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

第08回 休战抱仁心 事还贡物 劫船来怪客 力拒群雄

作者:梁羽生

于承珠续念道:“幕华与弟,同心学剑,方有小成,其聪明才智,在弟之上,所虑者心似平原走马,易放难收,出山之后,重入江湖,荒废所学,悔时晚矣!”张玉虎道:“在江湖上未必就学不到上乘武功?”石惊涛道:“在江湖上不免为外物所扰,若说要独创一派,融会百家,那确是需要潜心静参的。”张玉虎道:“我看他是怕凌姐姐重入江湖,会使到两人志趣不同,以至失掉神仙伴侣。”

于承珠道:“下面的信,不必详细读了。他费了许多笔墨,说他练剑正练到紧要关头,说他非要凌姐姐回去不可,因此他要‘拜托’我给他作说客,见到凌云凤的时候,千万要劝她不可再在江湖混了。磷弟大约还不知道,凌云凤的原名叫做凌慕华,云凤这名字是她自己起的。天都的信是叫他做幕华的,我叫惯了,一时改不过口来。”沐磷道:“凌云凤这个名字也要比她原来的名字好得多,姐夫,你说是不是?”铁镜心另有所思,正在出神,被沐磷一问,怔了一怔,敷衍说道:“不错,凌云凤这名字飘逸得很,而且颇有诗意。”

于承珠笑道:“我看她这个名字是表现了自己的性格,愿作凌云一风,不作笼中鹦鹅,当初大约未想到有没有诗意的。不过,我们还是不必多谈论她的名字吧!歇了一歇,说道:“总之,这事令我很是为难,休说我直至如今还没有见过云凤,就是将来见了,也不好开口。”铁镜心道:“这是为何?”于承珠道:“你不知凌姐姐的性格,她可比我强得多了,她有她自己的主意,别人劝不来的。”沐磷道:“我说她对,每一个人都应由他自己作主,父母不该勉强儿女,丈夫也不该勉强妻子。”

于承珠道:“天都大约已搜过全岛,知道凌姐姐不在这儿,才留下此信的。”张玉虎道:“他为什么要戴上面具,怕我们认出他吗?而且为什么这样不近人情,多年不见的朋友促进汉末重实之学到察本之风的转变。著作另有《法论》、 ,也不肯留下来叙一叙旧?”于承珠道:“大约是怕沾惹尘俗,或者怕我们反而劝他留下来,做一些俗事吧?”张玉虎道:“什么俗事?”于承珠道:“在他眼中,例如劫贡物之类便是。”张玉虎哈哈大笑。于承珠正色说道:“你还好笑,我读了他的长信,的确感到他有这个意思。他以遁世的高人自许,眼中所见,就无非俗人,无非俗事了。他这次劫了浙江省的贡物,也特别声明是为了我才偶一为之的呢。”沐磷道:“你真够面子。”张玉虎有点气愤,道:“他是要我师姐替他说情,才送这份厚礼的。哼,我看这就有点庸俗,也有点自私。”

于承珠道:“总之,霍天都的心情复杂得很,把剑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怕凌姐姐重入江湖……这等等都是令他苦恼的因由。”

于承珠把霍天都这封信看完之后,在场人等,心情各个不同,铁镜心咀嚼着于承珠那两句话:“有些夫妻,天天吵架,其实却如胶似漆。有些夫妻,从不吵架,恩爱却渐渐冷淡了!”想起像霍天都这对患难夫妻,竟然也会闹出事来,心中不禁感慨万端。再想起沐燕其实也不放心他重入江湖,那么除非自己甘愿在富贵丛中老死,否则夫妻之间,只怕也会引起裂痕,石惊涛则十分羡慕霍天都能在这十数年间,练成了这等融会百家的上乘剑法,感到自己老之将至,仍然一事无成。张玉虎则在心中想道:“霍天都这样自私,活该叫他受些烦恼。”

沐磷道:“承珠姐姐,你帮不帮霍天都劝他的妻子?”于承珠向叶成林笑道:“大哥,我想等这里的事情了结之后,暂时离开你一段时间。”叶成林道:“是去找凌姐姐么?”于承珠道:“不错。谁叫咱们受了霍天都的厚礼呢?”张玉虎叫道:“师姐,你当真要替霍天都劝他的妻子么?”于承珠笑道:“我只把霍天都这番心意告诉她政治哲学流派。又因其创办《醒狮》周报,亦称“醒狮派”。 ,听与不听,那是她的事情。”

