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1回 姦相求和传圣旨 群豪聚会定雄盟

作者:梁羽生

屠凤义正辞严,群雄耸然动容,都说:“不错,是非不可不辨,大节定须无亏,蒙古鞑子入侵中原,咱们岂可不同心抗敌?”

屠龙择臂叫道:“各位请稍微冷静,再请三思!莫因一时激愤,误了国家百年大计!”

董开山道:“好吧,那我们就听一听屠少寨主的高见!”

屠龙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史大人,请起!”

与屠龙同来的那个陌生人站了起来,群雄听说他是什么“史大人”,都是不禁愕然。董开山道:“咱们开的是绿林大会,这位史大人——”

屠龙道:“这位史大人是从临安来的,他的叔父正是大宋的当朝宰相史弥远。史相国力图恢复中原,驱除金虏,故此派了他的侄儿作联络使,来与河北的各路义军联络。咱们身在绿林,心怀故国,朝廷派来的联络使,咱们似乎不该拒绝吧?”

众人这才知道此人是南宋派来的使者,并非金国的官儿。中原沦陷,百有余年,大家都是盼望故国筐复,听说他是朝廷使者,众人兴奋莫名,好似盼到了“亲人”一样,只有李思南和孟明霞二人比较冷静,起了疑心。

孟明霞是从江南来的,她的父亲孟少刚乃是江南武林的领袖人物,消息最为灵通。孟明霞曾听得父亲说过,南宋宰相史弥远高官尊爵,贪赌专权,好大喜功,见识浅陋。虽然尚不至如秦桧之通番卖国,也是一个民怨沸腾的姦相。

孟少刚就是因为知道史弥远主张联蒙古以灭金,这才到蒙古打了一转,探听虚买的。李思南那次在戈壁与孟少刚父女相遇,也曾听得孟少刚说过这件事情。故此李、孟二人都是不禁大起猜疑,“史弥远派来的使者,只怕没有什么好事!”

各家寨主只知道史弥远是南宋的宰相,对他的底细却并不清楚,因此大家都道:“难得朝廷的使者到来,唯们的绿林大会正好请史大人宣示朝廷的意旨。”不过也有几个人在哄闹之中,窃窃私议了:“不知他的身份是真是假?”

那位“史大人”取出一卷文书,说道:“这是小官奉委的文书,请各位过目。”上面盖有“枢密府”的关防(枢密府是南宋最高的军事机构,当时由宰相兼任正枢密使),有几位寨主到过江南,见过枢密府的布告,认得关防不假。于是大家均无异议,便请这位“史大人”列席这次的绿林大会。从文书中,大家也才知道了这位“史大人”名叫史公望。

这么一来,登时成了喧宾夺主的形势,屠凤反而被冷落一旁了。

屠龙得意洋洋地高声说道:“请史大人宣示朝廷意旨。”

史公望缓缓说道:“朝廷的意旨是联蒙古以灭金,只待蒙古的大军一入中原,朝廷便即出兵渡江,与蒙古南北夹攻金虏!”

各家寨主之中,也并非没有见识的人,董开山首先站了起来,说道:“蒙古乃是虎狼之国,与蒙古联盟,是否便可以还我河山,此事只怕、只怕会有后患!”

史公望道:“诸位不必过虑,朝廷当然是深思熟虑,方才决定与蒙古联盟的。我可以告诉各位一个秘密,成吉思汗的使者曾到过临安,与家叔订商了密约。约定灭金之后,宋国破金所侵的疆土尽皆归还,蒙古只要金国原有的属土以及西夏。另外,蒙古的军晌则由宋国负担。

“如此订约,看来虽然是蒙古稍占便宜,但我们大宋也并不吃亏,甚至还可以说是我们大大占了便宜。

“各位须当知道,朝廷‘南渡’之后,何以一百余年,空有复国之心,终于难成事实?那都是因为敌强我弱的缘故!只凭宋国之力,自保尚嫌不足,驱敌更谈不到。如今天赐良机,蒙古崛起,兵力之强,天下无匹。蒙古愿意与宋联盟,条件又并不苛刻。各位想想,这还不是于载难逢的机会吗?”

“因此朝廷的意旨:希望河北的义军切勿与蒙古为敌,破坏蒙宋的联盟,蒙古大军所到之处,各位还当尽力协助,即使受了什么委屈,也应在所不计,但求打败金虏,复我旧疆,便是朝廷所望了!”

