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2回 铁掌争雄嗟老将 飞刀巧掷折强人

作者:梁羽生

众人惊呼中,只见宋铁轮倏地翻身,反手擒拿,大喝一声:“着!”右掌从周镇海时下穿过,左掌斜削下来,双掌一合,“咔嚓”一声,登时把周镇海的一条右臂硬生生的折断!周镇海大吼一声,左拳挥出,正中宋铁轮的心口!宋铁轮摔出了一丈开外,周镇海手臂折断,痛彻心肺,晕了过去。

柳三娘大惊失色,赶忙胞出来救援丈夫,崔镇山也赶出来扶他师弟。

柳三娘未曾跑到丈夫身边,只见宋铁轮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柳三娘松了口气,知道丈夫受伤不重,但受伤之后,便即用力,总是不宜。

柳三娘眉头一皱,说道:“你怎么了。”心想:“他这倔强的脾气真是至死不改,在这个当口,还要逞强!”

宋铁轮不答妻子的话,一跃起来,便即抱拳说道:“毕竟是周大哥本领高强,我受伤了,这一场我是甘心认输!”说罢,这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宋铁轮甘愿作负,此言一出,群雄都是大感意外!要知宋铁轮虽然是受了伤,吐了血,但对方折臂昏倒,受的伤可是比他更重。认真说来,应该算是周镇海输了。

原来宋铁轮与周镇海恶斗一场,反而起了惺惺相惜之感。此时迫于无奈,折断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心里好生过意不去。是以自甘作负,表示敬重对方。

柳三娘熟悉丈夫的脾气,暗自叹道:“我只道他是逞强,却原来他是赶着起来认输,生怕人家说在前头,判他得胜。唉,他竟然不顾自己伤后不能用力,当真是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了!但这也才真正说得是性子倔强的硬汉子大丈夫!”

崔镇山轻轻给师弟推拿,周镇海醒了过来,叫道:“不成!不成!”众人莫名其妙,一时间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崔镇山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师弟,你别难过。待宋铁轮的伤养好了,我再去找他为你报仇。”

不料周镇海接着就道:“不成,不成!这怎能算是你输?我的伤比你重,当然是我输了,我可不能占你的便宜!”他说了这几句话,痛得面上变色。

崔镇山将他抱起,说道:“师弟,你养伤要紧!”周镇海道:“师哥,愿打服输,报仇二字,你再也休提。免得我心里不安!”

两人抢着认输,群雄听了,不禁又是好笑,又是佩服。董开山朗声说道:“两位光明磊落,都是一般的好汉子大大夫。这一场就算是打平了吧!什么伤轻伤重,何必斤斤计较!”此言正合众心,双方均无异议。

淳于周取出一个盒子,挑出了一团葯膏,说道:“还是用我这续断膏吧,我替令弟接骨。”

淳于周这续断膏乃是用千年“续断”制炼的葯膏,珍贵无比,续筋驳骨,功效如神,崔镇山如果是自己受伤,决不愿受他恩惠,但因是师弟受了重伤,只好接受下来,向他道谢。

淳于周叫人用两块木板,夹着周镇海的断臂,敷了葯膏,对正伤口,接好断骨,手法纯熟之极,崔镇山虽然是讨厌他,也不由得有点感激,心里想道:“如果由我施救,师弟只怕要多吃许多苦头。”

淳于周替周镇海接好断骨,淡淡说道:“令师弟愿打服输,不愧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但他是用‘五行拳’折在宋铁轮的手下的,宋铁轮不过是绿林中的二流脚色,旁人不知道,恐怕会看轻了‘五行拳’了!”

淳于周这话用意十分明显,是要激崔镇山下场的。崔镇山也明知他是激将之计,但一来受了他的恩惠,二来又是涉及师门荣辱,明知淳于周要利用他,也只好说道:“淳于前辈,你别忙催我,崔某素来是恩怨分明。今日多蒙你救了我的帅兄,崔某定当设法报答于你!”

柳三娘正要回去照料丈夫,淳于周这边有一个人已是到了场心,叫道:“柳三娘,且慢回去!”柳三娘回过头来,冷冷说道:“哦,原来是卜寨主。敢情卜寨主有意赐教么?”那人道:“不错,卜某久仰柳三娘的神鞭绝技,暗器功夫,尤其了得。卜某不自量力,要向三娘讨教几手高招!”

原来这人名叫图南,外号“多臂猿”,以一手暗器功夫驰誉大江南北。但自柳三娘崛起后,他这擅使暗器的名头,却是不免给柳三娘夺了他的几分光彩。俗语说:“一山不能藏二虎”,是以他定要与柳三娘分个高低。

柳三娘道:“好说,好说!寨主的判官笔点穴功夫和睹器本领我也是久仰的了。卜寨主既是不吝指教,就请赐招吧!”

