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8回 浪涌波翻 伤心基业毁 龙争虎斗 豪气未曾消

作者:梁羽生

阴秀兰飘身一闪,发出了一枚毒雾金针火焰弹,乔少少折扇一挥,只听得嗤嗤声响,杂在烟雾中的梅花针都反射回去,毒雾也给他扇起的一股寒风吹散,乔少少冷笑道:“贱婢,你还有什么伎俩,尽管施展,你越凶我就越要你多吃苦头!”他累来以英俊自负,去年被阴秀兰用火焰弹烧焦了他半边脸孔,如今虽然治好,亦已留下了一大片的疤痕,当真是痛心之极,所以他恨极了阴秀兰,存心要将她活捉过来!慢慢折磨。

龙剑虹内功已有了几分火候,受了玄阴指之伤,虽觉寒冷难当,神智尚能清醒,见状大惊,催张玉虎道:“你快过去救秀兰姐姐。”张玉虎略一踌躇,龙剑虹道:“你不去我去!”张玉虎拔出缅刀,回头说道:“虹妹!你自己当心!”一掠数丈,缅刀抖起了一团寒光,脚步未稳,立即便向乔少少猛劈。”

乔少少哈哈笑道:“教你们一齐纳命!”铁扇一合,重重一敲,他的武功比张玉虎稍胜一筹,张玉虎的缅刀给他一击,荡了开去,乔少少反手一点,使出玄阴指的功夫,一缕寒风劲射,张玉虎险些给他戳中,好在他也懂得“穿花绕树”的身法,微觉寒意,心念一动,便即闪开,身移步换,迅即又使出了瑜伽术的功夫,左臂一个拐弯,从乔少少意想不到的方位一拳击到。这时,阴秀兰的柳叶双刀和周志侠的大斫刀奋力将乔少少的铁扇迫住,待乔少少感到拳风,已是避之不及,“蓬”的一声,肩背上结结实实的受了一拳。

乔少少大怒,一眼望去,见龙剑虹离此不远,毒计陡生,铁扇一个盘旋究对象的一门学问。哲学与历史学相互联系、渗透的交叉学 ,将阴秀兰的双刀拨开,一个飞身,径朝着龙剑虹奔去。

张玉虎大吃一惊,急忙跟上,及时把乔少少拦住,但已到了龙剑虹的身边,龙剑虹这时举步维艰,无法远避,恶战在她身边展开,这样一来,张玉虎为了要照顾龙剑虹,虽然阴秀兰和周志侠随即赶到,加入战团,但也给乔少少占尽上风。

霍天都、凌云凤这时已将管神龙杀退,管神龙带来的那几个人补上空档,将他们包围,但他们震于天山剑法的神妙凌厉,却不敢过份迫近。凌云凤见大势难以挽回,牙根一咬,叫道:“天都,随我来!”双剑纵横飞舞,登时削断了拦在前面的一刀一剑,冲破重围,霍天都心想:“难道她想与我逃走吗?这可不像她的为人呀。”心念未已,只听得凌云凤低声说道:“无论如何,咱们必须把乔少少活捉过来!”

这时已是日落西山,大队军官突破了岛上的防卫,正向中心要地杀来,地面沙尘滚滚,人仰马翻悟工人必读的书籍。” ,天空群鸟惊逃,夕阳如血,景象更为惨酷。叶成林强振精神,部署好撤退的计划,叫于承珠、石文纨和几个得力的头领代为指挥,交代完毕,已是力竭精疲,浑身发抖,不能言语。

霍天都夫妇双剑合壁,突出重围,凌云凤叫道:“小虎子,这个贼子交给我吧,你们快去掩护叶寨主撤退!”乔少少这一惊非同小可,周志侠的大斫刀正自斫来,他铁扇一合,在刀背上一敲,立即借力飞起,从周志侠的头顶超过,凌云凤喝声:“哪里走!”如影随形,剑挟寒风,堪堪刺到了他的背心。

乔少少反手一撩,将铁扇当作五行剑使,挡了一招,他的武功,以前本是与凌云凤相差不远!但现在凌云凤的剑术已经大成,招数奇诡变化,人所莫测,乔少少如何还是她的对手?吃凌云凤长剑一冲,踉踉跄跄的向后直退。

萨力雄手舞双锤来援,霍天都将他截住,两人过了几招,不分高下,娄桐荪、阳宗海也急忙舍开了石惊涛关系上的表现宗派主义,在反对经验主义的同时着重反对了 ,赶来援救。凌云凤脚尖一点,横掠数丈,连环进剑,疾发如风,“唰”的一声,乔少少的肩头着了一剑,还幸在他闪避得快,要不然这一剑就要把他的琵琶骨洞穿!

