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0回 虚传谢女心如铁 盼到萧郎眼慾穿

作者:梁羽生

杨婉走睛一看,认得使剑的这个少年正是从前在那边境的小镇卖刀给她的那个人。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当屠龙想用葯酒与她地干杯的时候,跑来打碎她的杯子的那个人。

此时石璞亦已看见了杨婉,又惊又喜,连忙叫道:“你是杨姑娘吗?”说话分神,险些给那使钩的叹子一钩勾着。

杨婉顾不得答话,唰的拔剑出鞘,一剑就向那使钩的汉子刺去。

那汉子本领也委实了得,在腹背受敌之下,居然不慌不忙的反手一钩,就把杨婉的一招“玉女投梭”比解开了。

那汉子怪声笑道:“原来你就是杨婉,但你可知道我是谁?”

杨婉怒道:“我知道你是私通鞑子的姦贼!”

那汉子笑道:“错了,错了,说起来我是你的至亲呢,你如何反助外人?”

杨婉斥道:“胡说八道,看剑!”

石璞说道:“你说得不错,这厮名叫淳于膑,正是阳坚白邀来,阴谋图害李思南的姦贼。”

淳于膑哈哈笑道:“不错,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淳于膑就是我,我就是淳于膑。屠龙可曾和你说过我吧?”

杨婉莫名其妙,只当他是疯言疯语,手底剑招丝毫不缓。

淳于膑双钩飞舞,接连解了杨婉和石璞的三招,继续说道:“屠龙已经答应把妹子许配与我,屠大嫂,你想想,屠龙是你的丈夫,我是屠龙的妹丈,咱们还不是至亲吗?哈,看你神情,莫非屠龙还没有将他的真名告诉你吧?好,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屠龙就是那个和你双宿双飞的杜雄,你们的事我全部知道了。”

淳于膑这番话把杨婉气得双眼发黑,淳于膑乘机猛下杀手,双钩倏地锁住了杨婉的剑尖。

石璞早已跳开三步,正在淳于膑要下杀手的时候,石璞把手一扬,一支毒龙镖向淳于膑打来。淳于膑识得厉害,只好腾出左手的一柄钩来,跋开这一支毒龙镖。

杨婉吃亏是在气力较弱!若论招数的精妙,她却是还在淳于膑之上的。此时压力减轻,淳于膑的单钩锁拿不稳她的宝剑,杨婉一招“三转法轮”,把钩上的月牙削断了两齿。

石璞叫道:“杨姑娘,这厮狗嘴里不长象牙,别中他激将之计。”

杨婉沉住了气,紧咬银牙,狠狠地杀上去,喝道:“你这姦贼,我非杀了你不可!”

淳于膑本来想要气坏杨婉,才有把握可以取胜的。哪知弄巧反拙,杨婉使出两败俱伤的拼命招数、竟是锐不可当!

淳于膑若是单独对付杨婉,那还自可,但如今除了杨婉之外,还有一个石璞。石璞武功虽然稍逊于他,也是一个劲敌。

石璞展开绕身游斗的战术,偷空就发出毒龙镖。淳于膑最惧怕的也正是毒龙镖。这毒龙镖见血封喉,淳于膑必须提心吊胆地应付。

杨婉一支宝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招招都是指向淳于膑的要害。她这支剑乃是明慧公主所赠的宝剑,当真有削铁如泥之能,吹毛立断之利,淳于膑一个疏神,只听得“哨”的一声,淳于膑右手的那柄钩给她一剑削断!

淳于膑见势不妙,虚晃一招,一面跑一面冷笑说道:“屠大嫂,你想杀我灭口吧?嘿?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屠龙的姦情,我不说,李思南也终须知道。哼,哼,他还能再要你吗?依我之见,你不如嫁给屠龙算了,何苦还要乞求李思南覆水重收?”

