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5回 揭开迷雾明真相 始识冰心属敌人

作者:梁羽生

屠凤霍然一省,说道:“怎么,褚云峰没有和你们一起进来么?我倒是一时忘了招呼他了。快快请他进来。”

原来屠凤本是早就想问褚云峰的来历的,只因在褚云峰和柳洞天交手之后,褚云峰退了下来,按着就是李思南和孟明霞相继出场,李、孟二人和对方连场恶斗,屠凤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二人身上,一直未有功夫与褚云峰说话。

待到淳于周败走,大局已定之后,众人都围拢来向新盟主道贺,屠凤也忙着招呼孟明霞的父亲,未曾留意褚云峰。她以为褚云峰走是在这一群人当中,直到李思南问起,这才发觉褚云峰已经不见。

几个小头目奉了屠凤之命出去找寻褚云峰,过了一会,都回来报道,没有找着!

此时庆功宴已经摆好,席位也都有了安排了。褚云峰的座位是安排在李思南旁边,同孟少刚父女以及屠凤同一席的,不见他来,只好虚位以待。

李思南叹道:“这位褚兄真是如神龙之见首不见尾,但庆功宴上没有他,却是美中不足了。”屠凤道:“料想他还不会下山吧?咱们明天慢慢地找。

孟少刚道:“你们说的这位褚云峰是谁?”孟明霞道:“爹,可惜你来迟了一步,没有看见。这姓褚的一连斗了两场,第一场打败了崔镇山,第二场和柳洞天打成平手,只因他用的是把宝剑,双方兵刃都有缺口,他自认功力稍逊,这才自愿作负的。其实他若是没有和崔镇山先拼了一场掌力的话,柳洞天恐怕也未必是他对手。”

孟少刚稍感诧异,说道:“真的吗?崔镇山的金刚掌和柳洞天的八仙剑在江湖上也都算得是出类拔萃的了,这位姓褚的少年能够打败崔镇山、打和柳洞天,后辈中竟有如此能人,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外!”心中可在暗暗奇怪:“后辈中有如此能人,怎的我却不知道呢?”要知孟少刚交游广阔,对后辈中的杰出人物,尤其是一向注意的。

孟明霞道:“是呀,我们都在奇怪,屠姐姐的山寨中有这样一个人物,我们竟然都不知道他的来历。以他的本领而论,山寨中人胜得过他的,只怕只有咱们的新寨主了,女儿也自愧不如。”李思南谦虚道:“孟姑娘,你客气了。我也未必比得上他。”

孟少刚哈哈笑退:“霞儿,你一向不肯服人的,听你这么说,这位褚少侠的本领那是当真不错了。但你们不知他的来历,难道从他的剑法中也看不出他的门派么?”

孟明霞道:“他的剑法与中原各大门派都不相同,看不出他是什么家数。”孟少刚道:“哦,与中原各大门派都不相同?”神情如有所思。

李思南道:“孟大侠见多识了,可想得到这人的来历?”孟少刚道:“这人约莫有多大年纪?”

李思南道:“大约也不过二十来岁。”孟少刚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猜不着了。”孟明霞问道:“他的来历和年纪有何关系?”

孟少刚道:“他的剑法与各派都不相同,要达到这样的造诣,必须融会各家各派武学的精华才行。据我所知,先一辈的武林隐逸之中倒有一两个这样的人物,但他们的弟子也都是中年以上的人了。而且这位褚英雄的年纪不过二十来岁,即使有名师指点,也似乎不应就有如此造诣。”

屠凤笑道:“他今天既然露了这么一手,想来不至于就躲起来不见我们的。既然猜不透他的来历,那就算了。反正将来会知道的。咱们还是先喝酒吧。”

庆功宴上喜气洋洋,各家寨主,相继向新盟主道贺、敬酒,孟明霞笑靥如花,也是频频向李思南劝酒。

李思南有了几分酒意,只觉眼的人影摇晃,向他劝酒的孟明霞好像突然变成了杨婉,李思南吃了一惊,定睛看时,却见孟明霞也似乎有点诧异,把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说道:“南哥,你在想什么?”李思南道:“没什么,我大约是喝酒喝得多了。”心里却在想道:“我不能再想杨婉了。她已经另有所属,我再想她,只是自寻烦恼。”

