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4回 席上群英同祝贺 场边一女独怆然

作者:梁羽生

上乘武学讲究的是以巧降力,剑术尤其注重轻灵翔动,是以李思南虽然有点吃惊于淳于周的功力惊人,却也并不畏惧,心想他的大钟挡得正面,我就给他来个侧袭。一剑刺出,剑尖下垂,指向淳于周腿弯的“风市穴”,孟明霞也是同一心思,立即与李思南配合,闪电出招,一剑刺向他胁下的“愈气穴”。

哪知淳于周竟是举重若轻,身手矫捷之极。只见他手托铜钟,脚跟一个盘旋,“呜呼”两声,两翼袭来的两柄长剑,都给铜钟荡开!李思南还不觉得怎么,孟明霞却是虎口一麻,长剑险些掌握不牢。

说时迟,那时快,淳于周的铜钟已是向李思南推来,李思南一飘一闪,施展轻灵迅捷的剑术,剑尖上只用了两三分力道,避免以力碰力,刚则易折。

淳于周身子滴溜溜一转,只听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于耳,宛如奏乐。李、孟二人意慾乘暇抵隙,攻他空门,不料仍然都是刺在铜钟之上。幸弓他们力道没有用足。那铜钟的反震之力还可以经受得起。群雄暗暗吃惊人”英雄人物主宰着,否认劳动群众创造历史的决定作用。马 ,俱是想道:“如此打法,淳于周岂非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李、孟二人见刺他不着,剑招立变,每一招都是虚虚实实,意在剑先,不碰他的铜钟,只是留心寻觅他的破绽。淳于周虽能举重若轻,但铜钟毕竟是笨重之物,无论如何,也不能使得一似刀剑的灵活。

是以淳于周用百多斤重的铜钟作兵器,防御有余,攻击却是不足。李、孟二人不碰他的铜钟,气力损耗不大。但倘若他梢有破绽,李、孟二人的虚招立即就可变作实招,乘暇抵隙,攻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的打法的确是别开生面,激斗中淳于周欺负孟明霞力弱,铜钟向她推去。哪知孟明霞气力虽弱,轻功却是甚为精妙。

只听得“呼”的一声,孟明霞的纤足一点铜钟的上方,身形已是翩如飞鸟般地从淳于周头顶越过。铜钟的力道在于正面,急切之间,决不能把力道立即转移方向推向上方,是以孟明霞这招看来惊险,其实却是履险如夷。

孟明霞飞过淳于周头顶,脚未沾地,剑尖己是刺到了背心的“大椎穴”,淳于周的铜钟挡开了李思南前面刺来的剑招,反手一拿,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强夺孟明霞的长剑。背后竟似长着眼睛一样,擒拿手法使得凌厉非常,孟明霞一剑刺空,立即闪开,又施侧击。

淳于周的摘拿手法虽然不同凡响,但双手分开,单臂托着铜钟,力道自是大减。李、孟二人前后夹攻,登时扭转了劣势,十数招一过,淳于周应付不暇,好几次险些给李思南刺中。

淳于周暗暗叫了一声:“不好!”心里想道:“他们用绕身游斗的法子,我的铜钟笨重,却是发挥不了威力,久战下去,只怕难免有一两个破绽,给他们乘虚而进。”

心念一转,战术立改。李思南正自使用虚虚实实的剑法,从正面向他作试探性的进攻,淳于周忽地大喝一声,突然把铜钟掷出,钟口朝地,向李思南当头罩下。

李思南大吃一惊,幸亏他跳跃得快,在间不容发之际一闪闪开。孟明霞一剑刺到淳于周背后,淳于周跳上两步,把那铜钟一推,铜钟未曾落地,给他推动,转移了方向,又向孟明霞飞来。

孟明霞使出超妙轻功,跃起一丈多高,恰恰从钟顶掠过,但剑尖却已给铜钟擦了一下,震得她虎口流血,落地之时,脚尖几乎站立不稳。

说时迟,那时快,淳于周一拳打出,击在铜钟之上,铜钟又向李思南飞来。李思南倒纵避开,淳于周飞快地赶上去,在铜钟上轻轻地一推一拨,力道移转,铜钟第二次向孟明霞压下。

孟明霞刚刚站稳,喘息未定,铜钟飞到,只好逃避。但她气力不加,这一跃未能及远,耳听得呼呼风响,那股大力似乎就要撞到她的背,孟明霞心里一凉,只道性命难保。忽觉身子一轻,原来是李思南飞身掠来,轻轻将她一带,两人使出“比翼双飞”的轻功,逃出了铜钟追击的范围之外。

