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39回 毒手逞凶 神僧遭败绩 玄功解困 大侠显奇能

作者:梁羽生

崂山在青岛背侧,横亘黄海海岸,一面是海,一面是山,黄海中大小岛屿,星罗棋布,在山上远远望去,宛如无数屏风,万峰如屏,千岩竞秀,端的气象万千!可是在这样秀丽的名山之上,却是战云弥漫,众人哪有心情欣赏海光山色?霍天都心中想道:“但愿这是最后一次风波,结束了这一战,我是再也不会在江湖厮混的了。”眼光一瞥,只见凌云凤和于承珠并肩同行,两人都是聚精会神的似乎在搜索前面的道路,再看其他的人也都是一副戒备森严的神气,霍天都忽地感到淡淡的哀悉,心道:“云凤此时一定是想着怎样战胜敌人,看来在这次事情过后,她也不一定肯与我同返天山。”他感觉得到这几个月来,他们夫妻虽然和好许多,但凌云凤也越来越似属于于承珠这群人中的一个,他们夫妻之间内心的距离,并不因表面的和好前缩短!

走过一个山头一股山风刮来,风中隐隐有血腥的气味,凌云凤忽地叫道:“咦,这是什么?”跳上前去,拨开了一丛茅草,草中有一具户体,谷竹均失声叫道:“这是天雷剑殷梅阁!”伸手一摸,触体如冰,谷竹均奇道:“脉息尚未完全断绝,怎的便全身僵硬了?”说话之间,忽地打了一个寒噤,但觉殷梅阁身上的冷气竟传到了他的体内,谷竹均霍然一惊,立即醒悟,殷梅阁定然是受了乔北漠的修罗阴煞功所伤,全身血液都冷得凝结了。

就在谷竹均替殷梅阁诊治的时间,众人又相继发现了许多具尸体,其中有六合枪杜子平,武当剑客屈九疑,山东饮马川寨主褚灵石,河南老武师戴立翁等人,死状都与殷梅阁相同,但除了屈九疑与殷梅阁有一丝气息之外,其他的人都已僵毙了。

群雄目瞪口呆,看这情形,这批人想必都是接到了张丹枫的英雄帖前来赴会的,乔北漠竞然不顾武林规矩,一发现他们入山表社会各阶层,阶级利益的思想家、学者纷纷著书立说,形 ,便施毒手!

这些人都是各竹均、于承珠熟识的人,谷竹均老泪纵横,骂道:“好狠毒的乔北漠!”张玉虎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咱们得提防那老魔头的偷袭!”

见此情形,众人当然是均已想到,张丹枫一定是还没有来,否则绝不容许乔北漠如此逞凶。看到这等可怖的景象,又想到张丹枫尚未到来,饶是众人胆气粗豪,也不禁心中惴惴。

一路走来,发现的尸体越来越多,走到第三座山峰“镇海峰”的时候,总计所发现的尸体已经有十六七具了!

这十六个人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但除了殷梅阁,屈九疑之外,后未所发现的尸体也仅只有江南镇海帮的帮主聂冬青一人尚还有些微气息,看来这十六个人都是不久之前受到乔北漠所伤的。霍天都目睹这十六个高手的伤亡,不由得心中感到一股寒意,暗自想道:“乔北漠能在倾刻之间,连毙十六高手,不问可知,他的修罗阴煞功定是已练到了第九重的境界!”

谷竹均将尚有气息的殷、屈、聂三人投入一个石洞,向霍天都讨了三颗碧灵丹,说道:“但教他们尚有一丝气在,我总得尽力施为。”听谷竹均的语气,对医治他们实是没有把握,不过聊尽人事而已。于承珠咽下眼泪,留下两个得力的头目协助谷竹均,一行人等,继续登山。

走了一程,到了一处险峻所在,两面山峰,状如合抱,狭窄处仅容得一人通过,忽听得一声长啸,接着轰隆一声,一块大如磨盘的石块从山上飞下来。云重大喝一声,施展金刚神力,双掌一托,将那块大石掷下山谷,满天尘雾,这霎时间,群雄几乎睁不开眼睛,于承珠扬手发出三朵金花,三点金光,从尘雾中穿过,只听得铮铮铮三声连珠密响,同行的人才知道与大石飞下的同时,还有其他暗器偷袭。

霍天都、凌云凤飞身掠起,也就在这刹那之间,落到那座山峰中间一块横出来的岩石,抬头一看,只见厉抗天在上面大声叫道:“谁上此山,有死无生!”

