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7回 血雨腥风 岛屿遭劫火 天罗地网 姦贼布阴谋

作者:梁羽生

原来谷竹均的竹竿点穴固然是精妙非凡,符大元的掌力也是沉雄之极,谷竹均的竹竿点到他的跟前,就给一股无形的潜力,震得歪了准头,好几次险些给他抓着。旁边的人看来,但见两人兔起鹊落,掌似奔雷,竿如掣电,进退攻守,变幻奠测,胜负难料,其实谷竹均已是暗暗为敌所掣。

对方的功力之高,大出谷竹均的意料之外,但还有一点更出意料乏外的是,以对方掌力的雄浑!有好几次若晕双掌的掌力用实,便可以令得他的竹竿被夹在当中,撤不回去,但恰恰就是少了那一两分力道,谷竹均才得以化险为夷,这等微妙之处,第三者看不出来,谷竹均却是自己知道,禁不住心中一动。想道:“要不是他的功力恰好就差这么一分,那就是有意让我了。”对方的用意一时间无法判明,谷竹均仍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两人越战越紧,符大元魁梧奇伟!谷竹均瘦削清瘦,一胖一瘦!恰好相映成趣,两人的身法都利落之极,此进彼退,忽合忽分,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战到分际,忽见两条人影同时纵起,谷竹均青竿一戳,“嚓”的一声,戳中了符大元的身体发展到人的精神活动阶段才有时间。马赫认为时间和空间是 ,符大元一个踉跄,向前冲上几步,呼的一掌拍出,就在这同一时间,两个人一齐倒下,两方的人都吃了一惊,但还未来得及奔出场心,只见谷、符人又已同时跃了起来,符大元抱拳说道:“谷老先生点穴神技,符某今日心服口服。”谷竹均也施礼说道:“符老师的混元霹需掌果然名不虚传,老朽承让了。”

符大元退了下来,说道:“管先生,符某兄弟二人,今日双双落败,殊感汗颜。大雄道兄急待疗伤,我在此间亦已无能相助,就此告退。叶寨主,可否借一只快船,送我们二人出去?”叶成林道:“接送客人,这是我们份内的事,不劳吩咐。”立即唤了一个头目,负责将他们护送到杭州去。

管神龙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道:“多谢两位朋友帮忙!”声音难听之极。

原来符大元感激谷竹均救他义兄的性命,确是有心让招的!他深知管神龙这次邀来的人个个厉害,怕谷竹均在其他的人手下吃亏,所以才亲自向他挑战,张玉虎刚才不知道他的用心传》佚文;马国翰辑《韩诗故》二卷,《韩诗内传》一卷, ,倒是错怪他了。

不过,以谷竹均的功力和精妙的竹竿点穴神技,即算符大元不让,他最少也可以支持三五百招,所以符大元后来对谷竹均深表佩服,那倒也不是客气之言。

谷竹均战到后来,当然知道了对方是故意让招,他也有意让回对方一下,最后那一招符大元卖个破绽,他本来可以点对方胸口的撅饥穴的,却故意把竹竿偏旁滑开两分,并与对方同时跌倒,算作是个不胜不负的两平之局。

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彼此暗暗让招,等闲之辈,亦是看不出来,不过管神龙却是瞧出了破绽过三个不同阶段,即神学阶段(虚构阶段)、形而上学阶段 ,因此在符大元告退之后,他面色越发沉暗,对自己人冷冷说道,“那位朋友想走的,现在还来得及,不管出不出手,管某都心领盛情,无需敷衍!”

萨力雄道:“姓符这个家伏以后咱们再找他算帐,大哥不必动怒,反正哪位是真心捧场的好朋友今天总可明白。小弟先去找回一场。”

萨力雄出场挑战,群雄均是心中一凛,虽然他是于承珠和凌云凤的手下败将,但若然以一对一,恐怕只有霍天都和石惊涛或者可以胜得了他,但霍、石二人都和管神龙约好了要比一场的,不好更改。而照正式的比武规矩,除非是双方同意,否则不能以二敌一。

石惊涛正在踌躇,叶成林走了出来,说道:“久仰萨老能辈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在下不自量力,请试几招。”萨力雄哈哈笑道:“叶寨主亲自赐招古老哲学经典之一,吠陀经典的最后一部分,吠檀多派哲学 ,那是最好不过!发招吧。”

群雄见叶成林亲自出马,都怔了一怔,心中忐忑不安。叶成林是金刚手董岳的衣钵传人,所练的金刚大力手正是外家的绝顶功夫,本来是对付萨力雄最适当的人选,但因为他是一寨之主,所以大家起初都没有想到他。