李、孟二人,从生到死,从死到生走了一个循环。在这瞬间,惊呼之声与喝彩之声交作,人人都是看得惊心动魄。刚刚在为李、孟二人担忧而惊呼,跟着又为他们这招绝妙的轻功而喝彩。

在惊呼与喝彩声中,李思南隐隐听得一声尖锐的惊叫,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听来竟似颇为熟悉。李思南心房跳了一跳,但在这性命俄顷之间,却也无暇去思索这是谁的声音了。

屠凤浑身冷汗,心里想叫李思南和孟明霞不要再打,赶快回来。但如果他们认输的话,性命虽可保全,这盟主之位却是淳于周坐定的了。比武的规矩,虽然可以打到最后一人,但李、孟联手,都已输了,还有谁人敢去送命?

屠凤正想不顾一切,叫他们回来,场中又已经过了几次惊险的场面。李、孟二人虽无还击之力,但却也能够避开了铜钟的追击。原来他们因为从未碰过这种打法,最初未免吃惊,如今渐渐镇定下来,两人彼此相助,绕场疾走,使出“移步换形”的轻功身法,跑一步就转一个方位,淳于周的铜钟必须用掌力推动,才能转弯,急切之间,当然是不能碰着他们。

形势虽然好些,但危险仍然未过,要知孟明霞已是气力不加,李思南亦将到了强弩之末的田地,他们绕场疾走,倘有一步走得较慢,或者闪避得不适宜,马上就有给钢钟压成肉饼的危险。

但淳于周这样打法,一掌击铜钟,追逐敌人——也是颇耗气力。因此胜负的关键在于谁的气力能够持久。假如淳于周首先支持不住,无法以掌力推动铜钟的话,他手拿铜钟防御,李、孟二人联手反攻,就大有可以取胜之机。

当然这个机会是很小的,李思南已经打了两场,孟明霞是个女子,气力更弱,而且她也曾经打了一场,大家这样的耗下去,一定是李、孟二人难以支持。不过淳于周,一来是老前辈,二来是生力军,即使可以击败李、孟二人,只要过了百招之外,他也是胜之不武了。

淳于周是个最要体面的人,想到了这层,心里不觉有点急躁。有一掌他的掌力发得太猛,铜钟飞出,去势极速,他自己的脚步一时也追赶不上。李思南看出破绽,突然从铜钟旁边绕过,闪电般的一个起伏,就到了淳于周跟前,举剑便刺。

以掌力推动铜钟击敌,自己必须与铜钟保持适当的距离,方能控制自如。此际,淳于周因为未能紧跟铜钟,给李思南杀到了面前,那就只有空手抵敌了。

铜钟失了控制,向场外飞出,旁观的人吓得纷纷躲避,虽然躲避,但有几个人是跑得不够快的,眼看这几个人就要给铜钟压毙。就在惊叫声中,忽见一条人影凌空下降,当真是兔起鹘落,快到了极点,待到众人看得清楚之时,只听得“铛”的一声巨响,铜钟已经落下地来。有一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铜钟之上。群雄又惊又喜,不约而同地叫道:“孟大侠!”

原来这个人正是孟明霞的父亲孟少刚,他到场时,恰巧看见铜钟飞出场外,他一跃三丈多高,运用千斤坠的重身法,硬生生就把铜钟压下来了。

孟明霞正自持剑向淳于周奔去,看见父亲来了,喜出望外,脚步不自觉停了一下,抬眼望她父亲。李恩南已是强弩之末,一个人抵敌不住淳于周的掌力,被他中指一弹,长剑脱手飞出。

孟明霞猛地一省,连忙接下李思南的剑,奔上前去,挡了一招,反手把长剑递给李思南。李恩南说道:“不错,这一场胜负未分,咱们和他打到底!”

孟少刚提起铜钟,走进场来,哈哈笑道:“淳于周,你的兵器都已失了,还好意思再打下去么?”

淳于周怒道:“难道这就算作是我输了不成?”要知他此刻虽然是以一双肉掌对付李、孟二人的长剑,如还是他稍稍占了一点上风,比武的规矩并无规定一个人始终要用一件兵器。

孟少刚道,“好,那就算他们输了也成,下一场我来陪你玩玩。”孟明霞道:“爹,怎能就算是我们输了?”

