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6回 鱼跃鸢飞寻故侣 龙潜豹隐有玄机

作者:梁羽生

就在屠龙向杨婉偷袭的时候,褚云峰也忽地喝道:“什么人躲在这里,还不给我滚出来!”

幸亏有褚云峰这么一喝,杨婉这才发觉屠龙扑来,连忙使个“风刮落花”的身法,恰好及时的避开了屠龙的一招杀手。

屠龙心里好生着恼,想道:“褚云峰武功很是不错,怎的人却这样糊涂,这不等于是提醒了他吗?”他要倚仗褚云峰,不便口出怨言,只好说道:“褚兄,快来结果这厮,不要管他是谁了!”

原来杨婉在跟石璞上山之时,早已换了男装,扮作一个普通的喽兵,又用阿盖给她配制的葯粉,涂在脸上关系上的表现宗派主义,在反对经验主义的同时着重反对了 ,变化了面貌,因此在黯淡的月光之下,屠龙一点也看不出这个相貌平凡的喽兵就是他要找寻的杨婉。

杨婉恨不得一剑杀了履龙,倘若只有屠龙一个人,她非和屠龙拼命不可。但现在她却不能不顾忌与屠龙在一起的褚云峰。褚云峰的本领远远在她之上,只要他一出手,她根本就没有和屠龙拼命的机会。杨婉心想:“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赶快逃出去,揭破他的姦谋要紧!”

屠龙岂能容她逃走,一掌打空,后招立发。本来杨婉的轻功是较他高明的,但因给他制了先机,急切之间,竟是化解不了他的攻势,连拔剑抵挡也没空暇。

杨婉的内力当然不及屠龙,此时无暇拔剑,只能施展腾、挪、闪、展的小巧功夫东躲西闪,间中用精妙的点穴手法还击,但在屠龙掌力笼罩之下论述。现存《二十二子》、《诸子集成》等版本。 ,终是大大吃亏。还幸屠龙日间中了一支毒龙镖,虽然立即服了解葯,此际已是并无妨碍,但功力也不免打了两分折扣,杨婉这才能够抵挡了十来招。

屠龙是以闪电般的小擒拿手法向杨婉扑击的,十来招不过片到时间,但在这片到之间,屠龙已是疑心大起:“怎的此人的身手似乎我曾相识?他一定不是个普通的喽兵,普通的喽兵决没有如此本领!”

褚云峰道:“待我来取这厮性命!”人未到,掌先发。杨婉心里暗暗叫苦,只道自己难逃一命。不料褚云峰的劈空掌力打来,杨婉只觉好似给人轻轻推了一下似的,反而是屠龙“哎哟”的叫了起来,脚步一个踉跄,竟然向一旁斜窜三步,方能稳住身形。杨婉藉着那股劈空掌力的一推,一个“细阀巧翻云”倒纵出丈许开外,立即施展轻功飞跑。

褚云峰道:“对不住,屠兄,可是我的掌力误伤了你?”上来扶住屠龙。屠龙一见杨婉的轻功身法,这才蓦然惊觉,知道这个喽兵是谁了。屠龙本来就要去追的言,阐发“技”与“道”的关系。对于真、善、美的关系及 ,此时褚云峰却又恰好上来扶他,抓着了他的手臂。

屠龙给他气得啼笑皆非,连忙叫道:“你抓着我干什么?赶快去抓那臭丫头才是!她就是杨婉呀!我没受伤。”

褚云峰赔笑道:“对不住,我真是糊涂了。其实我应该想得到的,以你屠兄的功力,虽然受我掌力波及,也是不会受伤的。好,好,咱们赶快去追!”

屠龙给他歪缠了片刻,此时杨婉早已跑出梅林了。

杨婉跑出梅林,松了口气,忽地心念一动,不觉又起了一个疑团,想道:“奇怪,以褚云峰的本领,他若要用劈空掌力伤我,岂能误伤了屠龙?他那股掌力倒好像帮忙我逃跑似的。这是什么缘故?”