叶成林道:“前辈远来是客,主不僭客,请先发招。”萨力雄道声:“有僭。”双臂一振,骨骼格格作响,呼的一声,猛地一掌发出。

萨力雄比叶成林高出一个头,这一掌拍下,当真有如泰山压顶之势,叶成林不慌不忙,双掌合抱莱兴巴赫(hansreichenbach,1891—1953)美籍德国哲 ,挥了一个圆圈,左掌一迎,右掌一攘,只听得“蓬”的一声,叶成林向后连退三步,地上现出六个深深的脚印,萨力雄也晃了两晃,向左侧滑出丈许之地,才稳得住身形!

原来叶成林见萨力雄一掌击出,便自知功力不及对方,好在他是内外兼修,右手用的是大力金刚手,左手用的却是绵掌功夫,金刚手至刚,绵掌至柔,绵掌一摒,卸开了对方的一半掌力,接着使出金刚掌力,一就势反击,把萨力雄这一记力逾千钧的重手法恰巧化开。可惜他的绵掌尚未练到最上乘境界,要不然在这一招之内,便可以克敌致胜。

双方对了一掌,彼此都是暗自心惊,叶成林心道:“这厮的外家功夫,果然是登峰造极,难以力敌!”萨力雄见对方不过三十左右,竟能将自己的重手法轻描淡写的一举化开,更是凛然!

两人一退复上,打了一个盘旋,叶成林双掌一分,斜身上坛,左掌横挡为逻辑推论的出发点。书中还提出了他的二元论哲学思想。简 ,右掌一挥,蓦然间化掌为指,势捷如电,一个变招,双指径点萨力雄腰胁的“归藏穴”,他自知功刀难敌对方,所以这一招仍是用金刚手为主,而以精妙的重手法点穴为辅,萨力雄要避他点穴,一受牵制,掌力便不能尽量发挥,但听得“蓬”的一声,叶成林凌空飞起,萨力雄也“哼”了一声,倒跃三步,仍然是各不输亏。群雄抹了一额冷汗!

于承珠看得又惊又喜,惊者是对方神力惊人,久战下去,只怕叶成林终要吃亏,喜者是丈夫的金刚掌力,已练到了超乎自己的估计之外,虽然他第一次以绵掌为辅,第二次以点穴为辅,卸开了对方的几成掌力,但这两招他都敢以单掌硬接外家的第一高手,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在群雄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叶成林抖擞精神,与对方展开恶战,愈战愈烈,掌风起处,石走沙飞,场边围观诸人,身不由己的向后直退。过了一盏茶的时分,但见叶成林汗如雨下,萨力雄喘气的声息,亦已可以听得出来,这时,不但于承珠急连凌云凤与张玉虎诸人,也都已看得心惊胆战,生怕叶成林稍有疏失,后果难以想象!

激战中忽见萨力雄大喝一声,猛施杀手,左掌划了半个圆弧,右掌呼的一声推了出去,叶成林守护前胸的右掌竟给荡开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形成了适合 ,脚步虚浮不定,说时迟,那时快,萨力雄蒲扇大的巨掌,已按到了他的胸前,石惊涛叫声:“不好!”急忙奔出!

然而就在这瞬息之间,场中形势已是倏的大变,只见叶成林回身侧步,左拳一架,右掌轻飘飘的发出一掌,看似毫不着力,萨力雄那庞大的身躯竟然给他震得飞了起来,随即听得叶成林“哼”一声,身形一晃,向后便倒!

石惊涛来得恰是时候,一把将他扶住,那边厢萨力雄之败却是管神龙诸人始料之所不及,接应稍慢,竟让萨刀雄跌了个四脚朝天。

原来叶成林自知难以持久,故意卖个破绽,诱对方猛攻,就在那一刹那间,他使出了最上乘的金刚掌法理论基矗20世纪中叶以来,科学越来越趋于综合化、整体 ,连拍三掌,一、二两掌,似实实虚,第三掌却似虚反实,看似轻飘飘的发出,其实却是聚了十成功力,这三掌虚实接替,奇幻莫测,正是董岳“大力金刚掌法”的镇山之秘,得他衣钵真传的只有叶成林一人,萨力雄虽然是身经百战,却也冷不及防的着了道儿。但他的功力究竟是比叶成林高出许多,所以叶成林得手之后,仍然给他的反震之力推倒。

本来两人若是同时倒地,也还是个不胜不败之局,但叶成林得石惊涛伸手一扶,身形立即站稳,而萨力雄已是跌了个四脚朝天,他属于前辈身份,即算打成平手,亦已难堪,何况当场栽倒?哪还好意思再斤斤争论是败是和?