孟少刚道:“你今天也够累了,那就少喝点酒,早些安歇吧。”

席散之后,石璞道:“思南兄,我送你回房。”李思南笑道:“你怕我当真喝醉了么?”但见石璞一番好意,他当然也是不便拒绝。

此时已是二更时分,走出了大门,石璞道:“思南兄,你精神如何,想不想现在就睡?”李思南道:“累是有点累的,但也不至于疲倦不堪。”

石璞道:“今晚月色很好,我倒是还不想睡。”李思南道:“好,那咱们就联床夜话,山寨中的事情,我新来乍到,也想向你请教。”

石璞微笑道:“日间我见后山的梅花已经盛开,咱们不如月夜赏梅如何?”李思南笑道:“难得石兄有此雅兴,小弟自当奉陪。”忽地心中一动,想道:“石璞何以无端邀我赏梅?莫非他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嫌在寨中说话不便?”

石璞在前带路,到了梅林,正想停下来与李思南说话,忽见有两骑马跑上山来。

石璞觉得奇怪,心里想道:“这么晚了,怎的还有人骑马上山?跑得这样快,难道是山下发生了什么紧急之事?”心有所疑,只好把要与李思南所说的话,暂且搁下,出去一看。

只见是一个在山下主持酒店的小头目。这酒店是山寨开设的,一来用作山寨的耳目,二来也担负给山寨接引客人上山的任务。另一个粗豪汉子,石璞却不认得。

那小头目见到副寨主,连忙在马背上施礼,说道:“这位大哥是从飞龙山赶来的,说是有要事要见咱们的寨主。寨中的庆功宴不知可散了么?”

石璞起初以为是山下发现敌情,此时听说是友寨的人前来求见屠凤,方始放下了心。这人既然讲明了飞龙山的“要事”是要向屠凤当面陈述的,石璞自是不便多问。当下说道:“庆功宴刚散,寨主也许就要睡了,你们快快去吧。”

这两人走过之后,梅林中重归寂静。李思南笑道:“石大哥,你怎的忽然有此雅兴?”

石璞笑道:“实不相瞒,我并不是为了赏梅来的。我只是一个粗汉,哪里懂得什么赏花玩月?”

李思南心中一动,已知自己猜得不错,于是说道:“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石璞略一沉吟,说道:“李兄,记得咱们那次在蒙古相遇之时,你曾向我打听过杨姑娘的消息。”

李思南面色一沉,说道:“现在我已不想知道她的消息。”

石璞道:“当时我不知道她的消息,但现在我却知道。你当真不要听么?”

李思南心中阵阵酸痛,想说不要再听,但却始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唉,伤心之事,还提它干嘛?”

石璞道:“你知道什么?”

李思南道:“我知道她还活在人间,但我已不要再见她了。”

石璞道:“为什么?”

李思南道:“石大哥,你不要逼我说出来好不好?”心想:“佳人已属沙咤利,义士今无古押衙。屠龙是抢了婉妹的‘沙咤利’,你石璞却不能做我的‘古押衙’。我说给你听,又有何用?”

心念未已,只听得石璞已在笑道:“李兄,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在想些什么。李兄,你想得完全错了!”

李思南不觉一怔,说道:“你怎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石璞道:“你是不是以为佳人已属沙咤利?错了!错了,大大的错了!”

石璞此言一出,李思南不觉跳了起来,失声嚷道:“石大哥,你、你知道了一些什么?”

石璞道:“我知道你受了屠龙的骗,上了他的当了!”

李思南呆了一阵,说道:“你的意思是杨姑娘嫁给屠龙之事,乃是假的?”

石璞笑道:“屠龙虽然是我的大师哥,但我还是要说,他想要杨姑娘呀,那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难!”

李思南惊疑不定,说道:“此话当真?”

石璞叹了口气,不答李思南的话,李思南道:“石大哥,你怎么了?”