凌云凤一剑得手,暂缓攻势,迅即回身帮助丈夫,萨力雄是他们夫妇的手下败将,一见凌云凤回身先自慌了,霍天都夫妇双剑一合,萨力雄不敢接招,双锤舞了个“雪花盖顶”,护着身躯,便往斜侧窜出,但听得叮铛之声,恍如繁弦急奏,火星点点,飞溅开来,只在这霎眼之间,霍、凌二人的剑尖已在双锤上碰了十几下,萨力雄被他们赶得没命飞逃,等不到娄、阳二人来援,先自败了。

霍天都断后,凌云凤转身,又去追乔少少,阳宗海这方的人,见乔少少被逼得如此之紧,都慌了起来,阳宗海眉头一皱,急忙叫道:“不可中了敌人围魏救赵之计,各回原位,务必要活捉叶成林!有我和娄统领接应乔公子,你们不用慌乱!”其实,阳宗海何尝不畏惧霍天都,但他权衡轻重,只好如此安排,而且他自忖和娄桐荪联手,即算抵挡不住霍天都夫妇的双剑合壁,最少也可以招架得个三五十招,后队大军一到,那足可以将敌人一网成擒了。因此,他又大声叫嚷提醒乔少少道:“往外面闯,迎接大军!”

凌云凤衔尾疾追,冲出了比武场,转瞬间将乔少少赶到海岛东北角的一座小山。这时已是黄昏时分,苍茫夕照,蓦霭含山“孤独的个体”是一个不可逾越的中心范畴。人生是通往上帝 ,数十步外已是腾脓一片,四面杀声震天。岛中心地带的义军都已开了前方,想是抵抗得非常激烈,官军的后队,一时间尚未能攻入,这座小山是第三道防线,防守的义军早已奉命撤退,因此周围的战斗虽然激烈,这里却是一个真空地带。

乔少少受了剑伤,虽然伤的不是要害,轻功亦已大受影响,想到凌云凤越追越近,而官军的后援又尚未到来,心中大为慌急,阳宗海遥呼道:“乔公子,你稍为支持片刻,便能转危为安!”乔少少回头一看,只见阳、娄二人从斜刺奔来,距离大约尚有半里之遥,心中稍宽,一咬牙根,狠狠说道:“贼婆娘,我与你拼了!”停了脚步,反手一撩,“呜”的一声,铁扇已搭上了凌云凤的长剑。

凌云凤笑道:“我只怕你不敢拼。天都,你给我拦住那两个贼子,待会儿我再回来与他们算帐。”霍天都道:“好,你留心他的歹毒暗器。”他不知道乔少少已练成了“玄阴指”,只道叶成休和龙剑虹是中了他的喂毒暗器,所以才会突然间消失了抵抗能力。

霍天都回身迎上了阳、娄二人,冷冷笑道:“阳大总管,一别十年,时间真过得快啊!”十年前霍天都曾把阳宗海杀得弃剑而逃,“天下四大剑客之一”的名头亦从此易主。阳宗海面上一红确切地理解进化,把它看做一切事物的产生和消灭、互相转 ,说道:“听说你在天山勤修剑法,何苦到此多管闲事?我劝你别趁这趟浑水了,你若依从良言,阳某亦愿不记前仇,与你化敌为友;否则,嘿,嘿!你别自恃剑法高强,须知螳臂不足当车,你、你、你自己思忖!”他本来说中了霍天都的心事,但他却不知道霍天都除了潜心武学之外,亦有几分傲气,他好说也还罢了,这么用言语威胁,反而挑起了霍天都的怒火,一声笑道:“十年不见,我以为你多少有点长进了,谁知还是这样狗仗人势么?”青钢剑扬空一闪,立即发招。

阳宗海道:“我好意劝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三字尚未曾说出,但见寒光一闪,剑尖已刺到了他的面前,阳宗海横剑一封,哪知霍天都的剑势似左反右,嗤的一声,剑尖已从他的袖管穿过,仅差少许,便要刺中他的乎腕,阳宗海大吃一惊,他苦练了十年剑法,想不到与霍天都的距离,却比十年之前更远了。

霍天都使的是新创的“追风六十四式”,正是他天山剑法中的精华所在,招数一发,便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阳宗海挡到了第五招,已被霍天都完全封住。说时迟,那时快,霍天都一招“横江截斗”,将阳宗海的长剑拦过一边,剑锋一指,刺向他的咽喉。就在此时,忽觉微风飒然,原来是娄桐荪袭到,娄桐荪此人老姦巨滑,他见霍天都的剑法精妙非常,直待看过了六七招才敢插手。

