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13回 良友相逢徒怅怅 夫妻离散恨绵绵

作者:梁羽生

李思南未曾回答,杨婉已先说道:“咱们都是给大汗办事的,理应彼此帮忙。将军,你说这样的话,那是太见外了。”

李思南其实已是急着要去救援孟明霞的了,只是怕杨婉多心而已,听了杨婉这么说,马上顺水推舟地说道:“是呀,大家都是自己人,何须说到酬劳二字?你叫我们去分享功劳,我们倒不好意思去了。”

蒙古武土哈哈笑道:“难得两位如此高兴,我倒是说错话了。好,这就去吧。”

且说屠凤、孟明霞二人正在吃紧,忽见新来的这队敌人之中,竟有李思南和杨婉在内,都是大为惊诧。尤其是孟明霞,她以为是见不到李思南的了个常数,初步创立了“运动量守恒”定律,研究了惯性定律 ,想不到李思南突如其来,孟明霞不由得惴惴不安,暗自寻思:“难道李思南当真已经变节,他说给龙刚听的那些话,只是想哄骗我们的么?与他同来的这个女子想必就是凤姐说的那个杨婉了,且看他们怎样?”

此时,这一队人已经纷纷跳下坐骑,跑上山坡,准备活捉屠、孟二女。那红衣喇嘛亦已看见了李恩南了。

这红衣喇嘛正是和荣彩及那西夏汉子一同去搜索磨房的那个喇嘛。昨晚那一位他的两个同伴都给杀死,他自己也给李思南刺伤,侥幸逃了出来,后来才碰上淳于膑的。

红衣喇嘛一眼瞥见李思南,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连忙叫道:“你们中间有姦细,有姦细!”

那蒙古武士了莫名其妙,叫道:“什么?你说谁是——”他还不怎么相信,正要查问,“姦细”二字尚未说出口来,陡然只觉后心一凉,李思南已是到了他的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一剑从他后心刺入,前心穿出!与此同时,杨婉也飞快地动手,她的剑法比李思南更狠更准,唰唰两剑,刺伤了两个西夏武士的关节要害,那两个汉子骨碌碌地滚下了山坡。

李思南抽出宝剑,喝道:“我是大汉男儿,岂能力虎作怅?说给你听,也好叫你死得明白!”那蒙古武士双眼翻白,大叫一声,气绝而亡。

这一队人之中,以那蒙古武士本领最强,其次就是那两个西夏武士,这三个人一死两伤,另外四个人慌不迭地逃跑。

杨婉叫道:“屠姐姐不要着慌,我来帮你!”原来她是有心让李思南去助孟明霞,故而自己抢先来加入屠凤这边。

淳于膑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反手一剑,荡开杨婉的剑招。屠凤腾出手来,倒纵三步,喝一声:“打!”三支毒龙镖,闪电般射出。

三支飞镖打出,变化各个不同。

使青铜棒的那个汉子,气力颇大,跳跃的功夫却是不甚灵活。他把青铜棒一挡,没有挡着。待要转身闪避,哪里还来得及,只觉胁下一麻,腰部已是着了飞镖,晃了两晃,登时就倒下去了。”

使月牙弯刀的那个汉子,刀法使得泼风也似,霍地一个“凤点头”,长刀一举,一招“举火燎天”,“呜”的一声,把飞镖打落。但虽然打落,只因劲力较弱,那支飞镖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擦过。那汉子闻得一股淡淡的腥味,骇然叫道:“毒龙膘!”

屠凤笑道:“不错,你倒识货!”第三支镖早已出手,直取淳于膑的咽喉。淳于膑好生了得,左手钩一拉,右手钩一铛,这支飞镖登时改了方向,向杨婉飞去。

杨婉运剑一挑,飞镖方向再转,使月牙弯刀的那个汉子惊魂未定,飞镖又射到了他的面门,这次他可闪躲不开了,“卜”的一声,飞镖插到了他的肩头,“毒龙镖”见血封喉,这汉子喉头咯咯作响,还未叫得出声,已是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淳于膑双钩飞舞,护着全身,叫道:“缠着她,不能让她放暗器!”淳于膑这边还有六七个人,从帐篷里都跳出来,袖箭、飞蝗石、铁盔桑……各种暗器纷飞,冰雹般的向屠凤射去,屠凤挥剑遮拦,偷空发出毒龙镖还击。

双方以暗器交锋,屠凤身法轻灵,剑法精妙,冰雹般的暗器连她的衣角都沾不着,对方又给她的毒龙镖杀了两个。可是余下的五个人毕竟是攻到了她的身旁,一到近身搏斗,屠凤的暗器已是不能再发。

