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17回 虎怅有心留侠女 羁图未遂殒天骄

作者:梁羽生

明慧公主又惊又喜,紧握着杨婉的手说道:“果然是你!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杨婉说道:“实不相瞒,刺客就是我,如今我落在公主手中,但凭公主处置。”

明慧公主笑道:“你还记得吗?我曾经邀请你来和林与我作伴的,那时你不肯应允。想不到今晚你不请自来,我是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会伤害你?你放心好了!”

杨婉还了一礼,说道:“多谢公主仁慈,我愿意为奴为婢,服侍公主。”

明慧公主道:“好姐姐,别说这样的话。咱们总算是‘安答’了,我怎能令你受到委屈?你留在我这儿,把我当作姐妹如何?”

杨婉道:“公主金枝玉叶,我高攀不起。”

明慧公主苦笑道:“我是诚意和你结交的,你不肯应承,那就是看我不起了。”

杨婉这次迫于无奈,在明慧公主面前露出原来身份,心中其实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如今看见明慧公主的确似是具有诚意,心上的一块石头才落地,心里想道:“阿盖虽然处处照顾我,但我一个单身女子,混在男人堆里,总是不便。”当下说道:“多谢公主厚意,在我无路可投之际,让我托庇帐下。但姐妹相称,我却是不敢当的。而且别人听见了,也会引起闲话。”

明慧公主想了一想,说道:“那就名义上委屈你作我的侍女,私底下咱们还是姐妹相称,你不必再客气了。”说罢,和杨婉并肩一站,笑道:“咱们的身材倒差不多,你换上我的衣裳试试。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

杨婉换了衣裳,揭开珠帘,只见明慧公主在帐中徘徊顾影,若有所思,杨婉心里暗笑:“想来她还是忘不了南哥。”

果然便听得明慧公主问道:“杨姐姐,你不是和李思南在一起的吗?他却又到哪里去了?”

杨婉道:“我也正在找他。”当下将与李思南失散的经过,以及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怅然说道:“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但有一点你可以放心,你听到的那个消息绝对是个谣言,哲别我见过了,他根本没有找着李思南,射死李思南的事,当然更是子虚乌有了。”

本来阿盖也曾对杨婉说过李思南没有被捕,不过阿盖只是据理推测,如今从明慧公主口中说出,却是最有力的证据。杨婉心中无限欢喜,想道:“只要南哥还在人间,我再受多此苦,那也算不了什么。”

明慧公主道:“你一个孤身女子,混入百万军中,行刺仇人,勇气实是令人敬佩。但这也未免太冒险了!”

杨婉道:“余一中这厮丧尽天良,他不但是陷害李思南爹爹的仇人,也是杀害我哥哥的凶手。我们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晚我决意行刺他的时候,已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也就算不得什么冒险不冒险了!”明慧公主道:“那么你还想不想报仇?”

杨婉咬牙道:“但教三寸气在,迟早也要报仇。”

明慧公主笑道:“但我可不想你拿性命去换取仇人的首级,这事你交给我吧,早则十天,迟则半月,我把余一中的首级奉送给你!”

杨婉半信半疑,说道:“可是他是副元帅呢!”心想明慧公主虽然是个主子,但要杀军中的大将,恐怕也没有这祥的权力吧?

明慧公主笑道:“他这个副元帅是我爹爹给他的,我爹爹可以让他做官,也就可以杀他。我爹爹就要来了,到时我就拆穿余一中冒名顶替的事情,看我爹爹能不能容他?”

杨婉想道:“她是成吉思汗最宠爱的小女儿,她若是在父亲面前执意要杀余一中的话,总会有七八分把握。这样,我虽然不能手刃仇人,也总算是报仇了。”于是双膝屈下,说道:“公主这样为我尽心尽力,我真不知如何才能报答你的大恩?”