淳于周大大吃惊,说道:“你也要下场。”孟少刚道:“你既然一定要欺负我的女儿,我还岂能只是和你开开玩笑!”

淳于周连忙说道:“好,这一场就算是平手好了。孟大侠,你的气可消了吧?”

孟少刚道:“我既非和你斗气,亦非信口和你开开玩笑。你要赢他们也好,当作平手也好,甚至认输也好,总之,下一场我非和你较量不可,这是盟主之争,我帮李思南这边,按规矩我可似和你打第二场吧?”后面这几句话,他是向公证人之一的吴恒说的。

吴恒只好秉公说道:“他若赢了这场,至少还要再打一场才能休息,孟大侠你当然有权向他挑战。不过他这一场若是输了,你当然也就用不着和他再打啦。”

淳于周心里想道:“我虽然有把握可以胜得他们,但至少恐怕也要在百招之外。”其实李、孟二人剑术精妙,目前淳于周虽然能以气力占优,但空手对付双剑,总是比较吃力,久战下去,谁胜谁败,实难预料。淳于周自以为有把握可胜,那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罢了。

他本以为以孟少刚这样的身份,不会在他打了一场之后,向他挑战的。故此他刚才打算只伤李思南而不伤孟明霞,这样赢了,对孟少刚也算是卖一个人情。但如今孟少刚既是无论如何也要和他较量,他就不能不另作打算了。

打下去的话,他未必能够稳操胜算,胜了,也得在百招之外,气力当然大为耗损,又如何能够对付这一位“神剑”驰名江湖的孟大侠孟少刚?

可是要他向李思南和孟明霞认输,他当然又是不甘心的。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而且是盟主谁属的问题,他一认输,他这一边根本就没有可以出场的人了。

两皆不妙,无可奈何,淳于周唯有说道:“好,这一场当作平手。孟大侠,你一定要伸量我,下一场我只好舍命奉陪了。”他明知自己气力充沛也未必敌得过孟少刚,但总还存有一点侥幸的念头,是以宁愿此刻就算平手,好保留一点气力等下一场对付孟少刚。孟明霞在形势上占了上风,还不愿罢手,李思南笑道:“他到底是老前辈,就让他一点,当作平手。否则将他打败,你爹爹的‘神剑’,我就没有眼福看了。”

孟明霞这才笑道:“好吧,看在爹爹的份上,那咱们就不必难为他了。”两人退下,和屠凤等人,站在场边观战。

淳于周冷冷说道:“孟大侠神剑无敌,淳于周今日未带双钩,败在孟大侠的剑下,那也值得。”

孟少刚笑道:“你不必担惊害怕,更不必用言语激我。孟某是何等样人,岂能占你的便宜?好,我先问你,你用什么兵器?”

淳于周提起那口铜钟,说道:“我还是用这个笨家伙。”要知淳于周即使有双钩在手,也是决计抵挡不了孟少刚那神奇莫测的剑法的,倒不如用这个大铜钟,或许还可以稍稍占一点兵器上的便宜。因为他已经试过一场,用铜钟对付孟明霞和李思南的双剑,占了很大的上风。

当然孟少刚不是孟明霞和李思南所能比拟,但至多也不过等于两个李思南,而且一人单剑,不能前后夹攻,也比较容易对付。是以淳于周自忖,用这口铜钟抵挡他的“神剑”,纵不能胜,也许尚可以避免吃亏。

在场的人连淳于周在内,都以为孟少刚必是用剑无疑,所以淳于周也没问他用的什么兵器,哪知孟少刚却道:“好,你用铜钟,我只凭一双肉掌,在兵器上我让你先占点便宜。你该没话说了吧。”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为惊诧,心想铜钟推压之力,重逾千斤,岂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敌?李思南道:“可惜,可惜,你爹爹不用剑,咱们可是少了眼福了。”孟明霞道:“谅这老匹夫也值不得我爹爹用剑。”

淳于周忍住了气,心里想道:“我只求不败!何必和你争一时的体面。”于是说道:“好,那就请孟大侠发招。”

孟少刚却又笑道:“且慢,你是打了一场的!在气力上我也不能占你的便宜,这样吧,屠姑娘,请你把一支香插在地上,只能露出三分之一。”

屠凤莫名其妙,依言把香插入泥中,只露出三分之一。孟少刚缓缓说道:“我空手与你拼斗,地上的香火熄了,就算你赢!”“烧一支香的三分之一,所用的时间,若是用刀剑过招的话,最多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席上群英同祝贺 场边一女独怆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