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29回 比翼凌空悲铩羽 连枝大地感同怜

作者:梁羽生

面有刀疤的那个汉子说道:“饮马川的张寨主和野猪林的石帮主已经知道了,大熊庄的熊庄主刚刚来到,尚未曾告诉他。”跟九公一同进来的那两个汉子道:“我们也是刚刚赶到了,不知九公飞函相召,为了何事,正要请教。”

贺九公道:“老朽受人之托,想请各位鼎力帮忙。”那三个未知原委的人齐声说道:“九公不必客气,我们都是靠你老撑腰的,有话只管吩咐好了。”

贺九公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请各位帮忙查探两个人的去向。”

饮马川的张寨主问道:“这两个人可是贵友的仇家?”贺九公点了点头,说道:“也是我的仇人!”大熊庄的庄主哈哈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一发现这两个人的行踪,干脆就把他们擒下,交给九公发落就是。请九公告诉我们一点线索表。编入《斯大林全集》第8卷。本书驳斥了反对派对列宁 ,我们马上就去拿人。”

那石帮主却是比较老成持重,心里想道:“贺九公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以他的本领,尚要兴师动众,对付这两个人。这两个想必不是等闲之辈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这两个是什么人?”

贺九公道:“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约莫有二十来岁,女的则似乎未满二十。”

熊庄主哈哈笑道:“原来是两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丫头,那还不手到擒来?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贺九公道:“男的叫褚云峰,女的叫孟明霞。”

石帮主吃了一惊,说道:“孟明霞?她是不是江南大侠孟少刚的女儿?”贺九公道:“不错。”

熊庄主也是大吃一惊,登时笑不出来,说道:“听说褚云峰是金国国师阳天雷的得力手下,不知可是此人?”贺九公又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他不仅是阳大雷的手下,还是阳天雷的师侄呢!”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面面相觑,颇有难色。熊庄主说道:“听说褚云峰已尽得他师父华天虹的真传,孟明霞既是江南大侠孟少刚的女儿,本领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两个人我们恐怕招惹不起!”

石帮主则说道:“江南大侠孟少刚的女儿,怎的会与金国国师阳天雷的师侄走在一路,请九公恕我冒昧猜疑,我是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躲在佛像后面的杨婉更是觉得奇怪,心里想道:“姓褚这厮原来果然是姦细。但孟明霞若是去追捕他的,见了面就该动手才对,何以还会与他一路同行呢?这姓贺的老头儿为何又要把他们二人一同拘捕?他到底是帮哪一边的?”

心念未已,只听得贺九公已在哈哈笑道:“此事一点也不奇怪!”

饮马川的张寨主道:“请贺九公明白见告。”贺九公淡淡说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褚云峰身为金国武士,那是过去的事,现在他早已和阳天雷闹翻!”

熊庄主怔了一怔,说道:“他竟然和他的师伯闹翻了?那么咱们就不必害怕他背后的靠山啦。”

贺九公道:“不错,你们若是能够活捉褚云峰,不但不用担心阳天雷的责怪,他还会重重有赏呢!”

面有刀疤的那个汉子说道:“诸位若有怀疑,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九公刚才说此事他是受人之托,你们猜那个人是谁?”此人名叫熊壮,乃是贺九公的副手。

熊庄主道:“熊兄,还是请你赶快把这谜底揭晓吧,我们怎么会知道呢?”

熊壮缓缓说道:“就是阳天雷的侄子,阳公子阳坚白。他也就是近来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采花贼!”

众人听了都是大为诧异,问道:“阳公子何以不在京中,却跑出来做采花贼?”

贺九公道:“这就正是和褚云峰有关了。阳公子是冒充褚云峰干下采花案子的。”饮马川的张寨主道:“敢情是要引褚云峰出来?”贺九公笑道:“到底是张寨主聪明,一猜就着。可惜引了褚云峰出来,却又给他逃了。”

当下贺九公把昨晚他与阳坚白设计诱捕褚、孟二人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方知个中曲折。

杨婉躲在佛像后面偷听,听到这里,不禁又是惊奇,又是惭愧,心里想道:“那晚我未曾分清皂白,就把褚云峰当作姦细,真是太鲁莽了。怪不得当时他好像有意放我逃走。但却不知他与屠龙暗中勾搭,又是怎么一回事情?”杨婉虽然尚未明白全部真相,但来龙去脉,已是猜到几分。料想其中必是另有原因,褚云峰决非与屠龙一路,否则孟明霞怎会与他联手。

