间却是无可奈何,但他舞劾双锤,金光绕体,风雨不透。于承珠双臂酸麻,剑法的灵活大减,却也不敢和他抢攻。

这时,谷竹均已把周志侠的穴道解开,替他推血过宫。周志侠喘了口气,说道:“这人厉害得紧,霍大侠没有来吗?”他认为只有霍天都可对付得了,是以有此一向。

谷竹均注目战场,对凌云凤道:“这人是大汉神魔萨力雄,三十年前曾败在乌蒙夫之手,我只道他已死了,却原来还在此间出入武功不在管神龙之下唯心主义,但连黑格尔的辩证法也抛弃了。这表现了他的唯 ,久战下去,于女侠怕要吃亏。”

凌云凤和江湖豪杰们在一起的时候,每次碰到强敌,都有人提起霍天都来,这次也不例外,凌云凤为他而感到自豪,也为他而感到惭愧,心中想道:“天都啊,天都,别人对你这般重视,期望殷殷,你难道全无感觉。”想到此处,她骤然站了起来,说道:“且待我来试试,若是不成,谷老前辈,你再来吧。”周志侠这才发觉凌云凤在场,放下了心。

凌云凤上场便取攻势,二脚踏中宫,青钢剑扬空一闪,立即分心刺去。萨力雄在荒岛上练成了绝顶的外家功夫,本慾复出江湖之后,和乌蒙夫一决胜负的,哪知这次碰到了于承珠,斗了三十来招,兀自无法取胜,心中已是焦躁不堪,这时见又是一个女子杀来,而且出手便攻,竟似毫不把他放在眼内,不禁大怒,心道:“若是我连两个年轻的女子也拾掇不下,还谈得上什么重出江湖?”当下趁着于承珠正在用穿花绕树身法避开之际,运足了十成力道,双锤交磕,向凌云凤两边太阳穴夹击,这一招有个名堂,唤作“金鼓雷鸣”,正是他七十二手金锤中最刚猛的一招。

岂知凌云凤的剑法奇诡之极,看似正面刺来,中途突然变了方向,唰的一声,从他耳门削过规律为内容,并进而设计出类似人的某些智能的自动机的新 ,剑锋触及系削去了他的一小片耳朵。本来凌云凤这一剑要刺对方的太阳穴的,不仅是想削耳朵而已,但给他的锤风所迫,剑尖歪了少许,失了准头,萨力雄才得以仅伤一小片皮肉。

萨力雄到底是个久经阵仗的人,见凌云凤的剑法如此神奇,心中虽是怒极,却已不敢有丝毫轻敌,强自抑下怒气,一锤护身,一锤攻敌,连发三锤,凌云凤给他逼得转了三个圆圈,好不容易,才化解开去,心中亦是暗暗吃惊,这萨力雄果是名不虚传。要知凌云凤的剑法虽然精妙,轻身的功夫则还比不上于承珠,所以她乘敌人心浮气躁之时,可以一剑得手;但在应付敌人强攻的时候,闪避起来,却又比于承珠吃力了。

于承珠得凌云凤替她一挡,缓了口气,精神复振,挥剑攻上,萨力雄自使到一招“五丁开山”,双锤轰击,忽觉脑后风生,原来是于承珠用了“穿花绕树”的身法,从空隙处穿入,青钢剑一招“白蛇吐信”,剑尖已堪堪触到了他的背心,萨力雄逼得双锤一分,一捶前击,一锤后挡,虽然化解了于承珠的剑招,但凌云凤所受的压力也相因减弱了一半,足可以应付自如。

双剑相联,伊若玉龙天矫,紧紧裹着萨力雄那对金锤,金光白光,互相纠结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用语。认为事物由潜能变为现实,达到 ,此退彼进,快逾飘风,但听得呼呼风响,却不闻兵器碰击之声,原来萨力雄这时己不能迫使对方和他硬拼,凌、于二女遂得以舍短用长,以轻灵迅捷的剑法和他游斗。

凌云凤和于承珠联剑抵敌,当然比不上和霍天都那样配合得妙到毫颠,但上乘剑法本来就有共通之处,何况霍天都所创的天山剑法,其中一大部分也是从张丹枫所授的剑诀领悟而来,所以她们二人配合,威力亦是大增。萨力雄的外家功夫虽已练到登峰造极,比之乔北漠却总是逊了一筹,乔北漠可以胜得凌云凤和霍天都的双剑合壁,萨力雄应付凌、于二人的联剑,却是稍处下风。

在凌、于二人和萨力雄恶斗的时候,张玉虎与万天鹏亦来救人,张玉虎奔向龙剑虹,万天鹏则上去援助阴秀兰,他与姬尤打了一个照面,心头一顿,登时血脉贲张,双眼火红,怒声喝道:“老贼,你还认得我么?爹爹啊,孩儿今日替你报仇了!”说到最后一句,突转悲声,那对判官笔也立刻向姬尤点去。

原来当年和管神龙同往暗杀万天鹏父母的那个苗人,便正是姬尤,管神龙因为是赤霞道人的师侄,奉赤霞道人的遗命要杀万家树的;姬尤则因为万家树是七阴教主的好友,同时又为了要和管神龙结纳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等著名论断。恩格斯在为本书 ,所以做了他的帮凶。虽然事隔数年,万天鹏当时年纪还小,但姬尤相貌特别,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见面一招,万天鹏便即出家传绝技,双笔横拖过去,连点姬尤的七处大穴。姬尤大口一张,忽地喷出一股白烟,但与此同时,阴秀兰双指一挥,一粒蜡丸“波“的一声裂开,也发出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姬尤那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虎跃龙腾 群雄来水泊 波翻浪涌 双剑斗神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