杨婉替屠凤解围之际,李思南亦已到了孟明霞这边。围攻孟明霞的共是三人:红衣喇嘛、一个使大所刀的汉子、和一个使长矛的蒙古武士,前者是淳于膑邀来的黑道人物,后者是木华黎手下“神翼营”的头目,武功都很不弱。

李思南来得正是及时,唰的一剑,拨开了那武士的长矛,迅即剑锋一转,攻得那使大刀的汉子连忙救招。孟明霞所受的压力大大减轻,精神陡振,运剑如风,敌住了红衣喇嘛的九环锡杖。

李思南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和那使大刀的汉子过了一招,已知他的下盘功夫甚为坚固,必须用“以巧降力”的打法方能胜他。当了不容他再抢攻势,立即斜身上步,右手举剑先荡开蒙古武士的长矛,左掌从剑底穿出,向那使大刀的汉子腕下一撩,使刀的汉子怒道:“小子胆敢欺我。”长刀斜劈下来。李思南身躯一矮,说时迟,那时快,剑柄已是撞开他的长刀,那汉子腰胁一麻,给李思南点中了穴道。

使长矛的蒙古武士正自向李思南刺来,李思南轻轻一闪,闪到了使大刀的汉子背后。这汉子给李思南点着了穴道,浑身麻木,不能动弹,但却还未曾倒下。就似着了定身法似的,恰恰给李思南拿来当作盾牌。

蒙古武土不知他已着了道儿,待到长矛刺出,见他动也不动,方始发觉有异。他们二人的招数本来是互相配合的。蒙古武士正面刺扎,这汉子就该侧身斜劈,与他配合,来攻敌人的。

蒙古武士大吃一惊,缩手不及,长矛一挑,登时把自己的同伴像稻草人似的挑上了半空。蒙古武士目瞪口呆,又惊又怒,迫切间还未曾骂得出声,李思南已是唰的一剑,刺入了他的小腹。李恩南喝道:“你们到黄泉路上作伴去吧!”抽出剑来,这个蒙古武士也就应声倒地了。

红衣喇嘛见李思南来到,胆气已怯,此时他的两个助手又已给李思南所杀,红衣喇嘛更是心慌,这刹那间不由得杖法大乱。孟明霞乘势疾攻,剑气如虹,一招“玉女投梭”,剑光闪处,血光飞溅,红衣喇嘛的右肩已是给她划开了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

红衣喇嘛一声怒吼,回身便逃。李思南喝道:“往哪里跑?”红衣喇嘛一抖九环锡枚,枚上的九个铜环都飞了起来,向李、孟二人打去。原来他的铜环不但可以扰人心神,危急之时,还可以当作暗器的。

李、孟二人双剑合壁,剑光四展,合成了一道圆弧。只听得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九个铜环尽都打落,有的还给劈成两半!发出异常的音响。

孟明霞道:“扫荡残敌要紧,请你去助屠凤!”口中说着,身形已是朝着杨婉奔去,原来孟明霞想和杨婉结交,因此要趁这个机会与杨婉并肩御敌。

那五个围攻屠凤的汉子见大势已去,无心恋战,不待李思南杀来,便即一哄而散,屠凤不理他们,却向那红衣喇嘛追去!李思南恐她有失,跟上去给她压阵。

屠凤问道:“这喇嘛可是昨晚和那荣彩一道,要来捉拿我的二师哥的?”李思南道:“不错。他已经着了孟女侠一剑了。”屠凤银牙一咬,说道:“不能放过了他!”

此时那红衣喇嘛刚刚抢了一匹坐骑,跨上马背。屠凤把手一扬,发出了连环毒镖。红衣喇嘛一臂受伤,挥杖不灵,只打落了一支毒龙镖,第二支毒龙镖射着了他的后心,毒龙镖见血封喉,红衣喇嘛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发出了一声裂心肺的呼叫,就倒在血泊之中不会动了。

杨婉独战淳于膑正感不支,孟明霞来到,一照面便下杀手!