但此际她已是无暇推敲这个缘故了,她必须立即扬声报警,叫大家来捉拿姦细。于是她跑上高处,捏着嗓子,尖声叫道:“褚云峰是姦细,屠龙也是姦细!快来捉拿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杨婉虽然有点怀疑褚云峰刚才的举动可能是暗中助她。但因他亲口说出他背后的“当家人”是阳天雷,而且又和屠龙约好了要同恶相济,因此她也只能把他当作姦细看待了。

杨婉在用“传音入密”的内功报警之后,便即溜回她在哨所的房间,不再出头。

只听得大寨里号角呜呜吹起,片刻之后,四处都是人声脚步声,有几个人还到她这座哨所询问,有没有看见屠、褚二人经过。杨婉从他们的口中,知道屠凤已经亲自下令,务必要拿获这两个人。

喧闹了一个更次,才渐渐静止下来,杨婉没有离开哨所,却不知他们是否拿获褚云峰和屠龙了。

第二天一早,杨婉刚接了班,一个人独自在哨岗的时候,石璞悄悄地走来找她。

杨婉喜道:“我正想找你,你却先来了。”

石璞道:“昨晚叫喊捉拿姦细的是不是你?”

杨婉道:“不错。我在梅林听到了他们在偷偷商议。”

石璞道:“屠龙是姦细我们并不怀疑,但褚云峰也是姦细,这倒是大出我们意料之外。”

杨婉道:“是呀,当时我也几乎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还有一个也是来作姦细的呢。”

话未说完,石璞忽地插口道:“是不是飞龙山派来的那个使者?他是奉了窦安平的命令,前来谎报军情的,是么?”

杨婉怔了一怔,说道:“咦,你怎么也知道了?”

石璞微微笑道,拿出了一封信来,说道:“这封信也是你写的吧?”

杨婉诧道:“什么信?”石璞道:“在李思南房中发现的这封信,信中揭发了飞龙山的姦谋,我以为是你写的,怎的你不知道?那么倒是我猜错了。”

杨婉更是奇怪,说道:“请你给我看看。”拆开信一看,信中的内容果然和她想写的差不多,笔迹甚为妩媚,但柔中寓刚,看得出是男子假冒女子的笔。

杨婉笑道:“这可真是奇怪了,不瞒你说,我倒是的确写了一封信,和这封信的内容差不多的,但昨晚我却未得机会投入李思南的房中,咦,你看,这封信还在这里呢。”

石璞看了杨婉所写的信,再听了杨婉讲述昨晚的所见,不觉也是大为诧异,说道:“你看见褚云峰从李思南的房间里钻出来,难道,难道那封信竟是褚云峰写的不成?但你又说褚云峰乃是姦细。”

杨婉道:“是呀,所以我觉得奇怪极了!褚云峰与屠龙用他们自己人的暗号联络,跟着又密谋篡寨主的位子,这都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的。”又道:“当时我看见褚云峰从李思南的房间里钻出来,我还以为他是想谋刺南哥,但现在你给我看了这封信,我却不能不有点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石璞道:“或许是第三个人?”

杨婉道:“褚云峰拿着了没有?”

石璞道:“没有,他和屠龙都跑了。”

杨婉道:“如果他是暗中帮忙咱们的,他何不说明真相,却要跑呢?”

石璞道:“是呀!我也是这么想。”

杨婉道:“此事终有水落石出之时,暂且不必管它。但这封信南哥和屠凤他们都看过了吧?”石璞道:“都看过了。”

杨婉道:“那么你们准备如何对付?”

石璞道:“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由李思南与孟大侠前往飞龙山。”杨婉诧道:“为何明知是个陷阱,要往陷阱里跑?”

石璞笑道:“计划虽是原来的计划,但也微有不同。虽然明知是个陷阱,但李盟主和孟大快决定将计就计,仍和飞龙山伪使者一同回去。”

杨婉道:“飞龙山那个使者呢?”

石璞道:“那个使者还蒙在鼓里,以为我们已中了调虎离山计呢。”

杨婉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南哥此去,为的是要查真相。”

石璞道:“不错。你很聪明,一猜就着。思南兄新任盟主,飞龙山的人不会认识他的,他以盟主的身份暗中前往,拿到了窦安平与蒙古私通的凭据,便可当机立断。有孟老前辈助他,要制服窦安平料也不难。”

杨婉道:“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

石璞笑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更可以放心。我和思南兄已经谈过了,他对你实在是情深一片,当他知道了你受了委屈之时,悔恨之情溢于辞色,他还说要对你负荆请罪呢。”

杨婉面上一红,说道:“你和他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但我现在还不想见他。”其实她昨晚在梅林偷听,只是听见了一半。

石璞笑道:“那也好,让他从飞龙山回来再说不迟。否则他知道你在这儿,恐怕是不愿离开你了。”

杨婉道:“你出来久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情我再找你。”

话犹未了,只听得孟明霞的声音叫道:“石大哥,石大哥!”