明慧公主把她扶起,笑道:“你又来了,你我既然是以姐妹相称,你的事情不也就是我的事情吗?何况现在尚未成事,待割取了余一中的首级,你再向我道谢也还不迟。”

第二天,果然就有了快马传来的消息,说是成吉思汗“御驾亲征”,带领了“神翼营”从西夏出发,七日之内,就将到达。

镇国王子和余一中搜寻不到刺客,当然是又惊又怒,但也无可奈何。搜查刺客虽然紧要,可成吉思汗要来“御驾亲征”的事情更为紧要,成吉思汗派来的使者已经传达了他的意旨,他希望在他来到之时,能够立马在六盘山上。换句话说,就是要他们在七天之内,一定要攻下六盘山了。

镇国王子和余一中只好把搜查刺客的事暂已搁过一边,加紧进行攻占六盘山的军事计划。当然他们为了提防刺客再来,防卫也是加强了。

六盘山的金国守军已被踞困多,粮食未竭,但水源切断,比缺粮还更难挨。在蒙古兵猛攻之下,金军的副将杀了主帅胡沙虎,终于在第五天就宣告了投降。

攻占了六盘山的第二天,明慧公主正在帐中和杨婉闲聊,忽有女兵进来报道:成吉思汗已经来到,比她们预料的来早了一天。

明慧公主大喜道:“大汗现在何处?女兵道:“元帅到六盘山去了。”明慧公主叹道:“爹爹总是记挂着打仗的事情,难得一叙天论之乐。”当下便叫女兵备马,回过头来对杨婉说道:“你在帐中静候好音,我这次见了爹爹,一定要把余一中的事情和盘托出。”

且说成吉思汗从西夏匆匆赶来,听说六盘山已经攻下,十分高兴,人未离鞑,顾不得疲劳,便带了一面军旗,在镇国王子陪同之下策马登山,他要亲手把第一面军旗插在六盘山顶。

诸将迎合成吉思汗好大喜功的心理,谁都不敢越过他的前面,山上被俘的金国官兵,早已押至山下,空出了地方,以供成吉思汗驰骋。镇国王子不即不离的跟在后面,遥为保护,山上并无敌人,自是不忧有人行刺。

成吉思汗上到半山,豪兴大发,哈哈笑道:“胡沙虎是金国的第一员战将,六盘山的雄关是金国最险要的门户,如今胡沙虎已死,金国的门户也已被我们打开,中原的锦绣河山,看来是唾手可得了!”

诸将为了凑兴,齐声唱起颂歌和战歌:

“我的万众圣主——

成吉思汗:

上天赐给你超人的力气,

百步穿杨的箭,

使逃逸的百姓,屈服投降;

百发百中的箭,

使溃逃的叛众,缴枪投降。

说到的地方就到,

去把坚石粉碎,

说攻的地方就攻。

占把硬岩捣毁;

凸苛山努开,

把深水断涸,

这样勇敢的杀敌。”

镇国王子乘机拍马,说道:“岂只中原的锦绣河山,有大汗率领我们,全世界都要变成咱们蒙古人的牧场了。”

成台思汗得意非凡,策马扬鞭,哈哈大笑。

不料战歌斥终,笑声未歇,成台思汗的战马,突然巧尖前跟,把成吉思汗掉了下来,连日霖雨,山路湿滑,成台思计毕竟是个将近七十岁的老人了,摔倒之后,竟然爬不起来,骨碌碌地直滚下去。

说什么“超人的力气”,说什么“全能的圣主”,“颂歌”和“战歌”在此时响彻云霄,恰好变成了对成吉思汗的讽刺!

镇国王子慌忙把他扶起,可怜成右思汗已血染征袍,说不出话!

明慧公主此时正在半山坡,看见成吉思汗摔下马,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赶来,叫士兵立即在坡上搭起篷帐,把父亲扶入帐中休息。不久,御医亦已赶到,替成吉思汗驳好断骨,敷了上好的金创葯。

成吉思汗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爱女在地面前,成吉思汗微笑道:“吓坏你了吧?”明慧公主道:“爹爹,你怎么了?”成吉思汗道:“我受命于天,要做天下万国的大汗,天下未曾征服!我怎能死掉。”说罢哈哈大芙,不料这一笑牵动了创伤,伤口复裂,把成吉思汗痛得死去活来。成大思汗强忍着痛,也终于也再能不喟然叹道:“我究竟是老了。”——明慧公主道:“爹,你要好好歇一会儿吧?”此时帐中挤满了人,后面的人看不见成走思汗,纷纷探问伤势,成吉思汗皱起眉头,说道:“我还没有死呢,你们在这里吵什么,都给我滚出去!”