只听得饮马川的那个张寨主又说道:“原来如此,那我们就不用顾忌了。只不过这二人的本领都是十分了得——”

贺九公笑道:“所以我并不苛求各位将他们拿下,只须通风报讯就行。孟少刚那女儿服了我的酥骨散,料想跑得未远,各位若是发现他们踪迹,请马上到熊老大那儿报讯,我和阳公子自会对付他们。”

石帮主道:“好,那么事不宜迟,咱们马上回去,各自多派人手,四出搜查就是。”原来贺九公今晚所召集的这几个人,乃是周围三百里内各路黑道的首领。这个命令一下,就等于是在方圆三百里内,布下天罗地网了。

杨婉虽是对孟明霞并无好感,但听得她已受伤,心里如是不禁为她担忧,暗自思量:“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她呢。嗯,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莫过于把要搜捕她的人全都杀了。但他们共有六人之多,武功深浅如何,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倘若杀不了他们,岂非弄巧成拙?我赔了性命不打紧,却连给她报讯的人都没有了。”

正自踌躇未决,只听得那贺九公已在说道:“好,就这样吧。咱们可以散了。”

杨婉蓦地得了一个主意:“看来这个贺九公乃是他们的领袖,会散之后,我单独跟踪他,先把他杀了。盂、褚二人的行踪,依理推测,不出两条路。一条是回屠凤的山寨;一条是前往飞龙山与孟大侠和南哥相会。若是前者,有山寨的人接应,大概可保无虑。若是后者,反正我也是要往飞龙山的,路上多加留心,说不定可以找见他们。”

杨婉打定主意,倒是巴不得这些人赶快离开。但想不到就在这些人纷纷起立之时,贺九公的副手熊壮忽地说道:“请各位稍待一会,有一件事我想弄个明白。”贺九公道:“何事?”熊壮道:“刚才有谁来过没有了?”那些人齐声答道:“没有呀,”贺九公道:“熊兄何以有此一问?”熊壮道:“我出去迎接各位之时,一时忘记添上柴火,按说是应该早就熄灭了的。但各位亲眼见到,在咱们进来之际,这火不是烧得正旺么?九公,我还以为是你老人家来过呢。”贺九公吃了一惊,说道:“如此说来,一定是有外人来过了。”石帮主也道:“这是一定无疑的了,只不知这人走了没有?”

熊壮最为鲁莽,立即说道:“这人只怕还躲在庙中,咱们且搜他一搜!”

杨婉手按剑柄,心情似绷紧了的弓弦,只待他们一拉开帐幔,就立即先发制人,跳出去和他们决一死战。杀得一个就是一个,杀得一双就是一双。

眼看熊壮就要动手搜索,贺九公忽道:“不,依我看这人一定是已经走了。你想这庙里能有多大地方,他哪会有这样笨躲在庙中束手待擒?咱们还是赶快分头去追,还可以及早将他抓回来!”

杨婉紧张的心情松了下来,心里暗道:“笨贼,笨贼,快快走吧!”她躲在神像后面,只能从帐幔的缝隙偷窥,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形,却不知贺九公此时正在向各人暗使眼色,这些人除了熊壮性情较为鲁莽之外,个个都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他们才不笨呢。

贺九公作势慾走,忽地一个转身,“呼”的一掌就向神龛劈去,喝道:“小贼,还不出来!”这一记劈空掌的掌力,登时把神橡推倒,压在杨婉身上!

这座破庙一览无余,贺九公老姦巨猾,早已料到庙中若是有人的话,这人一定是藏在神龛后面,故此佯作离开,却出其不意地突施偷袭。

幸而杨婉轻功超卓,就在那神像向她压下之时,左掌一推一按,只听得“轰隆”一声、神像倒下,杨婉却已是腾身而起,右手亦已拔剑出鞘。

熊庄主哈哈大笑,叫道:“九公神机妙算,果然把这小贼揪出来了。好小子,跑不了啦。快快从实招来,是谁主使——”话犹未了,只见寒光耀眼,冷气森森,杨婉人未着地,已是唰的一剑,凌空刺下。