张玉虎道:“你这样做最好,否则我可劝你不要收霍天都这份礼了。”叶成林笑道:“说起来咱们可真得感激天都,要不是他及时将这份贡物送来,咱们可不知怎样向浙江巡抚交代了?”张玉虎道:“叶大哥,我给你去谈这桩生意好不好?要官军在三年之内不来侵犯你们。”叶成林道:“那敢请好,不过要他们心甘情愿,你可不许勒索他们。”张玉虎道:“这个当然。”

议计已定,众人各去安歇。张玉虎想起一事,忽然问石惊涛道:“石老前辈,你那移宫换穴的功夫可有教给谁吗?”石惊涛道:“这门功夫我自己还未练得精纯,怎能教人?你问这个做什么?”张玉虎道:“没什么,因为我听师父说起你练这门功夫,觉得新奇,故此问问。”石惊涛叹口气道:“我今年已七十有六,好几种我想练的上乘武功都还没有练成,只有期望后辈了。”

张玉虎其实是因为见龙小姐会这门功夫,怀疑她或者是从石惊涛这里学来的,故有此问。听了石惊涛的话之后,心中想道:“如此看来,龙小姐必定是与霍天都有关的了。但霍天都一来没有收女弟子体自然也”论点。有北宋司马光注本及《道藏》本等。 ,二来若是与他们有关,何至于龙小姐不知道霍天都去劫贡物,想来想去、仍然无法猜得龙小姐的来历。第二日张玉虎去向押解贡物的官员交涉,说是贡物已由叶成林追回,并愿借一面海上的金脾与一支陆上的绿林箭给他,虽然未必保得住全无风险,但却胜于请百个镖师,条件是要官军答应三年之内不来攻打。押贡物的大官是浙江巡抚的妻舅,甚有实权,考虑再三,也便答应了,立即回报,第四日便由浙江巡抚送来签订休战的文书,第五日那条贡船便从海岛出发。

铁镜心与沐磷仍照原来的计划,搭他们这条贡船北上。张玉虎知道他们这条船预定要在黄浦江边停泊,添置粮食,便也准备搭他们的船到黄浦上岸,再打算去劫江苏省的贡物,叶成林便托他在船中照料,若在黄浦海域,遇到劫船的海上同行,也好打个招呼。贡船上那两个护送的武师,屠刚和褚霸,听得叶成林这个主意,对张玉虎不肯搭他们这条船,自是求之不得。这事就是这般奇怪,他们与张玉虎,一方是保护贡物的,一方是打劫贡物的,本是如何水火,两不相容,如今却结伴同行了。

这一日叶成林夫妇等人直送到海边,临上船之前,石惊涛忽然匆匆赶来,将铁镜心拉过一边,眼中流露出无限惜别的情意。铁镜心想起往事,又是惭愧,又是感动,只听得他师父缓缓说道:“我已老了,来日无多,我这一生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人,就只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铁镜心道:“师父若有什么事情差遣,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石惊涛道:“也只是倚仗你了。你知道我挂心的是什么?我一生虽然愧无建树,但在武功上还有一点点心得,这十年来我在剑术上也有些创造增添,只是比不上霍天都那样博大精深罢了。不过,蔽帚自珍,人之常情,我这玩意,也希望有人能传之后世。海山忠厚有余,资质不足;文纨较为聪明,但她已为人妻母,而且在义军之中统率女兵,诸事操劳,也不可能专心学剑。只有你天资最好,条件最佳,我已立你做衣钵传人,自当把我身上的武功,点滴不遗的一股脑儿都传给你。”说罢,从身上拿出一本手抄的拳经剑谱,交给铁镜心,并郑重说道:“这是我一生心血之所聚,但愿你能发扬本门的武功。”铁镜心料不到师父不但不念旧过,而且竟然将他一生的武学,不传之爱女爱婿,而传给他,当真是令他感激涕零,衷心感动。当下铁镜心接过拳经剑谱,恭恭敬敬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师徒两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手。日后铁镜心参透了惊涛剑法的精髓,也成为了有数的武学大师,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且说众人上了贡船,便即扬帆出海,海中虽有风浪,但贡船有两层楼高,长十余丈任国民党革命军总政治部编审委员会主席等职。中华人民共 ,好像一条大鲸鱼一样浮游海上,甚为平稳。船中诸人要数沐磷最为高兴,天天和张玉虎凭着船舷,观赏海景,谈古论今。张玉虎却时时刻刻在想着那位龙小姐,担心自己的赌赛输了。