卜图南道:“客不僭主,还是请三娘先赐高招!”话似客气,神情却是甚为狂妄。卜图南在绿林中的行事一向是心狠手辣,柳三娘本来就对他没有好感,此时见他神情傲慢,心里也是不禁有气,便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长鞭一挥,登时卷起了一团鞭影,向卜图南扫去。

卜图南用的是一支判官笔。判官笔一般是双笔合使的,他却只用单笔,而且比普通的判官笔长得多,可以当作小花枪使。柳三娘长鞭打来,他用判官笔轻轻一挑就挑开了。

哪知柳三娘的鞭法巧妙非常,她这一招名叫“回风拂柳”,一荡起来,从半空中倏地一抖,接连几个转折,鞭梢呼响,鞭影重重,竟然不知她是打向何方。卜图南把判官笔盘头挥舞,叫道:“神鞭绝技,果然名不虚传!”话犹未了,柳三娘的长鞭已是缠上他的笔身!

卜图南一声大喝,陡地振笔一挥,缠在笔上的软鞭登时解了。鞭风笔影之中,卜图南欺身猛扑,扬笔点柳三娘的“愈气穴”,柳三娘斜身一掠,身随鞭转,鞭梢掠过之处,卜图南头戴的毡帽已给软鞭扫落,柳三娘落在三丈之外,冷冷说道:“卜寨主,你要不要歇一会儿。”

原来柳三娘以“回风扫叶”的神鞭绝技,缠上了笔身,本来是想夺了他这支判官笔的,但不成功,鞭梢一抖,乘机就点了他的“肩阱穴”,再一掠,又扫落了他的毡帽。

论内力是卜图南较强,他能够把缠在笔上的软鞭抖开,这份功力比柳三娘胜过不只一筹。但论招数,他则是按连输了两招。彼此都是绿林的成名人物,按说他是应该认输了的,但他明知柳三娘的实力比不上地,而他的看家本领又未使出,自是不肯甘休!

柳三娘点着了他的“肩阱穴”,见他居然还是纵跃如飞,石臂也并无挥动不灵的迹象,心里也是好生骇然,想道:“此人不但内力深厚,点穴解穴的功夫也是在我之上。看来我是不宜和他硬打去了,要制胜非得使用暗器不可!”

岂知卜图南是同样想法:“这婆娘的轻功比我高明!招数也是比我奇诡。她的鞭长,我的笔短,要防御她这条神出鬼没的长鞭真不容易!看来还是立即和她较量暗器为佳!”

双方都是知己知彼的高手,柳三娘吃亏在气力较差,给卜图南一个猛扑,不能不倒纵开去,她身形未稳,卜图南已是出手!

只听得“铮铮”数声,卜图南弹指发出了三枚钱镖,向上中下三路打来。上取眉尖的“阳白穴”,中取胸口的“rǔ突穴”,下取膝盖的“环跳穴”。这三枚钱镖是同时发出的,到了敌人跟前,竟然能分成上中下三路,认穴不差毫厘,当真是一等一的高明手法!

柳三娘霍地一个凤点头,避过了打向上盘的钱镖,长鞭倏地收回,打落了射向胸口的钱镖,一伸腿,“叮”的一声,又把打她膝盖的那枚钱镖踢飞了,她脚上穿的是一双镶有铁片的鞋子。

这几下兔起鹞落,卜图南的暗器固然是发得妙,柳三娘闪挡暗器的功夫更是妙到毫颠。群雄都不禁大声喝彩。

卜图南抢了先发制人之利,不容柳三娘有喘息的机会,一扬手又是三柄飞锥打来。

飞锥是分量沉重的暗器,打落钱镖容易,要打落飞锥可就难得多了。卜图南手段狠辣之极,三柄飞锥刚发,跟着又是双手齐扬,续发六柄飞锥,左面三柄,右面三柄,堵死了柳三娘向两边闪躲的路。最先发的三柄飞锥则是向她正中飞来。

在场的绿林豪客,人人都会使用暗器,但像卜图南这样高明而又狠辣的暗器功夫,却是从未见过,是以本来是应该喝彩的,此时却忽然鸦雀无声,大家都在提心吊胆,为柳三娘的性命担忧了。