他一出手便是分筋错骨的上乘手法,霍天都逼得回剑挡他,他这反手一剑,内中含着三个剑式,娄桐荪急忙缩手旋身中,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本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 ,阳宗海缓了口气,上来接了他的这一招,但听得铛铛铛三声,这一招虽然接得下来,但已震得虎口流血。

本来以娄、阳二人之力,应该可以胜得霍天都,但霍天都所创的天山剑法,奥妙繁复,变化无方,集各派之大成,而又不同于任何一派的剑法,娄桐荪尚未摸到他剑法的变化招数,因此虽然娄桐荪的分筋错骨手法冠绝武林,也只能等到有空隙可以插手的时候,才敢进招,而霍天都因为要分心应付娄桐荪的分筋错骨手,也不能太过迫紧阳宗海,这样一来,霍天都以一敌二,彼此均有顾忌,刚刚打成平手。

那边厢凌云凤一剑紧似一剑,却已把乔少少逼得透不过气来,激战中,忽听得凌云凤一声:“撒手!”青钢剑点中了乔少少的脉门,乔少少的折扇果然应声脱手,凌云凤左手一伸,立即抓着他的琵琶骨,右手的剑锋抵着他的背心。

阳宗海“啊呀!”一声,趁着娄桐荪与霍天都纠缠的时候,向斜侧跳出,离开了霍天都长剑所能触及的范围,把手一扬主义逐渐长入社会主义的形式。 ,一点金星,电射而出,霍天都叫道:“云凤,小心!”就在这眨眼之间,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尖锐叫声,荡人心魄,凌云凤晃了几晃,竟似摇摇慾坠!而就在这时,霍天都已把娄桐荪杀退,阳宗海一声:“扯呼!”这两人不再理会乔少少,竟自飞逃去了。

霍天都关心凌云凤的安危,亦已无暇追敌,急忙赶上前去,只见乔少少俯伏地上,背上血迹殷红,霍天都道:“云凤,你怎么啦?”凌云凤道:“你先看看这贼子中的是什么暗器。”霍天都稍稍宽心,知道中暗器的是乔少少而不是凌云凤,他撕开了乔少少的衣裳一看,这暗器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不由得他不诧异起来。

却原来乔少少所中的暗器乃是一朵金花,锋利的花瓣,深深的嵌入他的背心,霍天都诧道:“这不是于承珠的金花吗?”凌云凤笑道:“除了承珠姐姐之外,这里哪还有第二个用金花暗器的人?”笑声微微颤抖。

原来阳宗海见乔少少落在凌云凤手中,深恐凌云凤将他作为要胁,不但现在功败垂成,将来乔北漠也有所顾忌,阳宗海狡毒之极相分离的倾向。魏初刘劭论辩才性,著《人物志》,提出“人 ,狠心一起,竟然用了移祸东吴之计,刚才干承珠用金花打他的时候,被他接了一朵,现在就用这朵金花杀了乔少少,他表面上是射向凌云凤,其实他当然知道凌云凤本领高强,暗器伤不了她,那朵金花实是对准了乔少少的背心大穴发去的,乔少少正被凌云凤揪着,背心朝外,无从躲避,糊里糊涂的做了屈死鬼。这样一来,就算乔北漠将来检验尸体,也必定深信儿子是被于承珠所杀的了。

霍天都虽然忠厚,却不是笨人,稍稍一想,立即识破阳宗海的诡计,冷笑说道:“反正咱们已与乔北漠誓不两立的了,任由阳宗海嫁祸好了,何必怕他?”凌云凤苦笑道:“我、我哪里是怕他……”声音颤抖得比前更加厉害,霉天都吃了一惊,凝神向她一瞧,见她眉宇之间,有一丝淡淡的黑气,不禁失声叫道:“你受了修罗阴煞功所伤了!”凌云凤道:“我被这厮戳了一指,当真是修罗阴煞功么?”乔少少的“玄阴指”与修罗阴煞功同出一源,但威力不过仅等于第二重的修罗阴煞功,所以凌云凤尚能忍受。

霍天都给她把了把脉,道:“看这征象,应是修罗阴煞功,不过,也许是乔小贼的功力尚浅,你所受的阴毒不算厉害,咱们赶快离开战火,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我替你驱除邪毒吧。”霍天都这年来的功力大进,自信已有把握用内功助妻子疗伤。

凌云凤皱了皱眉,道:“我受的伤不算紧要,叶寨主正在紧急关头,咱们岂可只顾自己?”说话之间,只见柳泽苍匆匆赶来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书中。现存《列 ,原来他是奉了叶成林之命来接应霍天都夫妇的,凌云凤这才知道叶成林和重要的头目已经杀出重围,撤离海岛了。

霍天都仗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浪涌波翻 伤心基业毁 龙争虎斗 豪气未曾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