会中除了屠凤邀请的十八家寨主之外,还有淳于周带来的一帮人。十八家寨主也并非与屠凤齐心的,——其中五个便是较为倾向于淳于周的人,而剩下的十三家寨主之中,有真知灼见的也不过有限几人,因此在听了“朝廷使者”史公望的这番说话之后,绝大多数都感到惶惑,虽然对于史公望所说的必须与蒙古化敌为友一事,心中觉得很不舒服,但也觉得他说的未尝没有道理。尤其因为这是“朝廷的旨意”。这顶大帽子一压下来,本来是有异议的人也就不敢说话了。

李思南见大家噤若寒蝉,局面十分不妙,不禁胸中热血沸腾,不顾一切地便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我是刚从蒙古回来的,据我所知,成吉思汗的野心决非只要灭金,灭金之后,还要吞宋,因此我认为朝廷的这项政策决不可行!”

淳于周“哼”了一声,说道,“朝廷的意旨,你也敢违背么?哼,你这小子有多大见识,难道就能胜于庙堂的诸公?”

屠龙则在嘿嘿冷笑:“成吉思汗的心思,你这小子又怎样知道的。”

李思南道:“我听得成吉思汗亲口说的。”

屠龙冷冷说道:“成告思汗何以会对你说这些说话?”

李思南道:“这是他对部下诸将的训话,我适逢其会,恰恰听到。”当下将那日在肯特山上的遭遇,一一说了出来。

屠龙道:“照你这么说法,你那日在狩猎中曾经勇杀犀牛,救了成吉思汗女儿的一命。那么成吉思汗是应该很感激你了,他如何还肯放你回来?”

李思南坦然说道:“不错,他曾经要封我做‘金帐武士’,我不甘为他所用,第三天就冒险逃出了和林。”

屠龙冷笑道:“你编故事的本事倒很不错,可惜未免有点荒唐!”

李思南道:“各位请稍待片刻,我拿一样东西给各位看看。”

李思南进入后堂,孟明霞便即站了起来,接下去说道:“我和爹爹曾周游蒙占各地,半年有多。所见所闻,蒙古确实是在作吞金灭宋的准备。”当下将蒙古如何在库伦池、葛腾湖等地训练水师,以及如何招募汉人为他所用等等情况,详细道出,众家寨主都信得过孟大侠父女的身份,决不会编造谎言,听了这些“敌情报道”,不禁面面相觑。

李思南拿了一副弓箭出来,说道:“这是成吉思汗自用的铁胎弓,他因为我救了他女儿的性命,送给我的。各位请看,这副弓箭似乎不是中原的巧手匠人所能铸造的吧?”

成吉思汗的铁胎弓是用阿尔泰山所产的精铁铸道,比同样一把的普通铁胎弓沉重得多。当时蒙古已从波斯输入一种先进的炼铁技术,能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这把沉重的铁胎弓可以拉得弓如满月,这种炼铁的技术,当时即使是中原的巧手匠人也还不能做到。

众家寨主听了孟明霞的“敌情报道”,又看了这副弓箭,不由得对李思南的说话信了个七八分。

屠龙强辩道:“即使这副铁胎弓是蒙古匠人所造,也未必是成吉思汗自用之物。又即使是成吉思汗自用的,也未能就证明了成吉思汗确实说过了要‘吞金灭宋’的言语!”

董开山道:“蒙古崛起之后,灭国无数,以它的兵力,单独灭金,绰绰有余,何必和大宋联盟,那还不是为了消耗大宋的国力?依我之见,对‘吞金灭宋’这个说法,咱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淳于周道:“朝廷已有决策,你们妄自猜疑,难道要违背朝廷的意旨么。”

董开山忍不住气,大声说道:“朝廷有朝廷的意旨,绿林有绿林的规矩,咱们又不是吃朝廷的俸禄,何须一定遵守朝廷的意旨?”

李思南接着说道:“董寨主说得不错,绿林的兄弟既然要组成义军,那就得为老百姓着想。朝廷的意旨,对老百姓有利的咱们遵从,有害的咱们为何不能违背?蒙古鞑子侵入中原,占的是汉人的地方,杀的是中华的儿女,难道咱们反而还要帮助它吗?”

史公望面色铁青,叫道:“反了,反了。”

跳虎涧的寨主邓飞哈哈大笑:“当然是反了,不反,我又何必上山做强盗?我不懂什么大道理,谁欺压我们这些小百姓我就反谁,金虏要反,蒙古鞑子要反,你宋国的官儿若然恃着官家的势力压我,我也要反!”