只听得柳三娘一声长啸,叫道:“卜寨主好暗器功夫!”长鞭挥出,闪电般地打了一个盘旋,左撩右拔。向她正面打来的三柄飞锥,给鞭梢拨歪了准头,一柄向左边飞去,一柄向右边飞去,但当中的一柄仍然向她飞来,柳三娘戴上鹿皮手套,伸手一接,接下了这柄飞锥。

两柄飞锥左右飞出,刚好碰上了卜图南从两面向她打来的两组飞锥,每组飞锥虽有三柄,但一经碰撞,连环互击,都是失了准头。柳三娘只须接了正中的一柄飞锥,就从容不迫的从正面闯出了飞锥之阵。

柳三娘本来要把接下的这柄飞锥反打回去的,但接到了手之时,虎口竟然感到一边酸麻,情知打出去也不会打中对方,献丑不如藏拙,索性故示大方,抛下了飞锥,笑道:“卜寨主,你的暗器打完了没有?请一并打来吧!”

原来柳三娘的内力不及对方,若是凭着硬功夫扫打的话,一柄飞锥她也不能打落,但妙就妙在她借力使劲的功夫使得恰到好处,拨歪两柄飞锥,借对方的劲力,打乱其他的飞锥,这才能够化险为夷。

卜图南想不到他发出的三面夹攻敌人的锥阵,竟然给柳三娘用如此巧妙的手法轻描淡写地破了,心中不禁一阵茫然。

此时群雄方始放松了扣紧的心弦,登时爆发了如雷震耳的喝彩声!

柳三娘叫卜图南把剩下的暗器一并向她打来,这话说得十分挖苦,卜图南毕竟是绿林中的成名人物,如何能够给别人看小?当下只好勉强笑道:“卜某今天是抛砖引玉,如今是该见识三娘的高招!”心中则在盘算,如何在挡过柳三娘的一阵暗器之后,再施反击,挽回面子,此时他已不求打胜对方,只求两无损伤,打成平手,于愿已足。

柳三娘用说话“克”住对方,此时倒不急于出手了。当下从容笑道:“卜寨主客气了,但来而不往非礼也,卜寨主既然如此客气,那我就还敬吧,请卜寨主指教!”

柳三娘说罢,扬手发出三炳柳叶刀。三柄飞刀排成“品”字向卜图南射来,卜图南见她手法并无特异之处,心里想道:“原来她接暗器的功夫虽然了得,发暗器的功夫却是寻常。”有心炫耀本事,随手发出三枚铜钱,把三柄飞刀齐都打落。铜钱的分量比飞刀轻得多,他用铜钱打落飞刀,确是难得的真实本领,淳于周这边的人纷纷给他喝彩助威。

柳三娘微微一笑,说道:“卜寨主功力深厚,佩服,佩服!但礼尚往来,我也还有一点微末之技,要请尹寨主再加指教!”卜图南先后发了三枚钱镖,九柄飞锥,此时柳三娘才不过发了三柄飞刀,若是要讲“礼尚往来”的话,柳三娘当然还有续发暗器的权利,除非卜图南不要面子,不顾身份,否则就不能抢发暗器。

卜图南打落了她的三柄飞刀,胆气陡壮,哈哈笑道:“咱们是公平较量,我岂能占你的便宜?你还有多少暗器,尽管发来吧!”

柳三娘道:“好,我也不要占你的便宜,如数奉还,请你收下!”双手齐扬,转眼之间,只见满天都是银光,不多不少正是六柄飞刀。虽然只是六柄飞刀,但交叉飞舞,却似织成了一面光网,令人看得眼花撩乱!

旁人看得眼花撩乱,卜图南是个暗器的大行家,一眼看去,却是看出了其中大有奥妙。这六柄飞刀没有一炳是向他笔直飞来的,来势并不迅猛,六柄飞刀在空中盘旋飞舞,倒好像用意不在乎伤人,而是在“变戏法”似的!

卜图南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是什么打法?”饶他见多识,这样古怪的暗器手法他也见从未见过。

卜图南“哼”了一声,心道:“管她是什么打法,我把她的飞刀都打落下来,她不认输也是不行!”当下掏出了一把铜钱,向空中一洒。他生怕一枚铜钱打不落一柄飞刀,这一大把铜钱足有十几枚之多!

不料铜钱尚未碰着飞刀,那满空的飞刀先自碰撞起来,有的斜飞,有的直射,有的划着圆圈前进,有的作“弧形飞行”,一瞬之间,飞行的方位全都改变!卜图南的一大把铜钱洒去,只有几枚碰着飞刀,其余的全都落空。给铜钱碰着的飞刀也没有打落,而是转了个弯,又向着卜图南飞来!

原来柳三娘最先发的那三柄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铁掌争雄嗟老将 飞刀巧掷折强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