云重大怒,拾了两块石子便向厉抗天弹去,厉抗天抡起铜人一磕,只听得“哎呀”一声,一个躲在厉抗天背后的人被石子打个正着,原来刚才被于承珠打落的三柄飞锥,就是此人所发,只因他生得矮小,躲在巨无霸般的厉抗天背后,所以一时间看不出来。

待众人上到山顶,这两人早已逃开,远远听得厉抗天一声长叹。原来厉抗天对霍天都有好感,他掷下大石之前,先发出啸声警告,继而又出言恫吓,表面看来,似是穷凶极恶,实则是想霍天都因而止步,免得到了崂山顶峰之后,被他师父所伤。云重拾起一柄飞锥,冷笑说道:“神锥崔宝山也来了,看来乔北漠也邀了不少人呢!”崔宝山是保定暗器大师石三泰的首徒,以能够一手连发十二柄飞锥驰名,这次仅发三柄,自是未尽全力,他料敌不足,先吃了点亏。

众人继续登山,一路提心吊胆,但却不见乔北漠出现,不久就到了崂山的主峰,那座道观——上清宫已遥遥在望,就在这时,忽听得一声极为尖锐的啸声,刺得众人的耳膜都隐隐作痛!

霍天都听出这是乔北漠的啸声,说道:“这老魔头的功力果然又已大胜从前!”云重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从乔北漠那带着藐伐之音的啸声中,进一步的听出了他肝火躁盛、中气迫促的征象,更是诧道:“乔北漠正在和人交手,这个人的功力绝不在他之下,看来不是少林寺的方丈,便是氓山派的掌门!咦,奇怪……”话声停顿,凝神又听了一回,于承珠道:“怎么?”云重道:“和乔北漠交手的不只一人!”于承珠这才知道她师叔感到奇怪的道理,要知少林寺方丈和氓山派掌门乃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凭着他们的身份,绝不应以二敌一,但设若不是他们,又有谁的功力与乔北漠相当?

好在此际上清官已经在望,众人怀着好奇之心,加快脚步,不多一会便已看得清清楚楚,和乔北漠交手的果然不只一人,但却也不是少林寺的方丈和氓山派的掌门。

只见在上清宫前面的那块大草坪上,四边站满了人,中间有三个老和尚正在围着乔北漠厮杀,两个使九环禅杖,一个使玄丝拂尘,乔北漠则是双手空空,时不时一掌砍中禅杖,发出震人心魄的金铁玉振之声,好像他那双手掌竟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钢铁打的。

云重低低“咦”了一声,道:“这是少林寺三大神僧!”少林寺当今的主持无住禅师有三个武功最强的师弟,分任监寺、护经、刑堂之职,法号无色、无我、无相,合称三大神僧,这三大神僧威望极隆,武林中甚至有人传说他们已练到了达摩祖师的“易筋”“洗髓”功夫,不过,几十年来,他们除在本寺授徒之外,却从不曾与外界交手,因此谁也不知道他们神功深湛到如何地步?这一番三大神僧联袂而来,已是未曾有之事,而三大神僧合战一人,那更是出人意表了。

这时正是战到最紧张的时候,云重一眼瞥去,但见中间的无相神僧抖动拂尘,尘尾散开,千丝万缕,就像化成了千百口银针,乔北漠全身穴道都在他拂尘笼罩之下。这种拂尘刺穴的功夫,能将至柔变成至刚,若非内功早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绝不能使用,云重心中方自喝彩。陡然间听得乔北漠大喝一声!那千丝万缕的尘尾被他忽一口气吹散,但见他腾身飞起,双掌开扬,铛铛两声,又把无色、无我两大神僧的禅杖荡开,禅杖划过之处,两边的树木,树叶纷纷落下,就像大树的本身,受到了激烈的震动一般!

云重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这三大神僧果然名不虚传,功力之深,确是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但以他们三人之力,似乎也未能占得乔北漠半点便宜,怪不得张丹枫也要把这老魔头当成劲敌了。”更有一点令得云重奇怪的是:这三大神僧的功力,看来任何一人,都可以与乔北漠匹敌,何以他们甘愿自贬身份,以三敌一?而且以三敌一尚自占不到便宜。

云重看得出三大神僧的功力,但他却未能深悉乔北漠修罗阴煞功的厉害。原来这三大神僧,乃是被乔北漠以第九重修罗阴煞功逼得他们应战的。

张丹枫本来是请少林寺的方丈助阵的,恰值方丈无住禅师即将闭关坐禅,他却不过张丹枫之请,只好叫三个师弟代他前往。三大神僧同往,比方丈亲自出山,实力更胜几分,张丹枫自是喜出望外。他负责还要去约氓山派的掌门,另外也还有一件要事待办,因此便请这三大神僧先行,并负责照顾第一批到达崂山的各路英雄,张丹枫请到少林寺的三大神僧,本已是对乔北漠甚为重视的了,哪知还是对敌人估计不足,以致虽有三大神僧在场,第一批到达崂山的各路英雄,还是免不了伏尸遍野,伤亡一半以上!