淳于周涨红了脸,说道:“只凭咱们这帮乌合之众,就能够驱除金虏,兼且抵御蒙古鞑子的入侵吗?无论如何,大宋总是咱们的邦国,大宋的国君总是咱们的皇上,我主张遵奉朝廷意旨。”

屠龙说道,“不错,两害相权取其轻,联合蒙古,驱除了金虏再说。”

李思南道,“谁说咱们是乌合之众?谁说咱们的力量单薄?咱们是和老百姓站在一起的,只要咱们真的是为国为民,老百姓也就会帮咱们!蒙古鞑子和女真鞑子加起来,也没有咱们汉人的老百姓多!”

双方针锋相对,吵闹起来,两边都有附称的人,聚义厅中争论纷纷,乱成一片。

北芒山的老寨主吴恒说:“这样的吵闹也吵不出个结果,俗语说蛇无头而不行,依我之见,咱们应当先推出一位盟主,都听盟主的号令!”

吴恒是绿林的老前辈,他一说话,不但淳于周这帮人附和;十八家寨主,十有八九也都说他有理。

董开山道:“屠盟主去世之后,绿林中没有一个大家心悦诚服的头儿,的确是难以齐心合力。依我之见,新盟主是一定要推选出来的。不过,做了盟主也并非就可以独断独行,大事还是应该众人商议,争持不下之时,那才由盟主仲裁。”

众口一辞,大家对应该推选新盟主一事都无异议。跳虎涧的邓飞便道:“故盟主屠百城是以琅玛山的寨主身份当选的,琅玛山是绿林中最大的一个山头,琅玛山如今是奉屠凤姑娘作寨主,我以为就这样顺理成章,由屠姑娘继承盟主之位,最为适当!”

淳于周冷笑道:“屠百城还有一位公子在这里呢!若说要‘继承’的话,那就应该是屠龙继承才对!”

屠龙朗声说道:“淳于寨主德高望重,先父在生之时,对淳于寨主也是极为佩服的。盟主之位,淳于寨主不坐谁人敢坐?”

淳于周假惺惺地掀须笑道:“我推选屠世兄,屠世兄怎的把这个担子搁到我的肩头来啦?这个叫老朽如何担当得起?”

屠龙道:“我是心悦诚服地拥戴淳于前辈,淳于前辈做了盟主,我只求执鞭随镣,于愿已足。”

淳于周那帮人欢呼道:“姜是老的辣,盟主之位,是应该请一位老成持重的人出来担当才对。难得屠少寨主如此谦退,淳于前辈,你就勉为其难吧!”

宋铁轮冷笑道:“这小子好不要脸,老寨主死无对证,他就胡说八道。哼,什么德高望重,老姦巨滑倒是真的。”

淳于周在手下的欢呼声中装作听不见宋铁轮的说话,说道:“我年老怕烦,实是不想做这盟主。但各位如此热心,我也不好太过辜负各位的美意,只好勉为其难了!”

宋铁轮大声道:“盟主还没有推定呢,这‘勉为其难’四字,淳于寨主,你未免说得太早了!”

屠龙怒道:“我做哥哥的都甘愿退让了,屠凤这小丫头也配和淳于前辈争夺盟主么?”

宋铁轮道:“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生百岁。你退让是你的事,我们却是拥护屠凤姑娘。”

屠凤站了起来,说道:“各位请别争吵,听我一言!”

屠龙嘿嘿冷笑,说道:“好,我且看看你的面皮能有多厚?”

屠凤道:“目前最紧要的事情是如何抵御蒙古鞑子……”屠龙又插口道:“这是谁人定下的大计,你还未曾做盟主呢!”屠凤不理他,继续说下去:“依我之见,咱们推选出来的人,应该称为义军的盟主更为适当,这样可以容纳绿林以外的人物。各家寨主就是各路义军的首领。但做盟主的人,却不一定要是绿林的寨主。”

董开山首先表示赞同,各家寨主听屠凤说得有理,也都纷纷表示同意。

屠龙冷笑道:“什么名义我不管,总之你是不配当这盟主。”

屠凤道:“你这话倒是说得一点不错,我的确不配当这盟主。当务之急既是要抵御蒙古鞑子,这位盟主就不仅是要武功好,而且是要通晓兵法才行,我心目中有一位最适当的人物,各位想会同意的!”

屠龙道:“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姦相求和传圣旨 群豪聚会定雄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