杨婉吃了一惊,蓦地说道:“糟糕,想不到她来找你。你可得给我遮瞒点儿。”

石璞道:“我在这儿,有什么事么?”

孟明霞走了过来,说道:“思南就要动身了,那封信是谁写的,你可查到了线索么?”心里颇觉奇怪,想道:“他向屠凤讨了这封信,说是要拿去仔细琢磨,如怎的跑到这儿来和一个哨兵闲聊。”

孟明霞起了疑心,不禁对杨婉看多了两眼,石璞说道:“这位是新来的弟兄,我来查问他昨晚有没发现姦细从这儿逃过。”

孟明霞看了两眼,心里想道:“奇怪,这人倒好似在哪儿见过的?”要知杨婉虽然改了男装,面貌也已改变,但身材体态是改不了的,尤其那对明如秋水的眼睛,孟明霞在那次和她会面之后,曾留下深刻的印象,故此一见便有似曾相识之感。但孟明霞却也想不到会是杨婉。

孟明霞道:“你叫什么名字,是石头领引荐你上山的吗?”

杨婉胡乱捏造了一个名字,说道:“我是前几天投奔来的。”

孟明霞道:“这么说,你们并非早就相识?”

石璞道:“他来的时候,是我接见他,考问他的武功,似乎还过得去,故此我叫他在这儿看守这座哨岗。”

孟明霞道:“石大哥赏识的人,本领想必是不错的了。你练过些什么功夫?”言语之中,竟有要试杨婉武功之意。

杨婉吃了一惊,说道:“我练的不过是乡下人的把式,怎敢在孟女侠跟前献丑?”

石璞心想:“可不能让她起疑。”当下笑道:“你不是说思南兄就要动身了吗?”

孟明霞知道李思南大约还有一个时辰才走,她本来想试了杨婉的武功才回去送行的,但因她是跑来催石璞回去的,如今石璞反过来提醒她,她自是不便再在这里逗留了。

孟明霞心里想道:“不错,事有缓急轻重之分,此人看守这座哨岗,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找他。思南动身在即,我可不能阻误了石璞与他话别。”其实她自己也是怕没有时间与李思南话别,于是在听了石璞的话之后,便即对杨婉说道:“你散值之后,请到内寨找我,我和屠寨主想看看你的功夫。你不必客气,山寨里正需要有本领的人,你若是有真实的功夫,屠寨主是应该提拔你做头目的。”

孟明霞走后,杨婉神思不定,暗自想道:“看孟明霞的神气,分明她己是对我起疑。我在这山寨中恐怕是不能混下去了。”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走”字,“我何不也到飞龙山去?我现在这个模样,南哥见了我也未必认得。我暗中跟随他,小心也就是了。我的本领虽不及他,必要之时,也可以做他一个帮手。”

杨婉打定了主意,便即写了一封告别的书信,在散值之时,交给接班的喽兵,说道:“石头领若来找我,你把这封信给他。我有点小事,要下山行一行,告两天假。”那喽兵笑道:“这点小事,何须禀告石副寨主,我找一位弟兄替你当值,也就行了。”

杨婉道:“我是石头领差遣来这里看守的,恐怕他会问起。”那喽兵道:“好吧,倘若他到此巡逻问起了你,我就给他。”杨婉安排妥当,便即悄悄下山。

孟明霞与石璞回到大厅,只见众人正在替李思南饯行,重要的头目都已齐集,就只等他们二人了。

屠凤道:“石师哥,你到哪儿去了,大伙儿正在等你呢。”

孟明霞笑道:“他去找一个哨兵聊天,不是我去催他,恐怕他现在还未回来呢。”

屠凤恼道:“我以为你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出去巡查,怎的却跑去和一个哨兵闲聊?”

孟明霞道:“你不要说他,这个哨兵有点特别。”

屠凤道:“怎么特别了?”孟明霞道:“听石璞说,他的武功很是不错。我也曾留意了他的眼神,的确似是练过上乘内功的会家。还有一层奇怪,这人似乎是我曾经见过的。我却想不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鱼跃鸢飞寻故侣 龙潜豹隐有玄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