杨婉本来是想沉住气的,但听了这样污蔑她的说话,却不由得气得双腿发软,追他不上。

石璞喝声:“住口!”三支毒龙镖连环飞去。淳于膑只剩一柄单钩打落了两支,第三支射他右胁,遮拦不及,忙扭身时,镖尖已擦着他的肋旁飞过,刺穿了一片肉皮。

淳于膑也真够狠,一钩勾下,把受伤的一块皮肉撕了下来,血流如注,也顾不得敷上金创葯便自跑了。这样他虽然牺牲了一块皮肉,性命却可以保全。

石璞听得“咕咚”一声,回头一看,只见杨婉坐在地上,泪水盈眶,石璞说道:“杨姑娘,这厮就像疯狗一般,值不得为他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杨婉拭了眼泪,心里自思:“我本来可以把自己当作死了,从此不见南哥,但这厮含血喷人,保不定不会传到南哥的耳朵里去,我死了也不能清白。唉,我不见南哥也不打紧,但我一定要让南哥知道我这个身子是清白的。”

杨婉站了起来,向石璞施了一礼,说道:“石大哥,多谢你那晚揭破那厮的姦谋,我、我没有上那厮的当。”

石璞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说道:“我真惭愧,我有这样的一个师哥。”

杨婉怔了一怔,说道:“什么,杜雄是你的师哥?”

石璞道:“不错,他的真名是叫屠龙,是我恩师屠百城的儿子。”

杨婉道:“那么他就是屠凤的哥哥?”

石璞道:“虽是兄妹,可不一样。屠凤是个好姑娘。”杨婉道:“我知道,我见过她的。”心里在想:“南哥正是要到屠凤的山寨,这样,谣言就更易传到他的耳朵了。”

石璞问道:“杨姑娘,听说思南大哥已经回来,你到过他的家里没有?”

杨婉道:“我正是从他的那条村子出来。不错,他是已经回来了。”

石璞诧道:“那么,你还没有见着思南大哥吗?”

杨婉不禁又是心里一酸,说道:“见、见着了。”

石璞更是诧异,说道:“何以你一个人在这儿,思南大哥呢?”

杨婉道:“我见着他,他没见着我。他和孟女侠一同走了。”

石璞道:“哦,孟明霞也来了么?想她必是替屠凤来邀思南大哥上山的吧。”

杨婉道:“正是,阳坚白这厮就是她和思南联手打败的。”

石璞料想其中走有隐情,想了一想,说道:“那么倒是可以省得我多跑一趟了,不过,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你?”

杨婉道:“石大哥但说无妨。”

石璞道:“你既然见着了思南大哥,何以不和他们一同走呢?”

杨婉苦笑道:“因为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

石璞听了,不觉愕然。但他也是个经过情场风浪的人,过了一会,从杨婉的神色中钻出一个恍然大悟,想道:“原来她是在吃孟明霞的醋。”当下委婉说道:“孟女陕是个很爽朗的姑娘,对男女之嫌,向是不大避忌的。”

杨婉道:“思南与她相识,本来就是在我之前,你别误会,以为我有什么小心眼儿。”

石璞微笑道:“据我所知,孟女侠和屠凤对你都很钦佩,你若是上山,她们一定十分高兴!”

杨婉叹了口气,说道:“我上去做什么?唉,石大哥、你、你不懂的!”

石璞道:“扬姑娘,敢情你是和思南大哥有了一点儿误会了?”

杨婉道:“我可没有误会他。”

石璞道:“那么或许你是怕他误会你?你放心,我在西夏曾经见过思南大哥,他对你十分挂念。他知道了你的遭遇,只会对你同情,决不会对你发生误会。你若还不放心,我、我也会给你洗刷的。”

杨婉面上一红,说道:“你可以把你目击的事情告诉他,但我的下落不要告诉他。我希望他仍然是把我当作是死了的好。”

石璞道:“为什么?”

杨婉道:“不为什么。只因我是劫后余生,此心早已成灰了。”

石璞知她言不由衷,但一时间却不知如何给她开解才好。

杨婉道:“石大哥,多谢你那日把这柄宝刀给我,如今原壁归赵。”交还宝刀,便即告辞。

石璞叫道:“且慢!”

杨婉道:“我已经另外找了一支好剑,这柄宝刀,理应还你。”

石璞道:“我说的不是宝刀,我说的是你!请你慢走!”

杨婉苦笑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石璞道:“杨姑娘,你一个人要上哪儿?”

杨婉道:“不知道。走到哪儿,就算哪儿!”

石璞道:“杨姑娘,你既然是没有地方好去,为什么不可以到我们的山塞?我们是要抵御蒙古鞑子的,鞑子也是你的仇人不是?咱们有共同的敌人,又为什么不能同心合力抵御敌人呢?杨姑娘,大敌当前,你是不是可以暂时抛开私人的事情,冷静地再想一想!”

