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15回 木兰敢共胡骑去 崔护空寻故侣来

作者:梁羽生

这只猫想是闻到鱼肉的香味,来到了杨婉的房间,但见有人,却又不敢跳上桌子,于是对着杨婉,眯眯地叫。

杨婉忽地灵机一动,心道:“我何不将这只小猫试试,倘若真是*葯,那也不会毒死了它。”于是夹了一块鱼肉,蘸了地上未干的残酒,说道:“别吵,别吵,我喂你吃个饱,吃饱了好好睡一觉。”

哪知这只猫只吃了一小块鱼肉,距离吃饱还差得远,忽地就口吐白沫,闭上眼睛,果然就晕了过去了。

杨婉吓得冷汗直流,呆了半晌,蓦地跳了起来,叫道:“果然杜雄在这酒中下了*葯。”

这刹那间,杨婉又是吃惊,又是愤怒,而更令她感到难受的是人心难测的悲哀。一个她认为是正人君子的人,原来竟是如此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杨婉只觉一阵阵冷意直透心头。

杨婉蓦地想道:“那人指斥杜雄说谎,又提起南哥的名字,想必一定是有关于南哥的消息要告诉我!对,我非找着他不可!还有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也非找他算帐不可!”

客店主人闻声赶至,刚好见到杨婉像大鸟一般从窗口“飞”出去,吓得他目瞪口呆,暗自想道:“想不到竟是个女飞贼,幸好我已收了他们的双倍房钱。”

杨婉不知石璞逃向何方,出了小镇,先向东面寻找,恰恰走了个相反的方向。

且说屠龙追上了石璞,一抖手就是一支毒龙镖径射过去,石璞反剑一拍,“铛”的一声,毒龙镖几乎是擦着他的额角飞过。屠龙的腕力甚强,石璞只能稍稍拨歪他的飞镖,却不能将它打落。

石璞深知毒龙镖的厉害,不敢让他再发,既然是跑不脱,只好主动采取攻势来制止他。当下石璞一咬牙根,猛扑上去,喝道:“你害死了二师哥还要害我,你我同门之义已绝,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看剑!”

屠龙冷笑道:“你受我家传艺的恩德,不思报答,反而勾引我的妹妹,误了她大好婚姻,我才不肯饶你呢!好!你要拼命,那就来吧,但只怕你纵然是要与我拼命,也还差太远!”

屠龙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一口青钢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间,已是向石璞攻出了连环十八剑,剑剑都是指向石璞的要害穴道。

幸亏石璞深诸本门剑法,这才能够勉强抵挡,但屠龙的功力远胜于他,临敌的经验更是比他丰富,石璞使出浑身本领,兀是无法反扑。五十招过后,石璞险象环生,整个身形已在屠龙剑光笼罩之下。

石璞眼看支持不住,正要施展一招两败俱伤的剑法,忽听得有人叫道:“咦,那不是石璞吧?石璞,你怎么和大师兄打起来了?”石璞一看,喜出望外。原来飞奔而来的这个人是宋铁轮。在山寨的七八个大头目之中,石璞和他相交最厚,而且在不到一个月之前,他们还曾经在蝴蝶谷的附近见过面,屠龙杀害龙刚之事,他也是已经知道的了。

石璞连忙叫道:“宋大哥,你来评评这个道理。他刚才迷姦一个有夫之妇,给我撞破,他就要杀我!”

屠龙喝道:“胡说八道。我惩治他是因为他犯了门规!”

石璞冷笑道:“我犯了什么规?你才真正是本门的叛徒呢!你谋害了二师哥,又勾结外人,逼嫁师妹……”

屠龙大怒道:“你有什么凭据,敢说我是谋杀龙刚?爹爹已死,如今我就是山寨之主,你对我不敬,我就可以把你处死!”一口剑盘旋飞舞,着着进逼,攻得越发凶狠。

宋铁轮一看不妙,连忙把日月双轮架住屠龙的长剑,叫道:“少寨主,有话好说。别伤了师兄弟的和气。”

屠龙怒道:“宋铁轮,你是要帮这小子和我作对么?”