这一日到了黄浦江边,那时黄浦还只是一个渔港,远不若今日之繁荣,船泊江边,已是黄昏时分,张玉虎只好在船上再宿一宵,第二日再打算上岸。

这一晚张玉虎与沐磷因为分手在即,大家都不肯睡,两人倚着船楼上的栏杆,正谈得起劲,忽听得呼的一声,船身动荡。但见一条长绳,从半空中飞来。缠着桅杆,贡船因为食水甚深,抛下铁锚,泊在离岸七八丈之处。张玉虎眼光锐利,这时已看出了那茶长绳是从岸上的高处抛过来的,长绳的另一端想是安有钢爪,抓紧岸上的柳树或者其他什么,就像江湖卖艺者所走的钢索一般,俱距离如许之遥,那长绳竟是抛得准、劲、疾三者俱全,这份内家劲力可就远非江湖上卖解之流所能比拟了。

张玉虎吓了一跳,倏然间,但见一条黑影,捷似猿猴,攀着绳索1卷卷首载有列宁的《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 ,横江飞渡,转瞬之间就附着桅杆。张玉虎方自心中一动。”莫非是霍天都来了?”陡然间听得砰砰两声,两个巡值的武师还未曾叫得出来,就倒在地上,颈骨都折断了。

沐磷惊得呆了,就在这一瞬间,两个黑忽忽的东西,突然从桅杆上向他们掷来,张玉虎将沐磷一推,转身便是一掌,掷来的两个拳头般大的铁胆,劲力奇大,震得张玉虎胳膊酸麻,竟然接它不住,轰隆两声巨响,铁胆将船板打穿了两个洞!

张玉虎大怒,奋起神力,“咔嚓”一掌,将那三丈多高的桅杆击折,那条黑影一声怪笑,手举独脚铜人,向着张玉虎迎头便砸!

猛听得一声大喝,在船上巡值的屠刚距离得近,抢先来到,日月双轮一举,想趁着那人身子悬空证法的核心”。论述了认识的辩证法,“辩证法也就是马克思 ,便将他击倒。双方兵器一接,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慾聋,屠刚左手的日轮脱手飞去,丢下江心,右手的月轮,也给他的铜人打得扁如铁饼,屠刚给震得蹬蹬蹬连退几步,“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张玉虎大怒,喝道:“你没瞧见桅杆上的飞虎旗吗?”月光之下,只见那人虬须如朝,冷冷说道:“什么飞虎旗?皇帝的龙旗也吓我不倒,管你什么飞虎旗!”张玉虎忍着气问道:“你是哪条线上的朋友?可是冲着船上的贡物来么?”那虬须汉子道:“小朋友,你猜得半点不错,瞧你能够接我两个铁胆的份上,饶你不死,快叫船上的人将贡物搬出来!”张玉虎道:“好,飞虎旗你不认得,叶大哥这面金牌你总认得吧?”那虬须大汉冷眼一瞧,哈哈大笑道:“什么叶大哥?是叶成林吗?”张玉虎怒道:“东海十三岛的岛主叶成林的龙头金牌你认得了?”那虬须汉子冷笑道:“叶成林是什么东西?你居然拿他的金牌来恐吓我?哼,哼,我本来想饶你一命,现在你可休想活了。”怪笑未停,铜人便已拦腰扫到!

张玉虎使出“穿花绕树”的身法,反身一跃堪堪避开,虬须大双将铜人一送,只打得船栏折断,木片纷飞,威势猛烈之极,张玉虎大为诧异,心中想道:“若然他是金刀寨主邀请来劫贡物的陆上英雄,却无不识我的飞虎旗之理;若然他是黄海的海盗,也断无不识叶大哥那威镇四海的龙头金牌之理。看这情形,又是另一路要劫贡物的独行大盗了。一个龙小姐已经难于对付,想不到中途又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心念未已,那虬须大汉一招“五岳开山”,铜人起处,挟着一股强风,当胸猛砸。张玉虎大怒,反转刀背,用了一招“横江截斗”。但听得嗖的一声,火花四溅,那大汉神力惊人,要不是张玉虎收势得快,宝刀几乎给他磕飞。张玉虎大吃一惊,要知张玉虎从黑白摩诃学过罗汉五行神拳,内力练得十分沉厚,出道以来,从无敌手,料不到而今,给这虬须大汉比了下去!那大汉见他小小年纪,居然能硬接铜人,心中也是好生诧异。他攻势一发,难以自休,铜人横冲直扫,船上的东西,碰着的无不碎裂,把沐磷看得心惊胞战,大声呼援。

幸而张玉虎所学的武功甚杂;一见不能力敌,便行智取,一面使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休战抱仁心 事还贡物 劫船来怪客 力拒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联剑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