这三大神僧一生行事正派,怎也料不到乔北漠会完全不讲武林规矩,不待正式约战,便即先下毒手,乱打一场。他们入山未久,乔北漠便即率领党羽,封锁了他们的退路,片刻之间!便用修罗阴煞功连伤了十六高手。三大神僧为了减少伤亡,逼得合力将他截住,一路打上山去,最后在草坪上展开恶斗。

乔北漠的修罗阴煞功已练到了第九重境界,有伤人立死之能,饶是三大神僧都练有护体神功,被他的阴寒邪气传入体内,亦是元气大伤——所以功力虽然相当,但三大神僧却一面运功疗伤,一面抵御外敌,这么一来,此消彼长,两方面才堪堪打成平手。

云重这一行人上到山上,乔北漠一眼望见了于承珠、怒气陡生,忽地一声喝道:“三大神僧,你们先歇歇吧!”长啸声中,身形飞起,左手抓着了无色禅师的禅杖,右手抓着了无我禅师的禅杖,双杖一碰,火星蓬飞,他借着双手按着禅杖的力道,身形又腾起了数丈,竟然似箭一般的向于承珠射来!无色、无我两个神僧被乔北漠用隔物传功的本领,施以最猛烈的一击,五脏六腑几乎要翻转过来,身子摇摆了几下,颓然坐下,面色如灰。三大神僧中功力最高的无相禅师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上前照料师弟,哪还顾得再去拦截乔北漠。

说时迟,那时快,乔北漠已似一只摩云巨鸟,扑到了于承珠的头顶。云重大喝一声,一掌拍出,双掌相交,乔北漠“哼”了一声,身形斜飞,落到三丈之外!云重的金刚掌力当世无匹,饶是乔北漠的内功已练到正邪合一境界,将近金刚不坏之身,被他掌力一击,攻势也不能不顿然受挫!

可是云重硬接了他的一掌,登时也觉得有如身坠冰窟,寒意直透心头,他本来想连续发出第二掌的,接了一招之后,内家真力,已是不能重行运用!

乔北漠虽然受挫,身形落地,看清楚了方向,立即又向于承珠追去,猛见一道弧形的剑光,圈上身来,原来是霍天都、凌云凤双剑齐出,拦住了他的去路!

乔北漠见霍、凌二人联剑的威力比上次又大了许多,招数更是神妙得难以捉摸,也禁不住心头一凛,当下施展绝顶神功,左手长袖一卷,右手中指一弹,冒着三分危险,硬破他们剑招,只听得“铮”的一声,霍天都的剑脊被乔北漠弹个正着,乔北漠的衣袖却裹不住凌云凤的长剑,袖管被割了下来。

霍天都的青钢剑被乔北漠弹中,登时变得有如冰柱一般,几乎不能掌握,寒气从剑柄传上掌心,霍天都禁不住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心中一怯,不自觉地退开一步,双剑相联的弧形开了一个缺口。乔北漠哈哈大笑,从缺口冲出,朗声说道:“霍天都,你的天山剑法已是大成,等下我再和你较量!”一个转身,与于承珠的距离已经不到一丈。云重、霍天都、凌云凤相继追来,但距离乔北漠最近的凌云凤也落后十丈有多。

于承珠逃入树林,使出穿花绕村身法,急切间乔北漠也没法将她捉到,乔北漠怒气冲天,大声喝道:“还我儿子的命来!”猛地一掌发出,咔嚓一声,一棵大树倒了下来,于承珠被这棵大树一拦,侧面茅草丛中,忽地窜出一人,持剑向于承珠便刺,却原来是预先埋伏在树林中的管神龙。

这时于承珠的前面有管神龙,背后有乔北漠,背腹受敌,危险万分,管神龙使出个“粘”字诀,冷不防的从茅草丛中窜出,一剑横披,正好搭着于承珠的剑脊,双剑紧粘,于承珠摆脱不开。管神龙得得大笑,本来管神龙这一剑偷袭,尽可以令于承珠受伤,但他为了要讨好乔北漠,使乔北漠能够亲手报复杀子之仇,故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毒手逞凶 神僧遭败绩 玄功解困 大侠显奇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