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3回 双雄比剑惊心魄 少侠伤情动杀机

作者:梁羽生

不料淳于周心念未已,褚云峰已在朗声说道:“久仰柳舵主剑术天下无双,如若不向柳舵主讨教剑术,岂不是如入宝山空手回?褚某以小可不才,倒是宁愿请教柳舵主的剑术!”

柳洞天要与对方比掌,此事已是颇出众人意料之外,哪知褚云峰竟然不肯占此便宜,明知对方是个剑术的大名家,仍然要与对方比剑,群雄不禁又是惊诧,又是佩服,心中俱是想道:“难道这个无名少年在剑术上也有过人的造诣?但不管如何,他这份不畏强敌的豪气,已是足以令人心折!”

淳于周哈哈笑道:“不错,印证武功,自是不拘一格。比掌也好,比剑也好,剑掌都比更好!请两位尽展所长,让我们也好大饱眼福!”

石璞道:“褚兄,请你试试这柄青钢剑合不合用?”褚云峰道:“无须费心,小弟携有兵刃。”

倏地一个转身,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原来他的佩剑乃是一把可化作绕指柔的软剑,系在腰间,当作腰带,旁人看不出来。

柳洞夭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宝剑,心里想道:“他若是仗着宝剑的锋利,我倒不怕。但他能够使用这种软剑,想必在剑术上也有相当造诣。”要知在各种兵刃之中,软剑最为难使。但剑术倘若练到十分高明的时候,有没有宝剑,都是一样。

双方各自举剑说了一个“请”字,陡然间,只听得一阵急促的叮当之声,端的有如繁弦急响。原来他们在这一招之间,双剑已是碰击了十七八下!

喝彩声中,只见火花四溅,柳洞天腾身跃起,借褚云峰软剑的反弹之力,凌空击下,径刺他背心的“风府穴”,褚云峰反剑一圈,又是“哨”的一声,柳洞天身形落地,褚云峰收势不住,也不由自己地打了一个盘旋!

交换了两招,双方都是不禁俯首一瞧,柳洞天见剑身上并无伤痕,松了一气。但心里却也好生诧异,暗自寻思:“这人是何门派,怎的我却瞧不出来?”

褚云峰的剑身也没伤痕,但虽然是双方的剑都没受伤,褚云峰却是要比柳洞天更为吃惊了。要知他的剑质在对方之上,双方的剑都没受伤,那即是对方的剑术要比他略胜一筹了。

褚云峰虽然吃惊,却也并不气馁。因为他也有一个有利的条件,柳洞天是成名剑客,所使的剑术褚云峰早已知道,但褚云峰的剑术,柳洞天却是还未摸到底细。亦即是,褚云峰是知己知彼,柳洞天则是仅知己而不知彼。

双方虽然都是抱着以武会友的心思,但高手比斗,岂又容得有半招相让?柳洞大的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法,顾名思义,乃是以狠辣见长。斗到紧处,只见他运剑如风,剑剑指向褚云峰的要害穴道!

柳洞天的剑术早已练到收发随心的境界,他使出如此狠辣的剑法,目的是只求胜招,有把握可以不伤对方性命。但群雄不知,在他们的眼中,这已是一场性命相扑的恶战!看到紧张之处,当真是每一个人手心里都捏着一把冷汗。

片刻之间已是过了四五十招,看得人人诧异。柳洞天的剑术高明,这是大家都知道了的,但褚云峰的剑术,奇诡绝伦,如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在柳洞天的猛攻之下,有许多凌厉的剑招,看来褚云峰已是决计躲避不开,但不知怎的,褚云峰竟是随手化解,举重若轻,每一次都是在间不容发之际,逼得敌人转攻为守。旁观的人不乏剑术好手,竟是连他使用什么手法都看不清楚。

旁观的人都感到诧异,柳洞天则是更要暗暗吃惊了。要知他是剑术的大名家,各家各派的剑术无不知晓,他本来以为只须斗个十数招,就可以看出对方的守派来历的,哪知过了四五十招,仍然瞧不出半点端倪。褚云峰的出招,往往是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依照正宗的剑诀说来,那是大大违背武学原理的,但却又是偏偏恰到好处的化解了他凌厉的攻势。