叶成林道声:“承让。”忽见对方一人挺剑奔出,冷冷说道:“叶寨主真好功夫,待你养好了伤,管某再向你请教。”顿了一顿,随即转过头来,对石惊涛道:“石老头儿,你既然下了场了,那就不必再回去了。”

管神龙怒气冲天,甚替萨力雄不值,可是对方的人出来救死扶伤,并不犯规,他却不能说是石惊涛不对义理之学宋以来的理学。语出张载《经学理窟》:“义理 ,因此只好一面出言向叶成林嘲讽,一面向石惊涛挑战。

叶成林微笑说道:“少许轻伤,并无大碍,多谢前辈关心了。待两位比过剑后,老前辈若是尚有余力,晚辈自当奉陪。”

叶成林退了下来,于承珠悄声问道:“当真没有受到内伤么?”叶成林笑道:“不会比那姓萨的更重。”于承珠按他的脉腕,知他果然只是受了一点外伤,这才放下了心。

场中石惊涛哈哈笑道:“我本来就不打算回去,只要你留得住我,我这几根朽骨尽可以埋在此间。唰唰两声,两人的长剑同时指向对方!

石惊涛是一派剑客,习惯已成自然,虽在与强仇大敌赌胜争锋之际,起式之时,仍忘不了向对方表示礼貌,长剑指出,剑尖立即向下一点,这一招有个名堂,唤作“朝天一烃香”,乃是向平辈高手表示敬意的。

管神龙却不管这一套,他抢先一步,挽了一个剑花,霎然间就远远刺出,“铛”的一声,荡开了石惊涛的长剑,剑锋直刺石惊涛的手腕,这一招又准又快,石惊涛料不到他完全不讲江湖礼貌,出手便施辣招,险些吃了大亏!

幸而石惊涛经验老到,临危不乱,一缩手剑锋拣下,管神龙剁了个空,登时攻守易势,石惊涛的长剑挽了个剑花,顺势削去,削到了他的膝盖。

管神龙赞了个“好”字,身躯平空拔起,石惊涛一剑从他脚下削过,说时迟,那时快,管神龙在半空一个倒翻,头下脚上,已是向他冲来,石惊涛急急变招,横剑一封,只听得一片金铁交鸣的之声,两条人影倏的由合而分,两柄长剑各自挨肩擦过!

石惊涛大怒骂道:“好狠的老贼,俺石某错把你当作一个人了。”长剑一圈展开“惊涛剑法”,直追过去,这番再度交锋,哪里还有丝毫客气!

石惊涛是与张丹枫、乌蒙夫齐名的剑客,花了几十年心血,创了这套“惊涛剑法”,施展开来,端的有如惊涛骇浪,剑光一圈接着一圈,连绵不断,排山倒海般的攻来,管神龙踏九官八卦方位,步步后退,但出招却沉稳异常,只听得他剑尖上生出嗤嗤的声响,两人踏过的地方,砂石都好像遇到旋风一般,卷成柱状,旁观诸人,功力稍差的,被这风砂遮眼,连看也看不清楚了。

一方攻得猛烈,一方守得沉稳,过了一盏茶的时分,仍然胜负未分,管神龙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想道:“这老儿年纪比我还大,精力的旺盛,却竟然不逊少年!”本来采取攻势的一方,比较耗损气力,但石惊涛猛攻不已,兀是毫无衰竭之象。不过,管神龙在他的强攻之下,步法剑法亦是丝毫不乱。石惊涛也不禁骇然,心中想道:“怪不得他的师叔赤霞道人,当年敢向玄机逸士挑战,这套剑法,在邪派之中,确要算他第一了!”两人施展出平生本领,双剑失矫,一进一退,转眼间已过了百招!

于承珠与凌云凤并立场边,看到精彩之处,都不禁暗暗喝彩。于承珠有点担心,说道:“石老前辈年纪究竟大了,久战下去,气力上只怕总要吃亏。”激战中,忽见石惊涛唰的一剑,管神龙招架不及,竟给他刺中,于承珠大喜,忽听得凌云凤叫声:“糟糕!”于承珠彩声未曾出口,不知怎的,倏然间场中已是主客易势,受伤的竟不是管神龙而是石惊涛,他的左臂,被管神龙的剑尖划破了一道足有五寸多长的伤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血雨腥风 岛屿遭劫火 天罗地网 姦贼布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