石璞说得十分诚恳,杨婉不禁为之感动,心想:“是呀,凭我一人之力,也是决计杀不了余一中。”

杨婉想了一会,说道:“石大哥,我可以到你们的山寨,但你得依我两件事情。”

石璞道:“好,你说吧!”

杨婉道:“第一件,我改扮男子投奔你们的山寨作个小喽兵,你只负引荐之责,可不许暴露我的身份。我也不要作什么头目。”

石璞笑道:“老百姓投奔我们的山寨的每天都有,你要当个小喽兵容易得很。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杨婉道:“因为我不愿意有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来历,除你之外。”

石璞道:“好吧,我答应你。第二件呢?”

杨婉道:“你千万不能告诉李思南,说我还活在人间!当然我在山寨的事,更不能告诉他!”

石璞道:“好吧,我就只告诉他,我曾经在边境那个小镇碰见过你这件事,别的我都不说。但我也不能骗他,说你已经死了。”杨婉的心事被石璞此时是猜到几分。

杨婉道:“也好,我是死是生,让他自己猜测。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们就这样说话了!”

原来杨婉是打算当个喽兵,好就近观察李思南的动静,倘若发觉李思南真的是爱孟明霞,她就准备在战事过后,飘然远去,永远也不在李思南跟前露面。

两人说定之后,杨婉便与石璞同赴屠凤的山寨。在路上一个小镇住了一宵,改了男装。她已经有过一次女扮男装的经验,这次扮作一个汉人,当然更是驾轻就熟。

石璞遵守诺言,把她带到了山寨之后,果然守口如瓶。他替杨婉设想得很周到,让她充当一个瞭望哨的哨兵。了望哨是一人负责的,只须和另外几个老兵轮留值,却不必和大伙儿混在一起。

石璞替杨婉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去见屠凤。

踏入聚义厅,只见屠凤正在陪客人说话,李思南和孟明霞也都在座。那四个客人是饮马川的董开山,跳虎涧的邓飞,野猪林的胡魁和瓦岗寨的李旭。这四个人都是寨主或副寨主的身份。

屠凤笑道:“石师哥,你扑了个空吧?孟姐姐已经替咱们接了李大哥上山了。”石璞一来因为有客人在座,二来他答应了杨婉保守秘密,不便细说此行的经过,当下含笑的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与李思南、孟明霞以及四位客人分别见过了礼。

屠凤说道:“石师哥,你回来得正好。我约了十八家塞主,明日就在咱们这儿聚会,共商抗敌大计。”石璞这才知道这四位寨主是先期到达的。

董开山是屠百城生前的好友,似是有点忧形于色,说道:“屠姑娘,你可有邀请淳于膑么?”

屠凤道:“他们父子早已经不是咱们一条路上的人了,董伯伯还没知道么?”

董开山道:“我知道。不过——”

屠凤道:“不过怎么?”

董开山道:“绿林中的朋友未必个个都能够明白大是大非,令尊去世之后,绿林中资望最高的就是淳于周了。据我们所知,他很有意于继任绿林盟主,如今正在大肆活动。明日之会,你没有请他,只怕他会从中破坏。”

屠凤道:“我请他他也要从中破坏的,不如干脆不请还好。但你以为他会如何破坏呢。”

董开山道:“我们都是愿意拥戴姑娘继承令尊之位的;但难保没有一些人受了淳于周的恐吓,不敢来开会。来了的只怕也未必大家齐心。”

屠凤说道:“我年轻识浅,绿林盟主之位,那是决计不敢当的。但当务之急并非推选绿林盟主,而是共商抗敌大计,淳于周是一定要想法破坏咱们这个集会的,这个我早估计在内。明日之会,十八家寨主来得多少就算多少。意见不同,就说到相同为止,枝节之争,可以押后,只求大家同意要抵抗蒙古鞑子的入侵就行。我相信大道理总是说得通的。”

董开山见屠凤甚有决断,大为欣慰,哈哈笑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贤侄女,不是我夸赞,你功夫的本领或许不及令尊,但这份见识,这份毅力,却是一点不输于令尊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拥戴你做绿林寨主。”

那句俗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虚传谢女心如铁 盼到萧郎眼慾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