不过柳洞天虽然吃惊,却也并不畏惧。因为他只是摸不清对方的底细而已,并非剑术上不如对方。斗了四五十招,他一直是紧握先手,稳稳占了七成攻势。

不知不觉斗到了百招开外,柳洞天求胜心切,把他剑术中狠辣的长处全部发挥,此时倘若褚云峰中他一剑的话,即使柳洞无可以收发随心,褚云峰也是难免要受伤的了。战况越来越见惊险,此时连李思南和孟明霞二人,也是不由得不暗暗为褚云峰担心了。

褚云峰额角微微见汗,但神色仍很从容。只见一个攻得迅疾,有如天风海雨,迫人而来;一个守得沉稳,有如长堤卧波,不为摇动!而且往往在柳洞天攻得极为紧迫之时,褚云峰突然反扑一两招,反扑的招数奇诡绝伦,登时又扭转了劣势,扳成平手!

激战中柳洞天忽地冒险进招,剑光有如日道长虹,横卷过去。一招之中藏着连环七式。这刹那间,群雄都是大惊失色。尽管他们每一个人都曾经历过不少恶斗的场面,但这样一招生死立判狠辣剑招,他们却是从未见过。这刹那间,人人屏息而观,当真是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

陡然间只见两道剑光矫若游龙的飞上天空,两条人影倏的分开,同时叫道:“好剑法!”过了片刻,这才听见“哨哨”的两声金石交击的清脆声响,两柄长剑同时掉下,插进铺满碎石的硬地,几乎没至剑柄!

这样的结局当真是皆大欢喜,群雄绷紧的心弦这才松了下来,轰然喝彩。董开山等人哈哈笑道:“旗鼓相当,可称双绝。端的是令我们大开眼界了!”

两人的剑同时出手,这一场比剑当然应该算是不分胜负。董开山的说话就是表明这个意思,群雄亦觉得毫无疑义。不料董开山的话刚刚说完,淳于周接着就冷冷说道:“不见得!”

此时柳、褚二人都各自把剑拔了起来,褚云峰俯首一瞧、不觉变了面色,随即拱手说道:“淳于寨主说得不错,这一场是我输了!”

原来双方的剑上都有一个小小的缺口,但褚云峰用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柳洞天的剑却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青刚剑,因此虽然是同样损了兵刃,却证明了柳洞天的功力较胜一筹。

柳洞天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说道:“褚兄何必过谦,在剑法上我并没赢你。”这话倒也说得十分坦白,在柳洞大的内心的确并不感觉到胜利的喜悦,反而是多少有点惭愧的。

原来柳洞天在和他斗到百招开外之后,这才想到了一招克敌制胜的妙法,他用强攻猛扑的“夜战八方”的招式,剑光笼罩了对方的身体,在这样情形之下,对方纵有怪招,刺向他意想不到的方位,至多也只是两败俱伤而已。要解拆他这样猛烈的剑招却是万万不能的。他自忖功力比褚云峰高,若是两败俱伤,褚云峰定然伤得比他更重。是以他估计褚云峰一定不敢硬拼,唯一可以逃命的办法就是扔剑抵挡一下,跟着伏在地上,打滚逃出他的剑圈。若然当真如他所算的话,褚云峰之败就是败得十分狼狈的了。

不料褚云峰却并不如他所算,在这最关键的一招竟然硬接下来,而且接得十分巧妙,褚云峰是用“绞剑式”化解了他一部分的劲道,两人的剑这才同时脱手的。是以斗剑的结果只能证明柳洞天的功力较高,在剑法上则仍是不分胜负。而目却以功力而论,也的确只能算是“较胜一筹”而已,因为柳洞天的剑也是同时脱手的。

虽然如此,但这样的结果亦已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谁都想不到一个藉藉无名的褚云峰,居然能够和一个剑术大名家打成平手!何况褚云峰还是曾经和崔镇山先拼了一场的。

孟明霞站在李思南的旁边,悄声说道:“如果褚云峰不是先耗了一场内力,说不定这一场还可以胜呢。”

李思南道:“功力是柳洞天较高,剑法也算得很是不错。褚云峰若不是先打一场,依我看来,或者可以在两方面都扳成平手,要胜他恐怕还是不易。”

孟明霞道,“如果是由你对付他呢?”