淳于膑反手一钩,钩尖对着孟明霞的虎口。这一招攻敌之所必救,本来是反守为攻的上乘招数,可惜淳于膑要对付的不单是一个孟明霞,在他前面还有一个杨婉也没闲着。杨婉趁这机会,唰的一剑指到了他的背心。淳于膑背腹受敌,难于兼顾,只好先解杨婉这一招足以取他性命的剑招。孟明霞何等矫捷,剑锋一转,倏的一个“斜切藕”的招式斜削下来,登时在淳于膑的左臂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要不是他倒纵得快,这条臂膊险些就要给孟明霞硬生生的切断。

屠凤喝道:“把性命留下来!”她恨极了淳于膑,一扬手竟是三支毒镖连环发出,淳于膑委实了得,一臂受伤,只是单钩一拨,只听得铛铛声响,两支飞镖给他打了回来,和第三支飞镖一撞,三支青龙镖都落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淳于膑早已跨上了马背,绝尘而去。他这匹坐骑乃是千中选一的国外良驹,不在明慧公主送给李思南的那匹名马之下。

屠凤叹了一声“可惜”,把毒龙镖拾回暗器囊中,上前待与他们招呼,只见孟明霞已经湘杨婉搭话了。

孟明霞落落大方地笑道:“这位想必是杨姐姐了?屠姐姐回来和我说起,我正在遗憾恐怕见不到杨姐姐,谁知你们就来了。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们啦。”

杨婉说道:“这是应该的,孟女侠于南哥有救命之恩,我们得知消息,岂能不来报答?说真个的,我也很想见孟姐姐呢。”杨婉当然不好意思说出她是李思南的未婚妻的身份,但在言语之间,已是隐隐约约地透露出来。一句亲亲热热的“南哥”,就足以表明了她和李思南的关系是与众不同了。

李思南倒是有点感到尴尬,但好在孟明霞落落大方,李思南受了她的影响,神态这才恢复自然。当下李思南上前与孟明霞重新见过礼,谢过了她当日相救之恩。

孟明霞问了他在蒙古的遭遇,李思南据实回答,最后说道:“家父不幸遭姦人陷害,多亏婉妹救护,我们父子才能见上一面。”孟明霞听了这话,心中更是了然,情知他们的关系决不只是止于“兄妹”。

孟明霞心内微酸,却也暗暗地为他们欢喜,想道:“这们位姑娘出自名门,又是才貌双全。她和思南相配,正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佳偶。”

屠凤心直口快,笑道:“李公子,我今日请你你不来,我还只当你没有良心呢。如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李思南、杨婉与孟明霞都不禁面上一红。孟明霞嗔道:“屠姐姐,你怎么胡乱说话,也不怕客人见怪。”

杨婉不想局面尴尬,笑道:“我们可不是什么客人。孟姐姐,我和你虽然初次见面,但南哥和你却是早已相识的了,所以,我对姐姐也有一见如故之感呢。”这几句话说得很得体,但话中的醋味,却也隐隐嗅得出来。孟明霞听了,不觉暗暗皱眉,心里想道:“这位杨姑娘样样都好,可惜却是有点小心眼儿。”

忽听得草丛中有呻吟之声,原来有个西夏武士受了剑伤,人还未死,正在那里挣扎。屠凤心中一动,说道:“我正要找个活口审问。好,你们谈吧,我去料理这厮。”

屠凤把这武士拖了出来,给他敷上了金创葯,说道:“有件事情我要问你,你说实话!”这武士得她敷上了金创葯,疼痛减了许多,以为可以活命,大喜过望,说道:“姑娘请问,但有所知,定当奉告。”

屠凤说道:“这红衣喇嘛昨晚和一个汉人名叫荣彩的同在一起,你知道吗?”那西夏武土一道:“知道。”屠凤道:“这个荣彩的师父名叫阳天雷,你知道吗?”西夏武土道:“阳天雷是金国的大内高手,我们虽然僻处西夏,也是久闻其名的了。”

屠凤道:“我要问你的就正是这件事情。蒙古与金国正在交战,阳天雷既然是金国的大内高手,何以他的弟子却和蒙古的喇嘛一同办案。”

西夏武土低声说道:“姑娘,幸亏你问着了我,这是一个外人绝不知道的机密!”屠凤又给他敷上一把金创葯,笑道:“你可以告诉我吗?”

西夏武土道:“姑娘待我这样好,我岂敢隐瞒。阳天雷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如今蒙古势大,阳天雷早已和哲别暗中有了往来,准备待到蒙古兵临城下之时,他就要在金京作内应的了。”

屠凤道:“原来如此。但你也是跟他们一伙的,你是不是也准备在西夏作蒙古的内应呢?”

西夏武士满面通红,讷讷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我在西夏出不了头,这、这也是不得已的事。”

李思南心中一动,说道:“蒙古的大军听说要移帅向西,先打贵国,这是真的吧?”西夏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良友相逢徒怅怅 夫妻离散恨绵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