熊庄主在这班人中性情最为暴躁,武功却是较差,他练的是大摔碑手的功夫,以气力见长,碰上了杨婉轻灵迅捷的剑法,根本就没有招架的机会。

只听得“咔嚓”一声,熊庄主那蒲扇般的大手刚刚抬起,两根手指,已经给剑锋削断。熊庄主痛得“哇哇”大叫,忽觉身子一轻,好像皮球般给人抛了起来,跌出一丈开外。原来是石帮主见势不妙,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以极巧妙的手法将他抛出去的。

熊庄主跌了个四脚朝天,爬起来大怒说道:“石老三,怎么你也来欺负我了?”贺九公冷冷说道了:“不是石老三,你的吃饭家伙早已没啦。”熊庄主怔了一怔,方始恍然大悟是石帮主救了他的性命。

这个姓石的帮主使的一对判官笔,本领比熊庄主高强得多,此时已经和杨婉展开恶斗。

杨婉利于速战速决,当下剑走轻灵,以闪电般的剑法,一口气疾攻了数十招,杀得石帮主连连后退。可是他的双笔封闭得甚为严密,虽然失了先手,杨婉想要在急切之间将他刺伤却也不能。

熊庄主道,“咦,这小贼倒是有点难斗。石老三,不必着谎,我来帮你,好小子。他削了我的两根指头,我非斩他两条手臂不可!”拔出了厚背砍山刀,却是迟迟不敢上前,原来他给杨婉削了两根指头,心中已是颇有怯意,只因不愿当众失了面子,故此大呼小叫,虚张声势。

贺九公道:“老熊,你给我安静点吧。你到外面看看,看这小贼还有没有党羽。庙里的事,你就不必管了。”熊庄主正是巴不得他如此说,连忙应道:“对!我给你老人家把风,有你老人家在此,还愁这小子跑得了吗?”

贺九公抖出软鞭,叫道:“四面包围,要擒活口!”长鞭舞得呼呼凤响,在众人未曾合围之前,先抢上去,为石帮主解困。

此时石帮主在杨婉急攻之下,已是无法闪避。只听得“铛”的一声,剑笔相交,火花四溅,石帮主的判官笔损了一个缺口。

杨婉这一招“长河落日”尚未使足,剑势一圈,迎上了贺九公的软鞭,“咔嚓”一声,把软鞭也削去了一截。原来杨婉用的这一把剑,乃是明慧公主所赠的宝剑,有断金截铁之能,吹毛立断之利。

贺九公吃了一惊,说道:“你是哪条线上的朋友,快说出来,免得自误!”他见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厮”有这样一把价值连城的宝剑,剑法又是如此精奇,不由得惊疑不定,捉模不透杨婉的来历。

杨婉唰唰唰连环三剑,冷笑说道:“我是炎黄子孙,中华儿女,你等私通鞑子之辈,休要妄想与我结交。”

贺九公大怒道:“我不过看你年纪轻轻,本领还过得去,想饶你一命,你竟然不受抬举!哼,你以为我怕你不成!”贺九公鞭法也真了得,吃了一次亏之后,那条软鞭使得竟是矫若游龙!杨婉再想削断他的软鞭已是不能够了。

贺九公的副手熊壮和饮马川的张寨主等人四方齐上,合围之势已成。杨婉以一敌五,登时险象环生!

幸亏贺九公对她的宝剑也还有点儿顾忌,否则他只须和石帮主联手,已是可以稳操胜算。杨婉一见形势不妙,立即改变打法,展开了一套虚实莫测的剑术,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不求急攻,只是觅隙寻暇,设法使敌人各自为战,削弱对方围攻的威胁。

五人之中,以贺九公的本领最强,他对宝剑一有顾忌,便不能尽数发挥他的鞭法之长。其他四人在杨婉攻守莫测的奇诡剑术騒扰之下,急切之间,也是不能收互相呼应之效,杨婉这才能够勉强支持。

但终究寡不敌众,时间一长,杨婉气力不足,终于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境地。激战中只听得“嗤”的一声,杨婉一剑刺破了张寨主的衣襟,张寨主反而哈哈大笑;说道:“好小子,你使不动剑啦,这把宝剑给了我吧!”原来杨婉这一剑刺破他的衣襟,却已无力穿过,丝毫没有伤及他的皮肉。张寨主当然知道她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了。

张寨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比翼凌空悲铩羽 连枝大地感同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