李思南微笑道:“这就难说得很了。”言下之意,其实即是说自己至少也不会输给柳洞天。

他们二人说话的声音很细,因为当场评论高手的剑迭,给人听见了难免惹起是非,是以自是不好高谈阔论。

不料他们虽然是窃窃私议,却也给柳洞天听见了。柳洞天因为曾经听得屠凤介绍李思南的来历之时,说他是少林派谷平阳谷大侠的高足弟子、达摩剑迭的衣钵传人,故此一直都是对他十分留意的。

柳洞天的气量虽然并不狭窄,却也不是心胸十分宽广的人,听了他和孟明霞的议论,不觉起了好胜之心,心里想道:“他是十几家寨主推举出来与淳于周争夺盟主的人,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领

褚云峰认输之后,便即退开,柳洞天则是剑不归鞘,站在场中,抬眼向李思南望去,高声说道:“刚才小弟有言在先,这一场便请李公子指教。”

一来是有言在先,二来屠凤这边也没有足以和柳洞天匹敌的剑术高手。刚才好不容易奇迹般地钻出一个褚云峰,如今褚云峰已经败下阵来,却哪里去再找一个褚云峰?是以李思南“义不容辞”,只好亲自下场了。

争夺盟主的一方亲自下场,这一场当然是更为引人注目。柳洞天的剑法是大家见过了的,李思南的剑法如何,却只有孟明霞与屠凤两人知道。

大家都想看看李思南的剑法又有什么精妙之处,董开山、邓飞这一斑老成持重的前辈,还不免暗暗为李思南担心,“倘若他的剑法还比不上褚云峰的话,这可是大失光彩了。”

心念未已,只见李思南已是平剑当胸,向柳洞天说了一个“请”字。他随随便便立了一个门户,意态甚是从容。

柳洞天心想:“我且给他一个下马威!”当下说声“有请!”毫不客气地举起长剑,闪电般的便向李思南刺去,这一剑来得凌厉之极,而且是脚踏中宫,平胸刺到。武学有云:“刀走白,剑走黑”,即是说剑势来取的多是偏锋。而今柳洞天见面第一招就从正面攻来,不依剑术的常理,这显然是存心蔑视对方的!

孟明霞看得有气,“哼”了一声,心里想道:“你的剑法纵然高明,也不该如此无礼!哼,何况你的剑法也不见得就一定胜得了南哥!”

其实柳洞天倒不是故意对李思南无礼的,他只是存心要激怒李思南。他是武学的大名家,深知胜负的诀窍。高手比拼,倘若有一方气躁心浮,即使他的本领还要胜过对方,结果也是必败无疑。

旁观诸人都为李思南愤愤不平,李思南却是神色如常,毫不动怒。但见他兀立如山,纹丝不动,待到柳洞天的剑尖堪堪就要刺到他的胸口的时候,这才陡然间把剑一翻,一招“金鹏展翅”,斜削出去!

这一招拿捏时候,妙到毫颠,柳洞天的剑招已是稍嫌用老,而李思南则是春云初展,锐气方张。这正合乎兵法上“避其朝踪,击其暮归”的道理,旁观的剑术行家都不禁喝起彩来!

柳洞天心头一凛,连忙变式收招。幸而他见机得快,否则这一条手臂就等于送上去给对方砍了。他这一招变式,守中带攻,刚柔井济,令李思南不能乘胜追击。虽然是稍居后手,却也毫无破绽可寻,委实算得是一招极高明的剑法。但群雄恼他骄狂,如是无人给他喝彩。

李思南赞了一个“好”字,跟着也立即收招变式,并不贪攻。柳洞天诱敌之计不成,心里对李思南也是好生佩服:“这人当真是不可小觑,剑术高明还在其次,这份涵养的功夫更是难能!”

双方试了一招之后,彼此都是不敢稍有大意。当下就认真地较量起来。

群雄见李思南的第一招就使得那样老辣,大家都以为他必有精彩的后着源源而来,不料看了十几招,只见李思南使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招数,并无特异之处。

董开山悄声说道:“达摩剑法怎的如此平解,这真的是达摩剑法吗?”董开山以大摔俾手驰誉江湖,对剑法却并不是十分在行,故此偷偷地向孟明霞请教。

孟明霞笑道:“这当然是如假包换的达摩剑法,哈,我还当真想不到李思南使得如此高明呢也难为了他,不知是怎么练的!”

董开山似信不信的神气,说道:“何以我不觉得有何特异之处?你看,柳洞天的剑法使得何等轻灵翔动,他的剑法却似乎有点涩滞不舒?”

孟明霞道:“我爹爹说,最高明的剑法是以‘拙’胜‘巧’。灵巧容易,要达到‘返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双雄比剑惊心魄 少侠伤情动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