明慧公主好言道:“大汗要清清静静地歇一会,这里有我服侍就够了。你们明天再来吧。”

诸将陆续退出,最后只剩下镇国王子和明慧公主。明慧公主一瞪眼睛,说道:“你也出去!”

镇国王子呆了一呆,说道:“我、我都不能留下来吗?”

明慧公主道:“爹爹吩咐的,叫你们都滚出去,你也不能例外!”

成吉思汗摇了摇头,说道:“唉,你们怎么老是一见面就吵架,把我烦死了!好吧,镇国,你就出去吧。”成吉思汗本来是想留下镇国王子的,但见女儿不喜欢,心里怕烦,只好让明慧公主单独留下。

镇国王子黑脸泛红,心里想道:“你喜欢我也罢,不喜欢我也罢,你总是我的人了。现在暂且让你,待你做了我的妻子,看你还敢再凶?”

成吉思汗闭目养神,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明慧公主不敢惊动他,心中暗自盘算两件事情,第一件是要父亲杀余一中,第二件是她不愿意嫁给镇国王子,希望父亲答允。在明慧公主的心目中,认为第一件事大约不难,第二件事就恐怕要大费chún舌了。

成吉思汗小睡了两个时辰,方始醒来,说道:“阿鞑海别姬,你还没走?”

明慧公主道:“我走了谁服侍你?你的手下虽多,但我知道你不会喜欢他们服侍你的。”

成吉思汗笑道:“毕竟是你最真心疼我。我是最喜欢你,但我不愿你累坏了,天就要黑了,你也回去早点歇息吧。”

明慧公主摇了摇头,说道:“爹,你赶我也不走!”

成吉思汗望了女儿一眼,微笑说道:“你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是么?”

明慧公主道:“爹爹真聪明,一猜就着。”

成吉思汗得意笑道:“你有心事,总是瞒不过我的,说吧!”

明慧公主笑道:“这你可猜错了。这一次要说的是你的事情。”

成吉思汗怔了一怔说道:“是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要你操心?”

明慧公主道:“你可知道你的这位副元帅是什么?”

成吉思汗道:“你说的是李希浩吗?他本来是俘虏,但却是颇有本领的的俘虏,因此才捉拔他的。为何你要问他?”

明慧公主摇了摇头,说道:“爹,你给他骗了。他不是李希浩。他原来的名字余一中,他害死了李希浩,然后,冒名顶替,来骗你做官的。”当下把余一中怎样谋害李希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成吉思汉!

成吉思汗耐心听她讲完之后,说道:“哦,竟有这样的事情!但如此说来,这个余一中倒也算得是个聪明才智之士呢!”明慧公主怔了一怔,说道:“爹,听你的口气,你倒好似还在称赞他了。”

成吉思汗道:“那么依你之见,我应该将他怎样?”

明慧公主道:“这样卖友求荣的小人,爹爹,你怎能让他身居高位?你不杀他,也应该把他赶出去。”明慧公主心想,只要把余一中逐出营,那时他失去了赁借,杨婉要杀他,自是易于反掌。让杨婉亲手报仇,比借刀杀人更好。

成吉思汗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小孩子的见识。”

明慧公主又惊又恼,说道:“爹,我这是为你着想,你放心得下这样卑鄙狠毒小人留在你的身边吗?你最讨厌手下人对你不忠实,你又怎能容忍得下这个冒牌的余一中欺骗你呢?”

成吉思汗笑道:“所以我说你是小孩子的见识,这件事情你只看到一面,就以为我是受人骗了,这不是幼稚得紧么?”

明慧公主道:“他冒名顶替,怎么还不是骗你?”

成吉思汗道:“你不要激动,坐下来,待我慢慢地和你说。首先,我要的只是一个有才干,而又能为我所用的汉人,有一个这样的人对我征服中国有很大的帮助,你懂不懂?至于这个人是姓余也罢,是姓李也罢,这却无关重要!”

明慧公主冷了半截,说道:“爹,但这人却是个卑鄙狠毒的小人啊!”

成吉思汗笑道:“我又不是挑选女婿,管他品行作甚?何况他又是汉人,并非我的亲信子侄,他品行越是不端,我就越发放心用他!”

明慧公主听了父亲的话,就像掉到冰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虎怅有心留侠女 羁图未遂殒天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