宋铁轮本来是个嫉恶如仇的汉子,但因一来屠龙毕竟还是少寨主的身份,在未曾将他的罪恶揭露,未曾经过众议将他声讨之前,宋铁轮不便以下犯上;二来宋铁轮深知屠龙的本领,他和石璞联手,只怕也还是打不过屠龙。屠龙若是发起狠来,石璞固然是性命难保,连宋铁轮只怕也要给他杀了灭口。

宋铁轮忍住了气,说道:“少寨主,我是帮理不帮亲。你们先住了手,待我去查明此事,倘若石璞对你的指控乃是谎言,那时就是你肯饶他,我也不肯放过他的!”宋铁轮当然知道曲在屠龙,他说这话,不过是给屠龙找个台阶让他自己下来罢了。要知查明真相,总得费一些时候,屠龙心虚胆怯,自会一走了之。

岂知屠龙虽然是心虚胆怯,却也不肯一走了之。石璞不揭破他的罪恶犹可,如今他已知道石璞洞悉他的罪行,焉能还容得石璞活在世上?

屠龙踌躇片刻,终于是“杀人灭口”的念头占了上风,当下猛的一剑,推开了宋铁轮的日月双轮,喝道:“宋头领,此事与你无关。我是以掌门师兄的身份清理门户,你大可不必多管闲事!”

屠龙一来是怕夜长梦多,二来因为宋铁轮是他父亲生前最得力的手下,屠龙对他还多少有点顾忌,这才把宋铁轮撇开,而只是声言要对付石璞的。

宋铁轮只退了一步,屠龙一剑刺出,他立即又跳上来,挡着石璞,叫道:“且慢!”

屠龙按剑斥道:“宋头领,你是有意和我过不去么?我已经告诉了你,这事不必你来多管!”

宋铁轮淡淡说道:“不错,这是你本门之事,我管不着。但却有一个人却管得着!”

屠龙喝道:“谁?”

宋铁轮道:“你的妹妹凤姑娘。她正要找寻石璞,也曾吩咐过找,叫找帮她留心。如今你们闹成这个样子,我受了令妹之托,似乎也个能不管一管了!”

屠龙吃了一惊,说道:“这丫头现在哪儿?”

宋铁轮先不答话,忽地把手一扬,一枝蛇焰箭射上天空,说道:“你等会儿。她就来到!”

屠龙怒道:“我正要管教她呢,她倒想来管我了?”

宋铁轮道:“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便多嘴。不过,你就是要惩治石璞,也不差这一会儿。待令妹来了,你们说个清楚,再惩治也还不迟,免得伤了兄妹的和气。”

屠龙冷笑说道:“这丫头眼里只有一个石璞,哪里还有我这个哥哥。哼,我偏不能叫她如愿,宋铁轮,你既然知道这是我们的家事,那你就别挡在中间。”言下之意,实是想趁屠凤未到之前,先杀了石璞。

宋轶轮道:“我受了风姑娘之托,必须让石璞见她一面。你要杀他,等你妹妹来了再说。”言下之意,屠龙若想现在动手,他只有和石璞联手应付。

屠龙并非怕他妹妹,只因他如今只是单身一人,倘若屠凤来到,屠凤的本领不过比他稍逊一筹,加上一个石璞,他是必败无疑。即使屠凤未到,石璞和宋铁轮联手,他也不易取胜;他刚才声势汹汹,其实就是想探探宋铁轮的口风。宋铁轮坚决的表示了态度,他就不能不多加考虑了。

屠龙心想:“宋铁轮帮定了这小子,我要杀他,至少也得在百招开外。凤丫头一到,只似反而是我跑不掉。”

屠龙想至此处,不由得胆怯起来,当下虚张声势,“哼”了一声,说道:“我不耐烦等她。她来了,你叫她和石璞到镇上最大的那家客店找我。”

宋铁轮忍着了笑,故意大声叫道:“凤姑娘就要来了,嗯。我好像已经听得马蹄的响声啦!你何不多等会儿?”屠龙一股劲儿地飞跑,装作没有听见宋铁轮的话。

待到看不见屠龙的背影,宋铁轮这才哈哈地笑出声来。

石璞正自望眼慾穿,心中想道:“师妹怎么还不前来?”忽地听得宋铁轮的笑声,不觉一楞,随即恍然大悟,说道:“宋大哥,敢情你是骗他的么?”

宋铁轮笑道:“不错。若不是我谎说你的师妹就要到来,焉能吓得他走?”

石璞好生失望,宋铁轮道:“但你的师妹托我找你,这却是真的。她的确是非常惦记你呢!”

石璞道:“你见到了屠凤?”