石璞道:“我是为杨婉叹息。李兄,你与她相处已非一日,怎的这样不相信她!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屠龙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你还不肯相信!若给杨姑娘知道,她一定要叹识错你这个人了。”

李思南又惊又喜,说道:“但他们之事,我却是亲自见到的,并非只凭屠龙一面之词。”

石璞道:“你见到了他们同在一起?”李思南想起那日所见,不觉又是心痛如绞,低低的“嗯”了一声。

石璞道:“你当真在那小客店的房中见到了场姑娘?我看,恐怕你只是见到了屠龙吧。”

李思南不觉又跳了起来,说道:“那日之事,怎的你也知道了么?”

石璞说道:“不错。我才是不但见到了屠龙,而且也见到了杨婉。我是比你早一天到那小镇的,可惜咱们错过了见面的机会。否则你对杨姑娘也不会起这样深的误会了!”

李思南喘过了一口气,连忙抓着石璞的手,说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石大哥,你快说给我听!”

石璞哈哈笑道:“好,我刚才要说你却不要听,现在你可是要听了吧?”李思南道:“石大哥,求求你别卖关子了。我这厢向你赔礼啦!”

石璞不忍见李思南太过着急,这才慢条斯理地说了出来。从那晚怎样揭破屠龙的姦谋,怎么打碎他用来骗杨婉所饮的葯酒酒杯等等,一一的说了出来,跟着又把杨婉告诉他的,屠龙如何冒充好人,哄骗杨婉与他同行,但杨婉始终没有上他的当,等等事情,也都对李思南说了。

李思南听了之后,不觉又是痛恨,又是羞惭。痛恨屠龙手段的卑鄙,惭愧自己的糊涂,石璞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李思南满面通红,说道:“石大哥,我这样糊涂,我自己也不能饶恕自己。现在我只求你告诉我,杨姑娘在哪儿?我要去向她负荆请罪,才得心安!”

石璞沉吟半晌,说道:“不错,我是见到了杨姑娘,但她此际人在何处,我却不知。何况你现在新任盟主,又怎能抛开大事不理,前去找她?”

李思南道:“我并非要离开山寨,抛下这里的事情不管,只是要知道她的下落,才好设法找她。她与我一样有着国仇家恨,找了她来,不正是可以为义军增加一份力量吗?石大哥,你一定知道她的下落的,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

石璞笑道:“你要向杨姑娘负荆请罪,也不必急在一时。只要你当真是心里有她,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你的心事,自己来找你的。”

李思南呆了一呆,说道:“这是不是杨婉的意思?”石璞道:“你不必管是不是她的意思,你照我的话做,一定不会错。”话中之意已是默认。

李思南还想再问,忽见一个小丫鬟向他们走来,说道:“石统领,原来你和盟主在这儿,可找得我好苦。”这小丫鬟正是屠凤的贴身侍女春兰。

石璞道:“有什么事吗?”春兰道:“小姐请你去见一见她。”石璞猜想可能是与飞龙山的来人有关,于是说道:“李兄,你也够累了,今晚先抛开心事,好好睡一觉吧。明天一早,我再来找你。”因为屠凤并没请李思南,石璞自是不便邀他同往。

李思南道:“你去吧,我在这里再待一会。你看这梅花开得多好!”他不想给这小丫鬟窥破他的心事,是以用赏梅来作掩饰。春兰“噗嗤”一笑,说道:“原来李盟主也是这样欢喜梅花。这几树梅花,还是那年孟姑娘来的时候,亲手栽的呢。”

石璞与那小丫鬟走后,李思南独自徘徊,思如潮涌,蓦地心中一动,想道:“婉妹不知是否误会我已移情别恋,所以她才不肯出来与我相见呢?”

跟着他又想起了屠龙日间和他所说的话,听屠龙的口气,似乎是疑心杨婉已在山寨之中。是以出言试探,试探他是不是已经和杨婉见了面。

李思南心里想道:“屠龙这厮说的话当然不能相信,但他何以无端端的会怀疑婉妹在这山寨之中,想来或许不至于是空穴来风吧?”再想:“屠龙中了毒龙镖,已敷上解葯,他如赖在这里不肯走。山寨中的头耳都是敌视他的,他何以甘愿忍受这份难堪?莫非这是一个籍口,他要留在这里侦察婉妹?”

正在思疑不定,忽然花枝颤动,有个少女突然从花树丛中钻出,悄没声地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李思南心头“卜通”一跳,抬头看时,只见一个少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揭开迷雾明真相 始识冰心属敌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