宋铁轮道:“我和你分手之后的第五天,就在白狼河畔追上了她们,她是和孟大侠的女儿孟明霞同在一起的。我把你的消息告诉她,她很欢喜。不过,她因为要和孟明霞赶着回去,听说是准备请孟大侠来为你的师父报仇。所以她只有托我单独回来找你。”

石璞又是欢喜,又是失望。欢喜的是得到了屠凤确切的消息,失望的是她没有来。石璞叹了口气说道:“师妹未来不打紧,只是我怕屠龙回去不肯放过那似姑娘,咱们两人没有师妹帮忙。也是无法救她。”

宋铁轮道:“你说这位姑娘是你一位好朋友的未婚妻子,这托人是谁?”

石璞道:“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位李思南。”

宋铁轮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李思南,这就不必担忧了。”

石璞诧道:“为什么?”

宋铁轮道:“他的未婚妻子名叫杨婉,曾经和我交过手的,剑法很是精妙。屠龙的本领或会更比她高明一些,但也不容易胜得她的。何况,你一拆穿了屠龙的骗局,她还不会逃走?”

石璞放了一点心,说道:“虽然如此,咱们还是找着她的好。李思南有恩于我,我还未得机会报答他呢。”

宋铁轮道:“好吧,咱们这就回去,见机而行。”

路上石璞问道:“你怎么会同李思南夫妻打起来的。”

宋铁轮道:“说来惭愧,我误会他的父亲是投靠鞑子的姦贼,谁知那个姦贼却是一个冒名的小人,这事的真相,我还是见到你的师妹之后,方才完全明白的。”

石璞道:“不错,李思南曾经和我说过,他在蝴蝶谷见过我的师妹。那么那位杨姑娘想必也是和她相识的了?”

宋铁轮笑道:“当然相识。她和孟女侠听到了杨婉已死的消息,还曾哭了一场呢。怎么你传的这个消息乃是假的。”

石璞笑道:“那位杨姑娘正是无处可以安身,咱们找到她,就请她到山寨去,好叫师妹欢喜。”

石璞哪里知道,杨婉此时也正在找他。

且说杨婉怀着满腔怒火,一心要找屠龙算帐,出了客店!便即施展轻功。一口气跑了十几里路,既未发现屠龙,也未发现那个卖刀的汉子!

杨婉心想:“莫非他们走的不是这一条路?”杨婉跑了十几里路,香汗淋漓,脸士敷的粉给汗水溶化,湿腻腻的觉得不大舒服,便掏出一条手帖,揩抹汗水,准备歇息会儿,再往西面寻找。

这晚月色很好,手帕上绣着的一对色彩明艳的鸳鸯映入了杨婉的眼帘。杨婉怔了一怔,想了起来,原来这条手帕正是卡洛丝与她分手之时,送给她做纪念的那条手帖。她一直贴身收藏,在路上舍不得使用,此时却于无意中掏了出来。

杨婉对着这条手帕,不禁生出许多感触。她想起了她当时被卡洛丝的歌声所吸引,追纵前往,发现卡洛丝被西夏武士所俘,她和李思南一起将卡洛丝救出虎口的往事。如今却只剩下她形单影只,对月怀人。她又想起卡洛丝千里迢迢随她的情郎之事,那样痴心的女子,实是世间罕见。同病相怜,杨婉不禁肝肠寸断,暗自想道:“卡洛丝回家等待,或者还有等得着她的情郎回来的一日,我却是只怕今生今世,再也见不着南哥了。”

泪光中忽地闪出一丝希望的光芒,杨婉想起了那个宝刀汉子说了一半便给屠龙打断的说话:“杨姑娘,你别听他的谎话,李思南他、他——”“他怎么样呢?”

杨婉仔细推敲,那人已经揭破了他给我喝的乃是毒酒,那么他所指的“谎话”必定是另外一桩事情。他在说了这句话之后,跟着便提到南哥的名字,想来是应该和南哥有关的了。嗯,莫非南哥还在人间。杜雄这贼子说他死了,其实是骗我的!”

杨婉抓着了这一线希望,恨不得马上找着那个卖刀的汉子,向他问个水落石出,当下她随手将那条手帕系在腰上,便往西走。

刚走得不远,忽听得树林里似有马蹄驰骤的声响,还未怎么听得清楚。杨婉心想:“这么晚了,什么人在赶路呢?赶路何以又舍大路不走了?”

杨婉起了疑团,推想多半是江湖人物,可能有那个卖刀的汉子在内。杨婉也知道这个希望甚是渺茫,但她怕万一错过,终生遗憾,于是便悄悄地走入林中,偷看来的是谁。

那队人马来得快极,杨婉一入林中,已听出有十数骑之多,杨婉吃了一惊,慌忙躲到一块大石后面,可是月光已把她的影子投射在地上,恰好那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木兰敢共胡骑去 崔护空寻故侣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